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页 >> 投资与人生 >> 正文
陈理:价值投资3.0的思考与探索(上)
作者:陈理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3-28 21:19:00

2017年12月2日,首届国学与价值投资峰会在上海圆满举行,陈理先生在会上作了题为《价值投资3.0的思考与探索》的分享,主要观点是,价值投资3.0需要“四化”:中国化、个性化、时代化和全球化。抛砖引玉,尚待进一步思考、探索和完成。陈理先生的主要发言内容整理摘选如下,供大家参考。

 各位好!客套话不说了。

 我理解但斌也理解宝珍兄(*但斌之前演讲和董宝珍关于茅台有争论),因为投资是孤单的心事,是很个性化,尽管我们都是价值投资流派,都是巴菲特的信徒,但是投资是挺个性化的事情。先请大家听一首台湾创作型歌手蓝又时的歌:《孤单的心事》,轻松一下。

爱是孤单的,实际上投资也是孤单的心事。所以我们在学习巴菲特、实践巴菲特方面做了很多思考和探索,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价值投资3.0的思考与探索》。因为投资确实需要激情,刚才但斌兄和宝珍兄都很激情澎湃,当然投资也需要理性下来进行思考。刚才但斌兄介绍说2007年发了第一个产品后,2008年就遭遇了全球金融危机,我在当年的我们中道巴菲特俱乐部年会上作了《全面理解并坚持巴菲特投资思想》的演讲,当时这个题目就是挺但斌、钟兆民他们的。宝珍兄裸奔的时候,我当时说这个事情,我说“宝珍兄他最后一定会赢的”,那个时候也是挺宝珍兄的。因为什么呢?投资是孤单的心事,投资要享受孤单,就像蒋勋创造了一种美学,实际上孤单也许就是美学的本质。当时我记得茅台跌破150的时候,我们大概有二十多人在成都参加糖酒会,当时无论是茅台管理层他们也是很悲观,我们一行二十多人包括管理层他们都是很悲观,只有我一个人逆势买入,跌破150分批买,可以说这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

 那么回到今天的主题:国学与价值投资,正好给大家汇报一下最近参加了由巴菲特授权的机构奥马哈价值投资教育与研究中心在北京主办的2017第二届全球投资大会,他们把价值投资分为以下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格雷厄姆的财务投资法,通过财务报表分析;第二个阶段是巴菲特的长期投资;第三个阶段他们认为是创业投资阶段,在前两个阶段基础上加了两个因素,创新和国际化,这是他们的观点。碰巧我也一直在探索这个事情,第一个阶段是不折不扣、原汁原味地学巴菲特,在这个过程中呢,因为中国的国情不同、时代也变了,个性不一样,所以我们有自己的思考,但是巴菲特、格雷厄姆基本的东西都是不变的、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我可以打个比方说,做好投资第一首要唱《国际歌》,巴菲特的四大基本原则放之四海而皆准。第二首歌我们要唱《我们中国心》,因为中国有独特的思维方式,第三首唱《孤单的心事》。那么,所以我建议包括我们在座的投资者有个新的使命是在学习、实践价值投资1.0(格雷厄姆的安全边际法)、 价值投资2.0(巴菲特的高品质企业投资法)版本的基础上,站在格雷厄姆和巴菲特巨人的肩膀上,要勇于探索价值投资3.0版本,我们每个人都有资格。大家看看我们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已经是6.0版本,社会主义1.0版本是马克思主义(德国),2.0是俄国的列宁主义,3.0是苏联斯大林主义;4.0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5.0版本;再下来就是十九大提出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6.0。我是想表达,无论是社会制度还是投资方法、投资企业,总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它会不断的发展、不断的进化。

现场互动提问:人工智能的三要素是什么? 回答:数据、算法(算例)和场景。

价值投资升级版的三要素。

第一个是时代变化:消费升级、健康为王、科技金融、能源革命、智能制造、互联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时代。时代在不断发展变化,而且中国正好是一个比较独特的阶段,首先是二元经济结构,农业还不够发达,但是我们工业马上进入一个智能制造时代,然后我们的信息化也快速发展包括互联网全球领先,马上又迎来了万物互联、人工智能时代,所以中国处在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这是我们价值投资方法升级的一个要素。

第二个是文化:我们中国有非常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它完全可以和价值投资文化相融合。

第三个是场景:刚才我讲了,我们国家是一个比较独特的,有全球巨大的人口、还有我们经济、市场规模,还有全球比较独特的、完整的工业体系,还有我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梦的伟大实践,所以这种场景下,实际上涌现了非常多的投资机会,加上我们资本市场规模、投资者众多,还有我们在座的巴菲特的粉丝、价值投资的拥趸者。这三大要素实际上为我们价值投资理论的升级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价值投资3.0:

中国特色的价值投资法下面讲讲我的思考吧,就是我认为价值投资3.0有四化:第一个是中国化,就是要更多的听从中国的召唤,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智慧和力量,大家比较熟悉的比如说:阴阳平衡、物极必反、祸福相依、守正出奇、不战而胜、中庸之道、知行合一、君臣佐使(君臣佐使是中医配伍的原则、组方的原则),这些思想实际都可以融合到价值投资的体系当中。

 阿理中国化的探索

我自己有个探索跟大家分享一下,不一定都对,但我认为它是没有违背巴菲特基本的原则,但是又融合了中国的传统哲学。还有一个叫《实力论》,一个叫娅娅的理论家写了一本书叫《实力论》,正好读到这本书把巴菲特思想和实力论和中国传统哲学融合到一起,提出了实力投资理论。

我的基本投资策略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是实力选股,第二个是阴阳组合,实力选股实际上就是基本上符合巴菲特那个护城河比较宽的公司,类似茅台一类的,我就不展开了。阴阳组合是怎么回事呢?用了易经、八卦的思想,构建投资组合里面考虑了进攻和防守,实际上价值投资鼻祖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里面构建投资组合时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进攻型的,一部分是防御性的,或者一个叫进取型一个叫消极性,完全符合中国的阴阳之道。第三个中庸操作,中庸操作实际上运用到中国的传统思想:中庸之道,因为资本市场是一个非常走极端的市场,市场先生是一个病人,经常喜怒无常,容易走极端,按照中医来说缺什么补什么,用中庸思想指导投资实践我认为是非常有必要的。

最后一个自然心态,“实力选股、阴阳组合、中庸操作、自然心态”这四个构成了我的基本投资策略,然后我们还从中国国情和资本市场具体特点出发,找到实战解决办法,例如针对中国经济和行业所处的发展阶段和资本市场的“新兴+转轨”的具体特点,提出了“长期收藏+滚动操作+特别情形”的中庸操作的策略。

我解释一下,长期收藏指我们的核心持股一定要坚持特别长期的投资甚至终身持有,类似茅台一类的是不允许卖的,是说在建仓之前就想好了最核心的持股一定要长期持有甚至是永久持有,它的主要作用是锁定胜局,这些企业等同于我们控股的、我们合伙的企业。大家可以看看巴菲特的投资组合从他合伙企业特别是控股伯克希尔投资以后组合里面,大概是四大天王一直没卖,但中间有微调,原来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后来就换了,但是他始终有四五个核心持股是高估也不卖的,为什么呢?它的主要作用是锁定胜局,因为把最好的公司卖了一般来说换了比较差一点的公司,你的未来是非常不确定的。所以我为什么有长期收藏的概念。

第二个“滚动操作”,滚动操作什么意思呢?大家不要等同于波段操作,波段操作根据股价、股市趋势的预判进行的操作,滚动操作主要针对投资组合里非核心持股,高估了或者合理了或者有更好的机会应该换股了,这是解决一个灵活性的问题。特别像我们做基金的、资产管理的,你不可能所有股票一直持股,是不现实的,也没有灵活性。因为投资组合要反映机会成本的变化,什么概念呢?比如茅台从一百多涨到七百多的时候,从投资的角度,就是说它已经不是那么低估了,如果你发现了更好的公司怎么办呢?茅台是不能卖因为它是核心持股,可以卖非核心持股中的股票来换更好的机会,这反应了一个机会成本。巴菲特投资组合也是这样的,他有一些非核心持股也是高估了会卖,更好的机会他会换股的。所以起到一个辅助的作用,保持投资组合的灵活性,能够适应任何市场情况的变化。

第三个“特别情形”什么概念呢?特别情形是碰到特殊的情况或者套利的机会,但是套利机会不是投机是投资。巴菲特做私募的时候大概有百分之三四十的资金是做套利的,购并套利,企业要收购的时候有一个收购价,有差价会买进,等兑现时候会锁定差价,这是套利。包括规模大了以后这么策略就少了,所以“长期收藏”相当于我们的主力部队,“滚动操作”相当于主力部队的一个辅助,“特别情形”相当于特种部队,可以类比就像我们军队的配置一样,有特种部队,有主力部队,有常规部队,有非常规部队,这是一个投资策略。所以我认为用了中国的传统思想,包括我们还有一些孙子兵法之类部队的融合到一起形成一套操作体系,这个体系我认为非常符合我自己的个性,也符合、适应市场环境,也没有走极端,也没有说发誓所有股票都永远持有,我认为这个是不够科学的。

比尔盖茨曾经对巴菲特说从理论上一支股票如果涨的非常高你还持有的话是不理性的,巴菲特认为他的观点也是对的,所以我认为投资组合里面就设计了这么的投资策略能够合理的反映市场的变化和机会成本。因为投资决策的本质是机会成本的比较和选择,比如说有三种机会A、B、C,到底选A、选B还是选C,风险低的时候有高回报或者低风险低回报、中等风险高回报,你怎么选?这涉及机会成本。所以刚才但斌兄说茅台无限看好,宝珍兄说茅台高估了或者反映了,茅台并没有穷尽所有的投资,巴菲特没买茅台,我们在座比较幸运买到茅台了,巴菲特没买茅台依然创造了财富的奇迹,所以实际上我们已经发现了比茅台更好的投资标的,未来一定会超越茅台的。  (未完待续)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王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