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学谁都不易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5-16 09:59: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乌龟最终能够战胜兔子是持续努力的结果,因此聪明的投资者大都愿意有效地学习,从而改善其投资技巧。但是有一个问题:向谁学,学什么。有的人说,向彼得·林奇学,他的方法容易;有的人说,向约翰·内夫学,他的方法简单。当然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有更多的人更愿意向沃伦·巴菲特学。不过,事实上无论向谁学,其实都不易。

如果向彼得·林奇学,那么就应该彻底了解公司业务及其管理状况,而这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除了必要的知识外,还需要有高层次的个人品质。彼得·林奇认为,这是最重要的问题。在他看来,好的品质应该包括耐心、自立、判断力、容忍痛苦、开放的胸襟、超脱、毅力、谦逊、灵活、愿意独立研究、愿意承认错误、超脱恐慌.......能够在信息不完全或不完善的情况下做出决定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华尔街的事情不可能是明确的,往往是当人们意识到获利机会时已经为时已晚,所以要求有完整的信息支持的科学思维方法在这里行不通。最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克服人性的弱点和经得住“肺腑感觉”的诱惑。想想看,这一连串的优秀品质,有多少人能够宣称自己已经完全具备了。我想即便是彼得·林奇本人,也可能达不到他自己设定的理想标准。当然,我们可以通过不断的努力,使自己没有完善的品质得以日趋完善。至于彼得·林奇自己,他的理念是不断吸取教训,重新振作,争取下次做得更好。

如果向约翰·内夫学,那么对分析也同样有很高的要求。像会计、财务、战略以及经济知识这些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必须对公司进行详细的调查,以确定可靠的盈利增长预测——半信半疑的态度对约翰·内夫的投资方法是无效的,仅仅假装采取精明的低市盈率投资是毫无用处的。与此同时,同样需要勇气、毅力、坚韧、耐心以及需要经历多年的磨练,或许这些优秀品质可以有意识地培养出来,但是,头脑清醒、历史领悟、一致性、判断力以及批判性反省可能就不是通过努力可以获得的。学习约翰·内夫的投资方法,还可能直接导致长时间的业绩不佳。温莎基金就曾经历过这种可怕的情况:20世纪70年代早期,当时大多数投资者步调一致地放弃了价值型股票,把大量资金投入到“漂亮50”成长型股票,致使价值型股票很长时间在低谷徘徊,让人似乎永远看不到有出头之日。约翰·内夫不喜欢“增长型”股票,他认为这类股票的风险太大,因为他无法分辨真正有价值的增长型股票和那些被市场暂时的热情捧高了的股票。实际上,约翰·内夫的这种投资方法可能只适合那些至少具有5年以上投资视野的投资者。只有具备了像他那样所需的性格特征,或许才有可能获得丰厚的投资回报。

如果向菲利普·费雪学,其难度也不会比上述的两人容易多少。比如,获取内幕消息就是一个非常耗时的过程,与此同时,同样需要一定的战略、财务和其他管理学科的知识,以便能够与公司高管交谈并提出合适的问题。这就要求个性的品质相当高,正如菲利普·费雪所说的,“仅仅与他们交谈是不够的,重要的是在他们了解的每一点上均能唤起他们的兴趣和信心,让他们乐意告诉你他们所知道的东西。成功的投资者往往是天生对经商感兴趣的人。”费雪坚持认为,股票分析必须恰当地实施并充分认可分析结果,否则它根本不值得去做。“就增长型股票选择而言,正确分析的回报非常大,判断错误的代价也非常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很难基于肤浅知识选择增长型股票。”由于投资者的工作正在变得非常专业化和复杂化,而每个人投资操作想法背后的逻辑并不比医生、律师或者汽车修理工更强,因此,菲利普·费雪强烈建议,投资者应该更专注于自身有特殊兴趣或技能的领域,也就是“能力圈”问题。

学谁都不易,看起来确实难免产生悲观的情绪,因为哪怕是只要学习其中一位大师的投资方法,都需要我们付出极大的心智,从而去获得对市场、行业以及公司的充分了解与理解,更让人沮丧的是,即使我们付出了这些大师所要求的努力,也不一定就能够确保做得比市场平均更好。不过让人值得欣慰的是,努力学习,拥有足够的决心、经验和知识这些优秀的品质,或许不像大师们所取得的业绩那样令人印象深刻,但足以使努力获得良好的回报。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