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我喜爱的财经作家:罗伯特·汉格斯特龙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6-07 10:01:00

罗伯特·汉格斯特龙(Robert G. Hagstrom, JR.),莱格·梅森价值信托副总裁兼总经理。以研究沃伦·巴菲特的投资哲学而著称。从严格的意义上是说,汉格斯特龙不是财经作家,而是投资家与理论家,但由于他的著述颇丰,并且其中著述还被一再列为畅销书,因此我还是将其看为财经作家。到目前为止,汉格斯特龙总共写了五本书,其中只有一本尚未有中译本。有意思的是,在中译本中,“哈格斯特龙”这个中文译名从未统一过,有译成“海格士多姆”的,有译成“哈格斯特朗”的,还有译成“海格卓姆”的,我觉得根据其发音特点,还是应该译成“汉格斯特龙”。


《沃伦·巴菲特之路》(1995)。汉格斯特龙在这本书中通过实例精辟而又详尽地描述了贯穿巴菲特投资生涯的投资哲学、投资策略、公司分析和估价技术,展示了巴菲特投资决策过程中令人神往的所谓“秘密”,揭示了看似简单又极其深刻的投资原则:注重股票的内在价值,重视企业的盈利能力,买进市值低于其内在价值的股票,然后长期持有,同时不理会市场噪音,不理会市场变化,也不担心短期的股价波动。彼得·林奇为这本书写了精彩的序言,《纽约时报》则将其列为最佳畅销书。《福布斯》杂志认为,“此书是迄今为止最重要的股票投资杰作,它非常清晰地向人们解开了最伟大的投资家巴菲特那无人匹敌的投资业绩的奥秘”。这本书的中译本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沃伦·巴菲特的投资组合: 掌握集中投资战略的秘诀》(1999)。汉格斯特龙在这本书中用浅显易懂的语言介绍了集中投资的理论基础、知识构架、选股工具及其应用。通常我们都以为能够取得高于平均的收益在于选股,而实际上,正如作者所说的,取得高于平均的收益绝非仅仅是选股的问题,也是你如何构建你的投资组合的问题。其中有我最喜欢的一句话:选择少数几种可以在长期拉锯战中产生高于平均收益的股票,将你的大部分资本集中在这些股票上,不管股市短期跌升,坚持持股,稳中取胜。这本书是《沃伦·巴菲特之路》的姊妹篇,《沃伦·巴菲特之路》提供了英明选择普通股的工具,而《巴菲特的投资组合》则教我们如何将这些股票组合起来并为管理它们提供了知识框架。查理·芒格先生将这本书列为他的荐书清单。这本书的中译本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从牛顿、达尔文到巴菲特:投资的格栅理论》(2000)。这本书与汉格斯特龙的同事迈克尔·莫布森的《魔鬼投资学》可谓投资格栅理论的代表作,两者互为补充,相得益彰。在这本吸引人的、具有挑战性的书中,作者为我们勾勒出以两个成功的投资家查理·芒格与比尔·米勒的理论为基础的新投资思想,介绍了各学科的基础概念及相关学科中著名科学家的重要著述,包括生物学、物理学、社会学、心理学、哲学和文学,然后将这些理论应用到投资和股市上去。这是一本我最喜欢阅读的书,我深信它将使投资者获得全新的思考方式,有助于投资者正确思考和独立思考,进而聪明地投资。

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过中译本,翻译的水平尚可,只是其中有很多常识性的翻译错误,这些错误主要体现在许多人名上,比如将哥白尼译成尼古拉斯·考波尼可斯,将笛卡尔译成瑞尼·德斯卡特斯,将马克思译成马克斯,还有将勒庞的《乌合之众》译成《人群》等等,让人一头雾水,这是没有按照约定俗成的译法。相对于中国青年出版社的版本就好得多,只是中国青年出版社又将这本书的书名改为《股票投资的大智慧》,反而显得俗了,不如《从牛顿、达尔文到巴菲特:投资的格栅理论》来得精彩。


《巴菲特的新主张——股神眼中的新经济及其独特的投资技巧》(2001)。汉格斯特龙在这本书中为我们展示了投资大师们的经典理论,其中大部分都来自沃伦·巴菲特。不仅抓住了巴菲特、格雷厄姆和费舍尔等投资巨头的核心思想,而且清楚透彻地阐述了他们投资技巧的理论基础。正如巴菲特所说,投资不是简单地购买股票的活动,而是一个理解企业商业模式和内在价值的过程。作者成功地证明了任何投资都可以因应用巴菲特的理论而获得成功。当人们在讨论新经济是否应该需要新的投资规则时,也要牢记巴菲特的投资原理。这本书不仅是对巴菲特投资智慧的总结和提炼,也是投资理论与实践的很好教程。有人说,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投资图书馆”。没有看过《沃伦·巴菲特之路》和《沃伦·巴菲特的投资组合》的人可以看这本,因为这本书可以算得上是前两本书内容的合集。这本书的中译本由海南出版社出版。


因为汉格斯特龙很喜欢柯南·道尔的侦探小说,因此他别出心裁,写有一本名为《侦探和投资人》(The Detective and The Investor)的书。汉格斯特龙将侦探技巧与投资判断结合起来,创造性地将福尔摩斯说过的“理想的侦探拥有三项特质:观察力、推理力和知识”运用于投资领域,认为这三点也是长期投资者应有的品质。因为一位优秀侦探分析证据和破解谜团的过程,就是投资者在分析企业、评估价值时所应该使用的。实际上不管是像巴菲特那样重视价值,还是像菲利普·费雪那样重视成长,抑或像彼得·林奇那样重视周围环境的细节,侦探的推理技巧都可能有很大的用处。但是让人遗憾的是,这本书目前尚未有中译本。

著名的投资者莫尼什·帕波莱对于汉格斯特龙的书是全部给予推荐。


最后,附带说一说汉格斯特龙的投资业绩问题。汉格斯特龙博学、多才,深得价值投资的精髓。他任职的莱格·梅森价值信托曾经连续15年打败标准普尔500指数,但是有人检视汉格斯特龙管理的成长信托基金(Growth Trust)的表现,发现竟然是“业绩平平”,尤其是2008年,回报是-7.82%,一年、三年和五年分别是-6.47%、5.16%和7.96%,据说比同业水准还要差一些。这似乎又一次印证了约翰·伯格先生所说的价值投资是“次优”的说法。实际上自2003年以后,根据塞思·卡拉曼在他的公司包普斯特基金2003年报告中的说法是,当时“上涨的潮水几乎抬高了所有的船只”,市场上已经少有新的便宜货出现。尤其是标准普尔指数从2007年10月登顶后的12多月里下跌了42%,仅仅在2008年10月的头7个交易日就下跌了22%。即使是卡拉曼的基金也遭遇了“一些损失”。理性的投资者对于“牛市”总是保持高度警觉,正如卡拉曼所说的,价值投资的目标并非跑赢牛市,只有在熊市中坚守价值投资的纪律才至关重要,那么汉格斯特龙的日趋保守是显而易见的。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在混乱的市场环境中经常遭遇尴尬的境地,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乔尔·格林布雷特教授曾这样指出,依靠价值投资这个简单方式长时间生存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据此我并不以为汉格斯特龙“没有什么投资风格”,相反,他是很有投资风格的,因为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