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西安事变旧址前的投资之思
作者: 来源:时间:2018-11-20 16:41: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17日与广大西安地区投资人的见面会结束之后,今日与同事及友人游览华清宫。华清宫让两个跨越千年的历史事件连起来,一个是杨贵妃洗澡,另一个是西安事变。在游览西安事变发生的旧址时我感慨万千。

1936年12月12日早晨五点,张学良、杨虎城安排好的事变部队包围了蒋介石下榻的五间房。22名蒋介石的嫡系卫兵拼死抵抗,一时间枪声大作,骊山脚下,宁静的早晨一道道火光划过历史的天空,随着震耳的枪声,历史处于剧烈的动荡之中。今天,在蒋介石卧室前的砖墙上,还能清楚的看到事变当晚激战时留下的弹洞。蒋介石的22名嫡系卫兵有18名遇难。蒋从后窗逃走,躲在骊山的一个山间石头缝里。抚今追昔,此时此刻我有一个想法,历史具有偶然性,1936年12月12日的早晨,如果有一颗子弹击中了蒋介石,并使蒋介石遭遇生命危险,中国的历史会是什么样子?人类的历史会是什么样子?激战中出现了误伤蒋介石或者没有出现误将蒋介石,实际上是偶然的。虽然张学良要求事变时的东北军不要伤害蒋介石,但是双方激战已经使22名护卫中的18名死亡,如此激烈的军事冲突过程中,蒋介石作为事件中的当事人没有遭遇危险,实在是偶然的。正是西安事变中的偶然性,蒋介石没有遇到伤害,最后中国的历史走出了现在的路径。如果当天蒋遇难,则中国之后的历史又会是什么样子的?谁能预料的到啊!这就使我想到了历史的偶然性。

其实在投资的偶然性中也有。我在西安与投资人交流的时候,提出我的价值投资理论是只投百分之百的,只有绝对确定我才下注,99%的可能性我都不下注。因为我认为99%的可能性和1%的可能性一样,只是它可能性多一些,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确定性,比如四毛买一块。然而我自己强调百分之百、绝对确定才投资的同时,其实我已经通过长期的实践意识到偶然性在投资实践过程中是存在的,尤其是在过程层面偶然性与必然性,确定性与不确定性实际上是投资实践过程中最重要的两种概念,这两种概念难倒了多少哲学家,在多少重大历史事件中塑造了历史。

在西安事变的旧址,我的另一个感慨是这个事件对中国历史的影响到底是怎样的?现在还是有很多分歧,各有各的说法,站在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立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这些解读是截然对立的,五花八门的。这使我想到导游所说的一句话,历史当然是客观事实,但是后来的人阐述历史,理解历史的过程中,都带着他的主观认知,主观倾向甚至主观偏见。导游的这句话使我想到了类似的情况,资本市场上的事情何尝不是这样的。

基本面是一个客观的东西,有其唯一性,但是客观的基本面进入到股市之后,被上亿的投资人解读的过程,它就不再是客观的了,它就变成了五花八门的。同一客观事实,不同人的理解是南辕北辙,千差万别,甚至尖锐对立,有的人把一个基本面理解为利好,另一批人把基本面理解为利空,而事实上这个基本面是同一个基本面。资本市场上的价格变化,以及市场整个的走势,其实数以亿计的人们对同一基本面事实的不同的主观理解,这种理解总是带有主观色彩,总与事实有偏差。也只有那些克服了主观偏见,始终保持和客观事实一样的认知,才最后能获得财富,规避风险。主观的偏差和主观的情绪,主观的认知是我们遭遇风险的根本原因,风险大量来自于投资者不客观地看待基本面,而不是来自于基本面本身。这一观点也正是我17日与西安地区投资人交流时的重要观点之一,风险并不是客观基本面出现了恶劣的变化,而是作为投资者没有提前发现基本面发生了恶化,不能够提前预判,甚至错误判断基本面是风险的源泉。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希望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