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等到底部现,再买已太迟
作者:姚斌 来源:雪球时间:2018-05-14 13:35: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投资者需要平衡傲慢和谦逊,当你买入的时候,这是一个傲慢的行为。这意味着,你认为市场会回转,即使有人不停地将股票卖给我。我买入是因为我知道的比别人多,所以我坚持自己买入的行为,这是一种傲慢。”塞思·卡拉曼说。“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还要谦逊的对自己说‘我可能是错的’。”

“很多股票价格便宜是有原因的,”塞思·卡拉曼在《我有价值投资的基因》中这样写道,“有些公司常年被低估,那可能是因为它们的管理层差劲。公司良好的管理会增加公司的价值,当公司股票价值低估时,他们也可以回购股票。而管理不善会伤害到股票。这些都是我早期的但深刻的教训。”

有人问如何看中国的股票市场?索罗斯答,股市没有随整体经济的发展而上涨,是因为那种增长事实上伴随着利润的缺乏。而股票市场总体来说是反映利润的增长,而非产出的增长。因为太多的产出都被用于投资和出口,这些利润率较低。事实上这甚至给银行带来了麻烦,也因为缺乏盈利给股市带来了问题。

预判经济数据的文章真的很重要吗?听听巴老是如何说的?“我们从未根据对宏观经济的感觉来买或者不买任何一家公司的股票。我们根本就不读那些预判经济数据的文章,因为那些预判真的是无关痛痒。”

在约翰·内夫看来,投资者对于高增长的追求常常由于实际增长低于预期且当初购买股票时支付的价格过高而带给投资者糟糕的回报,但投资被冷落的的低市盈率股票由于投资者不带任何高增长预期,因此避免了出现“增长率陷阱”现象。——虽然可以避免出现“增长率陷阱”,但却有可能掉入“价值陷阱”。

2008年时,有人问芒格对于股价持何观点?芒格答,股价将如何表现,我是个不可知论者。不过我愿意以现行的价格买入。可口可乐、富国银行值它的价。我不期待在它们身上出现奇迹,期待奇迹一般而言不会是一个好想法。如果你在等待底部,通常等到你认为你已经看到底部的时候,那时再去买入已经太迟了。

有人又问,我们该如何避免类似2007年那样的损失?我们有能力做到吗?查理·芒格先生回答说,不能。“如果你现在不承受一点痛苦,你将无法活出正确的人生。”有人问,为什么要强调增长?增长有限制吗?查理·芒格先生回答,当然。因为物质世界是有限的。

查理·芒格先生认为,错误判断和阳光一样,这通常是世界的一部分。不过在伯克希尔,这要比其他地方来的少,这就提供了有利优势。《局外人》(outliers)书里最精彩的一章就是讲一个智商为200的人在生活中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很多糟糕的事情需要担心。如果有人问芒格未来30年里核武器被使用的几率,他会回答非常高。但是你只能在你能改变的事情上努力,对其余的事情“不用过于关注”。尽管增长率为0,日本仍然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地方,而这里我们的情况并不见得同样如此:民族主义帮助了他们。

有人问,如果个人股东没有和管理层碰过面,他该如何判断其可靠性?查理·芒格回答,没有答案。如果你去找麻省总医院说你想学会看懂骨肿瘤的幻灯片,他们没法教你。“如果一个人没在那干上8年,是不会熟谙业务的。”

戴维斯家族的投资从大多数人不敢买股票的20世纪40年代开始,一直至大多数人不敢不买股票的90年代。半个多世纪中,他们经历了“两度漫长牛市、25次股价回落、两度惨烈熊市、一次市场崩溃,以及七度轻微熊市和九次市场萧条”;见证了三次重大战争、一次漫长的通货膨胀。但是他们始终稳坐钓鱼台按兵不动。

戴维斯晚年时,他的儿子和孙子研究了他的投资组合,发现使戴维斯登上《福布斯》的原因,在于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一直忠实持有的几支旧股。虽然投资组合中也有不少亏损的股票,但却不足以影响他的成功。这再次证明,“即使一生的投资中购买了一大堆业绩平平的股票,只要偶尔能有几个高招也能成功。”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上善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