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价值投资能年赚 50% 吗 ? 关键在于反向思考
作者:未知 来源:价值投资之道时间:2018-06-05 11:34:00

几年前,巴菲特 在伯克希尔股东会上说过一段非常有趣的话。他说,他知道大约有六个人左右能在管理相对小的资金下创造每年 50% 的收益率。听完后便开始思考:这六个人是谁?

但比起花时间猜巴菲特口中的投资者是谁,不如花时间思考我们这些小投资者,能怎么从中学习以获得更大的回报。

巴菲特在这次股东大会上发表的评论,和他先前在 1999 年接受商业周刊专访的评论相似。

“如果我今天只管理 100 万美元,或者说 1000 万美元,那我就会全额投入投资。任何说投资金额大小不会伤害投资表现的人,这都只是种推销术。我获得最高报酬率的时期,是在 1950 年代,当时我大胜道琼指数。你应该能查到这些数据,当时我的投资金额非常少,这是一个巨大的结构性优势。我想若我管理 100 万美元的资金,我每年都能赚 50%。不,我知道我可以,我保证。”

他保证……而且他有充分的理由保证这一点。因为当管理大约 100 万美元左右的时候,他就真的做到了。他在 1950 年代初尚未开始合伙人关系前,每年实际上就赚了 60% 左右。

如何创造巨大的获利?

所以假设我们大多数人管理的资金是 7-8 位数 (或者更少,可能是 5 到 6 位数……巴菲特开始滚的雪球大约是 5000 美元) ,我们要怎么采取巴菲特的意见,并应用它来达到远高于平均的报酬率?我们可能无法年获利到 50% 那么高,但有趣的是,巴菲特的一些管理小资金的朋友,都借由复制巴菲特的逻辑获得了年化约 30% 的报酬。

巴菲特在 Superinvestor 演讲中提到了,有一个人在与巴菲特的公司同一栋大楼,但毫无相关的企业内工作,他注意到了巴菲特惊人的报酬后辞职,开启了自己的合伙投资。

所以,我们能复制巴菲特的方法,并取得打败标普 500 指数的回报吗?

答案是我们必须拥有反向思考的能力。我的反向思考,意思不仅是与大多数投资者所想的不同,而且也要不同于大多数“价值投资者”。我读过许多自称为价值投资者的经理人他们的信件。他们的语言之中充斥着“巴菲特式”的用语,例如以“合理价格”买进“优质企业”,或是引用其他巴菲特的名言。我对这样的引用没有意见,事实上,我在这个部落格和我自己公司的文献中,也使用了很多巴菲特说过的话。

问题在于:许多价值投资者购买这些“优质”的公司 (真的是优秀企业) ,但他们付出太高的价格。使得这些投资者获得了平庸的回报。买入可口可乐 (Coca-Cola) 股票在 1990 年代后期 (巴菲特收购 10 年后,股价上涨了 10 倍之后) 特别受欢迎。

那些投资可口可乐的“价值型投资”经理人,买入逻辑是依照这是巴菲特的重点持股,和“时间是伟大事业的朋友”。

然而,当时可口可乐的本益比 40 倍,并不是那么便宜,虽然时间是伟大公司的朋友,但在这个例子中,可口可乐耗费了十年的时间才解决了价格被高估的问题。这段时间以来,可口可乐的股东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回报。可口可乐是一个极端的例子,最终许多价值型投资经理人选择以标普 500 指数的绩效为标准。

我比其他投资者更加关注巴菲特,所以你要明白,我是在挑战你要像 1950 年代的巴菲特那样思考,而不是像 2000 年的巴菲特。从 2000 年开始,我们可以从巴菲特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但我们应该注意到他是如何实现过去年化 50% 报酬的 (暗示…并不是通过购买和持有伟大的企业 – 至少不是一开始…而透过购买极端被低估的股票,并在达到合理价值时出售股票,一再重复这个过程)。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种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