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复杂不等于能赚钱
作者:抱朴阿素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9-04-15 11:42: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原文摘录:

在有限的世界里,任何高成长的事物终将自我毁灭,若是成长的基础相对较小,则这项定律偶尔会被暂时打破,但是当基础膨胀到一定程度时,好戏就会结束,高成长终有一天会被自己所束缚。

抱朴阿素体会:

许多人把投资分为成长股投资与价值股投资,所谓成长股投资,就是指预期未来收益增长率比较高的投资。这种把一只股票的价值寄托在企业持续高成长之上的逻辑,我认为不怎么靠谱。巴老的这段话已经很清楚地表明:所谓的高成长,维持的时期不会太长,特别是当企业体量已经较大的时候。我认为,把投资收益寄托在企业未来内在价值的高成长上而不是现实的内在价值上,赌博的成分要大一些,容易导致高成长陷阱,特别是在企业规模已经较大的时候。

原文摘录:

NFM与波仙遵循的是相同的成功模式:

(1)商品种类齐全、应有尽有;

(2)营运成本极低;

(3)大量採购,进货成本低;

(4)毛利高但售价因销量压低;

(5)亲切的服务与家族式的管理。

抱朴阿素体会:

NFM即内布拉斯加傢具店,这家店的主要负责人是巴老极为欣赏的B太太,90多岁还坚持每天上班管理企业,算是个传奇人物。从内布拉斯加傢具店与波仙珠宝的赢利模式上,我们可以学到一家好的企业是如何赚钱的。国内有一些企业,比如国美、苏宁,多少都有一点这些特征。

 

原文摘录:

我所犯的第一个错误,当然就是买下Berkshire纺织的控制权,虽然我很清楚纺织这个产业没什么前景,却因为它的价格实在很便宜而受其所引诱,虽然在早期投资这样的股票确实让我获利颇丰,但在1965年投资Berkshire后,我就开始发现这终究不是个理想的投资模式。

 

你用800万美元买下一家清算价值达1,000万美元的公司,若你能马上把这家公司给处理掉,不管是出售或是清算都好,换算下来你的报酬可能会很可观,但是若这家公司要花上你十年的时间才有办法把它给处理掉,而在这之前你只能拿回一点点可怜的股利的话,相信我时间虽然是好公司的朋友,但却是烂公司最大的敌人。

 

我可以给各位另外一个个人经验,以合理的价格买下一家好公司要比用便宜的价格买下一家普通的公司来的好的多,像查理老早就明白这个道理,我的反应则比较慢,不过现在当我们投资公司或股票时,我们不但选择最好的公司,同时这些公司还要有好的经理人。

 

抱朴阿素体会:

巴老多次以Berkshire纺织的投资为例,说明以合理价格投资好企业要远强于以低价格投资普通企业。喜诗糖果是巴老经常提及的又一个遵循这一原则的成功例子。所以在投资上,企业质地是战略性的,价格是技术性的。我们不购买高估的股票,但也不能为了便宜而购买低劣的企业或者夕阳产业的企业,除非你想波段投机,当然投机与价值投资就无关了。        

 

原文摘录:

我们尽量做到迴避妖龙,而不是冒险去屠龙。

抱朴阿素体会:

在投资世界里,不是越复杂越赚钱。许多业务极其难懂的企业,能够理解固然可以展示你的聪明才智,但同样有许多业务极其简单的企业,做得好并不比那些业务难懂的企业赚钱少。我有时也看一些券商研究报告,发现一些报告对企业的剖析极其细致,所运用的分析方法很复杂,但其研究的结论未必比简单的PE、PB、ROE等更有效。所以对于难以理解的企业,我采取的是回避的态度,而不是迎难而上。固守自己的能力圈,不是丢人的事情。只要把自己能力圈里的一亩三分地种好,照样可以有大收获。                       

原文摘录:

我最意外的发现是企业一种看不到的巨大影响力,我们称之为"系统规范",在学校时没有人告诉我这种规范的存在,而我也不是一开始进入商业世界就知道有这回事,我以为任何正当、聪明有经验的经理人都会很自动的做这样的决策,但慢慢地我发现完全就不是这么一回事,相反的理性的态度在系统规范的影响下都会慢慢地变质。

举例来说(1)就好像是受牛顿第一运动定律所规范,任何一个组织机构都会抵抗对现有方向做任何的改变(2)就像拥有会有工作来填满所有的时间,企业的计画或购併案永远有足够的理由将资金耗尽(3)任何一个崇拜领导者的组织,不管有多离谱,他的追随者永远可以找到可以支持其理论的投资评估分析报告(4)同业的举动,不管是做扩张、购併或是订定经理人待遇等都会在无意间彼此模仿。是组织的动力而非腐败或愚蠢,误导他们走上这些路子,也因为我忽略了这种规律的力量,使我为这些所犯的错误付出高昂的代价,之后我便试图组织管理Berkshire,尽量让这种规律降低其影响程度,同时查理跟我也试著将我们的投资集中在对于这种问题有相当警觉的公司之上。

抱朴阿素体会:

对于巴老提出的系统规范,我最大的体会就是:企业领导人对任何决策不要轻易过早提出自己的看法,否则大家都会附和。投资由过于强势的一把手管控的企业,特别要警惕这种“系统规范”的影响。

原文摘录:

我们不会希望跟那些不具令人尊敬的特质为伍,不管他的公司有多吸引人都一样,我们永远不会靠著与坏人打交道而成功。

抱朴阿素体会:

如果企业管理层诚信缺失,品质恶劣,即使企业经营一时不错,长远来看,也不是一家值得投资的企业。这使我想到了目前市场上相互较劲比较激烈的加多宝与王老吉。加多宝老板因行贿受通缉逃跑,现在又与广州药业恶意竞争,目前加多宝在市场上明显占上风,但这样的企业如果上市,我会不会投资?考虑到企业领导人的人品,我可能会选择放弃。另一个相反的例子是福耀玻璃的老板曹旺德,一年几个亿的慈善捐款,获得了中国首善的称号。对于这样的企业,即使经营业绩不是特别优秀,我可能也会因为其管理层的人品好而考虑投资。


 

博主说明:经过近一年断断续续的阅读,终于把《巴菲特致股东的信》(1977—2012)全部读完了,并把自己认为比较精彩的段落摘录了下来。《巴菲特致股东的信》是巴菲特亲笔所写,最原汁原味地体现了巴菲特的投资思想,是学习巴菲特投资理念的第一手资料。在阅读过程中,有很多体会与感慨。全部读完后,看到这么多摘录出来的精彩内容,就萌发了一个想法:结合这个摘录,定期写一点体会,与网上的同仁分享,同时加深自己对巴菲特核心投资思想的认识。巴老的思想博大精深,自己的体会难免肤浅,如果能够得到网上高手的批判与反馈,则是本人的福分。本人拟按时间顺序,从1977年的摘录开始,一直写到2012年,一年为一篇。欢迎同仁批评指正。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