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马克·莫比乌斯:我们要做价值型投资者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9-06 16:23: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马克·莫比乌斯(Mark Mobius)现在依然管理着超过130亿资产的坦普尔曼新兴市场基金。在所有的共同基金中,坦普尔曼基金在过去10年间的总回报率名列第一,特别是1990年代在共同基金的平均收益率只有18%的情况下,坦普尔曼基金的净资产在3年间翻了一番。

莫比乌斯非常独特,他总是在那些可能爆发政治、社会和经济骚乱的国家中寻找具有投资潜力的公司。与彼得·林奇相似,为了获得真实的公司信息,他每年出差的空中行程长达10万英里,走访多达600多家公司,按他自己估计,在旅程中携带的感冒病菌足够装满整个飞机座舱了,所以他几乎没有个人生活,也很少度假。他说,“干我们这一行就是如此寂寞,如此特立独行。你必须逆潮流而动,当别人卖出时,你就买进:而当别人买进时你又卖出。这可能有点反社会的意味了。”

莫比乌斯很喜欢在新兴市场投资,所谓的新兴市场是指像中国、印度、巴西、尼日利亚等一些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市场。由于坦普尔曼基金主要以世界新兴市场为投资对象,莫比乌斯又是率先在新兴市场投资的成功的基金管理人,因此他的名字已成为新兴市场的代名词。

由于莫比乌斯“逆潮流而动”,所以他总是在别人纷纷逃离市场时进军市场,比如1997年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时,泰国银行体系风雨飘摇之际,他就大胆入场。莫比乌斯解释说:“我们恰恰是因为泰国股市在实质性地走低才毅然向这里进军的。相比牛市,我们更钟爱熊市。这可能是源于一种有趣的心理现象吧:当看到股市强劲上涨时,我感到不大舒服,心情也低落,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可能很难寻觅到投资的良机;而当市场走低时,我反而兴致高涨。当听到天灾人祸、经济萧条或是革命爆发这些消息时,就意味着我们的机会也来了!”

莫比乌斯之所以愿意到新兴市场投资,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个大市场占据了全球约80%的可居住土地,拥有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但他们只占世界财富总量的五分之一左右。新兴股票市场在空间分布上遍布全球,但是这些国家的资本总量还不到全球资本总额的十分之一。“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们才会投入到新兴市场中来。”莫比乌斯说,“这里的发展速度是发达国家的两倍。在泰国,这个速度甚至还不止两倍。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很高,有时甚至达到两位数。这就使得他们能够去追赶其他国家。我们想到这儿来,因为‘发展’就在这里。”他在接受伦敦《旗帜晚报》记者的采访说,中国国内民众拥有的电视机已经达到了1亿台,这个数目比美国还要大。“经济、政治、社会、人口等各方面的发展带来了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生产力的腾飞。”“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国家,用了58年才实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的目标;美国实现这一目标用了47年;日本用了34年;而土耳其只用了20年;巴西18年;韩国11年;现在中国甚至在10年内就要实现这一目标。”在新兴市场,极高的经济增长率能够从多方面极大促进投资绩效的提高。“这些地区的经济本身就在以两倍的速度增长,同时资本市场也在急剧壮大,其速度甚至远胜于此。”这样一来,新兴市场在世界经济增长中,就能获得更多的实际利益。随着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的提高,其资产价值也相应增加,这就为早期投资者带来了额外的收益。莫比乌斯说,“当把增长的超额收益和预期的增值部分综合起来看时,数字的确是很可观的。”

但是,由于新兴市场基础设施通常较为匮乏,因此投资者面临的风险与在发达国家市场进行风险投资相差无几。比如在金融风暴突然来临时,交易量极少的市场,投资者根本不能及时抽身,针对这一投资环境,莫比乌斯在基金章程中提出一条这样的警告:“不要指望能在市场崩盘时全身而退,不要在行情下跌时赎回你的基金。如果你要卖出,就在行情好的时候卖。请以和我们一样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当行情不好的时候,把钱交给我们来打理。基金不宜炒作,最好以5年为一个投资周期。记住,5年,5年,5年。”

此外,投资于新兴市场还有政治风险、金融风险、体制风险等等,它们都是可以识别、分析和控制的。另一位基金经理爱德华·盖穆斯说,“个人投资者需要明白,而且一定要彻底搞明白的一点就是,你可能在变幻莫测的市场中输得一干二净。如果没有这种思想准备,就不应该进军新兴市场。”对于莫比乌斯而言,风险确实是有,但正因为有风险,所以才便宜。莫比乌斯说,在巴西,如果不是根据每天的通货膨胀率来折算当天的收益,就不可能测算出一个公司的年度盈利情况。“因此我们改变了我们的估价方法,改为按净值评定。”针对新兴市场的通货膨胀,莫比乌斯认为,他不担心通货膨胀,因为把资金投在证券上本身就对通货膨胀有一定的抑制作用。莫比乌斯又认为,在世界各个地方、各个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各不相同,这就可以有效地降低风险。比如,他可能在巴西的投资表现很差,但在阿根廷却非常成功,由于成功的次数远比失败的次数多,因此,成功时所带来的收入增加幅度远远超过失败造成的收益损失幅度。

莫比乌斯继承了坦普尔曼基金创始人约翰·坦普尔曼爵士的逆向投资思维。“我们要做价值型投资者,”他说,“价值就存在于别人不买反卖的东西中,要不怎么可能便宜得下来呢?”莫比乌斯采取了一种自下而上的投资策略。他挑选有价值的股票,加进他的交易列表,然后就开始买入。到最后,他的投资组合总是相当分散,但这不是故意,而是巧合而已。如果他发现所选的价值股都集中在某个行业上了,他也不会很在意。但是如果他发现有哪个公司的股价过高,他就会去找一只价钱便宜一半的股票来代替它。莫比乌斯深信,对于新兴市场而言,自下而上的投资策略意义重大。因为在这些国家里。想要得到有关宏观政治经济环境的消息非常困难,与其费力地寻找宏观经济统计数据,还不如遵循这张自下而上的方法,这样反而能帮助他更清楚地了解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

当莫比乌斯寻找价值股时,只有那些出于种种原因而遭受冷落的公司进入他的视野,当然,这些价格便宜的股票必须负债低、财务状况好,而且潜在的收益高,然后接着就是实地考察。莫比乌斯的首要原则是,要找出那些市盈率小于5,未来5年收益又好的公司。“如果一只股票的市值相对于目前的盈利水平已经相当高,那就很难达到理想的收益增长率,比如每年50%的水平。”但是对于莫比乌斯来说,哪怕一只股票的市盈率已高达10倍,甚至20倍,只要它的未来5年收益前景足够好,那么它仍然具有投资价值。而一旦莫比乌斯认定并买进了一只股票,它往往就会在坦普尔曼的投资列表上保持5年,这是坦普尔曼基金的平均持股期。莫比乌斯告诫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如果没有比手中现有股票便宜15%以上的股票可买,那就绝不要卖出手中的股票。那种老是算计着什么时候可以“逃顶抄底”时机的游戏,是莫比乌斯竭力避免的。坦普尔曼另一经理说,“即使我们所有的分析师一直都致力于研究市场走向,但我们仍然不可能聪明到能抄准大盘底部的程度。”

如今七十几岁的莫比乌斯依然冲劲十足,“你想想看自己今年是不是比去年干得更好。”他说,“干我们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经验会让我们越来越出色。”因此,“要是抛下这一切,解甲归田的话,那未免也太可惜了,这样做真是不值得的。”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