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慢就是快”:从刘元生到格罗斯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9-10 14:45: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最近的心情特别的好,因为在我持有的股票中不是在分红,就是在送股。所以,看着我的账户里资金在不断增长,股数在不断增加,我就有一种“跳着踢踏舞上班”的感觉。其实股票就是股东凭证,但是许多人却常常把它忘记了。既然是股东凭证,那么,肯定不能天天老想着通过市场差价而买进卖出。既然是股东凭证,那么,肯定就必须靠着企业给持有者以不断的投资回报。

一说到这个问题,我就想起刘元生,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因为他是一个“特例”。许多人认为他持有万科股票是“被迫”的,或许是这样的吧。然而,“被迫”可以是三五年,总不至于年年都“被迫”?当然,现在他是被迫的,还是不曾被迫,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这都不重要了。反正到今年为止,他已经持有万科股票19年,却几乎没有卖出,并且他只用了9年时间就回收了当初的投资成本400万元,之后他就享受着万科带给他的源源不断的财富。万科的分红相比于其他公司不是很好,许多投资者肯定看不上。比如去年万科每股只分了0.10元,但是刘元生却拿到700多万元,另外还加上送股,使得他的股份从8200多万股上升到1.33亿股;今年万科每股又将分红0.05元,届时他又能够拿到500多万元。你当然可以说他分红、送股这么多是因为他的股份多,但是他的股份从来就这么多吗?无论如何,这就是长期持有等待投资回报、长期持续的微利终成暴利的最好实例吧。这样一来,万科在股票市场的涨涨跌跌对于他来说就自然变得可有可无了。

但是有太多的投资者,他们没有去盯着上市公司的分红或者它们的内生性增长,而是去盯10%或20%股价的波动,长期来看这种做法完全没有任何价值。其实当我们持有某一公司的股票时,我们应该挣的是企业给我们的钱,而不是通过市场差价的交易给我们的钱。视股票为企业,只有怀着这样的理念,才会拥有一间好企业长达几十年。假如刘元生也学着三天两头买进卖出,换来换去,他有办法一年拿到几百万吗?

比尔·格罗斯(Bill Greoss),美国一位非常出色的资产管理者。他认为,不管在牌桌上还是在市场上,都要有长远眼光,不能急功近利。而投资更应当是一种长期的运作,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他警告大家,投资者最严重的错误就是过分追求高收益。这就好比一个陷阱,投资者就像贪吃蜂蜜的熊一样,只顾利润而忘记了对危机的应有戒备。因此格罗斯的经营方针是,“冒着适度的风险,以便为客户获取诱人的收益,但这风险系数不能太大,不能令他们倾家荡产,连农场都卖掉。也许他们不得不卖掉个把户外厕所,但绝不至于卖农场。”

在格罗斯的投资组合中,主要以债券为主。从长期来看,债券投资总的收益很少超过8%。而格罗斯只要求每年超出债券市场的主要基准指标一个百分点就行了。事实上,要在债券市场年复一年地达到这个目标是很了不起的。在格罗斯看来,只要每一年超出1%,累积10-15年,总的收益水平就会超出竞争者的15%-20%。格罗斯管理的债券价值约900亿美元,他只要从他的投资组合中每年产生收益1%,就是9亿美元,这就意味着每年都会为投资者赢得数十亿美元的收益。其实早在1986-1996年的10年间,格罗斯管理的投资组合就已经达到这个骄人的业绩。格罗斯说,“我主要采取的是长期、保守的策略,就是从长远的角度击败市场——这可是我们的秘诀!”

确实,不管是刘元生,还是格罗斯;也不管他们是有意的,还是无意,他们表面上的投资收益都很慢或很少,如果按年计算,肯定不如那些激进的投资者,因此可能经常遭到激进投资者的嘲笑。但是由于复利这个神奇的水晶球在起着魔法般的作用,他们的投资收益似乎很慢,其实却是很快,这也刚好应验了那句老话——“慢就是快”。反过来,我们常常看到,那些投资收益很快的,大部分到后来却往往变得很慢,这也刚好应验那句老话——“快就是慢”。因此,为了将来的“快”一些,我宁可现在“慢”一些。既然如此,那么现在还是让我多一些分红,多一些送股吧!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