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卡拉曼:格雷厄姆和多德的建议永不过时
作者:价值投资之道 来源:未知时间:2018-07-10 16:37: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当其他基金经理人在金融市场崩溃中挣扎求存的时候,杰出的价值投资者,位于波士顿的包普斯特财务管理集团的总裁塞思·卡拉曼(82届MBA),却在谨慎地寻找买入的机会。坐拥着像山一样的现金(包普斯特140亿美元资产的40%至50%为现金)和资产耐心等待了好几年后,包普斯特在最近将一半的储存现金用于投资。看起来,困境中的企业的出售给卡拉曼带来了极佳的便宜投资机会。

当卡拉曼刚刚从哈佛商学院(HBS)毕业时,比尔·普乌(Bill Poorvu)副教授邀请他帮助管理新成立的有2,700万美元资产的包普斯特基金,卡拉曼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尽管开始时的年薪只有区区3.5万美元,但这是一份值得投入一生的工作。在26年里,包普斯特获得了令人羡慕的20%的年复合回报,这使卡拉曼荣登《阿尔法》(Alpha)杂志对冲基金名人榜。这只基金也从最初的3名员工成长为现在的100名员工。

卡拉曼是一个极好的团队工作者,他很少呆在自己的私人办公室里,而是坐在交易桌旁和研究投资决定的分析师们一起工作。卡拉曼并不是一个只知道工作的工作狂,他在他的家庭和工作以外都投入了很多时间。在他的三个孩子成长的时候,卡拉曼曾是他女儿的足球队教练,还参加过他儿子的朗诵会。他也深深地涉入很多慈善事业。卡拉曼最近还抽出时间和我们讨论投资、信用危机以及他的慈善事业。

当您在25岁时加入包普斯特时,您有没有已经认为自己是价值投资者?

是的。在我大学三年级和刚毕业时,我为共同股份基金(Mutual Shares Corporation)工作,那家基金由一位很了不起的绅士管理,他叫马克斯·海涅(Max Heine)。我学到了很多关于价值投资方面的东西。我发现价值投资能力是天生的,有的人就是没有耐心和自律去进行价值投资,而有人就能够。我认为这是基因因素造成的。

您的投资风格有没有发生过摇摆呢?

从来没有。

是什么给了你决心让你对其他投资方法说不呢?

有好几方面:第一,价值投资是最富智慧的,基本上就是在买便宜货,而且所有的研究都证明价值投资有效,它很有吸引力。第二,因为追捧成长性、追捧高价股票的人们,其实是在用溢价买入东西,所以他们都难免会遭受损失。他们会被有更多耐心、更自律的人们击败。第三,概括地说,在现实生活中,你可以看到价格明显偏离价值的情况,不少被市场无视、忽视或讨厌的公司其实并不比同行业的其他公司差。随着时间的流逝,打折扣的价格会被纠正,持有这样的股票就好像顺风扬帆一样舒畅。

您有没有为自己设定年回报目标?

我们认为设定回报目标是愚蠢的,回报和风险有一定的关系,虽然有时候市场会不正常,但是我们总是能够冒很小的风险得到很高的回报。我的看法是,你可以设定风险与回报的目标。所以你可以说,我会把目标设定为非常安全的6%,我会把目标设定为12%的风险,或者我会把目标设定为20%的大风险,要知道20%的风险可能意味着资本缩水20%的情况出现。我们认为设定回报目标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

您是首版于1934年的,本杰明·格雷厄姆和大卫·多德所著的投资圣经——《证券分析》最新版的主编。在75年之后,这两位大师的建议仍然适用吗?

现在,在世界金融的混乱和萧条中,在我们可能再次体验某种严重的经济低迷的时候,他们的建议依然适用,而且自1934年以来,再没有其他什么时间段比现在更加适用。格雷厄姆和多德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们的建议永不过时。这本书不仅仅关于投资,也关于怎样思考投资。书里不但教你应该思考什么问题,而且讨论了市场中的很多人性弱点。

看现在的信贷市场崩溃,您认为我们是不是已经在避免格雷厄姆和多德指出的弱点的道路上有了很大的进步呢?

不。事实是,人们总是希望相信这一次和以前不一样。世界不同了,他们想象他们可以远离风险,认为风险溢价是零。认为我们能够克服人类天性的想法是荒谬的。我们的资本主义系统这样运作的原因是:资本主义系统具有周期,而且周期会自我矫正,假如上涨过高,最后免不了会下降。

证券化资产的问题是一个定时炸弹吗?

证券化产品是很了不起的发明,对人们有巨大的吸引力。为什么说它了不起呢?因为实际上几乎所有人都被卷入了。证券化的理念就是经济和世界只会向上走不会下降。假如除了繁荣还是繁荣,那么证券化就是极好的发明。但是,证券化在给了你混合化和多元化的同时,也带来了透明度缺乏的问题。所以假如你处在我们现在的环境,证券化的资产给你造成的损失实际上大于直接持有贷款带来的损失。

有一个问题现在还是没有人回答,那些在华尔街经营大企业的最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这些产品有毒,最后居然因为这些产品而惨遭损失?

作为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对造成当前的信贷市场危机有没有责任?

到目前为止,格林斯潘似乎还是没有意识到他在影响市场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作为美联储主席,他在几年前建议人们参加浮动利率按揭贷款,他怂恿并帮助了住宅市场的过度上涨。当他说市场中存在非理性繁荣时(1996年),他基本上是正确的。即使不改变利率,他也有足够多的方法可以阻止这非理性繁荣,例如,他可以提高保证金要求等等。但是他却袖手旁观,还采用了最愚蠢的意见,认为应该允许泡沫继续,美联储能够稍后再收拾残局。其实这样做的效果是致使后来的泡沫进一步膨胀,最著名的一个泡沫就是因为申请贷款来得太容易而导致的住宅泡沫。他没有意识到这是他的鼓励措施造成的后果,他的无所作为造成了我们今天的悲惨境地。虽然这不完全是他的错,但是我认为他要负最大的责任。

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和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70届MBA)在金融危机中是怎样做的呢?

他们处理的方法难以想象地笨拙。不过假如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处在他们的境地,我们也会做类似的事情。现在的问题是昨天的政府行为造成的,今天的政府行为又将会在明天造成问题。

教训是,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以使未来不需要政府干涉,因为我们知道政府干涉带来了极其危险的影响并产生了巨大的道德风险。伯南克和保尔森必须认识到,假如我们在情况不妙的时候干涉市场,那么我们也得在氛围很热烈的时候干涉,在宴会该结束却未结束的时候把酒杯拿走。单向的干涉甚至比萧条更危险。这会导致更大的过度繁荣,下一次救援行动的规模将不得不更大。

7,000亿美元联邦救援计划,买进银行的有毒住房抵押贷款证券,是不是正确的方法呢?

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你知不知道你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救援对房价下降问题几乎不起作用。假如政府真的希望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应该向银行提供资本,使银行能够安全地发放贷款,这才是关键。向美国的银行注入2,500亿美元将会是这个方向上的一大进步。

您是怎样进行慈善事业的呢?

我信奉回馈社会,因为我们都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责任。

我拥有的远远超过我的需要,也超过我的家庭将来的需要。我现在工作纯粹是为了慈善事业,所以我做的一切都是关于回馈社会的。事实上,包普斯特现在只接受教育善款和基金客户的投资。我们认为我们帮助这些机构比帮助个人能更有效地回馈世界。对我和这个企业的所有合伙人来说,这个决定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在现在极其困难的金融环境中,我认为慈善事业将会受到巨大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有能力的人应该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提供帮助的原因。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刘加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