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完更!1957年-201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全集
作者:挖优攻略 来源:雪球时间:2019-05-08 11:22: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编者写在前面的致谢:文章翻译来源于网络。编者向那些把知识带给广大股民的人致敬!向那些提供知识交流渠道的人致敬!(更新:鉴于本篇文章超过了32个赞且很多球友想要一个电子版的合集,小挖将在下周二5月14日进行放送,用于大家交流学习“价值投资”。球友可通过加Q裙 754110791,留言:“巴菲特”,即可进入获得电子版股东信合集。)

1957年:投资者对蓝筹股过于乐观

摘要:在去年的信中,巴菲特写到“我认为目前市场的价格水平超越了其固有的价值,这种情况主要反映在蓝筹股上。如果这种观点正确,则意味着市场将来会有所下跌――价格水平届时将被低估。虽然如此,巴菲特亦同时认为目前市场的价格水平仍然会低于从现在算起五年之后的水平。即便一个完整的熊市也不见得会对市场价值的固有水平造成伤害。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57)》

1958年:我们的业绩在熊市很好

摘要:浮躁易变的情绪是美国人的主要特征,而这一特征造就了1958 年股票市场。1958 年的股票市场,用“亢奋”这一词形容最合适。我觉得这句话――无论从业余角度还是专业角度――很好地概括了主导 1958 年股票市场的心理变化。在过去的一年中,几乎所有的理由都被找出来,以证明市场是可投资的。无疑,相对于以前的若干年,现在的投资者队伍中充斥了更多的浮躁人群。他们持有股票的时间取决于他们这样的想法:多长时间内企业利润可以快速且毫不费力地实现。越来越多的此种人群加入投资大军,股票价格不断地被抬高。虽然不太可能预测这种现象会持续多长时间,但是我相信:这些人群造访的时间越长,他们退出的动能也会越大。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58)》

1959年:我宁愿接受过度保守带来的惩罚

摘要: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无疑是被最广泛使用的指数,我们用它来描述 1959 年某种程度错误的情景。该指数从 583 涨至 679,年回报率为 16.46%。如果加上已经发放给股东的红利,总回报率将达到 19.97%。尽管这显示了强劲的市场,然而纽约交易所中下跌的股票要多于上涨的股票数量,分别是710 比 682。无论是道琼斯铁路平均价格指数还是公用事业平均价格指数都有不同程度的跌。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59)》

1960年:我为什么投桑伯恩地图公司

摘要:长期来看,收益率高于工业平均价格指数。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我相信工业平均价格指数总是和最好的投资司的收益率不相上下,如果我们不能达到高于工业平均价格指数的话,我们的合伙公司没有任何理由存在。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60)》

1961年:我们取得了45.9%的年收益

摘要:1961 年毫无疑问地是一个市场表现很好的年份,而我们的绝对和相对收益也都有着很好的表现,但是我上述的预期仍然保持不变。1961 年,包括分红,道琼斯指数上升了 22.2%,而我们的收益率是 45.9%。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61)》

1962年:保证给予一定回报率的承诺都是放屁

摘要:我觉得在此再次强调几个关于我们合伙企业的基本规则。当然有些合伙人会觉得这种反复的重复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但我宁愿十个合伙人中有九个感到无聊郁闷,也不愿有一个合伙人误解了其中一些基本的规则。任何保证给予一定回报率的承诺都是放屁(我们这里当然也没有这种承诺)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62)》

1963年:合适的买入需要时间

摘要:我们的咒语包括:1) 短期(少于3 年)的表现意义不大,尤其对于我们这种投资组合包括了大取得公司控制权的情况;2) 我们的投资组合会在熊市的时候有好的表现,而在牛市的情况下难以赶超大盘的表现。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63)》

1964年:复利的喜悦

摘要:在 1964 年的上半年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从 762.95 点上涨至 831.50 点。在这段时间,投资者还获得了大约相当于 14.40 点的红利收入。所以总体而言上半年市场的平均水平上涨了10.9%。我此时多么希望道琼斯指数在上半年乎没有上涨,而我能向你们报告我们获得了 5%的正收益,或者道琼斯指数下跌了 10%,而我们的资金却没有任何亏损或盈利。正如我曾经反复告诉你们的那样:在道琼斯指数大幅上涨的时候,我们往往难以跟上市场上扬的步伐。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64)》

1965年:集中投资or多样化投资?

摘要:最优资产组合应由不同的投资选择的可获得性以及预期收益所决定,同时还要考虑最终实现的资产组合所导致的业绩波动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所选择的投资标的越多,投资业绩的结果和预期的年度波动就会越小,但与此同时所预期的收益水平也会降低(假设不同的选择所对应的标的有着不同的预期收益)。

链接:《巴菲特会股东的信(1965)》

1966年: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十年

摘要:随着 1966 年的结束,我们的合伙企业也走过了第一个十年。今年的业绩用来庆祝我们的十周年是再合适不过了——我们超过了道琼斯指数 36 个百分点,今年我们的收益是 20.4%而道琼斯指数则是负的 15.6%。

链接:《巴菲特会股东的信(1966)》

1967年:赚大钱要兼顾定性与定量分析

摘要:我们今年并没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一月份是我们历史上最糟糕的月份之一:我们的增长率为3.3%,同时期的道琼斯指数为 8.5%。不过整体的上半年我们的增长率为 21%,超越了道琼斯指数 9.6%。目前来看今年道琼斯指数是轻易地被我们和不少的基金经理打败了,然而这种情况不会每年都发生。

链接:《巴菲特会股东的信(1967)》

1968年:58.8%收益率!这种结果完全变态

摘要:在 1968 年上半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 905 点下降至 898 点。上半年的红利收益相当于15 点,即整体收益为 0.9%。同样今年也有不少基金经理超越了该指数的表现。虽然并没有像 1967 年表现得那么突出。

链接:《巴菲特会股东的信(1968)》

196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我希望大家得知我退休的愿望

摘要:大概在 18 个月以前,我曾经给你们致信,认为投资环境和我个人情况的变化将导致我对我们未来业绩预期做出调整。我当时所讨论的投资环境,已经变得更加的恶劣且令人沮丧。也许我仅仅是缺乏从精神层面进行调整的能力。(正如一位评论家对超过 40 岁的证券分析师所评价的那样:“他们知道太多如今已不再适用的东西。”)

链接:《巴菲特会股东的信(1969)》

1970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为何购买债券及购买哪些债券

摘要:在这封信中,我们试图给大家提供一个关于免税债券的基本概念,着重强调了我们准备在下个月替大家购买的那些债券的类型和期限。我已尽可能地将这封信压缩得更简短一些。其中有一些可能显得冗长了点儿,也有一些尽可能显得过于简单了,在这里,对文中的不足表示歉意。我的一个感觉是我正在试图将一本100页书的内容压缩在10页纸上——以便使大家在读的时候觉得更有趣一些。

链接:《巴菲特会股东的信(1970)》

197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保险业务表现异常的好

摘要:今天很高兴报告我们1971年的营业利润,扣除资本利得,我们的股东权益比年初增加了14%。这个结果**高于美国工业平均值,而且是在我们纺织业务对利润贡献不大的情况下,这些都归功于我们五年前开始的业务重组。我们管理层的主要目标仍然是提高资产报酬率和净资产收益率。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保持这样高的投资回报率比较困难,因为整个60年代的投资回报都不是很高。

链接:《巴菲特会股东的信(1971)》

1972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多样化投资建立起高盈利基础

摘要:1972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营业利润令人兴奋的达到了年初股东权益的19.8%。这些业绩都记录在我们所有的主要业务当中。但最大的利润贡献是我们的保险承保利润。保费利润已经超过了我们的历史平均水平,甚至要比我们未来的利润还要高。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2)》

1973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73年我们的财务状况是比较令人满意的。营业利润11,930,592美元,初始股东权益的回报率达17.4%。虽然每股的营业利润从11.43美元上升至12.18美元,但和1972年的19.8%的利润率相比,权益利润有所下跌。这是因为股东投资的增加并不相当于利润的增加。在去年的年度报告中我们预料到了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不幸,我们的预测成为了现实。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3)》

1974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74年公司整体运营业绩并不令人满意,原因在于我们的保险业务表现不好。在去年年报中已预测盈利的下降,但是下降的程度却是意料之外的。1974年运营收入为$8,383,576,每股$8.56,初始股东权益回报率为10.3%。这是自1970年以来最差的已实现净资产收益率。我们的纺织业务和银行业务都表现的非常好,带来了与1973年早前业绩相比更好的结果。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4)》

1975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在去年的年报里,我们谈到1975年的前景的时候,我们提到:“前景不妙”。目前看来,我们预测准确,但是令人沮丧。1975年,我们的运营利润是671万美元,每股约合6.85美元,按年初的股东权益,ROE为7.6%。这是自1967年以来的最差回报率。然而,我们后面也会提到,大部分的盈利来源于联邦所得税的退税。1976年无法再享受到退税的优惠。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5)》

1976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两年惨淡业绩后,1976年经营业绩明显改善。去年我们预计保险承保业的进程将决定我们收益的大小。最终,收益超过了我们的最高预期。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家赔偿公司Phil Liesche管理团队的杰出成绩。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6)》

197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77年本公司的营业净利为2,190万美元,每股约当22.54美元,表现较年前的预期稍微好一点,在这些盈余中,每股有1.43美元的盈余,系蓝筹邮票大量实现的资本利得,本公司依照投资比例认列投资收益所贡献,至于伯克希尔本身及其保险子公司已实现的资本利得或损失,则不列入营业利益计算,建议大家不必太在意单一期间的盈余数字,因为长期累积的资本利得或损失才是真正的重点所在。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7)》

197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首先,是会计相关的议题,在年底与多元零售公司的合并后,对于公司的财务报表有两项影响,首先在合并案完成后,我们对蓝筹邮票的持股比例将提高至58%左右,意味着该公司的资产负债以及盈余数字必须全部纳到伯克希尔的报表之内,在此之前,我们仅透过权益法按投资比例认列蓝筹邮票的净值与收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8)》

197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首先,还是会计相关的议题,从去年年报开始,会计原则要求保险公司持有的股票投资在资产负债表日的评价方式,从原先的成本与市价孰低法,改按公平市价法列示,由于我们帐上的股票投资拥有大量的未实现利益,因此即便我们已提列了资本利得实现时应该支付的估计所得税负债,我们1978年及1979年的净值依然大幅增加。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9)》

1980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80年本公司的营业利益为4,190万美元,较1979年的3,600万美元成长,但期初股东权益报酬率(持有股票投资以原始成本计)却从去年的18.6%滑落至17.8%。我们认为这个比率最能够作为衡量公司管理当局单一年度经营绩效的指针。当然要运用这项指针,还必须对包含会计原则、资产取得历史成本、财务杠杆与产业状况等在内的主要因素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才行。各位在判断本公司的经营绩效时,有两个因素是你必须特别注意的,一项是对公司营运相当有利的,而另一项则企业绩效相对较不利的。让我们先从好的那一面看起。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0)》

198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今年的营业利益约为四千万美元,较从去年 1979 年的四千二百万减少,期初股东权益报酬率(持有股权投资以原始成本计)亦从去年的 17.8%滑落至 15.2%。我们的新计划是让所有股东皆能指定各自所要捐赠的机关单位,(详如后述),今年度盈余减少 90 万美元,往后将视我们公司所得税负状况决定金额。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1)》

1982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今年的营业利益约为三千一百万美元,期初股东权益报酬率(持有股权投资以原始成本计)仅约 9.8%,较 去 年 1979 年的 15.2%下滑,亦远低于 1978 年近年度的新高 19.4%,主要的原因包括:(1)保险承销成绩大幅恶化。(2)股权资本大幅扩张的同时,由我们直接控制的事业并未同步成长。(3)我们持续增加对不具控制权股权投资的投入,但我们依比例可分得的盈余照会计原则却不能认列在帐面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2)》

1983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给大家说说B夫人的故事

摘要:去年登记为波克夏的股东人数由1,900人增加到2,900人,主要是由于我们与Blue Chip的合并案,但也有一部份是因为自然增加的速度,就像几年前我们一举成长突破1,000大关一样。有了这么多新股东,有必要将有关经营者与所有者间关系方面的主要企业原则加以汇整说明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3)》

1984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水牛城晚报的投资逻辑

摘要:1984年波克夏的净值约增加了一亿五千万美金,每股约等于133美金,这个数字看起来似乎还不错,不过若考虑所投入的资金,事实上只能算普通,二十年来我们的净值约以22.1%年复合成长率增加(从1965年的19.46到1984年的1,108.77),去年则只有13.6%。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4)》

1985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各位可能还记得去年年报最后提到的那个爆炸性消息,平时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我们的经验显示偶尔也会有一些大卡司出现,这种精心 设计的企业策略终于在1985年有了结果,在今年报告的后半部将会讨论到(a)我们在资本城/ABC的重大投资部位(b)我们对 Scott&Fetzer的购并 (c)我们与消防人员保险基金的合约(d)我们卖出在通用食品的部位。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5)》

1986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本公司在去年(1986年)的帐面净值增加了26.1%,大约是四亿九千多万美元,在过去的22个年头(也就是现有经营阶层接掌本公司后),帐面每股净值由19.46美元,成长到2,073美元,年复合成长率为23.3%。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6)》

198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本公司在1978年的净值增加了四亿六千四百万,较去年增加了19.5%,而过去23年以来(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后),每股净值从19元成长到现在的2,477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1%。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7)》

198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上)

摘要:本公司1988年的净值增加了五亿六千九百万美元,较去年增加了20.0%,而过去24年以来(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后),每股净值从19元成长到现在的2,974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0%。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8)》(上)

198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摘要:在为我们的保险事业选择有价证券投资之时,我们主要有五种选择(1)长期股票投资(2)长期固定收益债券(3)中期固定收益债券(4)短期约当现金(5)短期套利交易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8)》(下)

198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上)、(下)

摘要:本公司1989年的净值增加了15亿1千5百万美元,较去年增加了44.4%,过去25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后),每股净值从19元成长到现在的4,296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8%。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9)》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89)》

1990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上)、(下)

摘要:去年我们曾经预测过,伯克希尔的净值在未来的三年内有可能会减少,结果在1990年的下半年我们差点就证明了这项预测的真实性,还好年底前股票价格的上涨使得我们公司的净值,还是较前一个年度增加7.3%,约3.62亿美元;而总计过去26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后),每股净值从19元成长到现在的4,612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2%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0)》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0)》下

199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现在我们股东权益的资金规模已高达74亿美元,所以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可能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继续维持高成长,而随着伯克希尔不断地成长,世上所存可以大幅影响本公司表现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当我们操作的资金只有2,000万美元的时候,一项获利100万美元的案子就可以使得我们的年报酬率增加5%,但时至今日,我们却要有3.7亿美元的获利(要是以税前计算的话,更要5.5亿美元),才能达到相同的效果,而要一口气赚3.7亿美元比起一次赚100万美元的难度可是高的多了。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1)》

1992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92年本公司的净值成长了20.3%,总计过去28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7,745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6%。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2)》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2)》下

1993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93年本公司的净值成长了14.3%,总计过去29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8,854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3%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3)》

1994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94年本公司的净值成长了14.5亿美元或是14.3%,总计过去30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10,083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4)》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4)》下

1995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对于1995年能够有这样的成果并没有什么值得好高兴的,因为在去年那样的股票市场状况,任何一个笨蛋都可以很轻易在市场上有所斩获,我们当然也不例外,套句甘乃迪总统说过的一句话,只要一波大浪来就可以撑起所有的船只。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5)》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5)》下

1996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96年本公司的净值成长了36.1%,约62亿美元,不过每股净值仅成长了31.8%,原因在于去年我们以发行新股的方式并购了国际飞安公司,同时另外还追加发行了一些B级普通股,总计过去32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19,011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8%。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6)》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6)》下

199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97年本公司的净值增加了80亿美元,每股帐面净值不管是A级股或B级股皆成长了34.1%,总计过去33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25,488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4.1%。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7)》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7)》下

199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1998年本公司的净值增加了259亿美元,每股帐面净值不管是A级股或B级股皆成长了48.3%,总计过去34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37,801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4.7%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8)》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8)》下

199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本公司1999年的净值增加了3.58亿美元,每股A股或B股的帐面净值皆成长了0.5%,累计过去35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37,987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4.0%。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9)》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99)》下

2000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本公司2000年的净值增加了39.6亿美元,每股A股或B股的帐面净值成长了6.5%,累计过去36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40,442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3.6%。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0)》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0)》下

200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本公司2001年的净值减少了37.7亿美元,每股A股或B股的帐面净值减少了6.2%,累计过去37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37,920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2.6%。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1)》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1)》下

2002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本公司2002年的净值增加了61亿美元,每股A股或B股的帐面净值增加了10.0%,累计过去38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41,727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2.2%。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2)》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2)》下

2003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经结算本公司2003年的净值增加了136亿美元,A股或B股每股的帐面净值增加了21.0%,累计过去39年以来,也就是自从现有经营阶层接手之后,每股净值由当初的19元成长到现在的50,498美元,年复合成长率约为22.2%。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3)》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3)》下

2004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投资者应该记住:冲动和费用是他们的敌人。如果他们非要选择进出市场的时机的话,他们应该在别人都贪心的时候感到恐惧,而在别人都恐惧的时候贪心一点。2004年我们净值的增长为83亿美元,这使得我们的每股账面价值增加了10.5%。在过去40年里,我们的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增长到了55824美元,年复利增长率为21.9%。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4)》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4)》下

2005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05年伯克夏公司的净利润为56亿美元,每股A种股票和B种股票账面价值增长了6.4%。在过去的41年间,也就是说从目前的管理层接手以来,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增长到59,377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1.5%(这份报告中使用的所有数据适用于伯克夏A种股票,这是本公司在1996年以前发行在外的唯一一种股份,B种股票拥有A股股票三十分之一的经济利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5)》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5)》下

2006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伯克希尔集团在2006年的净值,增加了169亿美元。因此,A股与B股的每股净值,都较去年成长了18.4%。过去42年(亦即现任管理阶层接手以来),每股净值由 $19成长至 $70,281,平均年复合成长率为21.4%。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6)》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6)》下

200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伯克希尔在2007年的净值收益为123亿美元。a股与b股的每股净值,都较去年成长11%。过去43年(即现任管理阶层接手以来),每股账面价值由 19美元增长为78,008美元,平均年复合成长率为21.1%。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7)》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7)》下

200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08年我们的市值缩水了115亿美元。这让我们两种股票的每股账面价值下滑了9.6%。在过去的44年中(也就是说,现任管理层继任以来),我们的第一类股票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上升到了70530美元,每年增长率为20.3%。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8)》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8)》下

200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09年,公司净利润为218亿美元,每股账面价值增长了19.8%。也就是说,自从现任管理层接手公司之后,45年来,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增长到84,487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0.3%。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9)》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09)》下

2010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10年,A股和B股的每股账面价值都增长了13%。也就是说,自从现任管理层接手公司之后,在过去46年中,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增长到95,453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0.2%。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0)》上

201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11年我们的A股和B股每股账面价值增长了4.6%。在过去47年,即现任管理层就职以来,账面价值从每股19美元增长到99860美元,年复合增长19.8%。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1)》

2012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11 年开始的时候,ToddCombs 作为一名投资经理加入了我们,在年末 结束不久,Ted Weschler 也加入了我们。他们两个人都拥有杰出的投资技能,以及对伯克希尔的承诺。在 2012 年他们两人只掌管数十亿美元资金,但他们拥 有的大脑、判断力和魅力,可以在我和查理不再运营伯克希尔时掌管整个投资组合。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2)》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2)》下

2013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12 年,伯克希尔的总收益为 241 亿美元。我们用了 13 亿美元回购公司股票,这使得我们的资产净值增加了 228 亿美元。A、B 类 股票每股账面价值增长了 14.4%。在过去的 48 年,我们的账面价值 从 19 美元增长到 114214 美元,年复合增长为 19.7%。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3)》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3)》下

2014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13 年,伯克希尔的净值增长了 342 亿美元。这是抵消了 18 亿美元的账面冲销后的数据,账面冲销源于我们购买 Marmon 和 Iscar 的少数股权——这些冲销没有实质上的经济意义,我后面会解释。扣除上述摊销费用后,伯克希尔的 A 级和 B 级股票每股账面价值增长了 18.2%。过去的 49 年(即从现任的管理层接手以来),我们的每股账面价值从 19 美元增长到 134,973美元,复合增长率 19.7%。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4)》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4)》中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4)》下

2015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14 年伯克希尔的净值增长了 183 亿美元,公司 A 类和 B 类股的每股账面价值增长8.3%。在过去的 50 年中(即现任管理层上任以来),公司每股账面价值已从 19 美元增至 146186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折合为 19.4%。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5)》

2016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伯尔希克·哈撒韦公司2015年的净资产为154亿美元,公司A类和B类股票 的每股账面价值增长6.4%。在过去的51年时间里(即现有管理层接手公司开 始),公司股票的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增加至155501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19.2%。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6)》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6)》中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6)》下

201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2016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净值大增275亿美元,公司A级和B级股票每股 账面价值的涨幅都达到了10.7%。在过去的52年时间里(即自现有管理层接管公 司之后),公司每股账面价值已从19美元涨至172108美元,综合年增幅达到 19%。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7)》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7)》中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7)》下

201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伯尔希克-哈撒韦公司 2017 年净值增长了 653 亿美元,公司 A 类和 B 类股票的 每股账面价值增长了 23%。在过去的 53 年时间里(即现有管理层接手之后),公司股票的每股账面价值从 19 美元增至 211,750 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19.1%。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8)》上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8)》下

201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摘要:基于公认会计原则(通常称为“GAAP”),伯克希尔在2018年获得了40亿美元的收益。该数字的组成部分为营业利润248亿美元,无形资产减值产生的30亿美元非现金损失(几乎完全来自我们对卡夫亨氏的股权),28亿美元的出售投资证券实现的资本收益以及我们投资控股中存在的未实现资本收益减少损失206亿美元。

链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2019)》

写在后面:1957年-201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全集更新完毕。巴菲特从信中给我们展示出的投资智慧极具现实的参考意义。关于信中对个别语句、段落的解读各有各的理解,需要自己进行深耕并结合投资实践,如有需要请各自收藏。同时也声明:本文意在传播价值,不涉及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详细链接内容中的初始译者很多几经转载已无法找到,在此代享受知识红利的小伙伴再三鸣谢。

未来可期,此文将在2020年2月份左右进行下一次更新。顺祝商祺!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