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范·K·撒普眼中的价值投资
作者:一只花蛤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9-06 11:13: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范·K·撒普(Van K Tharp)是国际上被公认为首屈一指的心理学家及交易商和投资者的导师。他的经典名著《通向金融王国的自由之路》是一本十分适合投资者的书,这本书具有极好的系统性,它完整地介绍了投资策略,有助于读者成为一个成熟的投资者,主动驾驭自己的财富。虽然他曾做过15年的交易商和投资者顾问,并且研究了4000位以上的交易商,但是他在经营自己的公司退休基金时,却是运用了价值投资的策略。

撒普认为沃伦·巴菲特的模型几乎全是关于基本面分析的,而价值交易是资产组合经理用来进行股票市场交易的主要方法之一。这种策略从根本上来说,就是在某种东西的价值被低估时买进,并当其价值公平或被高估时卖出。当然,如果我们愿意卖空股票,同样可以在其价值被高估时卖空,并在其接近公平价值或被低估时再将其买回。

在股市的历史上,很多出色的投资者都会认为自己就是“价值投资者”,包括巴菲特及其老师本杰明·格雷厄姆,还有像约翰·马克·坦普尔顿爵士这样的名人和杰出的投资家像迈克尔·普赖斯、马里奥·加贝里奥、约翰·内夫、拉里·蒂施、马蒂·惠特曼、大卫·爵曼、吉姆·罗杰和迈克尔·斯坦哈特等等。这些大师在强调价值方面是相同的,然而在价值界定方面又稍有不同。

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对“价值”如何确定。在撒普的另一本著作《财务自由的安全策略》中,撒普深入探讨了本杰明·格雷厄姆著名的赚钱技巧——格雷厄姆数字技巧。在那种情形中,价值很简单:一个公司的清算价值是多少?如果我们打算在下一年内变卖公司所有的资产,能卖多少钱?我们只要把该公司的当前资产减去其全部债务,就会很清楚如果明年变现该公司,它会值多少钱。

但是,假设我们确定某公司的清算价值是每股10美元,同时又发现该公司的股票目前每股只卖了7美元,这就是撒普认为的“价值游戏”。我们实际上可以用70美分买到按照公司的清算价值应该值1美元的股票,这才是真正的价值。在市场不景气时,这些股票很容易找到。2003年4月,撒普正在写《财务自由的安全策略》一书的时候,当时他发现有四只股票进入了他的视野,那时市场正开始反弹,九个星期以后,也就是6月20日,在这本书出版前夕,这四只股票上涨了86%,而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仅仅上涨了15%。这是发生在一个熊市的结束之际的故事,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很多股票达到这些标准。

寻找相对于其清算价值打了很大折扣出售的股票是价值交易的极端形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法。例如,可以通过列明其资产的公司账簿对股票进行甄别,看其价格是否在其真实价值基础上打了很大的折扣。比如土地价值就很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一个公司的土地资产列出的价值是每亩1000美元,而其实际价值却是每亩50000美元,那会怎样?如果我们能够发现如此高的折扣,那么同样会买到价值被大大低估的股票。从根本上说,如果我们买了这些公司的股票,与其实际价值相比,等于几乎不花钱就买了它们的土地。

对任何投资者来说,遵循以下的注意事项都是进一步改善价值交易的明显的方法,那就是永远不要在行情跌落时买进价值被低估的股票。例如,如果我们发现一只股票的卖价只是其清算价值的70%,我们不一定在第二天就买进。它是很便宜,但是之所以便宜,是因为人们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在抛售它。这种争相抛售的局面将有可能持续一段时间,而且它的价值今天被低估了,并不意味着在2-3个月后,它不会被低估得更厉害。撒普对这样的股票采取的做法是,让股票自己证明自己。从市场中得到的信息要表明下跌趋势已经结束,除非这种股票向他证明它是值得买的,否则他永远不会买一只价值股票。最起码,撒普要等它打下至少两个月的基础,也就是说它已经在同一价格范围内持续了两个月之久。最好是在他决定买之前,它已经在至少两个月的时间里都呈上涨趋势。对此,一位纯粹的价值投资者可能会感到困惑,他会说:“你本来可以以更便宜的价格得到它。”没错,但是撒普在2003年4月买这样的价值股票时,正是用了他所说的观念。因为如果提前买了,就很可能被套牢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一分钱赚不到。所以要记住,我们交易的仅仅是我们有关市场的观点,必须确定我们的观点是否有用。

撒普认为,如果采用让市场证明自己的观念,相对于那些做价值投资的大多数资产组合经理,我们反而会拥有巨大的优势。大头寸的资产组合经理可能会买进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股票,他的大手笔会给股票价格带来深远的影响,因此,他不敢等到股票价格开始上涨。而如果只是买进少量的股票比如10000股以内,那么我们就等得起,直到其价格开始上扬。实际上,在大机构投资者开始买进我们已经发现的股票时,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但是,如果采取以下的做法在价值投资中则是无效的。那些由华尔街高薪聘请的股票分析员,当他们确定某个股票价值被低估时,他们会分析诸如公司将要推出的新产品,这些新产品的潜在市场以及这种产品的销售对公司下一年价格的影响等。他们对一摞摞的基本面数据进行筛选,以对未来收益进行预测。根据预测,他们可能就会说“这只股票的价值被低估了”或者“这只股票的价值被高估了”。以撒普作为交易教练多年的经验,他还未曾听说这种方法被证明是有效的。在撒普看来,大多数分析员只是就其分析的很多变量进行猜测,他们有可能说是公司的高管对其撒了谎,但是即使公司高管没有撒谎,也仍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有关未来收益的预测就股票将来的表现而言是多么有意义。因此,如果你要撒普给出建议,那么他的建议是不要玩这种“价值投资”的游戏,因为它不是衡量价值的真正标准。

这就是范·K·撒普眼中的价值投资。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