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不与市场比聪明,以静制动
作者:抱朴阿素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9-04-15 11:50: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原文摘录:

通常在我们买下一家企业时,其原来的经理人便早已在各自产业展现他们的长才,我们只要确定没有妨碍到他们即可,这点非常重要,如果我的工作是组织一支职业高尔夫球队,若尼克劳斯或阿诺帕玛愿意替我效力,我实在不必太费心去教他们如何挥桿。

……

我可以放手去扩展Berkshire的事业版图,我们看过许多企业规定一个主管只能管辖一定人数的人员,但这规定对我们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当你手下有一群正直又能干的人才,在帮你经营一项他们深具感情的事业时,你大可以同时管理一打以上这样的人,而且还行有余力打个盹,相反地,若他们存心要欺骗你、能力不够或是没有热情时,只要一个就够你操心的了,只要找对人,查理与我甚至可以同时管理比现在多一倍的经理人都没有问题。

 

抱朴阿素体会:

能够手下管理如此之多的企业,却不担心手下的管理层胡整,这确实是一个奇迹。中国的国企,大股东是没有具体对象的全民所有,体制问题导致管理层的信托责任普遍很差,赚了钱自己分,亏了钱国家担。中国的民企,信托责任强的职业经理人也少,老板往往事必躬亲。巴老对伯克希尔下属的公司经理人能够如此信任地让他们放手经营,我认为关键在三点:一是美国资本主义社会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国家法治有效,诚信体系健全,良好的商业道德环境已经形成,职业经理人的信托责任意识普遍较强,这是前提条件;二是巴老火眼金睛,善于识人,在判断管理层的诚信与能力、工作热情等方面确实一流;三是巴老独特的精神激励法。在每年的年报中,我们可以看到,巴老对其下属公司的经理人总是赞不绝口。而这些经理人多数都很富裕,不缺工资那点钱,但却需要成就感。巴老正是顺应了这种心理需求。在中国的上市公司投资,我认为私企由大股东直接经营的企业,管理要好些;国企管理层的素质不确定性很大。在中国,至少未来50年,要出现像巴老这样的“甩手掌柜”不容易。

 

原文摘录:

当状况好时,我是说找到经营得当、业绩蒸蒸日上但价值被低估的公司,你很有机会可以挥出大满贯的全垒打,不过可惜的是,目前我们根本找不到类似这样的标的,这不代表我们要预测股市未来的走势,事实上我们从来就不知道股市接下来到底是会涨还是会跌。不过我们确知的是贪婪与恐惧这两种传染病在股市投资世界里,会不断地上演,虽然发生的时点很难准确预测,而市场波动程度与状况一样不可捉摸,任何臆测终将徒劳无功,所以我们要做的事很简单,当众人都很贪婪时,尽量试著让自己觉得害怕;反之当众人感到害怕时,尽量让自己贪心一点。

 

抱朴阿素体会:

本段的最后一段话:别人贪婪时恐惧,别人恐惧时贪婪,许多人解读为巴菲特关于股票投资时机的选择标准。如果用市场高估低估作为时机选择的单一标准,则在2007年初中国股市3000点时就应当离开市场。但高估时还可以更高估,所以A股市场最后到达了6100点之上。在这个点位附近,我们可以看到,证券公司开车到社区,把老头老太太一批批拉到公司现场参观,现场开户,股民中股神频频涌现,这应当就是众人贪婪的最典型表现。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其中的风险又有几人能知?特别是当有人喊出了“万点不是梦”、“黄金十年”的口号时?所以判断市场的顶与底是最难的,理性的投资者很难指望在股市大泡沫阶段获利,而股市大泡泡的形成时期,往往是股市获利最丰厚的一段时期。如何处理这种左右为难的复杂局面?理性投资者可能在牛市半山腰就走了,趋势投资者可能在山背后某一位置离场,但也有投资者,比如林园,什么时候都满仓,但以持有非周期性股票为主。到底如何做才最合理?我的做法是:走中庸之路,兼容并包。

 

原文摘录:

 

我必须说,很不幸的是,股票的表现不可能永远超过公司本身的获利。反倒是股票频繁的交易成本与投资管理费用,将使得投资人所获得的报酬无可避免地远低于其所投资公司的本身获利,

 

抱朴阿素体会:

如果能够正确地评估一家公司的内在价值,那么我认为在股价未充分反映企业的内在价值之前,耐心持有是上策。那种与市场比聪明,企图利用波段操作获取更大利润的做法,我不认为有多少人能够具备这样高超的技能。所以我的做法是:以静制动。

 

原文摘录:

「现金流量」的观念,确实可以作为某些比如说不动产或是初期需要投入大量资本支出而后仅需负担少量维修的产业之上,具体的例子包含桥樑兴建或是某些蕴藏丰富的天然气油田等,但另一方面,「现金流量」却不能适用于某些零售、制造、採矿及公用事业之上,因为其必须持续投入的(c)项金额相当巨大,确实这些产业有时可以稍微忍住一两年不做重大的投资,但就五到十年长期间来看,它们就不得不这样做,否则企业的根基就会被侵蚀。

 

抱朴阿素体会:

自由现金流是对一家上市公司进行估值的重要数据。不同性质的企业,产生自由现金流的原因很不一样。有的企业,初期资本支出很大,自由现金流很小,但在大额资本支出完成后,未来的经营就不再需要多少资本支出。这样的企业,自由现金流的增长有保证。巴老在这里提了桥梁与油田的例子。但有的企业每过几年就需要投入较大的资本支出,才能维持企业的竞争力,对于这样的企业,自由现金流的增长就缺乏持续性,其内在价值必然要打折扣。所以,笔者以为,用自由现金流对企业估值,不能简单地看自由现金流数据,而要看企业所在行业的经营特性及企业发展所处的阶段。如此,才可能对企业未来自由现流的增长有一个合理的预期,对企业的估值才不会离谱。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