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页 >> 投资与人生 >> 正文
阅读《反脆弱》有感
作者:酸汤小丸子 来源:酸汤小丸子时间:2018-04-24 10:01:00

阅读《反脆弱》有感

之前读过塔勒布写的《随机漫步的傻瓜》和《黑天鹅》,前两部的侧重点更多的是揭示人类面对罕见的“黑天鹅”事件,而且人类的命运和重大转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黑天鹅”事件,这本书所讨论的内容和上面两本大体相同,但同时提出了一个叫做“反脆弱性”的概念,书中提出一般人认为脆弱性的反义词应该是“强韧”,但他提出应该是“反脆弱性”,并对反脆弱性进行了描述,就是那些能够从不确定性、混乱和危机中受益的东西,通过塔勒布对这个概念的阐述让我对周围发生的很多东事情更清晰化,结合实际生活我发现很多这方面的例子。

“反脆弱性”这个概念揭示了自然和社会进化和发展的一种源动力,达尔文在进化论中也强调,自然选择使那些较不适应环境的个体淘汰,最能适应环境的个体生存。“反脆弱性”就有适者生存这样一个的特征,塔勒布把大自然看作是最具有“反脆弱性”的例子,大自然就像一个不确定性的大熔炉,随着时间和地域的拉长,充斥着数不尽的“黑天鹅”。他说大自然的美妙的特性就是,他在做选择的以及为自己挑选最有利的东西时表现出的理性,这种理性之处就在于不拒绝显著优于从前拥有的某种东西。这句话让我想到了老子在《道德经》中的一句话: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表达的思想真是异曲同工之妙。

人类也是过去几千上万年来“反脆弱性”非常突出的例子,人类通过农业的发展使得人口能够大幅度地集聚和膨胀,通过建造房子和纺织衣物来帮助我们不受外界环境和野兽的侵扰,通过技术的进步让我们认识环境和改造环境的能力不断增强,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生动的“反脆弱性”进化史。

投资市场也是体现“反脆弱性”非常明显的领域,做价值投资的也是在无意中应用了“反脆弱性”的原则,我们强调“不熟不做”就是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不确定性对我们的影响,强调“减少或不负债”就是避免在极端情况下虽然可能我们的判断是对的,但也有可能遭遇毁灭性打击,强调企业的“护城河”和“生意壁垒”就是构造一个抵御不确定性的壁垒,同时很多优秀的企业还能在异常严酷的环境中挤压和抢占其他竞争对手的份额,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并从严酷的环境中受益,在2012年和2013年白酒危急中,茅台的表现就是生动的例子。著名投资人林园就非常偏爱中国传统文化中衍生出来的企业,比如:同仁堂、东阿阿胶、茅台。因为这些企业是经历了几百年的朝代更替、战乱和时代变迁生存下来的,他们属于经历严酷环境考验下生存下来的,相对来说生命力和“反脆弱性”是非常强的。这几年另一个在“反脆弱性”方面给我印象深刻的例子就是董宝珍老师,在白酒危机那几年,全社会的媒体、专家一致不看好的情况下,董宝珍老师通过实际调研和分析发现了全社会的集体谬误,但这个过程是非常惨烈的,和人打赌输了直播裸奔,家人的冷落和不认可,投资人和舆论的负面攻击,危机过去我们才看清谁是这场危机的真正受益者,但经历这个过程是需要多么强大的“反脆弱性”才能抵御啊!投资市场是一个淘汰率非常快、非常强的行业里,长期能够生存下来的投资人都是性格上具有“反脆弱性”的,或者善于运用“反脆弱性”视角来观察、思考市场和企业的人,而很多人投机的心理是非常明显的“脆弱性”的例子,在这场进化过程中必然要遭到淘汰。

前两天听了孙景祥老师关于家庭教育的讲座,感同身受,受益匪浅,突然间我意识到家庭教育就是“反脆弱性”非常突出的例子,我们理解、鼓励孩子,能够让孩子更好地面对困难,解决问题;我们不包办、更多地放手,孩子就能够更早地独立,有主见;提升自己、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能够让孩子轻装上阵,潜力发挥得更充分。种种家庭教育的优秀理念都是在培养孩子的反脆弱性,让孩子适应社会和环境的能力增强。而现代人往往更重视学校教育,追赶所谓的“学位房”、“学区房”,拼命给孩子补课,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种观念背后的隐忧就是忽略孩子成长最核心的家庭教育,让孩子产生厌学的心理,这种观念和行为都是在逐渐摧毁孩子的“反脆弱性”,让孩子面对未来不确定的环境时异常脆弱。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酸汤小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