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成长投资”:硬币的另一面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9-07 14:02: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与价值投资相对的“成长投资”是指买入高市净率、高市盈率以及高红利率的股票。这种公司的规模可大可小,所属的行业不限,它可以是服务公司,也可以是制造商。投资的手法也不一定是“短平快”,有些投资者也会持股达数年之久。成长股很容易赢得股票分析师和投资者的青睐,但是在很长时间里,对“成长股”的定义却始终没有统一的认识,不同的说法甚多。

早先,彼得·伯恩斯坦(Petr L.Bernstein),一位作家、编辑和投资顾问,他在1956年的《哈佛商业评论》上是这样描述成长型股票的:“成长股的出现是一种偶然,是人们喜欢的投资种类。说来也奇怪,成长型股票竟然和成长型公司没有多大的联系,甚至毫不相关。也许,这样的分析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就是,‘成长股’这个词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们只能在事后才能分辨出哪一只是成长股——很简单,这种类型的股票价格应该是一路上扬。然而‘成长型公司’的概念却截然不同,它是指那些最富创造力和想象力的管理团队,并且公司的股票价格能够合理地反映投资者对公司未来盈利能力的估计。”很显然,伯恩斯坦认为“成长股”这个词毫无意义,因此不存在“成长股”,只有“成长型公司”。并且“成长型公司”由两个因素构成:管理团队与盈利能力。
  后来,在杰罗姆·科恩、爱德华·津巴格和阿瑟·塞克尔共同所著的《投资分析与资产组合管理》这本教科书中,成长型股票则被明确定义为“该公司的销售、利润和市场份额的发展速度超过总体经济的发展速度,同时也超过本行业的平均发展速度。”“成长型公司是具有爆发力、注重研发的公司,他们更愿意把赚来的利润进行再投资,而不是支付股利。尽管成长型公司的种类繁多,但是它们都有几个共同的重要特征。通常,在不断扩大的市场中,这类公司占有稳定的市场份额,它们的产品或服务独具特色,并且大多都是通过在市场某一方面抢占先机而获得高额利润的。”这个定义的内涵要比伯恩斯坦完整的多,基本上从公司的运营发展的角度来阐述。
    沃伦·肖(Warren Shaw),一位资产管理公司的前任首席执行官,他又认为“成长型”比较难以下定义,但是它却可以分为几种截然不同的类型。“比如,有一种投资策略叫‘咖啡罐’法,也就是所谓的长线投资,投资对象为那些杰出的、有特许经营权的企业,它们能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以超过平均水平的速度发展。这种投资方法要求投资者本身非常适合做长线投资,拥有足够的耐心,并且十分关注和喜爱长期的财富累积。”这是一种类似于沃伦·巴菲特价值投资的方法。第二种叫“在合理的价位上成长”的投资方法,这种投资方法要求投资者寻找被低估的成长型股票,但是它需要投资者对股价近期走势异常敏感,并且能够辨别出相对于公司发展速度售价较低的股票,或是市盈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的股票。第三种则是“动量策略”,它要求投资者能够识别出那些收益增长速度更快,盈利不断上升,更能给投资者带来惊喜的公司。使用这种方法关键在于果断介入短线。这里面采用第一种投资方法做得最好的当属乔治·米凯利斯(相关链接一生寻找“咖啡罐型股票”),而采用第三种投资方法做得最好的则当属福斯特·弗莱斯(Foster Friess)。

关于福斯特·弗莱斯,他是弗赖斯联合公司的创立者,由他管理的白兰地基金(Brandywine Fund)曾创造了几乎令人疯狂的业绩。自1985年创立之日起到1997年11月30日,白兰地基金的投资回报率竟高达710.2%,年均回报率为19.2%,远远超过了标准普尔500指数所达到的544.3%,年均回报率为16.9%。如果将10万美元投资到白兰地基金,12年后投资收益就能达到810 200美元,然而相同的投资额度以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回报率水平计算,同期收益仅为644 300美元。1997年2月,在美国《金钱》评出的前11佳基金中,白兰地基金荣登榜首。白兰地基金在1993年、1994年以及1996年都被《卓越理财》(SmartMoney)杂志评为“超级明星共同基金”。弗赖斯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是一个独具慧眼的“伯乐”。他选出潜力股,在其他投资者发现它们之前抢先买进,等到大家趋之若鹜的时候再将其高抛。他的投资原则主要有3条:1、不要投资于股票本身,而是要投资于某个公司。2、一旦持有某只股票,不要在乎它过去的表现,而要注重其未来发展趋势。3、如果另有一只股票比你现在手中的那些涨势更快、涨幅更大的话,就果断地卖掉手中的股票,买进更具潜力的那只。
    当然,像弗莱斯这样成功的激进型的成长股投资者为数不多。成长股毕竟有它的两面性。如果投资者预期每股收益能够达到水平,那么及早买进并长期持有,投资者确实能够获得由于公司收益能力的提高以及本益比(市盈率)扩大而带来的双重收益,这是成长投资的魔力所在。但是杰里米·西格尔在《长线法宝》中提醒说,因为“投资者往往把近期的盈利误认为成长期趋势,他们没有意识到市场是瞬息万变的。”所以,如果“收益增长速度的减缓(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会导致本益比缩水,股价大跌。”

无独有偶,本杰明·格雷厄姆很早也提醒要注意这种风险,在应用成长型投资策略之前一定要小心谨慎。“成长股不确定性太高,风险太大,对于防御型投资者来说很难驾驭。当然,如果你选择了正确的股票,适时买进,等它大涨还未下调之前及时出手,奇迹就会发生。然而,普通投资者要想创造这样的奇迹,那是比等天上掉馅饼还难的事。“

成长股当然好,那是因为它不断“成长”。但是成长股投资这枚“硬币”的另一面是,如果买入的价格不合适,收益就会低于股市的平均水平。特别注意的是,如果其他的投资者纷纷看好时,聪明的投资者就不该投资它们。理由是,和投资者的愿望相反,成长股往往跑不赢大盘。格雷厄姆指出,别说那些普通的投资者,就是那些资格最老、规模最大的公司,他们拥有众多金融分析家和专业机构研究人员,整天努力工作,最后的回报都很难令人信服。维森博格的权威著作《投资公司手册》中的研究数据可以说明这一点。维森博格以23种多样化增长基金、31种收入增长基金以及14种收入增长基金为三个组别,统计数据时间跨度为1954-1963十年,这三个组别无论是投资23种股票、31种股票,还是14种股票成长股的基金,其收益水平都没能达到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平均水平。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格雷厄姆认为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一是股价变化总是偶然的和随机的,甚至是不可预见的。而任何人试图去预见根本不可预见的东西,那么无论他多么聪明、多么周密,结果注定是没有效果的。二是许多股票分析师和投资者往往偏好成长股。他们通常认为,这样的股票最有发展前途,具有优秀的管理者、良好的经营业绩,所以即使股价高也照买不误。理论上这种做法合乎逻辑,因为无论是股票的价值还是价格都会无限增长,但是在实践中,即使最好的股票也不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高增长。因此如果投资者买的时机不对,原来的美好设想就会落空。格雷厄姆承认,这两种解释或许不能说明问题。但是他奉劝投资者在购买成长股时千万不要小看其他股票,否则他只能从过低的股价中获得投资收益了。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