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罗伯特·阿诺德:建立一个永远依靠的投资组合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6-27 09:59:00

  有人问,罗伯特·阿诺德是谁?罗伯特·阿诺德(Robert Arnott)是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的创始者,美国锐联资产管理公司主席,曾在2006年被美国《理财杂志(Smart Money》评为与沃伦·巴菲特齐名的本世纪最有影响力的30人之一。但是在中国他却并不为投资者所熟悉。

   阿诺德在经过长期潜心的研究后于2005年4月在美国金融分析期刊(Financial Analysts Journal)发表了《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一文,率先提出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这个策略抛弃了由股票价格定义的公司市值,以公司的账面值、营业额、现金流和分红等最能反映公司经营和盈利能力的指标,计算公司的基本面价值并构造指数进行投资,从而有效地降低股票价格偏离公司价值对投资收益带来的负面影响。巴菲特的神话很难复制,而阿诺德提出的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将其强大的理论基础和清晰的投资理念以指数化形式表现出来,可以被投资者以投资基本面指数基金的形式轻易采用,所以仅仅短短的4年间,阿诺德倡导的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已经在全球主要市场中迅速生根。截至2009年,以基本面指数为投资策略的ETF和指数基金达到了70只;在机构投资领域,国际上众多的知名养老年金机构,如美国最大的养老金加州养老基金等都早已采纳基本面指数方法管理资产,全球内采用基本面指数策略管理的资产规模已超过300亿美元。

    1993年,阿诺德曾和他的合伙人罗伯特·杰弗瑞(Robert Jeffrey)曾在著名的《投资组合管理》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你的业绩是否好到足够交纳税款?》的文章。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后立即引起投资界的广泛讨论。当时,阿诺德发现,一些共同基金的年终业绩表现非常出色,但是在付完资本增值税后,其税后净收益还赶不上平均水平。很显然,除了免税账号以外,税收是投资者面临的最大支出之一——比经纪佣金高,而且经常高于运作基金的成本比例。“这是坏消息。”他们说。但是,他们写道,“是有一些交易战略,可以把这些被忽略的税收问题降到最小。” 

   对此罗伯特·海格卓姆在《巴菲特的新主张》中认为,这项关键的战略实际上涉及另外一种常识性观念。但是这种观念却常常得不到正确的评价:未实现的收益的巨大价值。海格卓姆解释说,当一只股票的价格上涨却没有被出售,这个上升的价值就是未实现的收益。除非股票被出售,否则不会征收资本增值税。如果你把收益放在适当的地方,你的资金将会更快更强地实现增值。

   但是投资者却经常低估这种未实现的收益的巨大价值——这就是被巴菲特称之为“来自国库的无息贷款”。为了使他的观点更明了,巴菲特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你购买了1美元的投资,这项投资每年翻一番,结果会怎样呢?如果你在第一年末卖掉这笔投资,你会获得这1.66美元再投资。到年末,价值又翻了一番。如果这项投资每年都翻一番,而你总是卖出、付税,把投资与收益之和再投资。到第20年年末,你的税后净收益将是2.52万美元,而税赋却高达1.3万美元。但是如果假设另一种情况,你购买1美元的投资,这项投资每年翻一番,而你一直持有这项投资20年,从来都不出售,到第20年年末的时候,你将获得69.2万美元的税后收益,而税款为35.6万美元。

   海格卓姆说,冷静地看这些数字,就会清楚两点:第一,如果你不是每年都兑现你的收益,而是让资金自己增值,你最终会获得更高的利润;第二,到第20年年末,你付的一笔总的税款会让你目瞪口呆。这大概是人们本能地更倾向于每年都把收益转化,并因此控制住税赋的一个原因。他们没有考虑到收益上存在着真正可怕的差异,而他们也没有得到这些差异收益。

   阿诺德-杰弗瑞的研究结论是,要获得高的税后收益,投资者应该把他们的投资组合的转手率控制在0到20%之间。哪种战略本身能最好地降低转手率呢?一种是消极的、低转手率的指数基金——这与巴菲特先后八次推荐指数基金的建议相同,另一种是集中投资。“听起来好像是婚前建议,”阿诺德和杰弗瑞说,“也就是说,尽量建立一个你可以永远、永远依靠的投资组合。”  

有人问,罗伯特·阿诺德是谁?罗伯特·阿诺德(Robert Arnott)是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的创始者,美国锐联资产管理公司主席,曾在2006年被美国《理财杂志(Smart Money》评为与沃伦·巴菲特齐名的本世纪最有影响力的30人之一。但是在中国他却并不为投资者所熟悉。

阿诺德在经过长期潜心的研究后于2005年4月在美国金融分析期刊(Financial Analysts Journal)发表了《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一文,率先提出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这个策略抛弃了由股票价格定义的公司市值,以公司的账面值、营业额、现金流和分红等最能反映公司经营和盈利能力的指标,计算公司的基本面价值并构造指数进行投资,从而有效地降低股票价格偏离公司价值对投资收益带来的负面影响。巴菲特的神话很难复制,而阿诺德提出的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将其强大的理论基础和清晰的投资理念以指数化形式表现出来,可以被投资者以投资基本面指数基金的形式轻易采用,所以仅仅短短的4年间,阿诺德倡导的基本面指数投资策略已经在全球主要市场中迅速生根。截至2009年,以基本面指数为投资策略的ETF和指数基金达到了70只;在机构投资领域,国际上众多的知名养老年金机构,如美国最大的养老金加州养老基金等都早已采纳基本面指数方法管理资产,全球内采用基本面指数策略管理的资产规模已超过300亿美元。

1993年,阿诺德曾和他的合伙人罗伯特·杰弗瑞(Robert Jeffrey)曾在著名的《投资组合管理》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你的业绩是否好到足够交纳税款?》的文章。这篇文章一经发表后立即引起投资界的广泛讨论。当时,阿诺德发现,一些共同基金的年终业绩表现非常出色,但是在付完资本增值税后,其税后净收益还赶不上平均水平。很显然,除了免税账号以外,税收是投资者面临的最大支出之一——比经纪佣金高,而且经常高于运作基金的成本比例。“这是坏消息。”他们说。但是,他们写道,“是有一些交易战略,可以把这些被忽略的税收问题降到最小。” 

对此罗伯特·海格卓姆在《巴菲特的新主张》中认为,这项关键的战略实际上涉及另外一种常识性观念。但是这种观念却常常得不到正确的评价:未实现的收益的巨大价值。海格卓姆解释说,当一只股票的价格上涨却没有被出售,这个上升的价值就是未实现的收益。除非股票被出售,否则不会征收资本增值税。如果你把收益放在适当的地方,你的资金将会更快更强地实现增值。

但是投资者却经常低估这种未实现的收益的巨大价值——这就是被巴菲特称之为“来自国库的无息贷款”。为了使他的观点更明了,巴菲特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你购买了1美元的投资,这项投资每年翻一番,结果会怎样呢?如果你在第一年末卖掉这笔投资,你会获得这1.66美元再投资。到年末,价值又翻了一番。如果这项投资每年都翻一番,而你总是卖出、付税,把投资与收益之和再投资。到第20年年末,你的税后净收益将是2.52万美元,而税赋却高达1.3万美元。但是如果假设另一种情况,你购买1美元的投资,这项投资每年翻一番,而你一直持有这项投资20年,从来都不出售,到第20年年末的时候,你将获得69.2万美元的税后收益,而税款为35.6万美元。

海格卓姆说,冷静地看这些数字,就会清楚两点:第一,如果你不是每年都兑现你的收益,而是让资金自己增值,你最终会获得更高的利润;第二,到第20年年末,你付的一笔总的税款会让你目瞪口呆。这大概是人们本能地更倾向于每年都把收益转化,并因此控制住税赋的一个原因。他们没有考虑到收益上存在着真正可怕的差异,而他们也没有得到这些差异收益。

阿诺德-杰弗瑞的研究结论是,要获得高的税后收益,投资者应该把他们的投资组合的转手率控制在0到20%之间。哪种战略本身能最好地降低转手率呢?一种是消极的、低转手率的指数基金——这与巴菲特先后八次推荐指数基金的建议相同,另一种是集中投资。“听起来好像是婚前建议,”阿诺德和杰弗瑞说,“也就是说,尽量建立一个你可以永远、永远依靠的投资组合。”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