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在辩论中推动价值投资水平提升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这次讨论将可能成为推动中国价值投资水平提升的事件,我们要努力创造出高水平辩论,不要把他它引向非常低俗的互相贬低。

 

   我们的投资能力就是在实践中形成的。投资跟游泳一样,没办法从课本上学会,只能通过实践中学会。自己的实践案例要反复总结,同时也要总结别人的实践案例,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是我们加大讨论力度的重要原因,我们深入讨论的过程,其实自己也就慢慢进步了,否则也进步不了。

 

  另一方面,在这个讨论的过程中,无论是新浪还是雪球,价值投资者都高度关注此事,纷纷发表意见,这真是始料未及,没想到人们这么热情的关注。这个讨论甚至有很多人写了进一步的分析文章,这也是需要尊重的现实,如果一种讨论能使围观者都产生思考,都形成好的思路并发表出来,大家互相借鉴,那对于价值投资是推动,从我来说应该使观众受益,不要让观众看到的是一场互相的贬低和否定,而要看到真正的投资之道和投资原理的辩论,毕竟最真最有用的知识来自于实践和基于实践的交流。

 

  在这次讨论过程中,涉及的最重要、最基础的一些问题:

 

  第一个问题,价格下跌所造成的阶段性损失是不是有永久性损失?对于这种损失,正确的办法应该是怎么样?是卖出吗?还是承受它,让它自动来,自动去?

这是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这个问题大部分人其实没有解决好,很多投资人选股能力已经过关了,但是就倒在这个问题上了,当看好的股票不涨反跌导致自己净值难看,社会评价降低的时候怎么处理,怎么应对是一个决定价值投资成败的关键问题,而且大部分人在这个问题上没解决好,所以非常值得讨论。

 

  第二个问题,在持续大幅下跌之后,自己认为有明显的较大的安全边际,一个价值投资者该不该使用杠杆,这种使用杠杆是赌博是非理性还是一种理性,或者说价值投资这个流派到底可不可以使用杠杆?难道说使用杠杆就不是价值投资吗?

 

  巴菲特芒格都公开说不要使用杠杆,但是芒格在公开演讲中又进一步说伯克希尔使用杠杆,并进一步解释了这种杠杆的特性具有安全性。于是杠杆问题和价值投资的关系又变成一个影响深远的重大理论问题。我本人已经连续在两次我认为罕见的历史性机会面前使用了杠杆。这个杠杆使用过程中首先在股价下跌的时候是放大下跌,而且大幅放大下跌,但是最终如果你对低估值的判断是正确的,杠杆将会带来客观的大幅超额收益,我有一些小经验,我愿意与大家分享,我个人不认为在持续罕见历史性下跌之后形成的历史性机会面前四平八稳而无所作为是正确的,而我认为在那种历史性下跌造成的历史性机会下,逆势大胆使用杠杆恰恰是中庸之道,中庸不表现在四平八稳,中庸的核心观点是顺道和合于道。在低估使用杠杆是有天理保护的。

 

  第三个问题,我们很多坚信价值投资的资产管理人,他在基金合同中都接受了平仓线的条款,当然你在跟别人签的合同中设了平仓线,那么你必须执行。否则就是违反合同,违反协议,甚至违法,所以在签约之后进行平仓也是必须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一个价值投资者,一个信仰价值投资理念的资产管理人,他应不应该接受平仓线?我认为是不应该接受平仓线的,因为一旦接受平仓线,你就必然不能够在下跌中逆势买入,你就不可能执行价值投资最灵魂性的逆势操作,别人恐惧,我贪婪。你必定是在下跌过程中也成了卖出者,你就根本执行不了价值投资的理念。所以为了执行价值投资,为了坚信价值投资和践行价值投资,内在的是不能签订包含平仓线条款的合同的。

 

 

  第四个问题,涉及到价值投资的基本原则,什么是价值投资不可违背的基本原则?使用杠杆显然并不是价值投资不可违背的原则,那么在安全边际里在低估的时候越跌越买,是不是价值投资的基础原则?所以我们需要共同敲定一些最基础的不可越雷池一步的价值投资的原则,这些原则显然是有的,但是我们中国价值投资界并不知道哪些是不可逾越的基础原则,哪些不是价值投资的基础原则,把这个问题区分开来是非常有必要的。哪些原则一旦违背就一定不是价值投资,哪些原则违背了也不影响其践行价值投资的性质。最后需要讨论的是,使我们不能知行合一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这些重要的更好的问题,我还会深入挖掘,希望这次讨论真正能够表现出各自参与者的风度水平,也挖掘出对大家都有用的理念和实践原则.

 

否极泰基金购买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