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2019巴菲特股东大会精要整理
作者:巴菲特读书会 来源:雪球时间:2019-05-07 10:28: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5月4日,美国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9年度股东大会在巴菲特的家乡奥马哈召开。巴菲特88岁,芒格95岁,两位老人同台主持的盛会看一次少一次,全球朝拜的粉丝纷拥而至,让奥马哈这个小镇变得异常拥堵。

大会开始,现场照例巴菲特对伯克希尔一季度盈利进行了解释,回答了股东、记者和分析师的提问。

巴菲特和芒格的很多智慧都是通过致股东的信和股东大会的对话展示出来的,本次也不例外。

在昨晚直播的基础上,本文按对过去的投资评价、未来展望与判断、投资感悟三个方面粗略整理如下:

投资评价

●买股票应该在保守、预估内在价值之下进行

有人提问称,尽管现在你们手上有非常多的现金,大概1200亿,我的问题是你们为什么不回购更多股票。

巴菲特:我们以前有这样一个政策,就是按照帐面价值做回购,但现在这个已经过时了,你现在回购股票时,股票的价格需要比当时帐面价值高。买股票应该是在一个保守、预估内在价值之下来买。今年第一季度我们买了大概10亿的回购,这跟我要买多少没有太大关系,我们要确保当我们回购股票时,这些没有卖股票的人,会比回购前有更多利益。

●关于BNSF铁路:做生意,要讲究效率

有个来自华盛顿的叫做铁路解决方案项目的团队对巴菲特说,只有3.5%的货运价值,是通过铁路运输带来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在BNSF的投资上非常成功,定位也非常好。伯克希尔·哈撒韦能否把一些运输的走廊开放给更多可再生能源,面向未来做这一件事情。

巴菲特:我们的数据是铁路是美国运输的40%。BNSF每英里吨量的效率上比任何公司都要高。每十公里每吨运输我们占全美15%,所以用柴油进行操作我们铁路,这样来讲是更有效率,比货车还要有效率。特别长途运输情况下来讲。

巴菲特:我们对竞争对手联合太平洋进行了很多关注,看他们哪些地方做的更好。我们在市场定位上并没有什么劣势。联合太平洋在经营上更有效率,比我们过去几年做的更好,他们裁员很多。我们还会继续观察他们有什么改善。如果要做改变,会毫不犹豫做。BNSF是我们很好的资产,会把这个业务继续做100年。认为整体铁路业务相对其它公司有竞争力。

●对富国银行丑闻评价:滥用职权者要付出代价

巴菲特:当初他们已经做了错误决定,必须要处分他们。所有的资产都要被检查,所有银行业也要这么做,据FDIC的规则,如果你们滥用职权或者这些规则,可能都要付出自己的代价。如果一个银行需要政府的支持,那么那个负责的CEO,他和他的配偶的净值的资产都应该被剥夺掉。至少5年内剥夺他所有的净值。政府应该没收他所有的或者百分之多少的资产。当然这些非常难。

●最愚蠢的投资:好公司卖的太早

芒格还分享了自己一生中曾最愚蠢的决定,他表示当他很小、很穷的时候,有一次买的一只股票很快涨了30倍,但他在涨5倍的时候就卖了。

●我们不会冒然投资科技公司,可以雇专业的人来做

一个9岁的小朋友已经第三年来参加巴菲特股东大会,巴菲特打趣称,那你现在应该已经致富了吧。小朋友提问,目前很多全球领先的公司都是科技公司,产生了很多有力平台,例如美国的亚马逊、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以及中国的阿里巴巴和腾讯。这些企业都有宽广的护城河、强劲的品牌和有实力的企业家领导。伯克希尔是否应该多投资一点领先的科技平台公司?

芒格:“也许吧”。巴菲特表示,我们喜欢护城河,喜欢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公司,如果科技公司确实能建立护城河的话,会非常有价值。但我们还是不会自己来投资看不明白的科技股,但会雇佣投资经理来投资,因为他们更熟悉这一领域。

巴菲特称,伯克希尔的投资原则没有变化,有些公司已经丧失了护城河,有的公司未来会很有前景,我们会持续辨别这些公司,但也会待在自己的能力圈了。尽管这有时候会犯错误,是我和芒格不会冒然进入一个新领域,仅仅因为别人告诉我们要这么做。我们可能会雇佣10个完全专注于新领域的人来投资。

●5G时代的投资方向:让专业的人去做

一位来自上海的股东提问称,5G在发展,我们希望了解伯克希尔把握5G时代的投资方向是什么。

巴菲特:伯克希尔没有(这方面)所谓核心能力。我们让子公司自己开发5G或者任何一个科技方面的行业。我们有更多独具专业理念的工作人员,没有中央集中化运作方式。

芒格:我对5G不太了解。但我对中国有所了解,做了研究,我们曾在中国买了些东西,我估计我们会买更多。

●关于投资亚马逊: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

有人提问称,伯克希尔对亚马逊的投资令人惊讶。

对此,巴菲特说:“上个季度伯克希尔两位投资经理中有一人买入了亚马逊,但仍秉承了价值投资的理念。价值投资中的“价值”并不是绝对的低市盈率,而是综合考虑买入股票的各项指标,例如是否是投资者理解的业务、未来的发展潜力、现有的营收/市场份额/有形资产/现金持有/市场竞争等。他相信,两位投资经理未来做对的次数会超过犯错误的次数。”

芒格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和巴菲特都不是最有灵活性的人,也有些后悔没有抓住极端发展的互联网趋势。因此我不介意投资亚马逊,之前我和巴菲特没有更好地识别并投资谷歌,已经很遗憾。”

●网络公司对传统品牌会有冲击

他还提到,亚马逊和沃尔玛等零售平台对卡夫亨氏这种传统消费者品牌有所“侵蚀”,即亚马逊和沃尔玛都单独发展出了类似的自家厂牌(private label)消费者快消品,并且产品的滚动能力较强,有实力的零售平台确实对传统零售品牌制造了压力,但卡夫亨氏的管理层已改善了现有运营。

●家具店:更多人愿意租房,这影响到了家居市场

当被问到内布拉斯加家具公司,目前家具行业面临竞争,用网上模式,是否可以增加销售时,巴菲特说,“家具店生意会继续下去,运营和规模都在扩大。但是也在不断遭受损失。现在市场看,像亚马逊这种公司的成功,越来越多销售商也希望有一天会类似地获利。家具方面也有在网上销售,奥马哈当地我们网上销量最大,很大一部分是网上下单,到实体店提货。也由此感受顾客偏好。”

不过,巴菲特也提到,“目前,整个家居行业低于我们预期:现在更多人愿意租房,这影响到了家居市场。”

芒格则认为这家店会比大多数家具商做的好,“运营很棒,零售店定价会的更好。”

●投资卡夫亨氏:付出价格太高了

巴菲特称,伯克希尔在卡夫与亨氏合并之前持有近一半的亨氏股份,那部分投资并不贵,但当时花近50亿美元持股卡夫“付出价格过高了”,尽管卡夫亨氏整体的盈利能力和近70亿美元的有形资产都是不错的。

●保险公司提供浮存金,是伯克希尔的最值钱的资产

巴菲特:保险公司业务给了很多保险浮存金,这是有长期性的,有上下起伏可能。有1200多亿美元浮存金。这块业务在伯克希尔中是最值钱的,对保险业务非常满意。不会对保险业务的内在价值给具体数值,可能比你想的要高。保险业务很有口碑,都会给客户赔偿。

●政府监管银行与保险业:好事

有人问道,政客才是真正主管银行的,而不是银行的管理者们。

对此芒格称,有这种情况,但不多。巴菲特称,自从伯克希尔进入保险业以来,这个行业就一直受到监管,这是个好事。保险业是先把钱交给别人,然后别人对未来做出承诺,银行业也是如此。在这种情形下,不介意监管的存在。

●支持苹果公司1000亿美元回购股票

巴菲特称,很满意苹果是伯克希尔的最大科技股持仓,但不好的一点是苹果股价太贵了,希望更便宜一点就能买到更多。他支持苹果的股票回购计划,未来预计将花费1000亿美元来回购股票,可以增加伯克希尔的持股价值,而且苹果自身是很好的业务。

芒格:我的家人最喜欢苹果设备,最后一个放弃的东西才是苹果。苹果是很受欢迎的消费者品牌,也是伯克希尔认为值得的投资。

●持有大量现金,我们很保守,但很合适

有提问问道,巴菲特一直提倡投资指数基金,那么在找到下一个合适的收购之前,为什么不把伯克希尔多余的钱拿来投指数基金?

巴菲特称,如果我们在2006~2007年做这类事情,那么就不会在2008~2009年有大动作了。投资指数基金会让公司更容易受到股票市场的冲击,变得不够灵活。

“未来如果条件也满足我们去用的条件,指数基金是非常好的选择,所以我们觉得肯定会有这样的机会,别人不愿意配置这样的资金,但我们愿意。”巴菲特说。

●巴菲特替伯克希尔两位投资经理的解释

有人向伯克希尔的投资经理Todd和Ted发问,问为什么他们的业绩不如标普500大盘?

巴菲特拒绝将麦克风交给这两位投资经理来回答。他表示,截至3月31日,两位投资经理,一个人的业绩略微超过标普500,一个落后于标普500。他们每人负责130亿美元的资产管理,他们比自己做的更好。巴菲特还对这两位投资经理赞赏,说他们为公司在做其他项目。比如,Todd负责伯克希尔与摩根大通和亚马逊的项目,以降低医疗保健成本。Ted负责伯克希尔在Home Capital Group上的投资。

未来判断

●伯克希尔并不缺少交易机会,缺少的是按伯克希尔希望支付价格而达成的交易

关于如何寻找好的交易。有分析师问道,伯克希尔是否应该更积极地去寻找交易,而不是等着别人来电话。

巴菲特表示,Ted和Todd两位基金经理,有去寻找合适的交易。伯克希尔只会购买那些希望被伯克希尔持有的公司。通常,伯克希尔不会给出最高的价格,但会给公司承诺,可以让他们的管理层保持原样,也不会出售。这些是其它买家不能保证的。芒格表示,更加努力寻找交易不会帮助伯克希尔,因为并不缺少交易机会,缺少的是按伯克希尔希望支付价格而达成的交易。巴菲特称,我们可以在明年花掉1000亿美元都不成问题,但问题是,如何聪明地花掉这些钱。

●伯克希尔能源专注于投资可再生能源

有人问及,伯克希尔持股91%的伯克希尔能源公司是否想要投资在高速成长的项目中。值得注意的是,曾经担任伯克希尔能源业务CEO、2018年1月升任主管伯克希尔所有非保险业务的副董事长Greg Abel被巴菲特点名发言。(猜想:此人也可能接任巴菲特成为下一任伯克希尔董事长。)

Greg表示,伯克希尔能源业务已经专注于投资在爱荷华州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目前正在寻求更多在美国西部的公用事业公司投资机会,不过目前这些项目发展缓慢。例如PacifiCorp公司在2008年就规划增加更多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直到目前才开始建设第一期。现在进入第二阶段跟第三阶段的建设,到2021-2023年会看到更多成就。

芒格称,对于持有大量现金这点,我们做的显得更保守,这样做是合适的。伯克希尔不会犯哈佛基金那样的错误,在市场高点的时候进行大规模投资。

●关于自动化对人力工作的侵蚀:社会系统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巴菲特:如果对一个200年前的人说,有90%的农业岗位将被消灭,对方会觉得糟糕透顶。但是时代总会变化,企业想尽办法提高效率,可能用自动化来取代人工,但美国的经济制度总能找到机会来雇佣更多人。巴菲特认为,这个系统过去运行良好,以后也会继续下去。

●中国是个大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

有人问及巴菲特如何看待中国金融业扩大开放,以及是否未来在中国投资新业务?

巴菲特表示,中国是个大市场,我们喜欢大市场。在没有中国新的扩大开放政策时,我们就已经在接触中国了。伯克希尔已经在中国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做足够,未来15年内也许会做一些大的部署。

芒格:整体来说局势在好转,中美两国相处融洽很重要,如果不能相处融洽其实很愚蠢。

●过去在欧洲做的交易太少,想要在那里做更多交易

有来自英国上议院的议员,想了解巴菲特对英国和欧洲的看法。巴菲特回避了英国退欧的相关问题。他表示,在那边有可能的交易进行。过去在欧洲做的交易太少,想要在那里做更多交易。这也是为什么巴菲特与英国金融时报坐下来对话,想要在欧洲推广他的品牌。巴菲特表示,不管退欧结果如何,希望在那边做成交易。

●我们不做这种小收购、不做加杠杆投资的生意

被问到“你们海外市场投资会不会对你们未来发展有更多好处”时,巴菲特说道,当时很多人建议我要买国外公司,我当时也访问了这一家公司。如果我们真的了解这个业务,这个行业,也对运行和经营这一业务的人没有问题的话也许我们会去做。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做这一种小收购。钱不是问题。

杠杆化,然后卖掉。赚很多钱,成功赚更多,失败也可以捞一笔,这不是我们运用的公式,我们收购不是遵从这样的宗旨。

●西方石油:是非常好的机会

关于伯克希尔要提供一百亿给西方石油公司,巴菲特回应道:“这一件事情我们可以这样做,是非常好的机会。”

●特斯拉进军车险:是对手,但不可怕

巴菲特:对于保险业务来说,更担心之前提到的最大竞争对手Progressive公司,而不是任何其他的车险公司。现在用远程信息处理越来越普遍,数据很重要,汽车公司在这方面不会影响到保险业,但网购车会是竞争对手。新车保险毛利率6%,已经没有太多盈利空间。特斯拉等企业的进军会是对手,但不会摧毁整个汽车经销商的业务。不是颠覆性的威胁,但的确会形成威胁。

●伯克希尔未来十年将做得明显更好

有读者提到,对于伯克希尔不能每年告知资产组合表现有些失望。

巴菲特称,可以看看前10大持仓,可以简单进行估计。我们每个季度都会公布持仓。有些信息是自营投资信息。我们这个行业并不需要向人解释,为什么我们会持有哪些股票。我们2000亿资产组合中,有至少1500亿都有不错的收益。我们未来十年会做的明显更好。

投资感受

●怎么理解人性:不能靠书本学

11岁中国男孩提问巴菲特:怎么理解人性?

巴菲特说,随着年纪越大,身体状况肯定也是慢慢不如以往了。但人越老,阅历就更丰富,自己慢慢可读出人性的一些东西,肯定比年轻的时候要学得更多。但在成长道路上,在学习和生活中,都吸取了很多教训,这些是不能靠读书学到的。

“我们真正通过什么去学习呢?我们有时候是必须要通过你更多的阅历、更多的积累去学习这一点。除了我所有的缺点之外,我可能没有像以前那么敏捷地做一些事情了。但我对人性的行为确实有更敏锐的观察,比25年前、30年前还要多。”巴菲特说。

芒格则提到了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说过的一句话,“看看什么是行之有效的,然后去行动吧”。

芒格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宗旨。你如果去践行这一点,你会发现这句话真的非常奏效,就是真正去找到行之有效的方式,也要去看其他人是怎么做事的,这些都可以帮助到你们。

●延迟满足的前提是未来获得更多,而不是更少

13岁旧金山的尼尔对于延迟感激的本领提出了疑问:“我现在太小,未来能不能迎头赶上?”

芒格:这方面我是专家。我也是很多年以后才会感激现在学到的知识。我现在给孩子一小份股票他们都迟迟不能满足,可能买珠宝还会很快满足。

巴菲特:你买一个30年的债券,个人3%的税,美联储说有2%的通胀,那这个延迟满足在政府债券上更难实现,还不如去迪士尼乐园。低利率的环境和固定的投资额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无法马上获得获利和享受。所谓延迟满足不是说不提倡去做。我一直相信,储蓄还是有很大力量的。但我不觉得很多富人因为有了很多钱就开心。开心和财富不是成正比的。

●时间和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

有一个年轻人问及,巴菲特和芒格目前认为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巴菲特打趣称,首先,他希望自己和芒格能够活更久,但是时间和爱是用金钱买不到的,也是最重要的。他非常幸运可以在生活中控制自己的时间,也有足够的金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和芒格能够做不受肉体衰老程度限制的工作非常幸运。

芒格也认为,最重要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同时,巴菲特再一次强调了生在美国很幸运,符合他一贯对自己投资生涯的评价。

●远离自己不理解的领域,收窄专业范围,实现专业化

有人提问,怎么样能够很好地复制他们成功,打造他们核心竞争力。提问者表示,现在的投资环境比巴菲特刚开始成立公司时竞争力强多了,未来会打造一个比较宽泛还是窄的框架,会不会比较专注的关注某一些地方或者某一个国家。还有哪些地方能够继续引起他们现在投资兴趣?

巴菲特:现在确实投资环境更加有竞争性,竞争更加激烈。现在而言我觉得我会做非常广泛的阅读来尝试了解哪些业务,哪些生意是我有更多专业知识和理解能力的。发现保险业务其实是我很容易理解的。我也可以很好的,但是我却不能太多的理解零售。所以我把更多精力投入保险方面,你们也应该这样做。而且你们现在面临竞争更激烈,要找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尽管在采取行动上,没有办法马上做这一件事儿,但是要耐心等待,等待一个好的时机马上采取行动。现在虽然竞争激烈,但是游戏也更加有趣。

芒格:我觉得现在最好一个方式就是专业化,你不会想去一个牙医那里看骨科的疾病。所以最常规一种方式就是慢慢收窄专业范围,实现精细专业化。

巴菲特:我们当时遍地宝藏可以寻找,现在肯定没有那么容易了。一件事情知道非常深刻非常多就会给你带来一些优势。某些时间会发现这些东西会成为你的竞争力。像当时我知道我有哪些地方是我的弱势,我不太理解的地方,我也是远离这些领域。我们不同领域都有涉及,现在做起来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简单了。

●不要为期望太高的人管理财富

一位想成为职业理财经纪人的提问者询问巴菲特如何准备好管理别人的财产,对此,巴菲特称,如果大家对你的期望你没有办法达到,就不能替他们管理钱,如果你有信心,父母把钱给你,你可以替他们管理和投资。并祝其好运。

●伯克希尔不应给出投资建议,投资是自营业务

有人提问称,是否考虑邀请伯克希尔两位年轻的副董事长和两位投资经理也来上台主持股东大会。

巴菲特: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和芒格两个人主持的形式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但是去年刚提拔的两位副董事长Ajit Jain和Greg Abel适合来参与主持股东大会,即四个人在台上回答问题,但两位投资经理Todd Combs和Ted Weschler不能回答有关投资的问题,因为伯克希尔不应给出投资建议,投资都是自营业务。”

巴菲特:伯克希尔没有义务在美国披露任何海外持仓,不想透露伯克希尔自己的投资策略给外界。

●每几年会写一份遗嘱,内容相似

有人提问称,现在你们手上这么多现金。你觉得股票回购和股利分红对比怎么看。另外现在看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回报已经越来越低,未来一段时间内,伯克希尔·哈撒韦将从一个收购的平台,成为一个驱动股东平台,你们怎么看这一种转移?

对此,巴菲特说:这种可能性肯定存在。但必须要看大笔收购未来几年怎么样做。有时候不能一甚至三年时间做出评断,我们需要长期观察。另外有一个地方就是我们要不断进行多元化,我们当然也希望这样做。希望他们能够把伯克希尔·哈撒韦大部分资金用于慈善事业。我自己肯定有很大一部分个人资产做捐赠。我每几年会写一份遗嘱,而且内容都差不多的。

●遗产、成就感是促使我工作的最大动力

有人问:从你是历史上最强大的价值投资创造者,你很多决策在晚期做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可以不断赚取复合利润,能不能把它做更详细解释。另外遗产是不是每一天醒来促使你们工作的最大动力?

对此,巴菲特答:确实是我们的最大动力,而且已经很长时间。如果伯克希尔·哈撒韦出任何问题我都会感到不快。我们肯定想打造一种持续有持久力的复合现象,现在也正是在走向一个正确方向。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文化非常独特,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让你长期来赚钱。

●只知道会把股东的钱和自己的钱同等对待

巴菲特称并不知道是否可以超越标普500。只知道会把股东的钱和自己的钱同等对待,会把自己的财富和伯克希尔业务绑定,对于任何可能会大幅损害价值的事情都会警惕。如果伯克希尔单独持有股票,那么表现会不如SP500,因为两者面临的税收不同。

●两位老人六十多年间从未发生过争执:生气会浪费时间

有人好奇巴菲特和芒格如何解决冲突。

对此,巴菲特笑着说:“芒格先生跟我,也许大家不相信,六十多年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争执,当然我们有不同意某些议题,但绝对不会争执。争执是什么,可能情绪上面或者生气等等。这种我们两之间不会发生。因为查理比我更聪明,他觉得某些事情生气情绪波动等会浪费时间。”

芒格也对大家说道:“我们相处很愉快。我们不管怎么做都可以和平相处。

伯克希尔的成功在于巴菲特和芒格两位老人坚守自己的能力圈,在安全边际内对优秀公司进行长期投资。

成功的投资一方面来自以上原则,一方面也要时间的积累,以拥有长长的坡道撮合复利的力量。

长寿是两位老人梦想的,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毋容置疑的是,价值投资者显然可以更长寿,较慢的生活节奏、优秀公司长期带来的成就,愉悦的心情,都是他们可以长期跳着舞步去上班的原因。

在此祝愿两位老人健康长寿。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