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高瓴资本:何谓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
作者:未知 来源:投资之道时间:2018-06-05 11:36:00

导读:恪守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理念,支持企业以同理心和企业家精神参与长期价值创造,是高瓴资本在投资实践过程中形成的独特投资逻辑。结构性长期价值投资有何内涵?又如何根据长期价值核心要素,寻找与之相契合的企业家精神?中国经济的下一步增长空间又在哪里?在上海2016第一财经年度峰会上,张磊受邀出席,并在顶尖对话环节一一解答了第一财经首席执行官周健工提出的问题。

以下为该访谈原文:

周健工:首先还是想让大家更多地了解一下高瓴资本,怎么理解高瓴资本是一家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公司?

张磊:首先如何理解长期,我觉得在中国这个社会,有各种各样的急功近利、浮躁的氛围,我们非常愿意用超长期对公司采取最大化投资的方式。时间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敌人?大家都在跟时间赛跑,因为明年不上市了,这个公司就不行了,赶不上新三板就不行了,这样时间不是你的朋友,我希望大家知道时间是你的朋友,是长期的投资。

为什么讲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是广义上的价值投资,既包括我们在一级市场的风险投资,也包括二级市场的投资。反过来不做价值投资成功的很多,我们衡量标准并不是以价值投资是唯一的赚钱方式,我谈的价值投资是我的信念,我认为能够给我一个心灵的安静,让我能够非常舒服做投资的方式,我认为价值投资是我投资、工作、生活的方式。

第一财经CEO周健工对话高瓴资本CEO张磊

在中国很多人不是靠价值投资,是靠投机性投资,或者是靠博弈性投资也能赚到钱,武林的功夫林林总总,我们也不能说价值投资就一定是少林武当名门正宗,至少我觉得价值投资是大道,是越走越宽的道路,是时间是你朋友的道路,是心灵获得宁静的道路,我坚持价值投资。

我们分为两个阶段,一个叫发现价值,一个叫创造价值,我觉得发现价值是从经济规律中找到好的商业方式,创造价值则是帮助公司一起成长,提供战略咨询、意见,乃至争论,具体到公司的收购兼并、国际化,甚至运用大数据、技术团队帮助公司一起成长,创造价值的方式都很重要,看不同的阶段发展在哪里。

企业家精神

周健工:你刚才谈到的长期结构性的价值公司,很重要的一点,你所投资的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和企业家、董事长需要有长期持续做公司的理念,你去投他,你们之间有高度的契合,长期价值很核心的要素就是你在寻找什么样的企业家,你认为和长期价值相对应的企业家精神是什么?

张磊:首先我们做一个定义,企业家精神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原动力,有好的政策、资本、土壤、环境等各个方面的支持,当然这是很好的,但最终经济的发展需要靠企业家精神来推动,这个企业家精神不只互联网企业家,身边很多传统企业里面的企业家也在不断创新。

与高瓴资本契合的企业家精神:第一,“长期”。这个人是不是能够理解长期理念,他做这个事情是为了短期目标,还是打造自己的事业和梦想,这个长期有多长?好的企业家精神能说我的长期能延续自己的生命,超越自己的生命,能打造一个伟大的企业、组织,能超越自己。

第二,真正地能够实践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我讲了不只是我们投资人资本家,每个企业家都是价值投资的实践者,因为他们每天都在想着创造价值,真正好的企业家精神,是非博弈性的企业家精神,是一个价值创造的企业家,每天要打造护城河,要深挖墙,广积粮、缓称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你不用到处讲你有多好。

第三,要有伟大的格局观。真正有格局观的企业家,对企业、员工、竞争对手,包括各个方面有很强的同理心,能够理解别人,这样的企业家是我们找寻的对象。这些企业家很有意思,高瓴资本为什么坚持投资少而精,制造业我们投了美的、格力,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投了这样的企业,花大量的时间跟它一起投资成长。

我们是全生命周期的投资,让我们有机会参与到长期的发展,这样的企业家就有机会能够走得很远,而不是阶段性的投资。早期我们投资了去哪儿,后来上市,我们又做IPO投资,需要战略性亏损的时候,我们在二级市场对它进行了可转债投资,到最近和携程战略并购以后,我们又对携程做了高达10亿美元的投资。全产业投资在全生命周期里创造价值,这个路可以走得很长远,而不是不断寻找下一个投资机会。

周健工:长期价值投资在中国也是被争论的问题,很多人说长期投资不适应中国,中国市场竞争环境跟美国不一样,尤其我们现在进入了新经济阶段,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磊:价值投资不只是简单地寻找一家有很高护城河的公司,这是一个静态的观念看价值投资,价值投资是一个动态的不断创造价值过程的投资,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大的转变。

从静态看价值投资,倾向于投资有一定的品牌力,有很强护城河的公司。短短20年时间,中国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工业革命、互联网经济和城镇化三大革命糅合在了一起,而且是在13亿人口的基础上大规模全面呈现,这是全球未有的现象,中国给全世界创造了一个新经济增长方式新理念。

回到本质上还是价值的创造。永恒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怎么去拥抱这些变化,把变化和价值创造结合起来。我们也看到有很多人进行博弈性投资,或者是在不断投资过程中寻找套利性投资,博弈性和套利性投资是可以赚钱的,但长期经济发展的原动力,来自于创造价值的长期结构性的企业家精神,我们愿意做坚定的支持者。

新经济与经济增长

周健工:新经济本身不是一个很新的概念,在90年代美国IT互联网兴起的时候都在谈新经济,中国现在也在谈新经济,我发现大家谈新经济喜欢谈我们产生了多少市值很高的公司,且基本上都被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占据。但事实上,美国和中国的实体经济这两年表现并不是很好,两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两年都在呈下降趋势,很多人疑问新经济对实体经济、对整个社会究竟是不是带来真正的帮助,您怎么看?

张磊:大家对新经济的理解可以更广阔一点,我认为新经济代表了新的经济发展驱动力,新生产力、新生产效率、新经济组织方式、新生产生活业态,这些都是新经济。新经济不只是互联网,也不只是简单的互联网+,我相信比如说生命科学,在大量的智能计算、深度学习出来之前,我们对生命科学、基因测序的理解都是很简单,这些新经济都在突破。

中国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工业1.0、2.0、3.0、4.0都存在,我们怎么能够有序地结合起来发展?我觉得新经济与其说只是简单的互联网新经济,不如说是一个新的理念,新的理念才能转化成经济的发展动力,是新的组织业态、组织方式,这些东西我们看到很多的积极性。

例如我们帮助所投资的制造业企业家实现经济管理,利用大数据重整产业链,找到最好的效率,把供应链组合起来,使生产、制造跟消费者连接的距离更短,这些全是新经济,当然我们说互联网是主要的新经济之一。

整个以BAT为代表的消费互联网可以说达到顶峰,实际上真正的新经济大幕才刚刚拉开,是用这些组织业态、互联网精神来重整各个产业链,有可能最后给整个社会带来的本质影响就是供给侧改革,通过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去驱动新的经济增长动力的出现,我觉得这些是新的经济。新经济刚刚开始,游戏刚刚开始,高手刚刚入场,好玩儿的还在后面。

周健工:今年大家都说从全球来看有很多黑天鹅,黑天鹅事件的发生,增加了整个经济和市场上的不确定性,从中国来说,其实经济一直处于L型的底部,大家期待有一个拐点,增长能够稳定下来,听到您这么乐观,感到很高兴,您最近在中国三、四线城市有些调研,也想看一下中国经济下一步的空间在哪里?

张磊:确实是,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看到在美国、欧洲出现的民粹主义影响力越来越大,也能看到在这个过程中反精英、反全球化成为一个很大的思潮,这个确实让大家产生了很多的疑问,到底这种情况怎么处理?从历史的长河来看,所谓的钟摆摆动的空间有时候摆向左边多一点,有时候右边多一点,很少放在正中间。

第一点还是要对自己的人文精神和人类的发展充满信心,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够一起找到很多好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看待历史长河中的一个钟摆的摆向而已,不代表我们找不到新的发展方式。全要素生产力的下降,老龄化到来,全球总负债又很高,实际上是转移的成本越来越高,我们留给下一代的负债越来越高,大家很悲观,我想说大家不用很悲观,历史长河中要永远相信,如果给你一块硬币赌的话,永远赌人类的智慧和企业家精神。

我最近花了很多时间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也有一些思考。我觉得全世界的人大幅度地低估中国产业发展纵深和内需消费市场,为什么大家没有感觉到?很多企业家都悲观,为什么增长上不去?这个很有意思,很多时候是供给创造需求。

跟大家举个例子,在福特汽车出来之前,大家问最好的交通工具是什么?大家说是更快的马,只有福特说不对,我要做大众消费的汽车。真正的企业家精神能够在消费升级中看到未被满足的消费者,能为三、四线提供更便宜、更好的服务,我们强调内需中的服务能够带领和引导下一代的消费。我相信这里面如果再结合大数据,有很多新的机遇就在这里等着大家。只不过不要固守于自己的成功,不要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

最大的危险在于我们一天天把自己活在泡沫和象牙塔里,你越成功,你周围贫穷的朋友越少,一方面你要做公益,一方面你要保持联系,真正地观察寻找这些机会,才可以带动企业的发展。

企业家精神除了长期的价值创造,还有一点是善于研究打造有战斗力和人文精神的组织,这个组织的格局观要大,要能把人才的生态都通过更好的组织组织起来,把大家的积极性和能动性调动起来,同时有一个共同的理想。我觉得这个很考验企业家能不能和90后打成一片,能不能和新时代打成一片,企业家精神再加一点21世纪新型组织的打造方式,就是超过雇佣关系的新型打造方式,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本质还是格局观,你是不是在心里相信这个东西。

中国三、四线的空间太大了,关键是你自己有没有这样的格局观,你是不是用这个心态去想问题,你是不是价值的创造者,你是不是能够打造一个伟大的组织,把所有人、资源都调动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中国充满信心,因为这样的人很多都在我们身边。

企业家精神和价值创造

周健工:张总对中国经济如此乐观,这种乐观是建立在对长期的中国投资和三、四线考察的基础上。刚才你谈到人文精神,企业家看到不确定性的时候,抱有人文精神对人类智慧的信念,您的个人经历也非常有意思,您从河南相对在中国来说比较贫困的地方,通过读书教育改变了命运,现在您又在耶鲁这样的顶级名校,成为耶鲁大学315年历史上首位来自中国的校董,据我所知可能是唯一一个从中国内地出去获得如此职位的人。您刚才也谈到了,我们不要在金字塔顶上享受这个位置,要看到变化和机会,我想问一下您怎么把投资和公益事业结合起来,带来更多的地改变?

张磊:我觉得这个问得非常好,成功也好,或者是短期取得了成绩也好,很容易让大家产生成功惯性,很容易在自我实现的怪圈里,在这里面就永远不要忘记一个词“同理心”,我们对底层、草根、贫困人民要有很强的同理心,愿意能够帮助他人做事情,像我们在各个中学设奖学金等等,这些都在实践的东西,实际上我希望大家有同理心,做公益,成为更好的企业家和价值的实践者。

有很多人比我们聪明、努力、勤奋,只是可能他们生活的过程中没有我们的运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想怎么有更好的方式,让他们和我们一样,能够有机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我是典型的教育改变命运,河南人口最大,经济发展相对比较落后,但是它正好是中国的一个缩影,在这个缩影中我们是通过很好的教育,能够有机会一步步考到人民大学得到实践,在国内工作,又去美国耶鲁大学读书,在那里得到实践。

虽然投资过程中我们会使用很多西方的工具,但我们讲我们的投资理念,不管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还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本质都是来自于中国的哲学思想,中国的哲学思想长远和丰富,能够帮我们保持心灵的宁静。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如果慢慢脱离自己的民族的哲学,脱离基层的民众,我们就慢慢会失去自己呼吸的空间和土壤,自己也会慢慢变化,越来越脱节,获取的成功就会成为你的负担。

所以我鼓励大家一方面做公益,有很强的同理心帮助大家。另一方面做投资、做企业家基层实践,这两个方面一起做起来,不但使你能够帮助这个社会,而且能够不断地自我完善、丰富,能够把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对思想和行动的合一推到一个更高的高度。我觉得这样的人生是比较丰富和更有意思的人生,这也是我非常有兴趣跑三、四线的原因,当然也给投资者增加了很多机会,我自己很幸福,能够看到不同的人通过教育和机会改变他们的命运,就像我一样。我觉得这样能够跟大家一起带着同理心去参加社会实践,用企业家精神参加到价值创造的过程中去。

周健工:我自己有三个强烈的感受。第一,您的谈话带有一点点反思的味道,最近经济和政治为什么出现这么多的变化,一定是整个系统和底层结构发生了变化。第二,我们对新经济的认识,不仅仅是互联网,它牵扯到更多更广泛的实体经济领域,技术对整个经济的推动作用,在某种意义上刚刚开始。第三,当我们在大方向上摇摆的时候,还是要回归到人文的精神,来看待这个世界发生大的变化,这样也可以落到您长期的结构性价值投资这个理念上。最后我们希望在这样一个冬天,2017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张总的观察和分享给我们带来未来的信念和乐观。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种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