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2019奥马哈股东大会见闻
作者:jwsc 来源:雪球时间:2019-05-09 10:42: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2019股东大会见闻# 第二次见Warren,第一次见Charlie。无数朋友说Yahoo Finance看的更清楚,但现场参加“资本主义的Woodstock音乐节”还是非常不一样,值得一去。

最大的感受就是国运难违、纪律为先。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活到二老那样的岁数还能每月读好几本书、出口就是段子给大家带来欢乐—健康、好学、乐观。最印象深的一句话是Charlie经常讲的 — figure out what works, and do it.

1. 5.3股东购物日

中午12点开始的Berkshire Hathaway Shareholder Shopping Day,排了半个小时队才进去。就像一年一度的节日,来自美国各地全球各处的股东相聚。停车场堵的水泄不通,排队还要在烈日下暴晒,但大家显得都异常高兴。

安检后进入大厅,几十家portfolio公司展台鳞次栉比,股东们提着大包小包穿梭其间,很有Black Friday的感觉。大多数品牌都是很普通的美国本土生活用品,价格适中,是美国中产阶层的生活缩影。也体现了Berkshire的理念,投资能抵抗周期、和美国经济基本面最相关的公司。虽不能每年50%以上增长飞速增长,但是可以稳定的20%增长持续10年,深挖壁垒,细水长流,复利效应。


Portfolio公司管理层也很接地气。很多家较小的公司(其实也值USD10bn)CEO亲自到展台,推销自己家产品,为股东讲解产品的特性。巴菲特选人用人的哲学自有一套,挑选有复利理念、懂得延迟享受的管理层。但是选人比选公司难很多,最近的Kraft Heinz也在换管理层。现在管人的职能更多交给Abel和Jain,希望他们能做的更好。

最热情的还是来自四面八方、拖家带口的股东们。南部的牛仔、西部的码农、东部的老贵族、中部的淳朴红脖子相互问候致意,日本的商人、南美的学生、欧洲的基金经理、中国的旅行团激动拍照留念。在纽约和硅谷都没有见过这么多元化的景象。不分种族,不分阶级,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俨然一幅资本主义世界版本的清明上河图。

2. 5.3打卡景点

股东购物日结束后去主要景点打卡。也基本上全部都是国人旅行团在打卡。

先去了在Kiewit大楼的办公室打卡。零星碰到几位国人同胞游客。前台小哥友善的提醒不能拍照,聊了两句说经常看到老头自己来办公室上班。几千亿美元规模的Berkshire办公室总部只有30人左右,其中好多还都是大妈助手,世界罕有。今年Kiewit公司会搬离这栋大楼,但是先和Berkshire续约了20年的租期,未来还可以看到老头进出这栋不起眼的大楼。

然后去了老头住了60年的老房子。还未走近,门口的一颗超大的樱花树就映入眼帘,见证了房子主人在这里的一个甲子。对投资的复利效应最好的比喻就是种树,每年长高10%,几十年过去独木成林。这一幕非常震撼,仿佛那棵树就是Berkshire自己。

在老房子打卡的国内旅行团也是一车一车,很多自媒体拿着自拍杆拍视频,甚至还伸到房子里面拍。但是保安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来干扰,相比之前一次来打卡,显示了极大的克制。老人家还是非常照顾国人的好奇心。

然后绕着社区走了一圈,隔壁一户小姑娘在卖柠檬水,非常可爱,就像巴菲特小时候卖汽水那样。小姑娘说住在巴菲特家旁边也感觉不到什么,直到一次作文写“我的邻居”,她都不太了解巴菲特有那么知名。


最后去了最有名的Gorat’s Steakhouse。没有订上位子被告知只能放在waiting list上,但几乎不可能排上。悻悻而去,看到门口仍然是一车一车的旅行团在门口拍照。随后转头去了另一家巴菲特常去的牛排馆,Petrow's,这里明显人少很多,基本都是Omaha本地居民在聚餐。装修非常普通,食物也一点不精致,服务员还会上错菜。但是巴菲特每次来一份牛排、蘑菇、香草冰激凌就吃的很开心,真的是对生活品质没有任何要求的宅男。

偏安一隅,超脱世俗的纷扰,在世外桃源中每天看书琢磨公司,几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简直就是在禅寺中修行的高僧。这种无比的专注和持久性,才能成就一代投资大师。

3. 5.4股东大会开始前

早晨不到6点到门口排队,已经有至少2000人在四个大门口分别排起四条长龙。而且不断有大巴一车一车拉人来,保安显得非常力不从心,有些地方焦急的同胞因语言不通和保安吵了起来。放眼望去差不多六分之一的观众是中国人。

在旁边的Hilton酒店里,准备在Grant Hall收看电视转播的人也排起了长龙。一层的星巴克人也非常多。头脑一热买了些早餐给门口排队的朋友,结果发现统统不让带进会场。

会场设置就是个篮球赛的设置,进场后里面播放着动感的音乐。股东从狭窄的走道中挤来挤去。场外环绕一圈的热狗咖啡店,但是Berkshire贴心的送了很多免费的咖啡Bagel给股东们自取。

7点进场,9点才正式开始。其实在8:15前可以在场内的各个mic点的提问箱抽签提问权,但是可惜忘了这回事,非常遗憾。只能先在场地内照相。

结果看到芒格老爷爷不到8点就到了,坐在轮椅上一个人安静的待在董事会专属区的第一排。场内灯光很暗,我和朋友说芒格到了大家都不相信,以为是长得很像的别的老头。想起来之前读到的芒格几乎所有会议都会提前一个小时到,然后拿本书或者报纸看。果然是如传说中所言。如此反人性的举动,真的让人惊讶。

之后其他董事和portfolio manager陆续到场。盖茨和库克寒暄了两句盖茨就坐下看手机了,库克还贴心的走到场边和观众合影。快到9点巴菲特在簇拥下最后一个到,然后开始放一长串portfolio广告片和Berkshire小电影。各种Berkshire改编的音乐,情节也很搞笑,为即将开始的两位老爷爷的相声大会做了很好的暖场。

4. 5.4股东大会

随着音乐结束灯光突然打亮,两位老爷爷出现在舞台上,相声大会正式开始。

整场活动Yahoo Finance全程直播,电视上看确实清晰,具体内容没有什么可赘述。但是几个花絮和提问令人印象深刻。

1) 芒格老爷爷牙口真的好。从一开始就由巴菲特(芒格老爷爷自己打不开还闹过笑话)打开一盒See‘s Peanut Brittle,然后芒格老爷爷就开始吃。那玩意儿还是有点硬的,而且很容易上火。但是老爷子就一直不停的吃,不停的喝diet coke,非常疑惑他到底怎么做到的。也许只是因为基因强大,全家都长寿。

2) 二老尤其是巴菲特好像听力没以前好。提问环节很多时候巴菲特一直盯着桌子前面的提词器。虽然有花费一天3000美元的专业医疗团队护理,但听力的衰减还是不可逆的。年轻时要少用耳机。

3) 谈到BNSF,在外人看来非常重资产的业务模式背后是极深的护城河。在投资时对燃料、电力的消耗预测都做了非常相信精确的预测。目前BNSF是全美所有干线铁路里每英里吨数最高的。BNSF在确定有足够的安全边际后才下了重注。这种常人乍看起来不太合理的投资,Berkshire做了不少。在人际罕至地方寻找金矿是几十年来Berkshire非常喜欢也擅长做的事情。而且即使是周期行业也敢于下重注抄底,韩国钢铁和中石油都是巴菲特自己读年报挖出来的五倍股。

4) 谈到在中国及海外投资,巴菲特整体而言还是非常谨慎和保守。尤其是投资量都比较大,会涉及到很多法律监管甚至政治层面的事情。老爷子要确保在这些方面也有足够的安全边际,但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公开的出手,可见还是很难做到。

5) 谈到社会制度和公民权利,巴菲特提到尽管自己是民主党人,但是绝对不允许Berkshire进行政治站队或者做任何形式的“政治献金”。他自己的个人主张和公司是分开的,更不会用自己去影响公司。他同时也说,如果没有美国由政治法律和市场经济组成的资本主义体系,不可能有Berkshire的今天。他自己也是card carrying capitalist,也不想让美国走向缺乏激励机制的socialism society,并且希望私人资本和民营企业更多参与公共领域,比如医保,效率会提高很多。

芒格也说政府的职责应该是编织一个安全网,而不是过多的影响经济活动,特别是愚蠢的干预企业运行。

6) 谈到加杠杆和私募投资,巴菲特说加杠杆投资回报率肯定更好,很多聪明的人也这么干,但是不持久而去出问题就是大问题。98年有比两位老人聪明的多的人就挂了(应该是另外四位老头的LTCM)。

在低利率环境下很多PE做杠杆收购,但是先融很多钱锁住10年收管理费,然后再挤irr出来,而且账面回报不一定是实际回报。我们愿意用更安全的方式行事,养老金的管理者也应该更懂得这些事情。

7) 谈到中国市场,巴菲特和芒格都会持续的关注这个巨大的市场。特别是芒果提到中美两国应该“好好相处”,任何一方想要破坏这种关系都是非常愚蠢的。

芒果在回答Amex在支付市场竞争对手时提到了wechat的兴起。对中国市场二老其实都有非常深的理解。一方面通过自己研究,一方面也和李录等优秀的中国投资人交流。巴菲特也会经常亲自打电话找李录交流,没人接甚至会直接打给底下小朋友。真是活到老学到老。

8) 谈到如何开始做自己的基金,巴菲特再次强调利益一致和世界观一致,先用亲戚朋友的钱建立起自己的信用和投资记录,而不是先考虑融资。如果觉得可能达不到别人的预期,就不要拿别人的钱。芒格更加直接,用莫扎特的故事讲,22岁请教莫扎特如何作交响乐是作不出来的,12岁莫扎特作曲时根本没有问过任何人。

9) 谈到人性的洞察,是有一位11岁的中国小男孩问的。英语一点口音都没有,坐在旁边的几位美国基金经理非常感叹。巴菲特这里提到读万卷书不如阅人无数,很多关于人性的洞察是通过和人打交道,特别是听别人说谎话和上当受骗才学到的。感觉这里非常适用于A股和在中国做生意,可以仿照“农村人进城防骗指南”写一本“A股韭菜防割指南”。

芒格回答这个问题时候提到了李光耀的一句话,芒格也使用过多次,“figure out what works, and do it.”

10) 谈到买科技巨头,一个9岁的小朋友问到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巨头越做越大壁垒越来越高,是不是Berkshire应在买Amazon后应该多买一些这类公司。巴菲特说仍然不会投资自己看不懂的科技股,Amazon也是Ted和Todd中的某一位投资的。这里其实可以发现Berkshire已经在两位新晋PM的带领下更多的拥抱科技互联网行业。巴菲特也说未来可能会雇佣更多专注于这些领域的人去投资。

11)谈到投资难度越来越大。巴菲特和芒格承认现在获取信息优势比以前更难,要翻更多的石头才能找到金子。巴菲特讲50-60年代在研究保险行业的时候,去有些城市图书馆收集数据,图书管理员表示相当惊讶,从来没有人来看过这些档案。再早一些时期Moody股票手册里写满了一页页的2、3倍,甚至0.2倍PE的股票。这样到可以轻松做information arbitrage的黄金年代一去不复返。但这样的机会仍然有,去其他人迹罕至的市场、行业、地区翻石头,仍然可以翻出好东西。

12)谈到accounting tricks和numbers manipulation,巴菲特在整场股东大会提到很多次,包括gaap准则调整导致Berkshire投资账面净值波动的加剧。但是巴菲特也鄙视了投行和他们专业投资机构只关注调整数字而非生意本身的荒谬。一个投行pitch老爷爷一家公司,说调整后净利润可以增加10mn,因为如果能拿到投资的话cash compensation可以调整为stock comp;还有一家PE想出售一家公司给老爷爷,PE自己说要报mgmt case做高15-20%,因为他们知道巴菲特一般会保守地调低15%预测数字。这些在巴菲特看来都是可笑而无意义的操作。确实如此,如果一个公司有很强的护城河、宽广的市场空间、进取正直的管理层,能做到每年20%的稳定增长,那15-20%的价差其实没有多大差别,宁可多付一些溢价也要确保生意的质量。

13)谈到如果aum小到只有100万美元,巴菲特自行的说他和芒格仍然很有信心可以做到每年50%的收益率。不一定是投资股票,比如芒格早年间也做过律师和房地产开发,但是在AUM很小的时候总是可以找到市场不有效的机会和其他类型的套利机会,甚至可以加一些杠杆,总是能够做到的。但是当AUM达到1亿美元以后AUM本身就成为了回报率最主要的障碍。芒格也提到李录在哥大三个学位念完后已经通过自己的奖学金和助学贷款赚到了自己的第一个100万美元,"He just found a few things to do, and did them"

这个问题本身其实被问过很多次,仅仅股东大会上就在1999年和2007年被问过。印象很深的是99年那次巴菲特回答说,如果从小做起,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美国上市公司全都看一遍,两万家公司就从00001开始。事实上,他也确实是从翻好几百页的Moody's Manual开始投资生涯。A股的能把所有上市公司都看过一遍的人也大部分成为了非常优秀的投资家,比如徐舵主。大师指了一条明路,但是修行在个人,能做到的有能有多少呢?

5. 曲终人散,意犹未尽

下午3:30问答环节结束,等到3:45正式股东决议投票环节开始场地里已经走了70%的人。巴菲特主持股东决议表决,董事会董事解释了一些决议的具体内容。喊了几次aye感觉非常有参与感,比A股股东投票有意思多了。在欢快的气氛中整场股东大会大约4点结束,两位老爷爷封箱等明年再出来。

结束后很多人组团去Borsheim和Nebraska Furniture继续采购,折扣力度确实相当大,听说有的朗琴表是国内一半的价钱。但是实在太困,到隔壁Hilton再买杯咖啡,看到大厅里有很多股东继续casual drink聊的很起劲。二层的几个ballroom里也都有活动,大多是些券商、研究机构和基金的客户活动。新浪财经、兴全基金也在其他酒店有一些活动,但实在累的不想去。在买咖啡的时候碰到了其他朋友寒暄一会儿,也遇到了在股东大会上被芒格表扬很多次的李录,简单聊了几句近况。晚上在Furniture Market也有开放的股东野餐活动,但最后还是决定回酒店睡觉。

第二天一早航班起程回国,结束了收获满满的奥马哈股东大会之旅。

P.S. 回来后又有一些思考:很多人说Berkshire这几年表现并不好,而之前的成功很多也是美国国运昌盛。而且Berkshire开始的早,竞争非常小,也是最早做active investing、Leverged Buyout的投资公司,有很多新发优势。似乎从这两位加起来快200岁的老人身上,很难学到可以适用于当下环境的技巧,甚至有人说两位老人是被神话的。

但近距离参加完股东大会,我的感受仍然有非常多值得学习的东西。如果说每周读一本书并能记住其中内容是基因优势,有个做议员和stock broker的老爹是投胎优势,有二战胜利后美国崛起的环境是时运优势,但是巴菲特和芒格仍然启发我们去建立思维框架体系并不断填充新知识、注重打造护城河、利用复利效应滚雪球、勤奋专注的研究事物本质、通过遵守纪律而克服人性弱点。而在当下的中国这样有蓬勃生机的大市场,这些技巧是非常有作用的。

即使这些都很难做到,但是保持乐观和幽默、注重身体健康和时间使用效率、找到感兴趣的事情并学会满足,也是像我这样的普通人都可以做到的。就像芒格在股东大会结尾所说,如果是一个Collector并且可以经常有新的发现,能够感到很有收获,就是很美好的人生。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