凌通投资
首页 >> 投资与人生 >> 正文
宋朝是“最早发行纸币的国家”这件事很值得赞美么
作者:第五大洋 来源:文史宴时间:2018-07-26 09:06:00

宋朝时首先出现在四川地区的交子,常常被中国人称为史上最早的纸币,其产生似乎确实是经济发达的结果,但后来却成为摧毁经济的强力炸弹。宋拥有“最早发行纸币的国家”这一称号,在我看来并非一种荣誉,乃是被深深地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最初的交子,是私营商人为了省去贸易时远距离携带大量金属货币的麻烦,发明的一种纸质信用凭证,可以凭此在异地结算款项,支取金属货币,商家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这时的交子,是为了满足广大贸易参与者的需求,在自由市场环境下应运而生,可以称为一种创造性的发明。如果交子始终不受政府权力的垄断,这一发明是大宋的荣耀无疑。

可是一切在北宋朝廷介入后开始橘化为枳。

交子铺就像后来金属货币时代欧洲的银行一样,无法抵御这样的诱惑——发行多于他能够兑付全部金属的纸质凭证。

从微观层面说,这种行为是对其顾客的欺骗;从宏观经济的层面说,发行比实际货币更多的信用凭证,会造成通货膨胀,引发经济周期,导致经济危机,严重的引发大饥荒。这是交子的缺点所在。

但在自由市场的环境下,这些缺点造成的损害有限,可能还不足以抵消掉发明它带来的好处。因为当交子铺每超发一些交子,就多一分无法兑现承诺的可能;违约的可能性越高,人们就越不会选择他发行的凭证,那么他最终只能是被劣汰掉。最后留在市场上的,都是信誉卓著的商家,这些商家一定是把超发率控制在一个比较低的程度。

如果你要问,商家是否会向客户隐瞒自己超发率的信息,我的答案是:不会!因为在自由市场环境下,超发率低是竞争中的一大优势,如果某商家做到了这一点,他一定会向公众发布自己的数据,并想方设法证明自其真实性的,这可以为他吸引更多顾客。

一旦有一家披露了自己的数据,其他商家如果不披露,就会被认为超发率高以至于不敢披露,而导致失去顾客,那么其他商家,不管超发率究竟如何,对自己的数据保密都毫无意义。(如果读者对这一点还是不能理解,请参考《从欧巴们的美好肉体谈起》)

既然交子铺也有一个在竞争中优胜劣汰的过程,有些商家因经营不善而倒闭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这一结果却给了政府介入干预的借口。

景德(1004-1007)年间,四川地方政府因交子铺破产引发了诉讼,对这一行业开始整顿,指定由16家富商专营。这意味着这一行业已经不再具有自由进入的可能,获得交子铺的经营权需要得到政府许可——交子铺行业开始向着垄断的深渊滑落。

在政府保护下的 “卡特尔”化16家的富商失去了潜在的竞争者,在高枕无忧的状态下,超发更加肆无忌惮,任何一家甚至都不愿意自己的超发率低于其他商家,那样意味着自己吃了亏。政府本来想要解决交子铺的超发问题,却导致了更严重的超发。

宋仁宗天圣元年(1023),为了彻底解决超发问题,四川设立益州交子务,由朝廷官员主持交子发行。政府终于全盘接手了交子铺行业,交子成为国家法定货币。

表面上看,政府将交子的发行权收归国有是为了保护人们的财产不因交子铺的超发而受损,但实际上,乃是经受不住超发交子带来的巨大利益的诱惑。

在纸质信用凭证出现之前,使用金属货币的时代,各个地区、各个王朝,政府早就开始依靠货币从民间搜刮财富。具体做法是从民间收归金属货币的铸造和发行权,强行规定只能使用政府发行的金属货币,然后偷偷向贵金属中填入贱金属,或者干脆铸造“大钱”,用贵金属含量很低的钱充当大面值来用。这是将财富从人民向政府手中转移的手段。这种通货膨胀的诱惑打败了几乎所有的统治者。

但在金属货币上做手脚的成本还是比较高,搜刮效果也有极限,利用纸币的超发是一种对政府来说更便宜的通胀手段,搜刮起来效率高了许多。

最初大宋政府发行的交子,以四川通行的铁钱为钞本,准备金率28%——一下子就通胀了这么多,朝廷获利相当丰厚!

后来庆历二年(1042),西夏李元昊入寇,大宋为了筹措军费,在陕西地区发行交子60万贯,没有钞本。再后来,交子不断增发,从几十万贯到几百万贯,每年随便印发。到了宋徽宗大观元年(1107),宋朝官交子已经是天圣元年其粉墨登场时的20倍。

大观三年(1109),改交子名为钱引,不置钞本,甚至丧心病狂地规定旧交子不许兑换!南渡以后,高宗朝的钱引超发依旧疯狂,30年间增加了30倍。

期间,民间又出创造出了名为“关子”和“会子”的纸质信用凭证,都被强行改为官办,名字虽然不同,实质都是纸币一样,不置钞本,随便印发,还强制人民使用。再后来大宋纸币都是成几年几十倍的增长速度,实在惨不忍睹,直到灭亡。

纸质信用凭证在自由市场中出现时,因为有竞争机制,被劣汰掉的风险会绑住经营者肆意超发的罪恶之手,这种新发明的带来的好处才掩盖其缺点,一旦滑入朝廷垄断的深渊,没有竞争作为绳索,垄断者真的是天高海阔,无拘无束!比起曾经的金属货币掺假,纸币真的为政府搜刮大开方便之门。

就问大宋朝廷,还记得当初你们打着什么旗号把交子铺的业务从民间收归朝廷的?

可能有人会说,大宋虽然发行纸币,但不禁止铜钱流通,就算纸币不堪使用,可以使用价值相对稳定的铜钱交易,但是宋朝的铜钱因为民间商业的开放而大量外流了,在缺少通货的情况下,纸币可以迅速提供补充,这难道不是纸币的好处么?

事实上,宋朝铜钱的缺乏,正是由于垄断发行的纸币带来最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两种货币同时出现在市场上,一定会有一个兑换比率,在自由市场中,这个比率是由两者的供给与需求共同决定的,随着市场中供给和需求的不断变化,其兑换比率也不断改变。

如果这两种货币被政府订立为法定货币并强行规定一个比值,随着供给需求的变化,即使最初的比率是合理的,后来一定出现一种被高估,另一种被低估的情况。这种情况一旦出现,经济的参与者必定不会再愿意使用被低估的货币,让自己吃亏,只会使用被高估的货币,被低估的货币就会从市场中消失。

高估生产成本更低的货币才有助于最大程度的敛财,因此宋朝政府必定在规定纸币与铜钱的兑换比率时高估前者,低估后者,后者作为良币就被熔化制成铜器,或者卖到没有低估它的外国。

这才是大宋铜钱缺乏的真正原因。

很多人把宋朝铜钱缺乏归咎于自由的商业氛围,把发行纸币当成解决问题乏的灵丹妙药,当真是泾渭不分,混淆是非。

即使初期铜钱供给不足,对通货的高需求一定会通过价格机制,吸引更多的通货进入市场,民间出现的交子某种意义上正是对通货不足的一种补充。

通货是最容易从供大于求的地方流向供不应求的地方,只要市场足够自由,根本不必担心通货不足的问题。而且因为没有朝廷权力的背书,人们可以随意地弃用他们认为劣质的通货,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也不会发生。自由的商业氛围只会解决问题,恰恰是政府介入了对货币的管制,垄断货币供应并人为高估能使其获利的货币,才造成了市场上通货的缺乏。

明明是朝廷发行的纸币加速了铜钱的消失,在无知或无耻者口中竟成了回春妙手。

交子的产生,是大宋人民在生产和劳动中迸发出的智慧火花,作为最早使用纸质信用凭证的人们,值得因这种创造而接受无穷的赞美。但“大宋是世界上最早发行纸币的国家”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这一比之前任何王朝都残暴的掠夺武器,竟然被别有用心地包装得美轮美奂,享受了后世多少错爱!

创造了交子的大宋人民,的确具有世界领先的聪明才智,他们是大宋繁华昌荣的创造者;而将交子改成官办的大宋朝廷,也具有世界领先的无耻程度,他们是大宋人民辛勤劳动成果的凶恶窃贼。

对华夏文明的赞美一定不要给错了对象,到头来嘲讽了创造的智慧,鼓励了盗贼的狡猾。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ltzhao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