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我只希望像凯恩斯那样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9-05 09:51: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自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我买了几只股票以来,我总认为这几笔买卖是很划算的。虽然现在已经半年了,但是我却没有准备出手的打算。最近我查看了我股票账户市值,最多的一只重仓股涨幅41%,而最少的一只22%。与大盘指数今年上涨的幅度相比,似乎跑输了大盘。但是,我没有沮丧,我为什么要去理会大盘?毕竟我买的是股票,而非大盘。而且,大盘指数与我的股票市值,这两者谁更值得相信?毫无疑问,我更相信我的股票市值。当然,我的一些朋友要比我出色多了,因为他们今年以来有的收益已经100%,甚至200%了,不过,我总是在想,这肯定不是我的长项。因为如果我要学习“投机”,我肯定不会去做赌徒和不计后果的冒险者,但是真正的“投机”又很难学。据说真正的“投机”有三件事必不可少:

首先,必须获得关于某种形势或某个问题的事实;

其次,必须就这些事实所预兆的前景形成判断;

其三,必须及时行动——免得为时已晚,再行动已于事无补。

估计这三件事中我没有一件能够做得好,所以我只能放弃。

既然我的这几笔买卖很划算,我就应当坚守下去。我们似乎都从未经历过“经济萧条”,但是我知道,当经济逐渐从萧条中摆脱出来的时候,就会有绝好的赚钱机会。那些金融大师和产业巨头往往就是在此时悄悄收购一些资产的股份,然后静候经济繁荣时期的到来,这种做法常常让他们得以成功,这一点对我们来说并非难以做到。或许你要说,我们没有那样的财力,但是财力有限并不意味我们就不能去做同样的事。

过去我也曾指望能够一夜暴富,然而经过这几年的“锤炼”,如今的我更愿意让我的市值依靠复利增长。培根说:“通过正当的手段和靠劳动所获得的财富,步伐是缓慢的。”所以真正的投资大师几乎没有一夜暴富的。约翰·梅内德·凯恩斯的切斯特基金18年的平均收益仅13.2%,约翰·坦普顿的坦普顿基金50年平均14%,约翰·奈夫的先锋温莎基金31年平均13.8%,查尔士·布兰帝的全球权益基金23年平均16.16%,比尔·罗纳的红杉基金25年19.6%。即使是大名鼎鼎的沃伦·巴菲特也不过20%。乔治·索罗斯可以算得上最好了,然而他的基金管理公司也才28.6%。而如今我只有半年不到的时间,竟然收益在27%以上,我确实有些惶惶然了,因为我决不至于比这些大师聪明。

凯恩斯以13.2%的速度增长,就获得累计932%的收益,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在1928年将10万美元交给凯恩斯管理,到1945年“连本带利”就可以取回90多万美元,这也是一笔非常不错的生意。积累财富要靠复利。爱因斯坦说过:“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是复利”。据说凯恩斯逝世时留下的遗产大约50万英镑,不要小看这个数字,50万英镑大致相当于目前的1000万美元,于是凯恩斯就成为有史以来最富有的西方经济学家之一。因此,我如果能够做到像凯恩斯那样,就心满意足了。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