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那些年一起见过的坑》系列之一【生物资产】
作者:大隐玖月 来源:雪球时间:2019-05-15 10:37: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这两年来A股市场频繁暴雷,触目惊心,防不胜防。平心而论,虽然有些雷并不容易察觉,但其中大部分都还是会有些蛛丝马迹可循,或者有些特征是可以提前识别并尽早规避的。偶然间起了兴致,决定花些时间来梳理一下问题公司的特征,作为积累的素材。

从今天开始,我会陆续写作《那些年一起见过的坑》系列,回顾一下近些年来的一些暴雷案例,总结出一些问题公司共有的特征,供大家参考。这件事的核心出发点是如果我们知道具备哪些特征的股票可能会出问题,对于长期投资而言,我们就尽量回避这种股票,相应我们投资到好股票的概率就增加了。正如芒格所言“如果我知道自己会死在哪里,那我就不会去那里”。

特征一:生物资产的不确定性较大,是暴雷高发区。

为什么生物资产不确定性大?且听我详细分解。

生物资产是指企业所拥有的有生命的动物和植物。作为一种经济资源,生物资产和其他资产一样,都是由企业过去的交易或事项形成的、由企业拥有或者控制的、预期会给企业带来经济利益的资源。

生物资产一般多出现在农林牧渔等行业的企业中,包括动物、植物,比如猪、马、驴、羊、牛、鲤鱼王八、树木果蔬、海产品等。

生物资产又可以分为3类,都会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

一类是用于企业生产所需的,归类为生产性生物资产,在企业资产负债表中“非流动资产”里单列出来;一类是用于消耗的,归类为消耗性生物资产,计入存货;最后一类是公益性生物资产,指以防护、环境保护为主要目的的生物资产,包括防风固沙林、水土保持林和水源涵养林等。生产性生物资产与消耗性生物资产均须计提折旧,但公益性生物资产不用。

在此举个例子:如果是一家养猪企业,比如牧原股份,母猪和种猪都是用来繁育下一代的,一般企业不会用于出售,属于生产性生物资产;而准备出售的肉用猪,就算做消耗性生物资产,是存货。

基本概念了解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我们只需要知道一点,就是生物资产不同于普通资产,生物资产是活的,它们会生长、发育和死亡,它们可以自然增值,会繁育后代,生长也会有一定过程,会生病,状态会不稳定。正是由于这种特性,使得生物资产的价值判断上存在很大的难度。

如果是养兔子、狐狸的企业,对于生物资产的清点还要容易一些,数一下笼子,清点一下大致能有个数;但如果是水产养殖类的企业,比如水里的鲤鱼、王八、鲍鱼、海参等等,不但难以盘点数量,而且也没法测量大小,存货价值十分不好把握,一般只能凭借经验和票据估算。所以,生物资产成为造假的高发地带,容易出现大坑。

通过对消耗性生物资产进行账务处理可以调节企业利润。比如:生猪养殖公司可以在猪瘟疫情蔓延的时候对肉用猪存货计提减值准备,这个会减少当期利润;到下期报表的时候,公司可以告诉你疫情没有对公司的猪造成什么实质影响,猪儿们都能吃能睡的,好着呢,之前计提的减值准备又可以转回来,利润又增加了。

在这里分享两个涉及生物资产的公司案例,都是网上公开渠道的信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进一步了解。

一、蓝田股份

蓝田股份的前身是沈阳蓝田公司,成立于1994年8月,原归属农业部管理。后来1996年在上交所上市,更名为蓝田股份,1999年,公司迁往湖北。公司主营业务为养殖、旅游和饮料,上市后财务数字上保持着神奇的增速,上市4年的时间,总资产从2.66亿发展到28.38亿,增长9倍,业绩报表,创造了中国农业企业罕见的蓝田神话。

2001年10月,著名经济人物刘姝威写了一篇600字的短文,名为《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戳破了蓝田股份的光彩外衣,指明其业绩虚假成分,已有20亿元银行贷款无法偿还。2002年,实控人入狱,公司连续3年亏损退市,现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中,更名为“生态5”。

2000年蓝田股份的农副水产品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69%,占比很高。公司的农副水产品生产基地位于湖北洪湖市,有一个几十万亩的天然水产种养场。公司宣称70%的水产品在养殖基地现场成交,上门提货的客户中个体比重大,因此“钱货两清”成为惯例,应收款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较低。

蓝田股份的造假手段概括起来就是虚构收入、少记费用、虚增存货。在生物资产方面,公司宣称采用高科技养殖技术,鱼虾甲鱼之类生长速度很快,远超同行竞争对手,亩产是他们的几十倍。公司说水底有多少吨甲鱼就有多少吨甲鱼,因为其他人又没法下水捞,几十万亩的水面要想确定具体情况是很难的,“钱货两清”的说法使得在市场上也很难验证真伪。

利用生物资产特性,公司虚构存货,本想蒙混过关,但是如果与武昌鱼、中水渔业等公司进行同行业横向对比,就很容易拆穿其谎言。

二、獐子岛

獐子岛位于北纬39°的中国大连海域,是世界上最佳海珍原产地之一。獐子岛本地原有很多渔民,以捕鱼为生,后来当地渔民联合成立了一家企业,在后来进行了现代化股份制改制,2006年9月,以同名的獐子岛为上市公司名称,实现登陆资本市场。

近几年做股票投资的人,大多对獐子岛并不陌生,因为它近几年爆的雷给吃瓜群众带来了几个大瓜。2014年,公司发布公告称受到冷水团影响,导致10亿虾夷扇贝走失,当年净利润亏损11.89亿元。2015年6月,公司又发布公告称,扇贝生长情况正常,不存在减值风险。短短一年的时间,出走的扇贝又自己游回来了。

獐子岛在2017年披露了《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称对“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谁曾想2018年初公司又公告称扇贝游走了,导致2017年公司又亏损7.23亿元。

2014年扇贝出走,导致公司14-15年连续两年亏损,被标记为ST;2015年扇贝游回来,16年公司出售资产实现盈利,2017年摘牌,然后2018年扇贝又出走了。不禁让人感叹獐子岛的虾夷扇贝既任性又聪明,出走时间把握如此精准。

像獐子岛这样的大面积水产养殖的企业在清点消耗性生物资产存货情况的时候,只能用观察点位抽测的办法,准确度变数很大,所以才容易会出现扇贝出走的情形。

以上两个案例都是公开信息汇总而成,涉及生物资产问题的公司远不止这两家。遇到涉及生物资产的公司时,投资者要多留个心眼,看看生物资产是否好统计,是否存在不确定性。虽然有时后不确定性不一定是坏事,比如扇贝游回来了,但毕竟投资不是赌运气,如果不能够较为准确的判断的话,建议避之远观为好。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