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重读费雪:单纯买市场不要的东西是可笑的!
作者:朱昂 来源:新浪微博时间:2018-02-02 09:29:00

导读:相信许多人至今在读着费雪的那本寻找成长股。这本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版的成长股教科书至今影响着我们今天的投资者。周末的时候,一个美国朋友给我发了1987年10月福布斯杂志采访费雪的文章,保存至今,还是非常值得一读的。那个时候费雪已经80岁了,毫无保留地分享了自己的投资策略。

市场上的两类投资者

费雪把市场上的投资者分为两类:一类人看重数据分析,他们会通过市盈率,市净率,分红率等数据去寻找市场上最便宜的公司;另一类人看重质量分析,他们会买入最好的公司,最优秀的管理层还不考虑价格。幸运的是,市场上这两类投资者都获得成功,通往投资成功的道路并不只有一条。

对于当时的市场,费雪感到一丝恐惧。质量普通的公司市销率达到5-6倍,而质量很差的公司也有3-4倍。消费信贷的杠杆率太高了,而政府什么都做不了。他认为现在的情况和29-33年的大萧条前并没有两样(bingo,采访没多久就发生了黑色星期一)。

费雪当初65-68%的仓位在四个最爱的股票上,20-25%的仓位是现金,其他仓位在五只可能的黑马股上。(这点也很有趣,费雪把重仓放在了白马上,而黑马的比例不超过15%)在他的投资生涯中(80年代不算,因为还没有完全过去),费雪认为只有14个股票给他带来了7倍以上的回报。

其中30年代只有2只。在他的投资生涯中,股票赚钱和赔钱的比例为3-4:1。有两次他亏了50%。不过有许多时候费雪买的股票小幅下跌,之后他再加仓买入,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回报。那14个给他带来巨大回报的公司他持有时间从至少8-9年到最多的30年不等。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小利润上,他想要那种巨大的利润,而且他原意为持等待。

费雪的选股逻辑

费雪选股的几个看法是:他们必须是低成本的生产商,要么是世界龙头,或者至少能和当初的日本抗衡。他们都有非常棒的新产品,他们的管理层都更加优秀。了解公司的管理层就如同是结婚。你直到和那个女孩一起生活后,才会真正了解她。了解管理层也是如此。费雪最大的兴趣是投资制造业公司,他讨厌科技股,他喜欢那种能把市场做大的公司。此外他认为许多人的弱点是什么行业都不肯放过机会,最后自己却没有一块是专的!

费雪公布了当初的两个重仓股:摩托罗拉和Raychem(好像是做发热电缆的公司)。对于摩托罗拉,费雪看到在最近半导体行业不景气的时候,公司还能赚取高额的利润增长,有着太优秀的管理层,其他几个竞争对手,有三个亏钱,一个刚刚打平。还有一点要看的是,公司生产周期减短,减少成本和库存数量。公司估值不便宜,但市场会看到很好的增长。说到Raychem,公司管理层几年前就知道老的产品无法再让公司每年增长20-25%。公司研发了新的产品线,但是低估了开发产品需要的时间,导致增速下滑。市场也怀疑他是不是成长股,估值也下跌了。现在是价格股的估值,但成长股的质量。

费雪不是100%的逆向投资。他认为单纯地买入市场都不要的东西是可笑的。但是发现大家都接受的谬论,才是逆向投资的核心因素。

费雪认为他投资生涯最重要的一课就是长期持有,那个年代,他这样的人几乎要消失了。大部分人依然喜欢每天杀进杀出。即使一些自认为的长期投资者,也在自己的爱股上买进卖出。费雪说曾经他是一个信托的顾问。当他们14元买入的德州仪器涨到28元时,许多人给他压力让他卖掉一些。当上涨到35元,这帮人有说了,卖一些吧,我们可能在下跌的时候买回来。费雪说,除非有更好的投资机会,否则不会换股。之后股价两三年内上涨到了250以上。

关于自己和格雷厄姆的区别。格雷厄姆是价值派,费雪是成长派。费雪认为自己的优势是,首先如果一个公司真是出色的成长股,会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完成大部分涨幅。其次,格雷厄姆的方法大家都比较容易学会,所以低估的机会并不是那么多。

对于选取基金经理,费雪的建议是看他们的投资纪录。还有,伟大的投资者是止损,而让利润奔跑。如果一个基金经理是卖掉赚钱的股票,持有亏钱的股票,绝对不是正确的方法。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种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