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中金公司:从巴菲特的两件糗事 看价值投资的三个真相
作者:未知 来源:中金金网时间:2018-05-14 15:48:00

伯克希尔·哈萨维2018年会于5月5日在美国中部小城奥马哈举行,中金公司财富管理特派员小乔和4万2千多名价值投资朝圣者一同参加了这场大会。

伯克希尔年会的特别之处是采用问答形式,仅有一股的投资者也可以提问。长达6个小时的问答中,巴菲特和芒格透露出其一贯的投资理念:只投资于有产出的资产,只对于自己真正理解其商业逻辑的企业下注,重视企业的护城河……

置身会场,聆听大师教诲,小乔对巴菲特分享的两件尴尬糗事印象尤为深刻。对巴菲特始终推崇备至的价值投资,也有了更多的思考。

糗事之一:不忍直视,巴菲特的第一次“炒股”经历

这是巴菲特在问答环节开始前分享的故事,目的是为了帮助参会者理解该怎么样去思考投资这个问题。

1942年3月,美国对日宣战约3个月后,美军在太平洋海战中节节败退,美股也不断走低。巴菲特关注的City Service优先股,股价从1941年的84美元,跌到1942年初的 55美元,再跌到3月份的不到40美元。

11岁的巴菲特此时果断出手,在38美元买入了3支City Service优先股。这是后来的“奥马哈圣贤”人生中第一次购买股票。可惜,巴菲特出师不利,City Service股价继续下跌,一度跌至27美元。尽管“抄底抄到了半山腰”,但年轻的巴菲特不为所动。

果然,这支股票在触及27美元的低位后不断上涨,直到公司在4年后以200美元的价格赎回。但可惜的是,巴菲特在股价涨到40美元时就卖掉了这支股票。

巴菲特对此解释称,因为它曾跌到了27美元,所以自己才会在40美元的“高位”卖掉它。

糗事之二:美国“药丸”,巴菲特会是个穷光蛋

1952年,在向其未来的妻子(也是未来的前妻)求婚后,巴菲特未来的岳父把他叫过去,进行了一番谈话。

岳父对巴菲特说,“我不希望你有什么压力,但我要告诉你,你的投资事业会失败的,我女儿以后会穷的连饭都没有吃的。这并不是你的错,因为民主党就要接管这个国家了。”

巴菲特是在回答关于美国政治分裂的问题时,分享的这个故事。随着民粹运动、身份政治等的兴起和泛滥,以及特朗普总统入主白宫,很多美国人担心,美国处于前所未有的分裂局面。

巴菲特以过来人的身份说道,“我一生中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时期,人们都觉得当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分裂。尤其是当对立党派执掌政权时,很多人都不可救药的觉得这个国家就要完了。”

“但尽管如此,从1952年至今,美国人均GDP仍然增长了6倍,每个美国人的生活水准也都优于100年前的世界首富约翰·洛克菲勒。”巴菲特说道。

“人们常常倾向于美化历史,每个人都认为现在的政客比以前更恶劣,但这只是因为人们不知道以前的政客有多烂而已。”巴菲特的搭档、94岁的芒格补充到。

价值投资的三个真相:长远视角,长期投资,一点点运气

这两个故事,在小乔看来,巴菲特尝试告诉投资者关于价值投资的三个道理。

第一,要有长远的视角。

巴菲特在分享第一个故事时,还在会场大屏幕上分享了1942年3月时媒体对太平洋海战的“直播”:报纸头条上硕大的加粗标题一个接一个的提醒着美国人,日本人又打赢了一仗,又侵占了一岛。巴菲特说,尽管每一位美国人都坚信,美国一定能打赢这场战争,但投资者仍然“被眼前这一天、甚至眼前这一分钟的事情所干扰”,使美国股市的表现,被美军在海外战场的得失所左右。

而巴菲特的岳父,显然也是“被眼前这一天、甚至眼前这一分钟的事情所干扰”,没能看清美国的基本面,没能看到美国的潜力,让自己对长远未来的判断,被短期的政策走向所左右,进而得出错误的结论并作出错误的判断。

第二,要选择能够持续创造价值的资产。

能够创造价值的资产,与不能创造价值的资产,二者有何区别呢?短期似乎没有多大区别,但长期来看,区别太大了。

巴菲特举例说明。如果你能在美国建国的1776年就投资1万美元于美国股票,到2018年将会增值到5100万美元。但你如果投资于黄金,则只能增值到4万美元。

这是因为股票资产能够不断的利用股息进行再投资,而黄金却不可以。投资于生息资产,“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就可以在240多年的时间里增值5100多倍;投资于非生息资产,则只有可怜的4倍。

这样的逻辑适用于美国,也同样适用于中国。

尽管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不如美国那样悠久,但长期来看,中国大类资产中,股票的收益不仅高于黄金、债券等,也远远高于房地产。

第三,价值投资确实需要一点点的运气。

巴菲特经常说,他能出生于美国,而不是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就是中了一个卵巢彩票。试想,巴菲特如果出生于日本,1942年的投资故事,就会是另外一种说法了。

巴菲特说,如果美国这个国家好的话,美国的企业也会很好。作为投资者,你不用知道太多像会计、股市这些的专业知识,也不需要去了解所谓的专有名词,更不用关注美联储要怎么做,你只需要对美国经济有信心就够了。

但如果价值投资者“不幸”生在一个不那么好的国家,企业发展也不够好,价值投资的难度,必然成倍提升。

对于在中国投资的中国投资者,在小乔看来,巴菲特关于价值投资的三大真相同样适用:第一,坚持长远的视角;第二,选择持续创造价值的资产;第三,祈求一点点的运气。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股海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