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页 >> 精神文化 >> 正文
精神经济学(29):精神商品价值无客观标准因人而异(下)
作者:董宝珍 来源:时间:2017-02-17 11:21:00

物质性商品,在同一时点上总有一个客观且唯一的内在价值,然而,在精神商品历史性的打破了价值的唯一性,同一个精神商品在同一时点,面对不同人的时候,价值是多种多样的,没有统一的单一的客观价值。我自己说这段话的时候都感觉到很不习惯,很不适应。多少年来某个商品在同一时点,总有一个唯一的客观的价值,今天我们所研究的精神商品,再也没有什么客观的唯一的价值了,夸张点说精神商品的价值几乎是每个人想怎么定就怎么定,因人而异,随心所欲。无论我们是不是适应它、习惯它,这都是真实的现实!

我在以前的章节中提到的有很多精神商品,采取的销售方式是拍卖,比如古董、文物、艺术品、名人用过的器物大量使用拍卖,这是因为这些精神商品对于不同的人价值是不一样的,其价值随不同主体的主观心理感受不同而不同。在这种情况下,拍卖的机制恰好能够选出那些心理感受最强烈愿意出更高价格的人,通过拍卖把精神商品的价值最大化。假如这些商品有一个客观的统一的内在价值,大家买的时候都按照这个统一的内在价值出价,就没有拍卖的基础前提了,拍卖的销售模式前提一定是各个主体认为这个商品的价值不一样,你才可以拍卖,如果大家都认为有一个相同的客观内在价值,价高了买家不买,价低于卖家是不卖的!

回到演唱会,当王菲演唱会落幕后,音乐评论家与王菲粉丝发生了严重对立和对抗,专业音乐评论家在否定王菲演唱会没有艺术价值的同时,费解为什么没有艺术含量的演唱会得到了那么多粉丝的追捧,获得那么高的门票收入?粉丝则说:“我们高兴就是最高评价标准,王菲让我们高兴我们就觉得演唱会有价值,演唱是不是符合某个艺术标准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不是为了某个艺术标准才来听音乐会,我们是为了内心的高兴,为了回忆过去的美好岁月未了,为了和自己偶像在一起。音乐会让我们都得到了这些,我们非常高兴、非常满意,因此演唱会非常成功,非常有价值。”艺术评论家和王菲粉丝的对立是两种价值标准的对立。艺术评论家代表的价值标准认为某个商品、某种服务都有一个客观的唯一的评判标准,不符合这个标准就是不好的、没有价值的。而王菲粉丝们的评判标准是以我为中心的,是以我的心灵和情感感受为中心的,我高兴是价值评判的唯一标准。演唱会价值标准不在消费者心外,不在消费者的精神情感世界之外,能让我高兴、让我获得了美好回忆就是有价值。粉丝不承认统一的客观标准作为唯一的价值来源。专家觉得不好、觉得一文不值,那是专家的事儿,跟我没有关系。我觉得有价值,觉得价值连城就有价值。

这里涉及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精神商品的价值来自于消费者,是消费者在消费时赋予的,不是商品的客观属性所决定的。王菲演唱会的价值只能由演唱会现场的听众,根据他们的主观体验和感受来决定,听众说好就是好。从这个意义上讲,极端情况下可以说没有到现场听音乐会的艺术评论家,没有评判王菲演唱会价值的资格。因为这种演唱会作为精神商品,价值的评判者是由具体的直接消费者来决定的,而不是依据一个脱离了具体的人,无限抽象的高度统一的客观原则决定的。只有价值受脱离具体人的抽象客观原则评估和决定,无关的非消费者才可以拿这个客观统一的价值标准来评估。精神商品的价值不是受脱离具体人的某种抽象客观原则评估和决定的,是由商品的具体消费者决定的,是由商品胡具体消费者主观心理感受赋予的。因此,如果你不是消费者,那么在逻辑上不具有对这个精神商品估值的资格。这是精神商品价值评估的显著的重要特点,非消费者没有资格来评定精神商品的价值,消费者的出价就是精神商品的价值,精神商品的价值是在消费者消费时赋予商品的。精神商品的价值产生于消费环节,不在制造业和生产环节产生,而是在消费环节产生。


分享到:
上一页1 2 3 下一页
阅读数:
责任编辑:股海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