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价值投资不是概率
作者:董宝珍 来源:本站时间:2018-12-06 14:29: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价值投资绝对不是概率。假如说价值投资是概率,那就意味着价值投资和彩票、赌博是一个性质的,没有质的差别。若说有差别,那也就是大概率与小概率的差别。价值投资属于大概率,赌博属于小概率。你相信这个观点吗?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但是在中国价值投资界,普遍流行的观点就是价值投资是概率。价值投资绝对不是概率,而是只在绝对确定下,只在百分之百确定的情况下才出手,没有百分之百赢的前提条件,价值投资者绝不下注。

你可以确定无疑百分之百的,毫无悬念的把钱存银行每年获得2%到3%的回报率,这是一个百分之百确定的回报。储蓄存款就是一个百分之百可以确定的拿到2%到3%回报的投资。虽然储蓄存款能够百分之百的确定拿到2%到3%的回报,但是存款面临芒格所说的回报不足的风险,2%到3%跑不赢通胀。

我们把自己的钱投入到国债里面,可以获得4%甚至5%的回报。这个时候通过购买国债获得4%和5%的回报,是绝对确定的!中国持有上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就是为了获得这种绝对确定性的回报。但是一年4%甚至5%的确定的回报,仍然不能摆脱回报不足的风险。

看得出存款和国债回报都是确定的。但是这个回报又不能摆脱芒格所说的回报不足的风险。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两种思想,一种思想是通过放弃回报的确定性来获取高回报。这就是高风险高回报的思路,这种思路把百分之百获得回报的确定性放弃掉,让回报变成一种可能性和概率,以牺牲确定性的来博取高回报率,比如赌博、彩票和风险投资。无论赌博还是彩票,还是风险投资回报都是不确定的,有没有回报都是一个或高或低的概率,都是一个可能性而不是确定的回报。

另一种思想是在不放弃回报确定性,不放弃回报必然性的基础上,努力的追求高回报。价值投资就是始终要求回报必须是确定的,始终不放弃对回报确定性的基础性要求,在确保回报确定性的前提下,追求超债券的高收益。而不像买彩票、赌博和风险投资那样,放弃了对回报确定性的要求,不是让回报变成一个概率来获得高回报。而是始终要求回报必须是确定的,在此前提下逐步提升回报率。这是我对价值投资几十年求索之后,所理解到的价值投资的本质。这观点也解释了为什么价值投资者能够持续的获利,2015年我与华人投资家李录先生沟通交流,李录先生对我讲:“在美国就没有见到过不靠价值投资在资本市场长期获利,取得巨大成功的人,在美国所有取得巨大投资成就的人都是价值投资者,如果他不是一个价值投资者,他就很难取得持久长期的成功。”

为什么会在美国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只有价值投资要求回报必须是绝对确定的,之后才追求更高的回报,这样一种指导原则使其每一次投资都有或大或小的确定,从而不至于遭遇重大风险,财富可以持续的累积。国内的林园先生也说过一句话:“一个好的投资者,至少在理论上必须每一次在投资实践中都不能失败。”每一次都不能失败,就要坚持每一次做出的投资决策都要满足回报一定是确定的,在这个条件下我才投下资金,没有回报一定是确定的,那我就不投资。这就是价值投资的本质。这是价值投资与赌博、彩票和风险投资的根本区别,也是这样投资能持续成功的原因。

在中国价值投资圈子,我多次公开说过,价值投资是投的绝对确定性,价值投资绝不是概率,我这话立即导致我本就不高的社会评价立即降得更低了,人们纷纷说我膨胀了,人们说我自己不懂还装懂,人们批评我曲解价值投资。

他们这样说的理由是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确定的事,更没有绝对确定的投资机会。他们说:“董宝珍做梦娶媳妇就想好事,如果市场中有绝对确定的回报还很高,那谁不想得到这种好事儿呢?问题是现实中没有这样的好事儿。”

那么我们就来看看现实的资本市场上有没有这样的好事。

2008年,平安保险因为投资欧洲的富通银行巨亏了200亿,导致当年三季度的净利润变成了负数,由原来的盈利近百亿变成了亏损。但是亏损仅仅是因为平安保险投资欧洲富通银行发生了一次性的不可持续的巨额损失,巨额损失一旦计提,确定的不会重复发生。由一次性的巨亏所导致的一个季度的损失和亏损,第二个季度就会归于正常。然而市场错误的认为平安的巨亏是长期的,每年都亏损这么多,于是股价从60多块钱跌到了19块钱。19元钱是按照平安长期亏损的定价,是人们受到了一个不可持续的一次性巨额亏损的影响,误以为平安保险从此以后就长期亏损,在现实层面不可能长期亏损,亏损只是一个季度的!到第二、第三个季度业绩就必然回升,此时你以19元买入平安你就可以确定无疑获利。事实上当时我就在在20多块钱买入,最后60块钱走掉。这个获利过程是不是百分之百确定的?答案是百分之百确定的,市场大众糊涂到把一次性亏损理解为长期亏损,最后按照平安保险长期亏损的这个情况,给平安估值导致的机会出现,上涨是百分之百确定的,因为平安保险不可能每个季度都巨亏200多亿。当时买入平安保险,必然获得高回报。在三聚氰胺事件中买入大幅下跌的伊利和蒙牛获利也是确定无疑的。

实际中的案例证明,资本市场上客观上就存在着百分之百的确定的回报和机会,一定挣钱,不挣钱是不可能,而且回报非常高。所谓价值投资,就是寻找发现这种百分之百确定、且有较高回报的投资机会,价值投资就是要投百分之百,一定要确定发生的,而且回报要足够高。

认为价值投资是投资大概率,是抹杀价值投资最基础的内在规定性,把价值投资和风险投资和赌博和买彩票混为一谈。价值投资和风险投资显然不是同一流派,于是问一个问题,价值投资和风险投资本质的差别是什么呢?答案是风险投资为概率付钱为可能性下注,不追求绝对的确定性回报,所以风险投资都是极端分散的。因为风险投资所投那些公司有可能完全破产,因此它不敢集中投资。风险投资绝不集中而是分散投资的原因是风险投资所投的项目都是一种概率和可能性。在全球范围内的价值投资者绝大部分是集中投资的,为什么价值投资者都集中投资了?因为价值投资它不是投概率,他投的是确定的高回报,满足这样条件的投资标的少之又少,极其稀缺。因此一旦找到就要集中投资,同时由于这样的投资回报是确定的,所以集中起来并没有风险,没有风险就不需要分散。

买彩票赌博风险投资都是为可能性买单,从而必然是高风险的,且在承受高风险后不一定获得高回报。价值投资绝不为可能性支付任何费用,只有发现了确定的必然的高回报时才下注。这是价值投资的核心和灵魂性理念。太多的价值投资者把价值投资理解为概率是基础理论上的重大原则性错误。而且是非常可怕的理论误区必然导致实践错误。95%的可能性和5%的可能性在性质上是无差别的,二者都是不可靠的。95%的可能性会成功,有5%的可能性小概率失败。问题是小概率失败不等于不失败,一旦陷入小概率就失败了。价值投资必须在出手的时候就百分之百不失败,不给失败留下0. 1%的可能性,这就是安全边际的思想,安全边际要的是绝对的100%安全, 99%的安全和1%的安全性质上是一样,都是不安全。

价值投资只在绝对确定绝对赢,且回报巨大的前提条件下才下注。这一基础原则和孙子兵法规避战争风险的基础思想完全一致。孙子兵法中有两句最著名的话分别是“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 这句话后来变成了成语,先胜后战。只有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才启动战争,这是孙子兵法13篇贯穿全书的灵魂性思想和指导战争胜利的基础原则。这一原则和价值投资所坚持的只在确定的一定赢的情况下才出手的原则完全一样。孙子兵法第二句话是“故善战者其所措必胜,胜已败者也。”意思是:善于打仗的人,获取战争胜利而不出任何差错;是由于他们作战措施都是建立在必胜的基础之上,只和早已处于失败地位的敌人开战。可以看到孙子兵法强调没有绝对赢的把握,是绝不能打仗的。必须在战前就分析出这个仗一定能赢才打,否则就不打。价值投资追求一定能够盈利,一定不亏损的时才下注的思想,跨越时空与孙子兵法的思想完全一致啊!

有了以上的分析,价值投资的工作,首先第一步要解决的事情是,一定是百分之百的,是确定的可以盈利,绝无亏损可能。第二个课题就是在百分之百确定的可获利大前提之下,尽可能地追求高回报。价值投资追求的是无风险高回报,而不是所谓的高风险高回报。追求并坚持零风险高回报是价值投资的本质。价值投资拒绝高风险高回报!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温和的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