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我的价值投资之路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编者按:本文发表于2018年7月16日腾讯证券。发表在腾讯证券的内容有所修改,以下是全部正文,阅读腾讯证券上的文章请进入:http://stock.qq.com/a/20180716/030196.htm

辞掉国企工作进入证券公司

我可以说是中国第一代证券从业人员了,1994年我从学校毕业,在一家电子工厂工作,负责这家工厂的自动化生产线维护,在那个年代,这是一份让别人羡慕的工作。但我仅仅干了半年,就已经厌倦了,它没有任何吸引力,不值得我继续干下去了。

冬天的一天我下班后游荡到街上的一个电影院,看到一群穿着军大衣的人在电影院附近络绎不绝,进进出出,发现这个电影院与众不同,正常的电影院一旦散场,人们就会快速的走出电影院。这家电影院的人却始终没有离开,而且它没有普通电影院门口那种卖书卖报的摊位。那些人坐在那里侃侃而谈,有高谈阔论者,有愁眉苦脸者。好奇心作祟,我就走进去一探究竟,进去发现这个电影院已经被改造成一个股票交易大厅,到处都是闪烁的电子显示屏,电影院里也几乎是座无虚席,人们一直注视着显示屏。

我在电影院的墙上看到一个招聘启事,说由于证券业务发展迅速,要新开营业部急需电脑人员,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我为什么不可以到这里来试试运气。正在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拍我,我一看是我的同学,同学告诉我,他已经在这个里面工作了有半年了,于是我就问他情况怎么样?他说。很好,你来吧。这样,我在甚至没有搞懂这是做什么的情况下,就决定进入证券公司了。半个月后,我经历了笔试与面试都通过后,被这家证券公司录用了。我果断地辞掉了原来国营企业的工作,由此踏入了证券公司,我的喜怒哀乐人生与中国证券市场紧密的结合起来。

在1994年到2000年这一段时间,我实际上始终就是一个证券市场的旁观者。因为我的工作是证券市场里面管网络设备和计算机清算,这些工作白天是没有事干的,计算机系统不出现故障也没有事。所以我的工作在95%的时间里是无什么事情的,就是看着机器正常运转,一旦出现不正常的时候,我去处理。当然每天交易结束后,我要做一些电子自动清算,有大量的结余时间。我开始看报纸,一开始,一篇文章90%的词语不知道说什么,后来慢慢能读懂,1/3到读懂一半,到全文读懂,用了5到6年。看报纸的事情让我感慨很深,原来我在工厂工作,如果一个工厂工作的人员上班时间看报纸,会被扣工资。我到了证券公司,不看报纸会被扣工资,如果每个月的考试不看报纸就及格不了,及格不了就扣工资。所以,使我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这个行业是强迫要看报纸,看报纸是基本工作。

经历大盘跌停、所有股票全部跌停

1997年2月19日,那一天是我比较难忘的一个日子。1997年我还在证券公司负责网络和交易清算,是证券公司的网络工程师。

1997年2月19号早晨,我按时按点起床,骑上自行车前往证券公司上班。2月份北方是很冷的,一路上冻得我哆哆嗦嗦。然而这一天有一个非常不同的现象,路边的广播喇叭一路上用一种洪亮、庄严、迟缓的声音在广播着什么。从家到单位需要骑行十五六分钟,在这十五六分钟路边喇叭广播没有停止。我感觉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始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了单位按照工作流程,我按部就班的处理的一些设备问题,检查了基础的信息平台的状态,一切如常。当我正要坐下休息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一般在八点钟左右,我们公司的经理是不出现的,他们总要在九点多开始出现,今天非常奇怪,经理比我到的都早。主管经理急匆匆的向我走来面,面色严峻的说道:“今天有大事儿,你们要精神点儿。把各方面的工作都要准备细致。”说完经理甚至向灭火设备走去,认真检查了一下灭火设备,好像今天要着火!

我被经理的紧张感染,也赶快巡视了一下所有的网络设备,认真检查了巨型电子显示屏。当我检查巨型电子显示屏时,惊讶地发现同样的怪异的现象也发生在投资人身上,平时八点多证券营业部基本没有人,今天,人已经挤得快水泄不通了,比平时早了一个多小时。营业大厅里爆发出嘈杂的议论声,透过这个议论声,我终于知道了原因,今天早晨各大媒体发布了邓小平去世的消息。

我初步检查完设备没什么问题,大屏幕一切正常之后,我迅速回到了总控机房。在总控机房有一部报修电话,我的工作就是在交易期间守候在这部电话旁边,一旦接到报修电话立即排除,日常我特别希望这个电话永远不响。9点半到了,怕什么来什么,报修电话发出的清脆的铃声,我拿起电话,一个清脆声音说到:“董宝珍,你赶快下来,今天电子屏幕坏掉了,整个屏幕不能显示买盘,所有的买盘全部是零。”我倍感奇怪,我像旋风一样飞奔到显示屏,面前的情况确如工作人员所描述的,整个大屏幕绿油油,卖盘全部是零,所有公司的开盘价全部下跌10%。

这个故障真的是太奇怪了,电子大屏幕相当于是个显示器,它受到一个显示控制电脑的控制,于是我第一时间查看显示控制电脑,在显示控制电脑上出现和电子大屏幕一样的错误。这就意味着,电子显示屏没有坏,而是原始的信息文件坏掉了,当我产生的这种判断后,我感觉太过难以理解,上交所、深交所两个交易所发来的原始文件同时坏掉了,这使我颇为费解。正在我想不通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的是我们公司另一家证券营业部工程师的声音,对方喊道:“董宝珍,你那边的显示正常吗?是不是出现了买盘为零,所有股票都下跌10%的情况?”我说:“是的!你那儿呢?”他说:“我们这边也是。”这段对话让我确信了,真正的问题发生在交易所,深沪两个交易所传来的行情显示文件发生错误。正在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交易所发生了数据错误时,突然在营业部的大厅里发出了来一雷鸣般喊声:“大盘跌停啦,所有的股票都跌停啦”。随着这喊声,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从疑惑中醒来,现在发生的是大盘全部跌停了,不是设备故障,中国股市在1997年2月19日开盘即全面跌停。

随着大盘跌停的喊声,柜台前排起了长龙,而且这个长龙不太守秩序,拥挤的已经快把柜台都要掀翻。这时营业部经理对我说:“董宝珍,你马上到总控机房去,顺便通知所有的办公室人员都下到委托柜台防止出事。在我离开委托柜台的时候,委托柜台的卖出单已经堆成了小山。此时大盘上随着卖盘的汹涌,连续十分钟之内没有任何成交,所有的卖盘都积压在那里,找不到对接手盘。

然而,九点四十五分钟的时候,当时的大盘股上海石化、马钢股份、四川长虹出现了巨额买单,买单不顾一切的收割卖盘。随着买盘的出现,对指数拉动作用最强的几个大盘股开始从跌停板上艰难的爬了起来。然而,卖盘依旧汹涌,但是到10点时,买盘竟然硬生生把当时最大的几只蓝筹股从跌停板上拉的收红盘。可能到中午的时候,当时最大的几个蓝筹股——四川长虹,上海石化马钢股份好像是涨停了。随着大盘蓝筹的涨停指数也从跌停板上上行,主要股票都陆续出现了买盘,指数从跌停板上缓慢的上升,大概到中午的时候指数反而飘红。不过到了下午,莫名的恐惧让市场再次走向下跌。

到了下午2点半,中国股市再次出现神奇的力量,主要大盘蓝筹股出现巨额买盘,这个买盘的意图非常明显,今天必须收红盘。一方面是巨大的恐惧激发起来的巨额抛盘,另一方面来路不明的巨额资金一定要拉红盘。到三点收市的时候,中国股市在巨额资金的拉动下,收涨两个点。晚上7点钟新闻联播,就中国股市做了专门的报道,报道说中国股市经过了短暂的恐慌之后,红盘报收,当前金融市场稳定,股市稳定,人心稳定,一切都稳定。

那一天的经历,我终身难忘,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那个细节记忆就不深刻了,而永远在心里面流着越来越深刻记忆的是,人民为什么重视小平?人民为什么怀念小平?只是因为他为人民做的事情,为社会做了贡献,为国家做的事情,所以一个人真正的价值在于对社会对人民作出的贡献。中国股市的建立,如果不是邓小平力排众议,强调先试试,不好再关,不要争论的观点,股市的建立肯定更为曲折。

印象最深刻的两个非理性事件

第一件最深刻的事情是ST红光,这家企业实际上已经一点价值都没有了,它跟一个行将破产的企业没有区别,但是为了挽救这个企业,把它包装以后送到了资本市场,可怜的那些认购者最后血本无归。这件事反映出当时中国早期的资本市场是重发行,轻回报的。St红光是很有代表性的一个事件,老一代股民都知道这个公司。

第二件很印象深刻的事情是中国股市太不理性了。我在很多时候看到那些股票一两个月从一块钱涨到一百块钱,在90年代初有很多股票就从几块钱涨到一百块钱。像亿安科技,像康达尔出现了很多庄家恶炒,散户也很喜欢庄家,但是庄家炒完以后一地鸡毛。尤其有一次我印象非常深刻,我一个邻居家的长者买了一只股票委托让我看着,我突然发现这个股票一天之内就涨了一倍,当时没有涨停板,于是我紧急给他打传呼。他一听这个消息,马上打着出租车杀到证券营业部,当时没有电话委托,到了证券部,他得到的消息是股票涨了一倍,高兴的来兑现。结果当他到了证券部以后,发现那股票又跌了25%。这就是当时的中国股市,散户也是不理性的。

第一只股票持有五年不赔不赚

在我们上班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去做股票投资,虽然单位有这样的禁止性条款,但是大家实际上都有办法解决。我自己也在工作后一两年开始了自己的投资生涯,我买的第一只股票叫马钢股份。为什么要买这个马钢股份?因为当时中国资本市场上最大市值的就是马钢股份与上海石化,现在马钢股份已经算不上什么大盘股了,但是当时最大的。

买这个股票与我的理念有关系,我上班那是国内根本就没有价值投资。我每个月上班考试的教材就是技术分析,什么几条线交叉在一起就要上涨,另一种交叉形态就要下跌。我一开始就认为这是胡说,财富怎么可能由几条线的相互关系所能决定,但是考试不及格扣工资,我就没办法,去只能按着教材的东西学习,虽然考过试了,但是我仍旧不相信。

所以我买股票的时候,一开始我就有一种朴素的想法,这个公司只有好的经营状况才能上涨,这个公司只有实实在在的有东西,才能安全。基于这个理念,我买的第一支股票就是马钢股份,当时马钢一块钱左右的价格是全市场中也比较低。我这个股票买完我还不敢让别人知道,因为买这种股票会被笑话死的,既无概念,也没最重要的是没庄家,买没庄家设庄的股票,那不是傻瓜一个吗?但是我就朴朴素素认为马钢股份踏实,实实在在的大铁疙瘩,钢铁多么可靠啊,社会建设哪儿离得开钢铁,就是一把菜刀也需要钢铁,这多么可靠。当时还认为钢铁是一个很可靠的产业,总的来说,就买这这个马钢股份,持有了好几年。

马钢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公司,那股价不是一块,就是两块之后再回到一块,反正就长期游荡在一两块钱之间,也不涨也不跌。马钢股份我持有了4到5年,经历了两轮牛熊市,到2000年之后,我买的马钢股份的最终成绩是也不赔也不赚!大家可能说,唉呀,你这水平也太差了,不赔也不赚,才混个保本。我想到告诉大家,在90年代的时候,你买了股票,经历两个牛熊,能保本你真的是很不容易的。

在两轮牛熊市下来以后,我身边太多的人破产的破产,倒闭的倒闭,不知所终,不敢回家,找不见人的,到处都是。原来我们单位有一位炒股高手,善于分析庄家思路的,赚了很多钱,我们都骑自行车上班,他都骑着摩托车。后来连人带摩托车都找不见了。

所以我在2000年前那轮牛熊市是一分钱没赚上,但是我真的是保本没有赔钱,属于高水平的。我买马钢是带有朴素的价值投资理念,当时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理论叫价值投资,不知道有个人叫格雷厄姆,巴菲特偶尔也听过。在1994年到2001年的那两个牛市过程中,太多人赔了,那时候挣钱率比现在还要低,因为波动太大了。所以在越大的波动中,散户越把持不住,最后赔得越惨。典型的证据是我们证券公司都能破了产,我们的公司竟然在两轮牛熊市折腾下给破产了,那时很多证券公司都破了产,所以这个不赔钱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结果了。

走上价值投资之路

在那么惨烈的波动面前能活下来就是难能可贵了。我就在我们公司破产重整动荡过程中离开了,和几个朋友们做了一段时间的信息技术软件。但是后来我感觉还是做股票有意思,你琢磨不透他,它永远不可能被你琢磨透,很有挑战意义,我就真正意义上开始了研究股票。由于时代的变化,价值投资就在那时进入了中国。我才知道地球上有个人叫格雷厄姆,他写的一个安全边际的思想,当我翻开格雷厄姆的书一看,我感觉兴奋异常,我不由得一拍大腿感叹,他和我想的不谋而合。其实我很早就有一种朴素的格雷厄姆式的想法,后来又知道巴菲特、芒格这些人,原来世界上有一种思想流派就叫价值投资,而我那种想法就是价值投资的想法,于是开始正式从事价值投资。

2004、2005年固然是个熊市,但是博客兴起,于是我开始写博客,这个习惯坚持下来后,就写出粉丝来了,慢慢得就出现了很多粉丝。人们还认为我很懂价值投资,觉得我说的头头是道,我还能给他们普及一些价值投资知识,粉丝量一多,就不得了了。也就是2008年,中央电视台有个对话节目,邀请嘉宾最后把我给选上了,我在参加这个对话节目之后,在全国产生巨大的影响很快也被更多的人所认识。于是我经过思考,毅然决定杀向资产管理业,实实在在做投资管理,做正正经经的价值投资。于是我来到了北京,和志同道合的同伴投资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建立了网站,还组建了自己的基金公司,开始正式投身于资产管理,走向了一条具有无限发展潜力,但是又极其曲折艰难的资产管理之路。在我上路不久,就给资本市场奉献了一个经典的价值投资案例。这个案例改变了我的一生,改变了我的价值观,改变了我对人性的理解,几乎是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就是著名的茅台事件。

我的价值投资之路-下篇

投资于有提价权的快速消费品理念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2010年前后,我的投资理念,通过阅读巴菲特的年报,通过看格雷厄姆的书,再加上自己的求索,已经彻底超越了买钢铁股的那种最初级的思想。我意识到那些能够长期给人们带来财富的公司,一般来说都还是在消费食品企业里。而消费食品企业里面,如果某个企业能够不断的提升产品的价格,那么这样的消费类公司必定奉献长期的回报。于是到2010年的这个阶段,我的投资理念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投资于有提价权的快速消费品。消费品就是大牛股的摇篮,如果有提价权那更是双保险。

2011年第一个基金重仓持有茅台

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2011年我发行的第一个基金,基金一开始运作就重仓持有的茅台。在2012年之前,重仓持有茅台的策略很见效,市场持续低迷,但是我们的否极泰来基金取得了明显的正收益。然而风云突变,到2012年底中国发生了反腐,反腐之后,实际上并没有对茅台的真实经营产生多大的影响,但是很快反腐就在资本市场上形成了一个一致性认知,反腐之后没有老百姓傻乎乎的去喝茅台,茅台在官员消费退出后将失去成长依据,从此长期不振。这种认知的行程一下子让茅台的股价下跌了60%多,在这个过程中,我并没有改变自己的认知和看法。越跌越买,越买越亏。最后到2013年底,随着茅台股价下跌50%以上,我管理的否极泰基金下跌了60%以上,我成为当年收益率熊冠全球的私募基金。

2012年否极泰合伙人大会现场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开始了认真的思考,官员为什么喝茅台?官员也是想享受生活吧!享受生活,是人的基本人性需要,老百姓也有这样的需要!总不能说美女找不上对象吧。另一方面,关于茅台有很多争议,有一个观点实实在在,对我产生了影响。这个观点认为按照最普遍的经济学理论,任何商品的价格都与成本的大体接近。任何商品的价格和利润空间都不能够超越社会平均回报率,而茅台的利润率可以高达95%,长期大幅超越社会平均回报率。所以这个观点依据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认为茅台今后的零售价合理区域在一百元左右,因为茅台的成本在四五十元,所以最多卖一百块钱,当时已经卖到800块钱,所以茅台的价格要跌到跌掉90%,对于这个观点其实我是高度重视的,我开始追问,为什么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得出的结论是茅台不可以提价,茅台不可以有高利润,但是几十年来茅台一直在提价,一直有高利润,到底是谁错了,难道茅台错了吗?我开始思考,追问研究,最终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在人类的所有消费中,有一类精神类消费,这类精神性消费的消费者并不在意价格,比如说陪女朋友去吃饭的小伙子,他会选最贵的餐厅,以展现自己的财力,表达自己对女方的情谊。在这个消费过程中,那餐厅的价格不重要,这这样能够为小伙子谈恋爱,创造便利,促进小伙子和女朋友关系的那些餐厅,获取超社会平均回报,获取高利润高价格是消费者所渴望需要的,推而广之,人类有一种精神和情感的需要,他们这类需要不受传统经济学理论的约束,它不是由成本定价的,而是由消费者内心的满意度来定价,只要你能让消费者内心产生愉快和幸福,以及消费者的某种特定心理需要得到满足,他就愿意支付高价格。当这样的认知形成后,我意识到茅台酒是满足中国人礼尚往来,人际交往需要的。人际交往是人的核心利益。

形成了精神经济学理论

当通过喝茅台酒能促进自己的人际关系,拉近跟别人的心理距离的时候,消费者愿意花高价,他不会图那个便宜,见了朋友喝二锅头,和朋友和商业伙伴和友人一起喝茅台是一种社会效果。这样喝完以后人际关系就改善了,如果一起喝二锅头就起不到作用,所以虽然二锅头便宜,消费者也不买二锅头。这个理论形成之后,我发现很多商品都具有这样的特点,比如说长城故宫的门票,你再便宜的旅游景点,它也会首选长城故宫。比如说迪斯尼乐园,比如说美容美发,比如说一些娱乐活动,消费者并不图便宜,我把这种研究思考茅台的过程中所形成的理论,称之为精神经济学。我认为人类的经消费和需求包含着精神需求和物质需求,人类很早在几百年前就知道这种分类,但是到今天开始,人类也并不知道精神消费和精神物质消费,他的经济学原理不一样,人类误以为二者相同,所以人类到今天也没有提出一个独立的精神性需要的经济学理论!

事实上,茅台这种商品本身满足的是人际关系心理和情感的需要。这种需要它不是为了获得一个物资酒精饮料,所以它是传统的用成本定价的原理解释不了茅台。茅台背后有一个迄今为止全人类都没有发现的经济学理论。幸运的是,我发现了这个理论,我于是将其概括为精神经济学,并连续发表相关理论研究。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的理论发现,一方面支撑我在茅台投资上的不动摇,我虽然亏损了百分之六七十,但是我始终没放弃。另一方面,我的研究也引发了北京大学的重视,2015年北大邀请我去演讲,我在那里演讲了精神经济学,这是我在资本市场上从事投资事业中,我觉得是最大的成就,我们固然可以用金钱的多少评价一个人,同时也应该用思维深度来评价一个人,用对社会的贡献来评价一个人,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资产管理人,最终能提出一套经济学理论,并且这套经济学理论越来越被懂行的人士所接受,我觉得这是我一个真正的价值,因为我贡献了与众不同的思想。

2013年底我出现了非常悲惨的局面

回到真实的投资,当我所管理的否极泰基金下跌百分之六七十的时候,我一方面通过深入的理论研究,提出精神经济学,坚定了自己的信心,认为自己是正确的,错误的是市场,我毫不动摇。然而在这个时候我回顾周边发现非常悲惨的局面出现了,我的出资人大量的流失了。

我的朋友大量地离开了我的团队也有一小部分人和我说再见了,我的周边是越来越少的追随者。面对这种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我来到了一个偏郊外的树林,在一棵柳树下,我静静的呆了三个小时,我在想,明明是市场是错的,而我的研究是正确的,为什么大家却认为我是错的?现实的压力还在于实际上我面临到一个选择题,我身边的利益相关方给我出了一道选择题,放弃对自己认为正确的坚持,和社会大众保持一致。离开茅台,我身边的人就会再次聚拢在我身边,就会不再抛弃我,不在离我而去。我的现实利益就至少不会进一步的损失。如果我继续坚持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拒绝回归社会的主流认知。我的朋友将彻底流失,我的客户也将日益减少,我身边的团队甚至也有可能分崩离析,我该怎么办?我在树林里三四个小时的徘徊着。最后我的心突然坦然淡定了,随他去吧!我改变不了别人,我也不应该被别人改变,我必须只承认事实证据,我要承认常识,道理和真理。我的命运短期决定于和大家是否能保持一致,但长期决定于我本身所坚持坚守的是不是正确,现在我所坚信的我的结论,我的观点,既然是正确的,那么我最终一定有很美好的前途。现在我除了努力地说服身边的人,讲我的道理,让身边人改变之外,我不应该接受身边人的压力,如果我不能改变别人和身边的人,那么我也不能让身边的人改变。

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不被周围所改变

虽然这种不改变将导致我阶段性现实利益减损,但是我的命运终究最后决定于我本身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当我本身的想法确实是正确的时候,那么最终我将成功。我在此时此刻除了坚守坚信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之外,其他都是错的。至于这种坚守和坚定的改变,给我短期利益带来多大的挑战和压力,我就承受他吧!我不可能面面俱到,八面玲珑,我总要承受他点什么。想到这,我抬头看着被风吹动的柳枝,豁然开朗了。我何苦患得患失了,重要的是你的认知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短期被人们的掌声和骂声包围不重要,重要的还是那句话,你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我是对的,我何苦杞人忧天。担忧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呢!随着夜幕的降临,我离开了这片树林.

2015年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演讲

惊心动魄的茅台大博弈

最终时间给出了他的答案,我在2013年底的时候亏损了60%,可是到2017年底的时候,我我管理的基金净值上涨了近20倍。我的基金产品从2011年成立到2017年底中间经历了极其曲折的过程,最终获得了十倍的涨幅,成为中国资产管理界较少能达到的成绩,我也被人们所接受所认同,我也被事实证明是正确的。

与茅台前董事长季克良合影

在这一次惊心动魄的惊天大博弈过程中,对我的人生,对我的资产管理,对我的工作是革命性的改变,它改变了我对人性的看法。人性并不理性,他也改变了我对价值投资本质的看法,财富的来源既来自于企业基本面,更来自于人性波动。

人性恐慌导致的大波动。当你在所有人都悲观恐慌的时候,能站稳脚跟,能基于实事求是地调查研究,知道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的,并能逆大众而动的时候,财富就会向你走来。这个财富和企业创造那个财富是一样的,并不是说所有的财富都唯一来自企业。在资本市场上,财富既来自企业,也来自人心,人心的贪婪和恐惧都会创造财富和风险,这是我在这今天大博弈中所深切体会到。我的这个茅台案例最终也走到北大,它实际上也是中国资本上开张以来,价值投资业的最经典的案例。我身处于其中,作为当事人也留下了千万字的研究笔记,可以供其他投资人去学习去思考。通过这一场经历,我的价值观也发生了改变,我不太不特别在追求什么朋友,甚至我也不特别追求巨大的利益。

我知道投资是一场人性博弈。你一方面要对你所投资公司了解到,无限深入,甚至超过了董事长总经理,另一方面你研究的越深入越超越大众,越容易被大众所碾压,正所谓曲高和寡,当你是正确的,当你超越了大众认知,发现了大众没有发现的真相的时候,你就特别容易被大众所碾压,大众决定短期价格走势,因为你水平高,看得深看的远,看到了大众没有看见的东西,所以你就会被大众所否定,在这个过程中,绝大部分人做不到!

始终如一的坚持住自己的观点会被大众否定,朋友抛弃客,客户撤资的压力而改变,而这种改变就使你再也没有机会在资本市场上走得更远了。而一个正确的认知,能不能最后带来财富,决定于你能不能再被大众碾压的时候承担住这种碾压力,抗辗压能力特别强,最后克服了大众的眼碾压,你才能获得财富。所以投资一开始是认知博弈,是知识层面的博弈,是智力成本的,但是终极来说是关键的是人性博弈,而人性博弈比认知博弈难十倍,茅台这场大博弈让我在认知博弈,人性博弈,对人性的理解,对投资本质的理解,对价值财富来源的理解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可以这样说,我的投资能力随之而增长。没有人可以通过看书看报学会游泳,同样没有人可以通过课堂学会真正学会投资,只有在实践中的磨练,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茅台大博弈的亲历者们,必定因为亲历这场罕见的大博弈,它的投资能力得到了提升,我也不例外。感谢中国资本市场。

新的目光-中国银行业

在完成的茅台大博弈的时候,我把自己的关注的目光再次投向了中国的银行业,这一场对银行业的战略投资出现了很类似于茅台的一个特点,这一次还能成功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否极泰基金购买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