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巴菲特之道
作者:未知 来源:股市技术分析​​​​时间:2018-02-02 09:33: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1.关于有效市场假说。来自芝加哥学派的有效市场假说已经成为指数基金销售的有利工具了,因为其名言"你无法战胜市场"成为被动指数基金最核心的投资逻辑。但是很明显,任何一个信奉巴菲特理论的人,都应该对有效市场假说嗤之以鼻。无论是巴菲特本身的长期业绩,还是身边认识的贯彻价值投资理念的投资经理,都已经说明这个假说是有问题的。

那么市场究竟效率如何呢?最合理的说法,应该是"市场对于信奉价值投资的勤奋投资者来说足够无效"。市场的有效性是相对于投资者本身的投资方法和勤奋程度而言的,一个卓越的勤奋投资者,市场会有足够的无效空间让其战胜市场。而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市场的确很难战胜,长期的指数性投资理论上更适合。但有趣的地方就在于人性,人类是非常讨厌承认自己无法战胜某种东西这样的说法,因此也不断前赴后继踏入市场中企图证明自己的能力,这些活跃而又长期来看持续亏损的参与者造成了市场的短期波动,使得市场在短期情况下显得不那么有效,一只新股可以将市盈率炒至数百倍,而后跌落70%,但基本面没有任何变化。短期无效的市场又吸引新的玩家重复这样的活动,继续造成市场短期波动,周而复始。

至此,一个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应该不需要担心市场有效性假说,他对自己的投资方式和勤奋程度有足够信心,相信可以在市场中找出最佳机会。这种信念的必然正确性可以在后面继续讨论。并且显而易见,对市场有效性的思考是参与者在参与市场之前就必须有明确答案的,否则就没有方法论的基础了。

2.关于能力圈。巴菲特名言之一,不要投自己不懂的公司,不要投能力圈之外的公司。这句话本身是绝对正确的,但值得更进一步思考。

首先巴菲特自身的能力圈就处于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从早期格雷厄姆式的深度价值投资注重廉价股,进化到注重企业品质和优秀商业模式,对于价格不再追求廉价而追求合理,最后则涉足并购来适应其庞大的资金量。包括后来对航空股和科技股的投资,都展现了一个T0级投资者最强大的能力,那就是能力圈的进化。但一定要认识到能力圈进化的前提,一定是你在原有能力圈做的足够优秀并且遇到瓶颈的时候,才去尝试。如果把人比作公司,巴菲特就好比腾讯,在原有能力圈做到最佳之后,能够扩展赛道,从社交领域跨入游戏领域,以后又进入云服务和互联网金融,近两年则是互联网行业综合投资。因此能力圈的进化,是T0级投资者和T0级企业的共同特点,是T1级企业应该努力的方向,是价值投资者梦寐以求的最佳机会,是投资马拉松中的非卖品。

3.关于分散与集中。毫无疑问,巴菲特集中投资的理念才是正道。我相信这个问题巴老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总结出来的结论,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判断集中投资的合理性。首先就是优秀的公司,伟大的投资机会本来就凤毛麟角,强制自己集中可以帮助自己筛选出最优机会,排除普通的公司。其次,深入了解所持企业可以降低集中投资的风险,并提高投资命中率。从现实角度来看,5-10只企业的集中投资是最合适的,并且通过自己有限经验的观察,分散行业的5只优秀企业非系统性风险已经达到可接受水平,剩下的系统性风险与集中还是分散没有什么关系了。

4.价值投资的前提。去投机化,成为一个纯粹的投资者,是价值投资的前提。这需要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是去投机化,另一方面成为是“纯粹”的投资者。所谓去投机化,除了停止技术分析,短线交易,频繁买卖等投机行为(巴菲特最早期是以技术分析作为理论依据的,不过后来立刻被他迅速摒弃)之外,还包括停止预测股市走向(包括市场和个股),经济状况,利率升降或者选举结果。停止预测不意味着漠不关心,巴菲特见多识广,对任何政治经济文化话题都有见解,但其仅仅作为一个评论者,在事情发生之后考虑影响,而不是在事情尚未发生前猜测其概率。巴菲特买苹果的过程贯穿美国总统选举前后,并且在选举结果出来以后大举加仓,其考虑也是基于希拉里和川普政策的不同,希拉里强调对富人加税来增加财政收入,川普政策则是全国的大规模减税同时削减政府开支来维持财政平衡。明显后者的减税对苹果这样的高税负企业是有很大好处的,而且这样的减税政策会增加的不是苹果下一年的盈利,而是此后每一年的盈利,折现到当前就是一笔规模可观的价值。相信这才是巴菲特在选举结果出来后才选择大规模加仓的核心考虑因素。

成为一个“纯粹”的投资者,就是要理解并贯彻“把股票当做生意的一部分,买股票就是买企业的一部分”这个价值投资核心理念。这个理念是价值投资理论的基石,一切的后续研究方法都是基于这个出发点。如果买股票就是买企业的一部分,那么当你选择买一家企业的时候,你实际上和自身经营这家公司没有任何财务结果上的分别,唯一的区别仅仅是经营决策不是由你来决定,而是由企业管理层来决定,继而可以推导出管理层素质在价值投资中的极其重要的考量地位。而通常来说管理层在自身行业的经营能力绝对优于投资者,所以巴菲特说过不教专业棒球手如何挥舞球棒。更进一步思考,这个理念还可以推导出的结论是成交量不是价值投资考虑要素,公司上市增加的成交量仅仅是方便价值投资者在需要的时候进入和退出公司更方便而已。假如上市与否不影响股权交易的可操作性,那么即使苹果没上市,巴菲特也照样买。但更具现实意义上来看,由于投资经理的资金来源有特殊的流动性要求,所以即使是信奉价值投资的投资经理,流动性也不得不成为他们考量的因素之一。这一点巴菲特早早通过保险浮存金的模式解决了,是其绝妙智慧的最佳体现,郭广昌也予以模仿。所以我们发现,巴老断断续续的一些名言,在逻辑上都是有推导关系的,如果他自己能够出一本书,相信将有望成为超越《证券分析》的新圣经。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种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