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行业分析
平安银行是否‘激进’
作者:时光森林 来源:雪球时间:2019-03-15 10:44: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提到平安,投资者容易联想到‘狼性’。平安执行力强,看准的事跑着干。平安文化一脉相承,银行自然不例外。由于跑得快,有时居然给人种难以信任的感觉。尤其对银行投资者来说,一个经营风险的行业,慢工出细活是正道,你发展速度这么快,是不是太激进?

说平安(银行)激进的人很多,这个问题也很重要。从投资者角度,我绝不希望投一家激进的金融公司。激进的公司在寻常时候跑得的确更快,但绝对快不过系统性风险来临时完蛋的速度。如果平安确实是家激进的公司,我敢说,所有平安的投资者输在了起跑线。激进对金融业来讲,就像吸毒:快感是暂时的。毁灭往往是不可避免的彻底。

所以我很想搞清楚:平安究竟激不激进?

注意,我说的是平安,不仅仅银行。原因很简单,从各种迹象看,银行已经、或将会成为承载平安综合金融使命的核心容器。银行会流淌最纯正的平安血液。说平安文化就是银行文化,十分恰当。因此将判定范围从银行扩至集团,合理且必要。

我印象中,平安遭受激进质疑的根源是富通事件。上轮大牛市中抛出千亿融资计划的构想,叠加投资富通的失败。给人种想一口吃成胖子,结果扯了蛋的感觉。结果牛市终结,人人都骂平安。平安集团激进的标签大概是这时候贴上去的。

具体到银行,说它激进,据我观察有下面这些点:

1、用保险思维搞银行,鸡飞狗跳,迟早完蛋。

2、高息贷款多,风险偏好高,大量钱借给了质量差的客户。

3、上轮周期坏账太多,弯道超车没成功,成功翻了车。

4、零售转型动作太大、猛发信用贷款,要扯着蛋。

5、存款定价高,高息揽储、负债成本吓死人,缺钱缺疯了。

6、管理层打鸡血,一看就不靠谱。

以上6点,加上所谓激进文化自集团一脉相承,算是7点吧。

好好分析以上7点,可以发现,首先,平安银行无疑犯过错。邵平时代,银行资产规模快速扩张,带来的疼痛至今股东们还有深刻感受。如果说对公资产大扩张是经济周期本身造成的悲剧,贷贷平安卡造成的损失,就很难找理由开脱。之前参加平安发布会听董事长披露相关情况时,我承认我惊呆了。从此对邵平所有的尊敬一扫而空。

从贷贷卡发展轨迹(生命周期期)看,这算是短期激励主导公司发展案例。非常令人不安。我不知道这与平安投资富通遭受失败的行为,背后有无必然的联系。两者唯一的共同点是:它们造成的损失确实惨痛,好在损失可以承受。理由是,看过去几年行业经营数据,平安的包袱很沉重,可处理包袱的同时,各项指标倒还跟得上行业发展的节奏。

所以它是可以承受的错误。这也许是可以为平安银行开脱的唯一理由。

平安银行无疑是犯过错的。

但身为投资者,反过来想,对进取者而言,还是应该给犯错空间。发展是试错的过程。不愿意承受犯错的代价,有时也会失去发展的机会。如果错误的代价可以承受,为什么不承受?

我宁愿投一家会犯错的进取者,也不愿投一家保守而平庸的公司。

有时候,保守就是代价最高的错误。

重要的是,经过这些错误,我们必须意识到,和所有公司一样,平安不完美。未来也未必不会再犯错。下一个错误的代价是什么?我们能不能承受?

回到激进的话题。

我们希望平安(银行)发展快,但肯定不喜欢它激进。激进的金融公司没有好下场,投资者不希望这句话在平安身上得到验证。

所以再回过头来看,其它关于银行激进的论点是不是成立?如果成立,也许我们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我们的资产有没有放在正确的位置。


第一点,关于激进文化一脉相承的观点,

从目前平安集团的发展来讲,站不住脚。在富通投资失败以后,平安的经营快速、稳健。你看平安的投资、费控,发展方向,都是被时间证明了的优秀。平安集团就是看得准、发展快,这点大家都能看到。好像富通之后,也没听说过平安有什么‘激进’之举了。


第二点,保险思维搞银行的问题。

这是很明显的误解。

你看保险的业务特性,跟银行非常类似。银行赚钱要借贷,保险靠投资。说白了都是资产与负债的匹配,区别是久期不同。但经营底线都是风险思维。

保险赚利差、死差、费差。银行赚息差与非息收入(手续费与投资收益)。利差与息差性质差不多,风险控制第一位。银行非息收入通过服务客户产生。保险业也对服务客户有很高要求。保险相对银行,还要考虑概率风险(死差)。甚至可以说,保险面对风险的挑战要更大。至于费差,我理解为成本控制。任何企业都需要的。所以银行保险业务性质很接近。

说这么多,是想说如果有人认为搞保险的去搞银行就会放松风险,那是想当然了。

大家对平安银行的误解来自保险,对保险的误解,主要源于生活中接触到的保险销售员。销售是讲激情、讲技巧的职业。保险业务又相对复杂。因此有些人说卖保险都是骗子。可见社会中保险推销员的形象并不好。但不能把他们的形象,联想成一家公司的形象。从公司业务特性来讲,保险和银行非常类似:重视风险、服务、成本控制。大家把对保险销售的厌恶,弄成标签式的东西,简单贴在银行头上。这样不合适。

另外还要分析管理因素。

管理是通用能力,涉及的要素相通。虽然业务细节不同,但我没听说过涉及银行有特定的管理学,涉及保险,又有另一套特定的管理学。搞管理的人,理解管理通用要素,了解不同行业业务特性。那么无论哪个行业他都有用武之地。平安管理能力很强,在一些不同的行业都能把子公司做到数一数二。在业务特性本质上类似的银行业,怎么会差呢?

你再看银行的管理层,很多老平安。但他们并不是从保险条线生硬的空降,而是有丰富银行从业经验。所以对银行业务特性的理解也不会比其它银行管理层差。

综合这些,用保险思维搞银行,鸡飞狗跳,迟早完蛋,就经不起推敲了。


第三点,关于‘高息贷款’放给‘差质量的客户’。

很多投资者将资产定价高与客户质量差联系一起,源于传统银行经营的一点常识。在许多投资者看来,银行就是同质化经营,资产定价决定风险偏好。风险偏好高,客户质量就肯定差。

从某种角度讲,他们是对的。但有些明显的因素,他们又缺乏深入的观察与思考。

首先所谓好客户和坏客户,他们的理解是偏狭的。

什么是好客户?有钱就是好客户吗?对财富管理而言,资产多当然优质。对信用卡业务是吗?客户拿了额度从来不用,或者像算死草,算着帐单日与还款日消费,从不分期。要都这样,信用卡赚钱就难了。信用卡最赚钱的客户,是喜欢透支消费的年轻人,他们恰恰没什么钱。

所以,不同性质业务,客户的好与坏,定义完全不同。

平安银行高息产品主要是新一贷、车抵贷。这个客群是传统银行覆盖不了的客群,他们的需求是借贷需求来得急,对放款要求是快。他们有央行征信,本身资质和偿还能力都还可以。但传统银行不敢借钱给他们。一个是获客、服务、经营的成本高,一个是信息缺乏。由于以上,这些人对传统银行来说不是好客户。但对小贷公司来讲,他们就是最优质的客户。平安的高息贷款就是针对这个客群的特点开发的。所以这是个差异化的东西。

我以前在群里听一位投资者说平安银行的业内风评,他说:在小贷公司眼里,平安银行牛逼得不行,但在一些银行同业眼里,就是乱搞。

评价差异显得极端。反应了不同观察者所处的位置:小贷公司了解这个客群,所以在小贷公司眼里平安银行牛。但在一些银行同业眼里,这个客群是不能做的。

平安银行身为银行,干了小贷公司的业务,造成了这种认知差异。关于这块业务,平安银行披露的信息很多,如果仔细研究,会有不同发现。

所谓平安银行为了赚钱乱搞,太激进。这种看法站不住脚。


第四点,是平安银行弯道超车不成,差点翻车的例子。说白了是信用成本太高。


有些投资者将信用成本高与资产定价高(风险偏好)联系起来,当成激进的理由。仔细研究会发现,两者不是一码事(这里不过多展开)。

其实关于信用成本为啥高,前者也提到过。

邵平时代产生大量坏账的根源,一方面是对公资产增速较同业快一些(对公资产的定价并不高),另一方面是款名为贷贷卡的产品(小微)。从结果和过程看,贷贷平安卡绝对是错误。对公资产增速快,则只能说时运不济。对邵平来说是,对平安来说也是。

当年并购深发展后,平安制定八年战略,打算先把对公做强,在此基础上发力零售,八年后成为以零售为主业的银行。为此找上了对公业务强、出身小微很强的民生银行的邵平。没想到在计划做强对公的时点上,遇上经济周期,搞成现在这样。所幸发现苗头不对,马上换人。否则更惨。

这个过程中,代价沉痛,值得深思。前面也提到过,所幸的是,代价可承受。我们希望平安银行不要再发生同类的事件。但仅仅这个,不应该是平安银行激进的决定性证据。正如当年投资富通失败,也不应成为平安激进的决定性证据。对一家进取的公司,投资者还是应该给容错空间。况且,人家在处理包袱之余,成绩还是跟得上行业平均的。


第五点,转型动作大,猛发信用贷款,又要扯蛋。

平安银行零售转型的步子是迈得很快。2016年底喊着要转型,2018年,好多零售指标差不多就进了第一梯队。看资产结构、营收结构、利润结构,完全可以断定这是家零售银行。现在也就AUM差点意思。差点意思是相对第一名,相对其它股份行还是不错的。这转型速度跟同业比起来显然不真实。因此受到了质疑。质疑的重点,在于资产结构与负债成本。

与主要对标行相对,平安零售贷款资产中信用贷款占比高,对标行房贷占比高。信用贷款里主要是信用卡、新一贷。汽车贷款我不知道算不算,有人说汽车抵押跟没抵押差别不大,本质上也是信用贷款(出问题容易牵涉到多头负债,以及回收处置价值一般)。

从资产特性来讲,信用贷款的安全性当然不如房贷。不过要是考虑两者定价,能发现高息信用贷款有比较高的空间缓冲风险。在这个时代,失信成本总体越来越高,银行管控成体又越来越低。你很难评价一个定价超过10%的信用资产,与定价4%的房贷资产,哪个更好。形势大好时,10%的资产无疑要好得多。可系统性风险来临的时候,谁又敢100%保证房贷资产更优秀?要知道,与房贷相比,信用贷款期限短得多,可追偿期一样长。我无法确定流动性将要枯竭的客户,是会选择优先还信用贷款,还是会继续填补房贷这个黑洞。

所以,你非要以资产结构差异来判定是否激进,我不能同意。两种资产特性不同,各有千秋,要增强资产抵御风险的能力,最好还是房贷和信用贷款什么都配一点。

平安银行转型以来信用贷款发得很猛,但从资产结构和特性来讲,结果也没那么糟。相对房贷,信用贷款(主要指一次性授信产品)不是没有优点。相对强周期特性的对公,零售资产小额分散、追偿期长、周期弱,总体来说,抗风险能力还是更强的。

我也承认转型很快,但从各方面信息来看,银行零售资产质量还行。2018年报已经发布,去年零售资产面临的考验是很大的。去杠杆和贸易战影响就业,P2P暴雷、房市不行、股市悲剧,投资资产端也是很惨的,可根据披露的信息,平安银行零售资产在同业中保持优秀水准。

就连数据都不支持所谓激进的推断。


第六点,存款定价高,高息揽储、负债成本吓死人,缺钱缺疯了。

平安银行存款定价比较高。原因比较复杂,我讲讲个人看法。

首先我不喜欢存款成本高,这意味着银行必需要设法提升贷款定价来匹配存款。一般来讲,贷款定价提升意味着风险偏好提升。风险偏好提升的后果,就是抗风险能力下降。当然平安银行有点优势,它资产规模不算大,通过做一些专业化市场,可以把整体贷款定价弄起来。由于这些市场传统银行涉足不深,所以是蓝海。也比较容易赚钱。如果平安银行能把这块专业市场的优势稳固下来,就有资产定价优势。就可以承受更高的存款成本。

尽管这样,我还是不喜欢它太高(投资者谁会喜欢?)。低一点,不仅是赚钱多一点的问题,而是银行发展空间会更大。

其次,存款这个东西,定价高对股东不好,对客户还是有利的。

存款(或替代品)是受众最广泛、最安全的投资。高一点,对获客很有好处。银行帐户对客户的黏度是高的。平安银行想形成零售规模优势,需要吸引越来越多的他行客户带入资产。因此必须支付客户转换成本。从发展来讲,这算是必需支付的代价。

然后,存款成本高与零售基础薄弱有直接关系。

平安银行AUM规模有限,无法沉淀足够的零售存款支撑零售资产扩张。因此对存款的需求迫切。这种迫切性也是推动存款定价的动力。想存款成本低一点,只能指望银行AUM增速能远远高于零售贷款增速。到达某个临界点,这种迫切性才能降下来。对存款成本下降会有好处的。

结合以上,平安银行高息揽储,原因之一可以归结为资产端能力,之二可以视之为阶段发展所需。知道了原因,也就无法将之与‘激进’二字联系起来了。


第七,管理层打鸡血,一看就不靠谱。

这两年平安银行做市值管理很卖力,所以投资者有更多机会了解公司管理层。我看到好些人对管理层的评价,主要是董事长,说董事长打鸡血的能力很强。言下之意大概指他搞保险出身,有江湖气吧。结合保险思维搞银行,鸡飞狗跳的论调。这居然成了所谓‘激进’理由。

了解谢履历的人,应该知道他的能力。在集团他是高端复合性人才,很久前马董就对他评价甚高(据说因为质疑麦肯锡的方案反而被马董表扬,说要保护这类干部)。

从履历看,谢在保险、银行都有丰富的从业经历,之后又在平安证券当老大(现在仍是)。可以说,他对集团和银行都极为了解,对银行发展来说,是整合集团资源的不二人选。

因为带过团队,谢确实跟一些人想象中的银行家气场不同。传统银行家形象,大家想象中可能是内敛的,谢明显不是那种人。加上他提出发展目标好像有些惊人。种种因素结合起来,让一些瞧不上平安银行人觉得不靠谱。我记得有个投资者去年(或前年)参加股东大会回来说,平安银行董事长高谈论阔,不切实际,骂了一通后说这家公司‘险处不必看’等等。

可回过头看,平安银行现在转型基本成功了。一些原本想看笑话的人,好像也没找到什么笑点。我希望再过几年,他们回头展望,会发现自己是自负的。这需要平安银行不断证明自己。

至少目前来看,所谓‘管理层打鸡血,公司不靠谱’这种言论本身就不靠谱。所谓‘保险思维搞不好银行’,当然也不靠谱。

附谢永林董事长个人履历:

谢永林先生,执行董事、董事长。


1968年9月出生,南京大学管理学博士、理学硕士。

自2016年9月起出任中国平安副总经理,并自2016年12月起出任平安银行董事长至今。

谢先生于1994年10月加入中国平安,从基层业务员做起,先后担任平安产险支公司副总经理、平安寿险分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平安寿险市场营销部总经理等职务。

2005年6月至2006年3月任中国平安发展改革中心副主任,2006年3月至2013年11月先后担任平安银行运营总监、人力资源总监、副行长等职务,并自2013年11月至2016年11月先后担任平安证券董事长特别助理、总经理兼CEO、董事长。


最后,通过以上讨论,我想我还找不到平安银行激进的决定性证据。

如果平安银行确定是家激进的银行,我欢迎各位提供一些更有用的线索。比如说,它的激励机制是不是有问题?是奖励长期行为还是短期行为?比如说,它的内部管理是不是有问题?前线和后台是不是经常勾结在一起搞灰色交易?比如说,它是不是把不监管和合规放在眼里,为了赚快钱经常想着法子钻漏洞?等等。

如果有以上方面线索,我想我会感激你的!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