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弗洛伊德是通向百万的道路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8-09 15:55: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假如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也去投资,我深信他一定也是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因为他对人性有着非凡的穿透力,而成功的投资者往往就在于洞悉并利用了人性的弱点。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其研究的对象都是失常的人,例如变态行为、双重人格等问题;其研究的内容则是探讨潜意识、情欲、动机等更深一层的领域,所以有人又把精神分析学称为深蕴心理学。尤其是弗洛伊德后期的重要思想,特别值得关注。后期的弗洛伊德认为,每个人的身上有一种趋向毁灭和侵略的本能动力。冲动起初是朝着我们自己本身而发的。这个死亡的本能设法要使个人走向死亡,因为那里才有真正的平静。只有在死亡——这个最后的休息里,个人才有希望完全解除紧张和挣扎。生命由无机物演化而成,人从黑暗、温暖而平静的子宫而来。睡眠与死亡的境界与人所来自的地方条件相似,所以生命一旦开始,一种意欲返回无机状态的倾向随之而生,这就是死亡本能的来源。平常所谓的攻击驱力,可以说就是死亡本能的衍生物,只不过只将毁灭的对象从自身转移到他人而已。当指向外界的攻击驱力因受到障碍而无法满足时,便会转向攻击自己,例如自杀,以图自我毁灭。按通俗一点就是为了“找死”,而按理论的说法则是渴望从有机物状态回到无机状态。为此,弗洛伊德引用斯歌波乔尔(Schopchauer)的话断言道:“所有生命的目标都是死亡”。死亡本能,或有时也被称为死亡意愿,最重要的派生物是攻击。根据弗洛伊德的观点,攻击是指向外部对象而不是指向自身的一种自我毁灭的需要;弗洛伊德认为,残酷、自杀、谋杀以及攻击都是死亡本能驱使的。因为死亡本能的揭示,弗洛伊德把精神分析的注意力转向了自我、自恋、施虐受虐、以及强迫性重复等等,这些都是死亡本能揭示后的产物。

当我阅读到迈克尔·W·卡沃尔的《真正的海龟交易者——传奇,传授和传承》时,我注意到了理查德·丹尼斯的独特观点。丹尼斯认为交易者有一种“自毁”的倾向,因此他知道战胜自我的重点是把能量聚焦在何处,当他说,“我认为搞懂弗洛伊德如何理解死亡意愿(即死亡本能)比搞懂米尔顿·弗里德曼如何理解赤字重要的多。如果你下班后与在华尔街银行工作,年收入50万美元的著名交易者谈话,你会发现很少有人认为弗洛伊德是通向百万的道路。”时,我觉得丹尼斯的这种观点这很有见地。关于丹尼斯,这是一位芝加哥的交易者,一个比较反传统的人。据说他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从一无所知到掌握知识,但是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学习的。1983年,37岁的他已经用几百美元赚了几亿美元。在15年的时间内,丹尼斯没有接受任何人的训练或指导,他自己独立研究交易。如果他喜欢一笔交易,他就能从这笔交易中得到巨大回报。这一些在文章中都有生动的描述。

人确实很难客观地认知自己和世界,由于这种认知过程的困难程度超乎我们的想像,人宁愿把生命托付给本质上虚幻的东西,以便获得片刻的安宁,从而直接导致了以下行为的发生:比如,坚持固有的思维模式,拒绝改变和更新;总是偏于乐观的估计自己的能力范围,经常过度耗费有限资源;需要自我永远正确,很容易为了补救失误而落入不断追加投入的陷阱;喜欢通过控制和规划,以貌似合理的方式自我验证,来掩饰对未知的恐惧;缺乏全面而客观认识事物的能力,直接导致了想走捷径的鲁莽心态以及缺少标竿的现实还使从众跟风的愚蠢行为大行其道等等。这些行为表现在投资者身上,便是个体的认知障碍;表现在一个企业之上,则是团体的意识混乱。事实上,或许没有人或者团体可以完全避免这些缺陷,有的只是程度和方式上的区别。人是自大的、狂妄的,又是短视的、盲从的。人的私欲搅动着内心,总是盯着眼前那么一点。往往精于计算,却耽于思考。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着曾经犯过的错误——这就是“强迫性重复”了。如果不能时刻返身、回望自我,那么终将被自我吞噬,这又相当于“自杀”了。反过来,那些真正能够看出世界的某些秩序、洞悉人性的人,就将拥有巨大的优势。

沃伦·巴菲特总是寻找优秀的管理者,因为他知道同那些精神状态正常的人共事的必要性。通过几十年的实践,巴菲特揭示了什么是正常的精神状态,以及如何发现正常的精神状态。当然他也知道改变那些用错误材料造就的人的行为是何其的困难。因此,他发现了如何吸引一个人加盟伯克希尔,又如何劝阻另一个人加盟伯克希尔。巴菲特认为他所处的这个世界并不为他的意志所左右,而那些只听命于那些为抓住必定将出现,但难以预料的机遇而提前做好准备的人。资本市场会提供无数次犯错误的机会,但是无论过去或现在,巴菲特总是从那些他确确实实犯下的错误中吸取教训。这些都在他公司的年报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但是,我们却不是这样。举例来说,当价格合适时就应该疯狂投资,价格不合适时则应该袖手旁观,如果在两种情形之间则应该什么都不做。然而我们总是不分时机、不计成本地疯狂交易,在任何时候都保持满仓。上一次已经发生过这个错误,下一次却依然强迫性地重复再犯——一种强烈的“自毁”倾向,却从未思考如何改变之。当然,如果我们能在人性的弱点明显暴露出来的时候,重新调整自己的思想,抛弃自己虚幻能力的心理,那又是另一个境界了。弗洛伊德说过:“心理分析提醒我们要放弃那些没有结果的命运因素,并教会我们要经常去发现神经官能症的原因。”

弗洛伊德既然能如此清晰地思考问题,那么如果他也去投资的话,我想,成功就是大概率并且是唾手可得的事情了。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