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凌通视点
否极泰2018年一季度报告(三)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股份制银行的净利差大幅下降是短期假象!

下表是主要银行历年的净利差数据:

上表中我们可以看到08年中国银行业的净利差曾经超过了3%,此后净利差逐年下降。到了2017年的时候,四大国有银行的利差已经开始回升,然而股份制银行的利差却更急速下降。为什么17年股份制银行的净利差没有和国有银行一样开始回升,反而大幅快速下降?为寻找问题的答案,我和助手又统计了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分类利息支出和分类利息收入:

上表的数据反映2017年,中国所有的银行对客户的贷款利率都是下降的。只是存入中央银行,存放到同业的拆出资金以及购买债券的投资利率上升。存放到中央银行以及债券投资的利率增幅不大,可以忽略不计,真正有意义的利率上升,是存放同业的同业拆出利率大幅提升近20%。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银行利息差上升,主要是同业存款利率上升导致的,并不是由银行对工商企业的贷款利率上升所推动的,银行对工商企业的贷款利率不仅没有上升反而有下降。下表是各银行的付息资产利率:

付息资产利率分类统计仍旧体现一个事实,中国银行业利率发生变化的是,银行业之间的拆借利息发生了重大变化,银行对企业贷款的利息没有大的变化。引发银行业息差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同业拆借。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四大国有银行在2017年的利息差已经开始上升,而股份制银行的利息差在2017年反而急速下跌,因为股份制银行是同业拆借的拆入方,而国有银行是同业拆借的拆出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分别致电了中国主要上市银行,最终得到的反馈归纳为以下几点。

首先2017年社会对资金的需求日益增加,在银行同业拆借市场上同业拆借的需求大幅增长。拆借利率是完全市场化的,银监会、中央银行均不对拆借利率进行任何指导,完全由供需关系决定,加之拆借都是短期拆借,因此拆借利率可以瞬间反应当下的资金供需关系,在需求增加后快速提升。银行对工商企业贷款的利率是由行政机关提供基础利率,银行可以适度浮动,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利率并不完全根据供需关系决定,尤其是利率市场刚刚发生变化的时候,对企业的贷款利率提升总是滞后于同业拆借利率。只有在同业拆借利率持续较长的时间维持高位,同业拆借利率的上涨才会传导到银行对客户的贷款利率。

第二,2017年,由于资金的供需关系紧张导致银行的资金成本上涨,所以银行对2017年新增的贷款利率是适当提高的。但是2017年新增贷款的规模占银行所有总贷款规模的比例不高。某银行提供的数据,他们行新增贷款占总贷款规模的比例不超过20%,因此,新增贷款虽然提高了利率,但是由于它占比不高,所以还没有充分产生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到期的贷款如果再续贷将会用新的利率进行定价,从而逐步的会抬高对工商企业客户的贷款利率。

第三,无论国有银行还是股份制银行,已经经历了一轮坏账和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长的冲击,在这个阶段银行比较谨慎。放贷时尤其关注贷款客户的质量,某些质量较差的企业愿意以非常高的利息申请贷款,但是刚刚处理完一大批坏账的银行,不愿意甚至不敢向这些质量稍差但愿意支付高利息的客户放贷。

这也是终端贷款利率还没有快速反应的主要原因。所有被调查银行都一致强调,若社会各界对资金的供需关系持续紧张,同业拆借利率继续维持在高位,甚至进一步上涨,则随着时间推移一定会出现银行对终端贷款客户利率提升。也就是说在资金供需关系紧张的初始阶段,必然会出现同业拆借快速上升,同时银行对客户的贷款利率不变的阶段,但这个阶段一般情况下是短期的!市场资金紧张传导到银行对工商企业客户贷款利率提升客观上有一个过程。现在的问题是资金紧张利率上升会持续吗?

大量事实和证据证明中国经济已经开始了新周期

银行是万业之母,银行的终极经营状态受到了社会经济背景的根本约束。而且银行属于后周期产业,当经济复苏一段时间银行才会复苏,经济衰退发生一段时间之后,银行业的衰退才会发生。基于这样一个大的关系,我们考察一下中国宏观经济状况。下面的数据来自于国家统计局,可以看到中国全国的用电量数据从16、17年开始明显的复苏。在2015年中国社会的总体用电量只增长了0.5%,这是社会经济陷入某种困难的表现。尤其是2015年,第二产业工业制造业的用电量下降了1.4%,这反映出现实经济的某种困难。然而这种局面在2016年17年开始复苏,用电量的复苏反映了经济已经开始复苏。

接着我们看出口的状况,出口在14、15、16年都是衰退的。但是17年开始复苏,也就是说出口形势也发生了好的变化。

之后我们再看铁路,公路的运输状况。数据清楚的显示出,真正的经济困难发生在14、15、16年,铁路运输在这一年大幅度的下降,反映经济活动,物流活动大幅减少,但是到了16年开始,公路运输大幅提升,而铁路运输也在2017年开始回升。

货物运输量的变化实际上是经济活动最深刻的反映。17年之后公路运输的提升,反映经济也已经发生了转折和拐点。

下表是过去10年中国规模以上企业的净利润变化数据,该数据再次表明15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年份,16、17年七月盈利开始明显回升!

银行股面临戴维斯双击

从深远的视角看这几年中国银行业的经营状况,在本质上银行业受到两个深层次变量的影响,第一,是利息差持续大幅降低,导致银行业收入增速降低,甚至收入负增长。第二,宏观经济调整导致银行业资产质量下降,使得银行业资产减值损失上升,这两个变量从收入萎缩和成本上升的角度,共同影响了中国银行业的净利润增长。目前一系列的可相互印证的事实和证据证明,中国经济转型和调整已经结束,经济出现了明显的复苏,已经出现了资金紧张的局面!中国银行业净息差降低的势头已经终结,已经持续快10年的利率下降已经结束了!新的利率上升周期已经开始!同时,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下降的问题已经解决,资产质量提高,从而整个银行业进入的新的发展和成长周期。此时,资本市场却认为银行业长期低增长,认为银行业存在着巨额不良资产无法解决。市场以银行业出现不能解决的巨额坏账,银行业长期增长停滞给银行股估值的。市场是错误的,且错误非常严重!我想在这里特别的大声强调中国银行股面临着这样的难得的投资机会,由业绩增长和估值修复推动的戴维斯双击就在眼前,恰在此时又传来了所谓的贸易战让市场先生更加恐慌,从而使得这种机会很宝贵。

未完待续


否极泰基金购买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