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再论詹姆斯·克拉默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4-02 11:00:00

直到前不久,还有人向我谈起詹姆斯·克拉默。我读过大卫·史文森的著作,实际上史文森早已把克拉默列为投资界“反面英雄谱”的“重要一席”,其他重要的“两席”分别是臭名昭著的乔·格兰维尔和小镇妇女投资俱乐部。史文森对克拉默的措辞极为严厉,说克拉默手持哈佛大学和哈佛法学院的文凭,“却没有选择伸张正义的道路”,而是在电视和各类媒体上向没有判断能力的普通投资者“提供无数完全不靠谱的投资建议”。

克拉默成名于互联网泡沫时期。那时,他斥责专业人士认为科技股已经高得离谱“是不对的”,因为普通投资者要比他们“想象的聪明得多”。当市场在2000年1月达到顶峰的时候,克拉默抛出了六条所谓的“基本原理”,这些“原理”可以保证“普通投资者战胜专业人士”,其中包括“买你自己喜欢的公司”,“只选贵的”,“买股票要跟着市场走,大家买什么,你就买什么”等等,这些建议每一条都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损失。

克拉默从来不掩饰对“趋势/成长投资”策略的偏爱,鼓动普通投资者“所购买的股票,既看到盈利又兼顾到趋势,因而不在乎股价,换句话说,只要好,不怕贵。”很不负责任地在泡沫时期积极推崇趋势投资策略,一次又一次地把赌注押在了与互联网有关公司的上面。与此同时,他又向价值投资经理猛烈开火,指责价值投资者太过“傲慢”,说他们整体患上“失明症”,对所有与科技有关的东西一概视而不见。称“他们不仅告诉我们思科和雅虎有多么不好,而且仿佛在说只有他们才有资格确定该买什么,不该买什么”。克拉默还直接指出,持有菲利普·莫里斯烟草公司股票的基金经理将来要为自己的“玩忽职守”做出解释,“只有最差劲的基金经理才会买入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讥讽巴菲特“宁要可口可乐,也不要微软,这简直太可笑了”。他劝告价值投资基金的投资者要“赶紧用脚投票,炒掉这些基金经理”,因为“科技创新时代的来临为价值投资敲响了丧钟”。

然而市场却给了克拉默一记响亮的耳光,就在他向价值投资基金经理宣战后一年,可口可乐上涨了10%,百事可乐上涨了36%,而菲利普·莫里斯则更是上涨了171%,而被克拉默视为宝贝的思科下跌了57%,雅虎更是下跌了84%。被他大吹特吹的一家名叫Webvan的互联网公司股票在2000年2月还有50亿美元的市值,而仅仅过了5个月就宣告破产,直接导致其追随者的损失极为惨重。

尽管克拉默劣迹斑斑,但他仍然能够在最受瞩目的财经频道CNBC《疯狂的金钱》栏目中担任节目主持人。克拉默在节目中极尽嘲讽严肃的投资过程之能事,他戴着墨西哥式的宽边帽,要么故意将椅子扔在一边,要么将玩具熊放在绞肉机中,要么斩首摇头娃娃,展示了“自负无知和种种丑态”。克拉默在此前6个月做出了3400多个股票的推荐,然而《巴伦周刊》的文章结论却是:“这位银幕股神推荐的股票根本没有跑赢市场!不过也不难解释,每年推出7000多只股票的人,怎么可能给投资者带来可观的回报呢?”

不仅克拉默的选股能力受到质疑,就连他本人也亲口承认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掌管一只对冲基金曾操纵股市。2006年12月23日,他在接受《华尔街绝密》采访时亲口承认,“我的对冲基金表现欠佳时我就会提前制造一些市场活动,让市场按照我想要的方向走......而且这样做也花不了多少钱。”他还详解了操纵个股股价的方法——得意忘形而明目张胆至此。《巴伦周刊》的一篇文章写道,克拉默后来又改口,称自己当时谈话的前提是“如果”,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可能性很小。史文森质问道,堂堂的克拉默可是哈佛大学最出名的《哈佛克里姆森报》的主编,难道还需要补习虚拟语气的语法知识么?

史文森指出,无论是乔·格兰维尔,还是小镇妇女投资俱乐部,抑或是詹姆斯·克拉默,都证明了市场参与者的一种普遍心态:即将一时成功的人士神化,不假思索地全盘接受其投资策略。前两位已经从神坛上“走”了下来,史文森认为,克拉默离这一天也不会很远。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