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曹德旺:我们所从事的是风险事业,怎么防范风险?要戒掉你的贪婪
作者:曹德旺 来源:新京报时间:2018-11-04 19:24: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2018年10月25日,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在福清办公室内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

“未来还会在做大做强主业上下功夫,一直坚持制造业”

新京报:过去十五年,你印象比较深的事情是什么?

曹德旺:15年前是2003年,在2003前一年的2002年,我们刚打赢了反倾销的官司(编者注:2002年8月30日,经法院裁定,中国汽车玻璃在加拿大销售不构成侵害,福耀玻璃赢得了我国入世后第一起反倾销案)。

那对福耀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福耀在国际市场的销售没有受到影响。

福耀在1987年成立,从1987年到2003年的16年里面,我学会了怎么做玻璃,而从2003年开始,福耀整理过去学到的技术、经验,开始做自己的产业,真正起步了。

新京报:总结过去的十五年,福耀发生了哪些变化?如何看待这些变化?

曹德旺:可以说,福耀真正的发展就是在这15年。在15年飞跃性的发展中,福耀的资产和股票市值翻了几十倍。

15年中,最重要的一条收获,就是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为,就是带着我会成功的信念,坚定不移得做大做强主业,把做玻璃这件事坚持做下去。有所不为,就是不被周围影响,不改变福耀坚持做大做强主业这一发展目标。比如,福耀不往互联网、房地产的方向发展。为什么?因为我知道,我的精力有限、我的资金有限、我的经验有限,要把我所有的精力、资金、经验都全部动员到发展主业这一位置上,而不是被其他的东西分散。

对于企业家来说,审时度势是非常关键的。要非常谨慎,要树立起高度的风险意识和责任意识。做一个有责任的企业家,必须明白——我们所从事的是一个风险事业。那么,怎么防范风险?要戒掉你的贪婪。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中,我自己感到非常自豪的一点就是,每次小小的事情都会引起我的重视,不能做的事情我必须坚持不去做。

我会坚持初心,做强主业。未来还会在做大做强主业上下功夫,一直坚持制造业,不会涉及房地产什么的行业。

“中美贸易中,中国没有赚美国多少钱”

新京报:与2003相比,中国企业面临的外部环境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今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有所升级,你如何看待中美贸易摩擦?

曹德旺:贸易本身是买卖、是做生意,应该是你情我愿,谁都离不开谁。有需要才会买,同样卖东西的人有钱赚才会卖。美国不是在救济中国,美国是有需要,才从中国这里买,如果没有需要,美国也不会买。中美贸易的互补性非常强,是任何其他国家都无可替代的。中美贸易战不会持续太久,没有什么好打的。

就像菜市场的买卖一样,我在这边摆摊卖菜,你整天在我们这边买菜,这次跑过来说——我昨天还在这买菜,你的菜有虫眼。其实,买菜的人无非就是想要占一点便宜而已,不是来和卖菜的打架的。卖菜的也想一想有没有钱可赚,可能今天便宜一两分钱也卖了,如果不想便宜卖,就不卖了。

新京报:短期看,中美贸易摩擦仍然是不可忽视的外部因素。你对中国企业有什么建议?

曹德旺:中美贸易中,我们没有赚美国多少钱,美国吵吵而已,我们不要太认真。美国很清楚,中国卖到美国的东西没有赚多少钱。

而美国卖给中国的芯片,指甲那么一片卖50美金,美国出口到中国一个货柜的芯片,我们中国要用几十个货柜的美金给美国。我们卖给美国的是什么?一件衬衣才卖一块多美金,一个小芯片就可以换50件衬衣。美国还会不会用芯片换衬衣?美国肯定会换的,中国企业不要紧张。

“培养一个企业家不容易,我要为中国做贡献延迟退休”

新京报:9月16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你提到,自己本打算9月份退休,但在中美贸易摩擦发生之后,退休的事情还得往后拖一拖。

曹德旺:对啊,福耀本身就很大,现在又碰到贸易摩擦等各方面的要素,曹晖(注:曹德旺儿子)还不适合接班。

你看我还年轻、身体还很健康,为什么要逼着我退休呢?现在对我来说最好的、最符合我个人利益的,就是退休去玩。但我为什么还要赖在这里?因为我想到,一个国家培养一个能够真正做事的人要花很大的代价。我是为了一种家国情怀,是为中国做贡献,才这样做。你说,中国有几个我曹德旺这样的企业家。

新京报:你打算像李嘉诚那样工作到90岁?

曹德旺:我很爱国,也很爱我的员工。怎样处理(退休)这个事情,我有自己的度。

“6%的GDP增速还是太快,高科技短板待补”

新京报:今年以来,不少人对中国经济忧虑,你如何看?

曹德旺:我认为不是忧虑,是中国人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和期望值。在过去很多年,我们中国的GDP达到了九点几的增速。你看美国过去的30年,什么时候GDP增速超过3%了?一个国家GDP的高增长不一定是好事,经济应该是曲线式的逐步往上走。国家必须进行适时的调控,压一压是正确的,GDP跌下来一点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而且,在前些年,由于单纯追求GDP增速,引发了很多低水平、同质化的重复建设,这对经济的破坏比较严重,导致生产能力过剩、环境污染等。

中国经济已经高增长了这么多年,是不是还需要那么高的GDP的增长?GDP的增长要通过人来实现,我们人口增长才多少,那么高的GDP增长哪里来的?在改革开放初期,基数低,加上市场紧缺,GDP高速增长可以理解。现在什么都有了,就不要对GDP有那么高的期望值了。接受现实,经济必须做调整。

新京报:具体做哪方面的调整?

曹德旺:各方面。6%的GDP增速的增速还是太快,中国人口才2%的增长,GDP怎么实现的6%的增长?美国、日本、德国这些国家的GDP都没有这么高,我们中国为什么要这么高增速?GDP始终往上跑才有问题,必须在波动中的平衡,中国经济不需要那么高速度的增长。

GDP多少的增速合理?我认为随缘,根据中国的实际需要,多少都可以。中国要做的是,针对自己客观的需求去补短板、进行建设,而不是讲GDP增速。

新京报:哪方面的短板需要补?

曹德旺:应用材料技术方面有待提高,比如现在中国要进口芯片。这些年中国通过努力,传统产业方面的追赶基本上做的差不多了,但很多高科技产品还有短板。

“政府出手驰援民企不是长久之计”

新京报:在你看来,政府应该出手“救”吗?

曹德旺:目前政府的做法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办法。短期可以,长期作用有限。

这种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政府还很豪爽,会驰援一下,但不是长久之计,公平的做法是,谁做的事情谁承担责任。市场有进有退,有赢有亏,赚了是你的,亏了也是你的,不该政府来兜底。

新京报:据你观察,民企面临目前这种困境的症结在哪里?

曹德旺:短贷长投是这次民企困境爆炸的导火索,但根本症结在企业家的“头脑”,民企负责人自身经营素质有待提高。

此前一段时期,银行有很多钱,民企跟银行签订一年的贷款合同,拿着这种短期融资去做长期投资,希望能够赚快钱。但这无异于火中取栗,到炭火中取栗子,肯定要被烫到手。等银行贷款到期,企业放出去的投资的钱收不回来,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困境。据我的了解,出问题的企业中,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状态。

很少有企业的老板意识到短贷不能拿去做长投。企业家你把企业的股票拿去抵押,抵押了做什么?拿去投资,知道投资有风险吗?企业现在崩盘了,政府拿钱去救,这公平吗?

我的企业也是民营企业,为什么此次福耀不受其害?因为之前福耀也犯过这方面的错误,1984年、1993年经历过两次资金链方面的危机,后来我们吸取了教训,知道不能这样做。

“企业家必须面对宏观经济调整的现实”

新京报:对处于困境中的民营企业,你有什么建议?

曹德旺:要自己救自己。要意识到,中国的企业家是中国精英人群的一分子,而在这1亿多的精英人群后面是12亿打工的人。如果要求国家来救这部分精英人群,谁来救精英人群后面十多亿人?所以,作为企业家,我们要马上清醒过来,不要侥幸想着政府来救,要自救,求谁都没有求自己最有用。

企业家必须面对宏观经济调整的现实,和国家去杠杆政策统一,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企业的业务分为一、二、三、四、五等档次,留下最好的业务来经营,留下自己有能力、有把握、有兴趣挣钱的业务,其他的业务该重组的重组,该破产的破产,该卖掉还钱的卖掉。

新京报:目前看,民营企业发展环境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善?

曹德旺:福耀从零发展到现在,也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壮大的。应该说,环境对每个企业家都是公平的。我建议的是,所有的民营企业家都要真正反思和检讨自己,这样才能进步,要自己检讨自己的差距在哪里。

目前最需要改善的还是,要提升企业家队伍的素质,发展、培养企业家自身的综合素质。比如,最近出现的“短贷长投”的问题就是因为我们企业家的素质不够,起码说明了企业家自身风险意识不够。如果把所有的问题都怪到国家和市场环境上,我认为是不公平的。

新京报:今年业界还很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曹德旺:小微企业融资难是全世界的难题。一方面,强制银行给小微企业贷款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银行也是企业,也要追求盈利。但小微企业要不要办下去?当然要办,而且非办不可。

那如何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用财政手段帮助小微企业。什么是财政手段?国家首先把小微企业的定义定清楚了,比如雇工10人以下的企业是小微企业。对这些小微企业应该免征税。马云也好、李书福也好、我也好,我们的企业都是从小微企业做起来的。等小微企业成长壮大之后,再让它们交税,到时它也会心甘情愿得交税的。

比起解决融资的问题,帮助小微企业减税更重要。也能通过减税,把免税的钱用来补贴小微企业高利贷的利息。

新京报:如何看待当前中国的资本市场?

曹德旺:中国是一个处于转型期的国家,说我们的资本市场很成熟,那是假话。我们的资本市场确实有很多紧急的事情要做,需要提升和改进。

比如对于那些弄虚作假的企业,我就很奇怪了,怎么管不住?如果公司作假,把董事长抓起来判刑,程度严重判无期徒刑。对参与作假的律师、会计师,吊销他们的营业执照,或者重罚他到倾家荡产。处罚总是软绵绵的,比如有人掏空了30亿元的资产,你罚款30万,这个钱对这些弄虚作假者来说不过是捶背按摩。还比如,诈骗几万都能判的很重,为什么在资本市场弄虚作假骗人家几十亿,判那么轻?

现在处罚标准的太轻了,要重典。同时也要完善法律,依法来治理资本市场。对于弄虚作假的企业,无论什么背景,都要公平处理。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上善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