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凌通视点
董宝珍评论(十):为什么中国历史上很难出现仁政?

本文是我参加人民大学中国哲学研修班时,教授要求我们论述“仁政”,我按照教授的要求对仁政的论述。

仁政的基础来自于孔子仁的概念,在孔子的思想中,仁指的是人与人之间在交往、相处过程中形成的相亲相爱,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的友善关系。仁的反面就是相互攻击,相互伤害,仁政的基础就是来自于这种善意的人与人相处之道。孟子把孔子的这种人与人的友善关系和互动模式上升到抽象的政治关系中。在政治关系中,统治阶层和被统治阶层要友善互动,所谓的君爱民、民尊君来维持社会的和谐,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这就是仁政的基础。仁政包含着以民为本,“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君王除了统治臣民百姓,还要对臣民百姓负责,除了衣食温饱,更要以身作则,承担教化天下的责任,但是,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如果君不像君没有仁爱之心,那么臣民百姓如何应对?孟子说,可以劝他,如果劝他不听,就可以革命,可以推翻他。所以仁政是有进步意义的,仁政既强调了统治者要有仁德之心,又肯定了百姓本身有对那些暴君进行反抗和推翻的权利。这种仁政的思想在提出后,长期成为中国政治哲学中重要流派。在中国近几千年的历史中,仁政的理想和主张,作为一个目标,作为一个原则得到了统治者和老百姓两个层面的认同,从统治者角度来说,要稳固自己统治必须得到百姓认可,社会角度来说,百姓渴望仁政,希望执行仁政的君主!

某些时候,个别君主确实相对地做到了仁政,老百姓得到了善待。但是一个客观事实是,仁政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是主流,甚至占不到1/3,主流的情况是暴政。仁政没有变成普遍的现实。我国历史上每隔几百年都会暴发大规模的起义,大规模的造反和相互杀害。孟子说君主不实行仁政,民老百姓可以推翻它。起义的过程当然就是践行了孟子的主张,民有权推翻君。然而君毕竟是强势方,掌握着巨大的军队,用军队镇压老百姓,大规模杀杀戮,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人死亡。即便起义成功,起义的果实又被新的君掌握,开始了下一轮的循环,这个怪圈从来没被走出去。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包含着合理内涵的仁政。为什么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成为主流,没有实现?这是因为仁政的是寄希望于君主的个人修养,建立在君主的道德与良心的基础上。一旦君主无视这些,必然走向了暴政。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历史上,统治权的合法性来源有问题!中国主张君权的合法统治权来自于天赋、来自于神授,天子是君主的另一个称号。天的儿子统治老百姓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天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天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有意志的主体。天只授给君主和统治者至高无上的皇权,以及对民的管理权。但是天没有管理约束惩罚君主的手段。就因为天不是一个实体,天是虚设的,所以君权神授是想象和泡制出来的。

中国历史上仁政长期得不到推行和实现的根本原因,并不能代表仁政的主张是错的,只能说明权力和统治合法性的来源有问题,君主的权力来自于天,天是最伟大的主宰,所以君主可以为所欲为的,人人必须要接受他管理。这种统治者合法性和权力来源,某种程度上是愚民。在这种学说下,君主特别强调我的权力至高无上,他们不强调,如果君主犯了错误怎么办?不推行仁政怎么办?谁来制衡君主?谁来制约君主?谁来惩罚君主?这些问题君主们是不会讨论的,他们只强调我的权力来自于天,我代表绝对的真理,绝对的伟大。于是就出现了权力的绝对化,制约制衡的一无所有。在没有制约,没有制衡,只强调自己拥有绝对权力的情况下,又要老百姓要绝对服从,必然走向暴政。在这种君权神授的观念下,暴政是必然出现的,仁政才是偶然的。

要走出这个历史怪圈,就要从统治权合法性上入手。仁政主张没有问题,不能说中国历史上很很少实现仁政,大量的是暴政,就否定仁政的追求是错的,根本的问题就是权力来源和统治者的合法性来源有问题,统治者合法性权利来源是虚设的天,是胡编出来的天。天是一个子虚乌有的泥胎,任由统治者为我所用!统治者根据自己的利益任意胡编,所以解决之道就是把统治者合法性来源和权力来源,由天这个虚设的角色还给民这个实在的主体。老百姓以具体的方式,定期给统治者授权,给官员授权。老百姓在授权的同时,拥有监督权,有对官员的惩罚权罢免权,这样授权实体化,授权从天这个虚的角色,这个不存在的角色转向实实在在的老百姓,而且这种授权是定期的。这种授权老百姓可以收回,要定期检测。老百姓把权力授给了官员,官员对老百姓的关系是一种服务的关系,不是控制和管理的关系。民请允许官员为自己服务,并且监督官员的服务质量,而且也有权撤换这个官员。这种关系现代社会典型的代表是物业公司,其实官民关系就是一个物业公司。如果官民关系最终走向了物业公司,那么这个物业公司十有八九不会变得残暴,不会无胡做非为。因为授权者有权收回这个权利,授权者是一个实有的主体,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不是一个虚的天。

这就是我对仁政的思考。仁政是一个伟大的主张和理想,但现实中实现起来并不成功,根本原因是中国社会长期没有搞清楚统治者的合法性来源和权力来源应该从哪里来?从虚设、客观上不存在的天来,统治者就会根据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胡乱编一套说法,最后必然导致他们为所欲为,老百姓不堪忍受,搞革命全社会动荡,仁政实现不了。解决办法必须把合法性来源和权力来源现实化,由老百姓来授权,定期授权,不断的检测。这种制度其实就是现在的民主制度。

在一定程度上,廉洁高效的仁政在大量的民主选举的国家已经相对地实现了。不是所有的民主国家都是已经实现了仁政,但是绝大部分发达经济的民主选举国家都相对地实现了仁政。这一点可以告慰孔孟两位圣人,他们的仁政思想永远不过时,永远闪耀着光芒,但是实现这种仁政的制度,孔孟两位老先生没有明确设计出来,孟子虽然提出来了民可以推翻无道的君的主张,但是这种推翻都是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对民也好,对社会也好,损失代价过大。西方提出的是民主制度,三权分立其实恰恰是仁政得以实现的手段和保障。

以上就是我在参加人民大学中国哲学研究班中,老师给我们留了一个作业,让我们每一个学生来畅谈你所理解的仁政。我对这个课题的一个思考。在完成了这个思考之后,实际上又让我产生另一个想法,就是儒家学说的不断发展问题。孔孟创立的儒家学说,并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儒家对中国社会的稳定发展起到了促进。但是儒家在中国几千年发展过程中,是经历过衰退的,在佛教传入中国乃至道家思想崛起的时候,儒家的思想影响力就衰弱了。一千多年前从宋朝开始的中国儒家知识分子们,感受到了挑战和压力,提出了新的思想,这个新的思想被称为新儒学。新儒学的具体内涵是宋明理学,朱熹、陆九渊、王阳明的思想,这些是在儒家遭遇了佛家道家的挑战,并且处于弱势地位的局面下奋起,最后又把儒家推向了新的高峰。今天随着东西方的交流,尤其是1840年之后,中国面对西方挑战,本质是儒家所受到的挑战,是儒家的思想在现实面前又处于一种被动的状况,此时有人提出了愚蠢的主张,抛弃儒家全盘西化,这个想法没有在中国实现,是因为它不可能在中国实现,哪有可能抛弃自己的母文化全盘西化,尤其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那不可想象!但是儒家面对日异月新的社会,不增加新内容确实不能更好得解决社会中存在的问题。儒家毕竟产生于2000年,他不可能管到现在。你不能指责儒家思想没有指导互联网的理论。儒家是中国的基础主干思想,它本身就有一个随实践的深入而发展而进步的内在需要。尤其是在现实的挑战面前,今天儒家所面临的挑战是需要充实新的内容,现在新的内容是什么呢?就像宋明理学崛起的时候,是把道家和佛家的思想吸纳进去。朱熹的理其实就是跟道家的道是一个含义,中国的汉语把道和理合称为道理。朱熹的思想其实是吸纳了道家的思想,把道家的合理思想引入儒家,王阳明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佛家的影响。只不过是王阳明是入世的儒生,他要搞的心学不只是自己修身养性,是要服务社会,造福人类,造福天下的。今天中国所面临的问题,应该靠儒家的再次复兴。引进西方的合理的制度,合理的思想把它内化为儒家的思想、儒家的观念,是儒家再一次复兴的内在课题。至少我本人是这样认为的。儒家不是要全部抛弃,而是要吸纳新的思想,把新的有用的合理的东西内化为儒家的内容。那么如此以来儒家又会焕发新的活力。

董宝珍评论(一):董明珠发飙背后的经济原理

董宝珍评论(二):中国股市要走牛

董宝珍评论(三):“宝能们”为什么是妖精

董宝珍评论(四):新高之后谈茅台

董宝珍评论(五):春江水暖鸭不先知

董宝珍评论(六):指责国家队托市是书生之见

董宝珍评论(七):菜市场应该限制新菜上市吗?

董宝珍评论(八 ):诋毁书院显无知

宝珍评论(九):监管层三道金牌压茅台用意和影响



否极泰基金购买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