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巴菲特与北大学子的4小时聊天干货:2018年的投资机会在哪里?
作者:未知 来源:价值投资之道时间:2018-05-11 15:53: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在会谈中,巴菲特对学生们提出的如何寻找好的投资标的、2018年的投资机会、以及如何看待人工智能等技术挑战等热点问题一一作答,并分享了个人的人生体验。

如何寻找好投资标的

201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年报显示,在过去的53年中,伯克希尔·哈撒韦的A股每股账面价值从19美元升至21175万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9.1%。作为掌门人的“股神”巴菲特如何选择投资标的,学生群体也想学得一招半式。

巴菲特坦言,除了盈利、现金流等财务数据之外,关键是“洞察到其他人所没有发现的地方”,并强调应投资自己能力圈中的公司。他以投资苹果作为例子,称自己投资时,需弄清这家智能手机企业的生态系统能够持续多久,包括何时竞争会变得激烈、拥有多少额外现金、将推出何种额外服务等。

根据2017年的年报,伯克希尔哈撒韦在2017年购买苹果比其他股票都多。虽然个人仍用翻盖手机,但苹果已经成为巴菲特第二大重仓股,并在2017年为巴菲特带来73亿美元账面利润。

而对于已经投资的公司,巴菲特则表示,即使是护城河宽如可口可乐般的公司也会随着社会文化、口味或是税收环境,面临价值重估,关键是投资人需要“学无止境”。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第二人物查理芒格曾经评价巴菲特称,巴菲特最大的能力,在于不断学习和进化,“巴菲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学习机器。即使到了退休年龄,也能有效学习并建立自己的技能。自从65岁以来,巴菲特的投资技能获得显著提高。

2018年的投资机会

问及如何看待2018年的投资机会,巴菲特笑称,“我希望我知道,但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如果你知道,请安静地告诉我,不要对其他人喊出来。”

但他再度强调,最好的产业是有护城河的城堡,“总会有其他人打算攻击你的城堡,但问题是你的护城河是否够宽。”他以媒体的发展为例,70年代,报纸是垄断行业。那时,巴菲特曾投资华盛顿邮报的母公司,并获得百倍回报。但在互联网时代,报纸逐渐被侵蚀,互联网渠道兴起。他称谷歌变成一个好生意。伯克希尔旗下保险机构Geico每次从谷歌获得汽车保险点击都需要支付一定费用,“这种情况下,公司护城河很大。大到竞争对手Bing被用户戏称为‘但它不是谷歌’(But It’s Not Google)的缩写。”

而在地区选择上,重仓美国公司的巴菲特继续看好美国长期发展。巴菲特表示,美国的秘密武器是一个释放人才潜能的体系,“美国的人均GDP为59000美元,比上世纪60年代提高了6倍。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保持已带给我们发展的机构和体系。增长的动力之一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市场体系变得越来越专业化。”即使今年年初美国市场因为利率风险,出现短期震荡走势,巴菲特仍透露出乐观心态,“1942年,我以14.75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第一只股票。那时,美国的太平洋战争中受挫。如果你当时投入了大约114美元,那么今天它的价值将达到40万美元。这是一股巨大的顺风,短期阵风无关紧要。”

而去年巴菲特曾逆势投资加拿大按揭公司Home Capital Group Inc的举动,也引发学生群体的好奇。巴菲特坦言入股Home Capital Group属于机遇,“当时加拿大一家银行遭到挤兑。在美国,通常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会阻止挤兑。伯克希尔及时地给这家加拿大银行提供贷款,阻止挤兑的发生。其他银行也会提供信贷帮助,但往往条件更为苛刻。伯克希尔的条件更优,且伯克希尔出手,有利于提升银行信誉,从而阻止挤兑。”

在北美之外的地区中,巴菲特认为,亚洲,特别是中国,是特别适合开展商业活动的地方。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的比亚迪,位列巴菲特前15支重仓股。

最好的人类会击败机器

而在人工智能潮中,巴菲特也被看作是机器和算法学习和挑战的对象。美国一家资产配置公司就以巴菲特命名自己的人工智能产品。在谈及如何看待人类所面临的机器挑战时,巴菲特表示,机器在投资决策中可能会超越人类,但最好的人类会击败机器,“AI可能比标准普尔500做得好,但没有一台机器可以击败查理芒格。”巴菲特称,拥有正确投资理念的人将能持续做好投资,无论是否受到机器的影响。直到现在,年近88岁的巴菲特也往往能在接到电话的两分钟内判断,是否要达成一笔交易。

问及未来工商业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巴菲特表示,任何行业中都一直有挑战存在,就像汽车行业中的无人驾驶汽车一样。但无论是否有无人驾驶汽车,加油站一样能经营得很好,这表明行业中仍有不变的东西存在。而从更广义的角度看,巴菲特认为,网络攻击可能成为人类最大威胁。

在会面中,巴菲特也向年轻人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感悟。

当被问及自己有何惨痛教训时,巴菲特表示,除了疾病,任何困难似乎都会随着时间消逝,“最重要的是珍惜身边的人。”他鼓励学生们把最优秀的品质展现出来,并与那些激励你的人为伍,“你会发现,成功与乐观积极相关。与人为善,比IQ、比解方程式的能力更为重要。”

在此次受邀的10所院校中,除了北大光华外,还有斯坦福、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Rotman)等。那么,巴菲特都和学子们聊了些啥?由于现场不能录音录像,光华学子根据笔记整理了如下内容:

详细问答

问题一: 如果您必须在2018年从零开始,你将如何改变您的职业与商业道路?

巴菲特: 我还是会做我现在做的事情。

问问自己:实现目标的最佳入口是什么?

回想当年,当我开始在奥马哈进行证券投资的时候,我免费为我心中的英雄本杰明·格雷厄姆(Ben Graham)工作。理想状态是我能自己管理资金进行投资,但很明显年轻的时候,我没有那么多钱。因此,我需要吸引一些投资合伙人,而一个重要的办法,就是我需要有一个亮眼的投资记录。就像拥有良好成绩的小棒球联盟球员加入职业棒球大联盟一样,年轻的证券投资人需要有一份体面的投资业绩,这样人们就可能给你投资大笔资金。直到1956年5月我才真正开始独立管理资金进行投资,向别人募集了一些资金。那时我还没有投资的总体规划。我的大学室友知道我过去小额资金投资业绩很好,因此,他相信我,也投资了我的基金。

去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招聘了两三个人。实际上有一大堆人来应聘,他们都有出色的业绩记录。我要弄清楚的是在这些优秀的业绩背后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以及他们是怎样的人。

如果我今天重新开始我的职业生涯,我仍然只会做我有热情的工作。对我来说,我每天都期待着工作。我是跳着踢踏舞去上班的。我的意思是,我有社保退休金收入所以我现在并不需要为钱工作。但我仍然工作,因为我喜欢它。

总体而言,如果我在2018年重新开始,我还是会从事过去一次又一次做过的那些工作。如果你所做的事让你有激情而且你很擅长,人们就会来找你。

问题二:当您在评估公司的增长时,您会用哪些特征和财务指标呢?

巴菲特:我会寻找那些为了世界做了点什么的股票。在评估增长时,有太多指标可以考虑,所以关键在于去看哪些指标。

收益是一个考察标准。但是投资人必须记住,如果他在考虑是否投资时做了一个非常显然的决定,那么其他人也可以。因此,重要的是洞察到其他人所没有发现的地方。

另外,坚持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能力圈范围内的股票也是十分重要的。上个季度,我购买了苹果公司的股票。关键是弄清楚这家智能手机企业能够持续多久,包括何时竞争会变得激烈、拥有多少额外现金、是否会拿回海外资金、将推出何种额外服务等。

正如之前所言,投资时有许多指标可以考虑,但其中很重要的一项是经营优势和品牌,比如麦当劳。

当在考虑是否购买一个企业的股票时,另一个需要重视的因素是公司的管理层是否对管理这个公司充满热情——最值得投资的公司,是那些已经足够好到无须再去考虑管理层的公司。盈利能力与现金也十分重要。

变化在随时发生,有时甚至是急剧的。把投资想象成棒球,而你是击球员。投资一家公司就像当棒球飞来时,你在不断调整位置。球是否在“好球带”对结果至关重要。与棒球不同的是,投资时,投资者可以选择“不挥棒”。因为,在投资中,没有明确的“好球带”,除非你足够了解公司及其投资潜能。

问题三: 巴菲特先生,您在七十年代投资了报业,比如华盛顿邮报变成了相当好的投资。从2018年的投资角度来看,您最感兴趣的是哪些行业?

巴菲特: 报业是从1880年代开始,在那个时候报业是个很大的生意-每座城市都有十家报社以上,语言也包括西班牙语,德语等等。

有很长一段时间,报纸是人们获取信息不可缺少的途径。除了报纸的必要性之外,这个行业也很自然的是一个垄断行业,因为人们一天只需要读一份报纸。因此,到了七十年代,整个国家仅剩下1700家报社。

那个时候,报纸已分门别类,比如工作、房地产、棒球、金融等。现在,除了报纸之外我们可以从更多其他资源找到资讯。现在每一条“新闻”都是分散的。此外,报纸成本是按行计算的,而在互联网上不管你怎么发信息,都是免费的。

总体而言,此后电视台的崛起以及最近的互联网,已经取代报纸,成为大多数人的主要信息来源。因此,报业逐渐失去了用户群和垄断力量。华盛顿邮报始于三十年代,并于七十年代成为华盛顿特区的最佳报纸。之后华盛顿邮报破产并且被拍卖了。在我们投资当时,它还拥有四家电视台。新闻周刊和其他资产。整个公司的售价为8000万美元,而单独的资产价值很容易达到4-5亿美元。所以这是当时不需要多加考量而可以做的投资,并且超过了100倍的回报。

至于今天最好的生意是什么,我希望我知道,但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如果你知道,请安静地告诉我,不要对其他人喊出来。

最好的产业是有护城河的城堡。总会有其他人打算攻击你的城堡,但问题是你的护城河是否够宽。一些伟大的企业分散在许多社区,所以人们不会注意到它们,竞争对手也不会瞄准他们。但是随着所有信息变得无处不在,这种事情变得很少。此外,也有一些行业和公司曾经享受过护城河,但是这些行业已经逐渐消失了。

报纸是一个具有地方性自然垄断力量的行业,但是由于互联网的出现,报纸逐渐被侵蚀。另一个例子是美国在线(AOL),AOL在20年前是很大的事业。当时人人都恨他们,但他们一直发展得风生水起。这是一个好企业的特征之一。 Google是另一个优秀企业的例子,该渠道对于用户来说是无价的。举个例子,GEICO每次从Google获得汽车保险点击率都得支付10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它们的护城河是很大的,大到竞争者Bing被用户戏称为 “但它不是谷歌”(“But It’s Not Google”)的缩写。

问题四:这些年来,您的个人生活对您的事业发展有什么影响?

巴菲特:个人生活的幸福,毋庸置疑会帮助到你的职业发展。与和你相关联的人都保持一个友好的关系是很重要的。比如我和搭档查理芒格,自1959年起到今天,我们都未曾有过一次争吵。而人生最重要的搭档,则是你的配偶。总之,个人生活与事业发展紧密相关。

说到事业,我们不会买下公司来为管理层换血。我们想要找的,是那些对他们的事业有热情的人,并且当他负责这家公司的时候,能够为此担当。

总的来说,若想获得事业的成功,你需要找到你的热情所在。对我来说,投资就像是在一块没有边界的大白板上绘画,这也是我最享受于其中的。我享受于做出正确决定所得到的喝彩与光环。而投资,可以满足我的这些标准,我爱我正在做的一切。

问题五:您一直强调保持内部记分卡(inner scorecard)对于获得成功的事业和令人满意的生活很有必要。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您有没有对内部记分卡做过修正?

巴菲特:保持一个内部记分卡非常重要。人们经常从外部评价你,这是外在计分卡。实际上过去几十年里我的计分卡并没有多少改变。在我13岁时,在从奥马哈搬到华盛顿之后,情绪一度低落,并陷入麻烦中。我父亲称“你可以做得更好”,使我平静下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记分卡会逐渐成熟,而且对你的性格产生重要影响。如果你对自己不满意,那么请设定高标准。无论你把它称作记分卡还是清单,你使用它的目标是帮助你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让我们做一个设想,我给你一个机会,从你周围20个人中选择一人,得到他或她今后全部收入的10%。这个人不一定是最聪明或最擅长运动的,实际上你可能会选择最慷慨、诚实和与人为善的那个人。接下来这个场景更有趣,你可以选择卖空一个人,因此可以说这是你最不想要成为的人。把你敬佩的人具有的特质放在这个清单上,你可以成为那个人。到最后,你会发现美好的事物会源源不断聚集到你身边。正如一首诗所说的,“一个钟只有敲响的时候才是钟,一首歌只有唱的时候才成为歌,爱在心中不是为了被掩藏起来,只有给予的时候才是爱。”

问题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去年在加拿大做了一笔4亿美元的投资。您认为加拿大还有什么其他的投资机会吗?

巴菲特:那次投资有机遇成分。加拿大一家银行遭到挤兑。在美国,通常联邦存款保险公司会阻止挤兑。伯克希尔及时地给银行提供贷款,阻止挤兑的发生。其他银行也会提供信贷帮助但往往条件更为苛刻。伯克希尔的条件更优,且伯克希尔出手,有利于提升银行信誉,从而阻止挤兑。

加拿大是一个好的投资地点。在1977还是1978年,我花了两千万美元买了一座大桥。那是一个公开上市的公司并且拥有重要大桥之一。

当电话铃响起时我非常激动。我总能在2分钟内判断我是否要达成一个交易。

问题七:伯克希尔为一个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支付了4亿美元。你如何适应低利率,以及如何在不断变化的货币政策下做出投资决策?

巴菲特: 伯克希尔从不根据宏观经济上的考虑做出决定。我不认为利率会对投资决策产生任何影响,而认为观察利率本身很有趣。投资决策应该由业务本身的性质和特点决定,而不是由利率决定。

我欣赏美国经济的长期增长。我生命中有过15位美国总统,这个数字占了所有美国总统的三分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经济表现很好。美国现在所有的资产都是在短短几百年间从无变到有的。这是一场胜利者的游戏,你也想参与其中。我不会让政治信仰影响投资信念。

1942年,我以14.75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第一只股票。那时,美国的太平洋战争打了败仗。如果你当时投入了大约114美元,那么今天它的价值将达到40万美元。这是一股巨大的顺风,所以短期阵风无关紧要。在经济衰退期间,你也可以看到优势。

看看我们现在,再看看1976年的情况,你很容易就能看到趋势线是怎样的。不要在有大顺风的游戏中跳舞,进进出出。你需要关心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资产会产生什么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赢得比赛的人终归是你。你不需要订阅报纸。你只需要穆迪手册。

问题八:在1999年你在Sun Valley的演讲中提到了过度高估的市场。我们今天也是面临类似的情况吗?

巴菲特: 1999年和今天有相似之处 - 在这两个时期,股市都出现了上涨趋势。然而,目前的情况与1999年没有可比性,当时债券超过3%,股票吸引力不高。在1999年,潘恩韦伯对人们预计在十年内通过股权投资获得的收益进行了调查。答案是在10年内每年超过15% - 这非常乐观!

真正的诀窍是找到明显的机会 - 那些向你大喊的机会。例如,有一个5年的公司债券,回报不到1%(YTM)。纵观资产配置的宏观水平,当你通过持有股票或其他工具可以轻松获得更高的回报时,为什么会有人持着一种使你的回报低于1%的资产。真正的问题是找到那些有潜力做得非常好的公司,就是从成千上万的公司那里找到这些公司并正确评估它们。所有你需要做的只是找到1-2个这些被明显的错误定价的机会就可以变得非常有钱。另一方面,关于投资的好处是,如果你找不到任何东西,你可以选择先持有现金。

我曾阅读穆迪和标准普尔汇编。这些书籍是关于工业,交通等等的行业,逐页读了这些书籍。总的来说,书里的信息就是要找到明显的机会,并抓住它们。这不需要任何财务公式或数学公式的背景知识。此外,很多人认为波动性是一种风险,但实际上它对你有好处,因为你真正想要的是那些你知道真实价值的资产所呈现的巨大价格差。

问题九:您如何把社会责任与投资决策相结合?

巴菲特:作为公民,我们有责任付出努力并参与到社会工作中。但试图通过社会责任感来给公司排名将会导致失败。不要因为社会责任感而作出一个投资决定。

之前查理和我有机会在德克萨斯州购买一家嚼烟公司。我们看了公司的数据,发现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好的生意,但我们最终没有买这家公司,因为如果收购则成为烟草行业的参与者,而我们并不想这样做。

查理最喜欢的公司Costco也卖香烟,但那并不会影响我们对这家公司的喜爱。就像我喜欢可口可乐并吃我想吃的东西一样,这是一个个人选择,即使我知道这不健康。为了喝可乐,我愿意为此放弃一年的生命;这是我愿意付出的代价,我的决定。你需要做你信仰的事情,并尽自己的本分。对于卷烟问题,我认为征收重税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征税也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问题十:未来工商业的主要挑战是什么,如何处理这些挑战?

巴菲特:任何行业中都一直会有挑战存在,就像汽车行业中的无人驾驶汽车一样。但无论如何,资本主义在美国都会很好地存续下去。无论有没有无人驾驶汽车,加油站一样能经营得很好,这就表明行业中还是有一些不变的东西存在。

我有个朋友叫杰克·泰勒,他从不是班上最好的学生,而且他在1941年就高中退学了。然后他加入了空军,在二战的时候飞来飞去,退役后开始从圣路易斯往华盛顿卖车。他想到一个点子:很多人买不起车,那就租给他们!于是他从5辆车开始,扩张到17辆,最后成为了全美最大的租车商。他的秘诀是比所有竞争对手招聘的大学毕业生都多,因为他爱说这是个年轻人的行业。在座的每一位都比他要出众,而且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医疗科技进步和社会保障都在变好。

当然还有移民的问题,但别忘了美国基本上是由两个移民建立起来的。网络攻击也需要注意,因为它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当然还是有枪支武器的问题。

如果我们关注机遇的话,现在美国、加拿大、亚洲,特别是中国,都是特别适合开展商业活动的地方。我们应该关注医疗和教育行业。

问题十一:当前,您认为为了维持健康的美国经济,需要做些什么?

巴菲特:美国的人均GDP为59,000美元,比上世纪60年代提高了6倍。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保持已带给我们发展的机构和体系。增长的动力之一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市场体系变得越来越专业化。它释放了专业人才的潜能。

我们的目标是让每个人都有一种参与感和幸福感。假设我们的世界是依赖于足球运动生存。但是有一些人没有这样的技能,利用国家创造的财富我们可以给这些人和他们的家人体面的生活。如果他们愿意并且有能力,我们就能帮助他们找到工作。我们有了社会保障因为我们希望人们在辛劳一生后能够生活自足。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保持一直以来推动我们进步的氛围。正是这种氛围驱使着一个生命垂危的史蒂夫·乔布斯仍然想要通过创新改变人们生活。我们需要发掘我们这个体系中人才的潜能来创造造福于所有人的东西,并照顾那些根本没有能力参与竞争的人。

美国的秘密武器就是:一个释放人才潜能的体系。想想看,我们回到美国有400万人口的时候、中国有6000万人口的时代,我们能够进步得比中国快得多的原因是当时中国限制了人的潜能而我们却在释放它。但如今,中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显示出中国社会有多大的潜力。当社会不只有农业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人才可以被利用。你能想象吗——曾经的农民中可能就有一个史蒂夫·乔布斯式的人才,但在那个时代他永远不会有用武之地,除非通过分工越来越专业化的市场体系来释放人的潜能。

这就是我非常乐观的原因。我们的生活质量在过去有了许多改善,将来也会如此。

问题十二:除了阅读公司的年报之外,要做出成功投资,还有什么其他阅读材料是必须的呢?

巴菲特:你的理性认识会随着不断学习而增强,公司年报并不是最重要的阅读材料。没有什么可以与亲自参与实践可比,但这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和成本。假设你拥有一家公司,可以想象一下公司所面临的挑战,护城河有多宽,并了解这座城堡的价值等等。学无止境,以可口可乐为例,可口可乐有一条巨大的护城河,但是随着社会文化变化,可口可乐的口味在变化,新的税收政策也在变化。这些变化,会改变整座城堡的价值。

另外,也要寻找“尚未开发的定价权”。在购买糖果公司的时候,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就是一盒巧克力的价格是否有弹性。如果某种产品对价格不敏感,则要看看是不是属于给女友或妻子的礼物。因此,需要了解客户的心态。

问题十三:人工智能AI现在非常流行,因为机器在质量和数量分析方面都超越了人类。这项技术会如何影响对冲基金和其他基金经理? AI会成为比人类更好的投资者吗?

巴菲特:机器在投资决策中可能会超越人类,但最好的人类会击败机器。 AI可能比标准普尔500做得更好,但没有一台机器可以击败查理芒格。计算机擅长快速处理,因此在快速交易情况下,如动量交易和算法交易机器具有优势。

让机器决定投资和资金分配是非常危险的。基金保护和其他类型的自动化订单是1997年的崩盘的原因之一,2008年的崩盘也是。 如果让机器做出投资决策的趋势继续下去,它将继续造成闪电崩盘,而我们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将会有可能看到一些灾难。总体而言,拥有正确投资理念的人将能够持续做好的投资,无论是否受到机器的影响。

问题十四:您有过的最惨痛的教训是什么?有什么建议分享给我们?

巴菲特:任何发生在我身上的困难(除了疾病之外),最终似乎都会随着时间而渐渐走向好的一边。最重要的建议就是珍惜你身边的人,把你最优秀的特质展示出来。你应该与那些积极的、可以激励你的人为伍,远离充满负能量的人,因为这种负能量会蔓延、会影响到你的心态。你会发现,成功与乐观积极息息相关,而与人为善,比IQ、比解方程的能力更重要。

每个坐在这个房间里的学生,都有着无限的潜力,你们有精力、有很好的教育条件、有各种让你拥有成功人生的先决条件。你们只需要明智地选择与谁为伍。我祝福你们。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种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