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如何面对世界的多维复杂性?
作者:青侨阳光 来源:雪球时间:2019-04-25 00:01: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一篇反思内省的旧文。

------

世界的多维复杂性,背后是因为世界作为极高维度的混合体,因为变量太多而不能有效简化为少数变量,这就带来强的“混沌体系”特性。或者有点像塔勒布说的“极端斯坦”的特性——世界并非总是正态分布,均值也不总是与中值相仿;更确切地说,正态分布的平均斯坦是偶然,非正态分布的极端斯坦才是常态。

如果我们是知识分子,如果我们生在了始皇“焚书坑儒”的年代,或者欧洲基督教全面统治社会生活的“黑暗中世纪”的年代,或者生在中国60-70年大浩劫的年代,我们可能对未来的预期从此一片灰暗;现实的黑暗如此沉重,以至于我们完全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能够拯救我们。

但现实是,独裁短命的秦朝之后中国反而进入了汉唐盛世、第一次登顶世界之巅;漫长的中世纪之后欧洲迎来了文艺复兴、引领了整个世界现代化框架;阴暗的时代过去之后中国开启了长达数十年的改革开放、再次迅速回归世界的中心……站在黑暗的深渊,我们是想象不出来光明会来自何方;甚至开始怀疑光明的存在,就像夜幕降临之后,感觉太阳不再可以升起——但光明终究是存在的,阳光也终将重照大地。

对称过来也是。如果我们生在那个蒸蒸日上、征战四方的盛汉巨唐,我们又如何想得到,后面会以这样的方式陨落。估计同样的困惑也发生在当年“日不落”的大英帝国,曾经也是拿着望远镜也看不到竞争对手。站在盛世的顶点,我们是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能摧毁帝国的辉煌。

2007年的时候,有一种错觉,感觉中国将无敌,像极了1990年前后的日本。而现在,又似乎对未来慢慢的悲观,迷惘中看不到前方。但谁晓得呢?也许特朗普的贸易战,反而刺激了中国更深层次的变革,反而带来了更美好的未来;也许对中国楼市的深深焦虑,反而不断转化成高层对科技对文化实力的追求和投入。

现实的这种复杂性,无处不在:比如国家推动科创板,看上去是利空新三板,因为会带来竞争分流;但谁晓得呢?说不定,科创板的设立让新三板的直接转板反而成为可能,新三板对早期科技企业的吸引力反而因此加强。

假设“世界的多维复杂性”代表了底层的现实,那对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或者说,这里的“解释认知”能否转化成更现实的“参考指导”?我们的理解,这里至少有2点:

1. 以“简”为基。更稳固的木本,而非草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如果我们关注的是表层的规律,我们会发现世界是如此地不可知;但如果我们关注的是底层的规律,我们会发现世界似乎又如此地一贯和简洁。

2. 与“变”相处。明白了世界表象的多维复杂与无常多变,也便“免疫”了高光时刻的狂妄、和至暗时刻的绝望。不管是老子的“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还是孙子的“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这里浓浓的弱者假设体系,是我们与“变”相处的最好态度。

在论语中,孔子引诗经表达自己观点“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里孔子的“战战兢兢”与孔子的入世态度有关,入世有更多的“强为”色彩,意味着离开了弱者体系的保护,战战兢兢是必要的;相比之下,老庄秉持的是出世的态度,更坚守弱者体系,所以才会有“逍遥游”那样的洒脱。孙子兵法也强调弱者体系,但依然开篇定调“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如果有一批经历漫长的时间淘汰撕碎后,公认的过往圣贤都在表达同一个观点,那它很可能是个根本的底层规律。孔子、老子、庄子,在与变化相处之中,都是深深的敬畏;这,可能也值得我们深刻的思考,让敬畏成为日常。

延伸开来,我们说的,投资有三重逻辑,产业长逻辑、业绩中逻辑、情绪短逻辑。所有的投资者希望的,都是三者的兼顾,但实践中必然会有所厚薄。比如有些投资者,他们可能更重视长逻辑,更关心业务本质;比如另一些投资者,他们可能更重视中逻辑,更关心业绩和股价的变化趋势。

旁观下来,

1. 但凡是非科班机构出身的投资做得还不错的,大多会选择长逻辑为主,这与特性有关;关注长逻辑,投资的是相对最稳固最确定的,会更轻松自由。

2.但回报率和回撤角度看,可能关注中逻辑更具吸引力;事实上,关注中逻辑也是市场的主流,但正因为是主流,竞争激烈,所以对信息的及时获取对买卖时点的判断等会更高,使得中逻辑的投资者有更强的“市场化倾向”,需要跑消息会比较累点,没有深度研究会更不安点。

3.基于情绪的投资,可能是回报率最好,仓位效率最高的;但相应的,它的竞争是最剧烈的,太多人希望自己能够将效率提高到最极致。因此,基于情绪逻辑而成功的注定是极少数投资者。是罕见现象,而不是普遍现象。

在武侠里,真正厉害的,都是“内力、招数都很强”,或者说“气宗、剑宗”兼具的集大成者。逻辑上说,投资上也应该如此,投资最厉害的,应该也是多维度平衡最好的人。

回归自己,坚持以“长逻辑”为主(投资标的),这是我们的根据地,不会变,是先胜的基础。现在是,将来也还会是我们研究的重点。---以简为基。

但如果我们希望打开更大舞台,可能需要在“招式”上有所突破;对我们来说,可能还得看,能否在对中逻辑(投资节奏)的把握、短逻辑(心理演绎)的理解上,有更进一步的突破。---心存敬畏,学会与变相处。

以简为基,与变相处。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