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价值联盟
价值投资本质上就是保守主义 广泛的阅读让我脱离“类人猿”状态
作者:一只花蛤 来源:新浪微博时间:2018-02-02 08:58: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独立投资人姚斌(一只花蛤):价值投资本质上就是保守主义 广泛的阅读让我脱离“类人猿”状态

原创 2017-09-27 江涛 乐趣投资

访谈主持|江涛 乐趣投资创始人 对牛人比对牛股更感兴趣

访谈嘉宾|姚斌(一只花蛤) 独立投资人  20年投资经验

文字整理|乐趣投资(ID:lequtouzi)

全文约6600字,阅读时间约13分钟

广泛的阅读让我从“类人猿”进化到“能人”

江涛:首先恭喜你的新书出版,而且在天猫、京东、雪球、新浪等网络平台受到广泛关注,很多读者第一时间购买阅读后,已经自发地在写书评和读后感。我们知道,《在苍茫中传灯》这本书的书名名最早源自于你的新浪博客。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新浪博客的?为什么会想到起“在苍茫中传灯”这个名字?又是什么力量让你坚持到现在还在写作,还在继续“传灯”?

姚斌:我是在2008年春开始写新浪博客的。其实,那时我并不清楚在博客上发表文章意味着什么。当时新浪博客标题的上面需要一个正式名称,我又很喜欢黄安的一首歌《传灯》,其中有段歌词这样写道:“黑暗中的一个人,谁来燃起一盏灯?洗我前尘,快我平生,永不见黄昏。点起千灯万灯,点灯的人要把灯火传给人。”

联想到投资的道路总是苍茫无边,迷雾重重,于是我就将博客的标题命名为“在苍茫中传灯”,其含义就是要发扬光大价值投资,以此自我激励。从那时起,直到现在的前后10年时间,我在博客上发表了700多篇文章。

我之所以至今依然坚持写作,其实不过是我的兴趣罢了。作为一个中文系出身的人,总感觉不写点什么,就好像缺了点什么。

江涛:很多人对您的笔名“一只花蛤”很有兴趣,而且大家对“蛤”的读音也不一样。有的读“蛤(ge,三声)”,有的读“蛤(ha,二声)”。正确的读法应该是哪个?为什么会起这个笔名?

姚斌:这个笔名确实很怪,不少人也会经常问我。其实,那是我在新浪博客的网名。当时注册博客的时候,都需要一个网名,我联想到自小视我如同掌上明珠的祖母,不知为何,她老人家总是喜欢叫我“一只花蛤”,可能只是好玩吧。为了纪念我的祖母,我就取了此名。

要是知道今日我竟然也能够“名满天下”,那就应该取一个更有诗意的名字,比如“满江红”或者“沁园春”什么的。这个“花蛤”的“蛤”在此应读作ge(三声),当它读作ha的时候,只有“蛤蟆”的“蛤”。

江涛:哈哈,“满江红”曾经是我用过的一个笔名。在阅读您的这本书时,很多人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您读的书真多!芒格被人称为“长着两条腿的图书馆”,我觉得您也至少可以被称为“两条腿的书架”。您每天的阅读时间有多长?阅读量有多大?阅读方法是什么?主要阅读什么内容?您认为阅读对投资有什么意义?

姚斌:阅读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成为我的生活一部分。通常我一年大约会读50-60本书,这些书一般在三四百页,平均每周1本,最多2本。我读书的速度不是很快,要是像巴菲特那样一天读5本,那我没办法做到。在阅读的时候,我喜欢涂涂画画做批注,尽量找出与众不同的观点,然后写好笔记。

以前我读价值投资的书比较多,现在除此之外,还广泛涉猎生物进化论、行为金融学,甚至物理学的书,为的是能够培养起像查理·芒格所说的“格栅思维”。

阅读对于投资的意义太重大了,如果我不阅读,可能至今依然处于类人猿状态。


江涛:那您经过大量的阅读之后,已经从“类人猿状态”进化到了何种阶段?怎么理解“格栅思维”?建立“格栅思维”对于投资有何意义?

姚斌:感觉自己目前只是到了“能人”阶段,与“智人”阶段还有一定距离。

格栅思维就是多学科思维。因为世间万物之间都是有着相互联系的,所以对于一个具体的问题,如果仅用一种思维方式进行分析和思考,那么可能只会得到一个狭隘的结果。

在投资领域,如果引入格栅思维,运用于对一家公司进行评估的时候,将公司置于一个商业生态系统中,进行全面的分析和解读,那么就会更好地理解公司相关的因素是怎样相互影响、相互联系的,从而揭示出更隐秘的情况。

价值投资有三大基石 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适用

江涛:在书中的介绍,您自称“专注于价值投资保守主义哲学”。您认为什么才是价值投资?怎么理解这个概念?如果进行类比的话,您认为价值投资更像什么?

姚斌:我在《篇章解读〈在苍茫中传灯〉(一)》中已经提到,只要“承认股票价格与商业价值间的差异以及遵循安全利润率的原则”,就可以被称为价值投资,否则就不是。至于他们采用何种方式,比如专注蓝筹股或投资某个板块,这并不重要。


价值投资既不是买了低市盈率的股票就是价值投资,也不是买了低市净率的股票就是价值投资。在查理·芒格看来,所有的聪明投资都是价值投资。这种投资与支付很高的市盈率倍数或者市净率倍数没有关系。因为投资者已经明确地作出决定,美好的前景是如此确定、以至于投资者仍然能得到比他支付的价格更多的价值,即便是他以35倍市盈率买入的所谓成长股。如果这是合理的,那是因为他得到的价值比他支付的价格多,但这仍然是价值投资。

如果将价值投资进行类比的话,我觉得难以类比,因为无法做出比喻。

江涛:那您认为价值投资能被复制吗?价值投资体系有什么理论支撑?

姚斌:价值投资可以被复制。这是因为花4角钱或5角钱买进价值1块钱的东西永不过时,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适用,这就是现在流行的“普世”原则之说。

价值投资的基石有三个:正确的投资态度、安全边际和内在价值,构成了价值投资的体系,支撑着价值投资的理论。这三大基石基本上都来源于本杰明·格雷厄姆。

价值投资本质上就是保守主义 也是一种思辨智慧

江涛:如何理解“价值投资保守主义哲学”?从哲学分类看,价值投资可分为哪几类?您为什么会专注于价值投资保守主义哲学,并且提倡保守主义哲学?

姚斌:我在《篇章解读〈在苍茫中传灯〉(二)》里面已经提到,价值投资本质上就是保守主义,这是价值投资策略所决定的。保守主义体现在术的层面上,就是安全边际。

为什么价值投资会上升至哲学的层面?因为价值投资与哲学一样,都是对一些问题展开研究,其中涉及逻辑、知识、道德、理性、心灵、语言以及意识等概念。与哲学一样,价值投资也是一种思辨智慧,展现了思维的不同维度。符合客观规律可实践就是正确的,违背客观规律不可实践就是错误的。

自从本杰明·格雷厄姆倡导价值投资以来,至今已经超过80年,历经长时间的考验,其中又经过巴菲特发扬光大,事实证明它是卓有成效的。因此,不由得后人不继续“传灯”下去。

年均16%的复合投资回报率已让我十分满意

江涛:所以您不但继续“传灯”,而且也一直在身体力行。不过,对于价值投资的认知,您也经过了一定的曲折。您是哪一年进入证券市场?什么原因促动你进入证券市场?一开始是如何做投资的?

姚斌:我是1997年进入证券市场,到今年整整20年,当时正值一轮牛市如日中天。促动我进入证券市场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听说别人在股市赚钱了,觉得自己也应该学学别人赚点钱。

那时价值投资的理念尚未传播至我国,因此,我那时与其他人没什么两样。只知道股票是用来交易的,只有通过差价和波动才能赚钱。

江涛:您是从哪一年开始践行价值投资的?又是什么原因促动你选择走上价值投资的道路?还记得第一个您认为成功的价值投资案例吗?

姚斌:当我在证券市场实践了5年后,我发现这种通过差价和波动买卖股票的方法赚不到什么钱,就自动放弃,基本退出市场,不再轻易地买卖股票。


2002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本有关巴菲特的书,这本书就像一道光明划过我的星空。从那以后,我一直沉浸在其中,直到今天。

当我学了3年的价值投资之后,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尽得精髓,于是在2004年底又进入股票市场。记得那时买了中国联通这只股票。后来中国联通赶上“股改”,送了股,我又一直持有到2006-2007年那次大牛市。不到3年的时间赚了3倍,后来就跑了。这大概是我第一个“成功”的价值投资案例。

江涛:自从践行价值投资以来,您的年均收益率方便透露吗?这个收益率让您自己满意吗?您理想中的投资收益率是什么水平?

姚斌:如果从2008开始算起一直到今天,我投资的复合回报率大约是16%左右。考虑到我自己的能力,对此我已经十分满意。巴菲特对其回报率超过15%的部分视为“奶油”,而芒格先生只要获得税前10%的利润(包括分红)将“很开心”。那么,我又夫复何求?

江涛:年均复合回报率16%的收益率水平看起来不是特别惊人,但作为复利投资,其回报还是非常可观的。您认为价值投资有买入、卖出标准吗?持有的依据主要是什么?

姚斌:关于价值投资的买入标准,比较复杂,可以参看《在苍茫中传灯》一书中《我的投资清单》和《我的十二条投资策略》,文章里面介绍得比较清楚。

关于卖出标准,则比较简单,归纳起来大概有四点:或者是错误地买入,遭遇意想不到的情况;或者是公司已经出现实质性问题;或者是市场严重高估,致使其“价值”丧失殆尽;或者是有更好的投资标的出现。在这些条件充分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卖出问题。不过,不管是买入或者卖出,其依据都是对公司价值的判断。

价值投资不考虑时机选择 不可能做差价

江涛:价值投资考虑时机选择吗?您会考虑做差价,降低持股成本吗?

姚斌:我不考虑时机的选择。我觉得,如果考虑了时机的选择,那么就很可能不会考虑价值;如果考虑了价值,那么就很可能不会考虑时机。

这是因为,当一只股票出现深度价值时,“良好的时机”不一定同步到来;而当“良好的时机”到来时,一只股票的深度价值不一定同步出现。通常情况下,当深度价值到来时,往往都是坏时机。而当好时机到来时,深度价值又往往消失了。

至于“做差价”问题,只要遵循价值投资的卖出原则,就不可能去做差价。

“视股票为企业” 的理念让我反败为胜

江涛:能否分享一个您认为非常成功的一次价值投资案例,以及从中总结出的成功经验?

姚斌:非常成功的投资案例应该就是通策医疗,这在《在苍茫中传灯》一书中作为案例已经写入。(点击阅读:一只花蛤:投资通策医疗6年获利11倍的经验与启示)

江涛:的确,对通策医疗的投资,坚守6年获利11倍而且,对于中国纽扣行业的“隐形冠军”伟星股份相守8年,回报3倍以上的投资,对您来说也算比较成功的案例(点击阅读:一只花蛤:坚守伟星股份八年的经验与反思)。能否分享一个你认为比较失败的一次价值投资案例,以及从中总结出的经验教训?

姚斌:我在“附录”投资案例中所列示的伟星股份和巨星科技,从那时的“短期”来看,基本上可以确定为“失败”的例子。这个“失败”的例子既与当时的市场环境有关,也与公司自身暂时性的业绩增长停滞有关。如果那时不是抱着“视股票为企业”的理念而没有放弃,那么可能早就失败了。只是因为真正抱着“视股票为企业”的理念,在坚守了几年之后,反而转败为胜。

这两个案例都表明,企业在经营的过程中,总是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或那样的问题,投资者必须正确对待这样的问题或那样的问题。如果不是公司出现了实质性的经营恶化或者管理层问题或者财务造假,那么就应当继续持有。

有人可能会认为,那时我为何不买进医药或酿酒股票,这两个板块在当时可是烈火烹油般火热。问题出于我自己一向对热门股票总是敬畏有加,不敢轻易出手。

江涛:正是有了这些或成功或不够成功的案例,让您对价值投资的理解越来越深刻。目前在价值投资方面,还有让您感到困扰的问题吗?最让您困扰的是什么问题?

姚斌:如果有什么困扰的话,就在于公司的层面。

因为我们毕竟是公司的“外部投资者”,公司内部的运营状况难以完全得知。如果遇上一个诚信的管理层,那是一个幸运;但如果遇上一个不诚信的管理层,那就是一场灾难。投资股票,其实就是投资人,这一点非常重要。

只有把握正确的“三观” 才能更好地运用价值投资策略

江涛:说到对人的投资,我觉得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投资一个人的“三观”。我们知道,“三观”是指“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那么在一个投资世界里,您的“投资三观”是怎样的?

姚斌:价值投资本身就是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的一种体现。只有把握了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才能更好地运用价值投资的策略。

江涛:在您看来,什么是正确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又怎样运用到价值投资策略中?

姚斌:世界观是一个人对整个世界的根本看法,它包括了自然观、社会观、人生观、价值观和历史观。世界观不仅仅是认识问题,而且还包括坚定的信念和积极的行动。在投资领域,价值投资的世界观并不仅仅包括对价值投资的认识,而且还包括对价值投资的信念和为实现价值投资的精神和行动。

价值观是一个人对客观事物及对自己的行为结果的意义、作用、效果和重要性的总体评价,推动并指引一个人采取决定和行动的原则、标准,它使人的行为带有稳定的倾向性。在投资领域,价值观反映了投资者对投资的是非及重要性的评价,知道什么可做什么不可做、怎么做和为什么而做,乃至发现价值投资对自己的意义,确定并实现奋斗目标。

人生观是对人生的目的、意义和道德的根本看法和态度。它是世界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受到世界观的制约。人生观主要是通过人生目的、人生态度和人生价值三个方面体现出来的。在投资领域,人生观体现出投资者对投资的目的、投资的意义和投资行为道德的规范和遵守,包括认同投资价值和对财富的基本看法。

江涛: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人能将这么深奥的概念阐述得如此清晰,难怪有很多人将您称为“价值投资的理论家”。理论的建立并非一朝一夕,在您的投资生涯中,对您影响最大的投资人是谁?(包括国内、国外的),为什么?

姚斌:当然是巴菲特和芒格,因为他们是投资的指路明灯。

江涛:对您影响最大的投资图书有哪些?(包括国内、国外的),为什么?

姚斌:本杰明·格雷厄姆的《证券分析》和《聪明的投资者》、菲利普·费雪的《怎样选择成长股》、巴菲特的《致股东信》、霍华德·马克斯的《投资最重要的事》、塞思·卡拉曼的《安全边际》、纳西姆·塔勒布的《黑天鹅》和《反脆弱》、《穷查理宝典》、丹尼尔·卡尼曼:《思考:快与慢》等等。在读了这些经典之作后,让我基本上脱离了“类人猿”的状态,实现自我进化。

江涛:您的人生座右铭是什么?投资座右铭是什么?

姚斌:我的人生座右铭是:踏踏实实地做人。我的投资座右铭是:永远追求安全边际。

不能践行价值投资与人性有关  但愿价值投资真的在中国蔚然成风

江涛:不论是您的人生座右铭还是投资座右铭,的确都体现了一种保守的投资哲学。回到当下的证券市场,您认为当前的中国证券市场适合价值投资吗?

姚斌:前面已经说过,花4角钱或5角钱买进价值1块钱的东西永不过时,这个“普世法则”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适合,当然在当前的中国证券市场同样适合。

如果有人说不适合,那大概是他不懂得价值投资。

江涛:既然价值投资是一种“普世法则”,而且能被复制,为什么在中国还有很多人不相信价值投资,或者不能真正践行价值投资呢?

姚斌:不相信价值投资或者不能践行价值投资与人性有关,因为价值投资在某种意义上是违反人性的。

之所以说违反人性,比如从人的本性看,当大家都恐惧时,你也应该跟着恐惧;当大家都贪婪时,你也应该跟着贪婪。但是价值投资却要求,当大家恐惧时,你必须贪婪;而当大家贪婪时,你必须恐惧。通常情况下,一般人都难以做到。这就使得很多人不相信价值投资,或者不能践行价值投资。

江涛:如何看待近一年多以沪深300、上证50为代表的权重股市场表现?它们的上涨算是价值投资逐渐深入人心的体现吗?

姚斌:最近一年,价值投资确实开始在中国证券市场上“蔚然成风”起来。如果某一天我把这个现象告诉巴菲特,保不准会让他大吃一惊。

美国是价值投资的发源地,但是自从本杰明·格雷厄姆倡导价值投资以来,价值投资却从未蔚然成风过。或许我们的国情与美国不同吧,但愿价值投资真的从此在中国证券市场上蔚然成风起来。

成功投资人的三大特性:冷静、耐心和理性

江涛:以您对价值投资大师的学习和了解,您认为这些成功投资人有哪些共同特征?

姚斌:冷静、耐心和理性。

江涛:有没有让您印象特别深的案例或者故事?

姚斌: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展开实在太麻烦。

江涛:的确,在您的《在苍茫中传灯》一书中,专门有一个章节“投资修行”对此进行了阐述。您怎样理解独立投资人的概念?您认为作为一名独立投资人,应该具备怎样的条件?

姚斌:独立投资人通常是指一个人在证券市场上投资公司。如果他还替人理财,那么同样要求他具备价值投资的基本素质和品性,并且为客户利益着想。

无法控制情绪的人不会在投资中获利

江涛:对这个问题,我的理解和您稍有差别。我认为独立投资人是能够独立思考、理性决策、并且积极实践的投资人,无论他是采用价值投资、趋势投资或者量化投资等。

作为一名独立投资人,您认为在践行价值投资的过程中,对投资人的哪方面品质和行为特质要求较高?您最看重哪种素质?

姚斌:对常识和良好的判断要求较高。控制情绪最重要。

江涛:为什么您会认为控制情绪最重要,而不是对公司的价值判断、买卖标准等?

姚斌:无法控制情绪的人不会从投资中获利,尽管他可能是一位估值高手或交易专家。

本杰明·格雷厄姆在经历1929年股灾之后,对此体会尤其深刻。后来他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就这样写道:一名真正的投资者,就要坚决规避情绪调动对投资的影响。

情绪就是这样在投资当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否则的话,那些数学家或财务专家或交易高手就应该成为千万富翁或亿万富翁。

投资,当然要越早越好

江涛: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教授迈克尔·莫布森曾将投资能力分为三个方面:投资分析能力,投资行为能力,投资组织管理能力。对此您怎么看?如何才能提升投资能力?

姚斌:持续而有效的学习,并且持续性地改善技巧,才能不断提升投资能力。迈克尔·莫布森所说的投资能力,实际上就是一种综合的能力,这三种能力缺一不可,都是投资成功的必要条件。

江涛:对于一名普通投资人来说,如何成为一名好的投资者?您有何建议?

姚斌:通过疯狂的学习,成为学习的机器,打下理论与实务的基础,与成功的人为伍,做正确的事,把事情做正确,尽可能地不犯重大的错误,或许就能够成为一名好的投资者。

江涛:对于刚刚走上职场的年轻人,在投资理财的学习方面,您有怎样的建议?

姚斌:我建议应该还是先做好本职工作,然后慢慢积累资本。真正对投资感兴趣的人,应该从经典之作入手,确保一开始就步入投资正道,减少走弯路的可能性。

江涛:最近有媒体报道,证监会正在推动将投资者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试点,将投资者教育纳入中小学、高等院校,并在上海、广东、四川等20余个省市开展试点。您怎么看“炒股要从娃娃抓起”这个新闻?您认为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投资理财方面的教育比较好?

姚斌:早就应该这么做了。要投资,就要越早越好。

巴菲特从8岁开始读投资的书,11岁开始买股票,为其成为一位伟大的投资者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江涛:非常感谢您有如此好的耐心接受采访。最后,您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问题?

姚斌:引用一句查理·芒格先生经常讲的话:我没什么补充的。感谢江老师的采访!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种桃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