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行业分析
锂资源行业年度形势分析
作者:五矿经济研究院 来源:雪球时间:2019-03-14 10:28: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锂资源行业年度形势分析

中国金属矿业经济研究院陈俊全

摘要:2018年,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高速增长,在政策的引导下,我国新能源汽车开始向长效机制过渡,锂资源终端需求形势大好。然而供给端产能扩张更为迅猛,低成本的澳洲锂辉石矿成为新增供给的主要贡献力量,同时海内外盐湖都在积极扩产。此外,在补贴退坡和前期碳酸锂价格高企背景下,产业链中游积极推动去库存。多种因素作用下,2018年锂产品价格基本呈现单边下跌态势。展望2019年,优势矿山扩产进程仍将稳步推进,行业可能步入洗牌初期。

一、2018年锂产品价格总体呈现单边下跌态势

2018年,碳酸锂价格前三季度基本上呈现单边下跌的态势,四季度价格在底部徘徊,基本保持稳定。上海有色碳酸锂(99%)现货价格从年初14.85万元/吨,下跌到7.95万元/吨,下跌幅度达到51.5%。氢氧化锂价格前5个月保持稳定,从6月开始进入补跌行情,并一直延续到年底。上海有色氢氧化锂(56.5%)现货价格从14.85万元/吨,一路下跌到11.2万元/吨,下跌幅度为24.6%。

图1:碳酸锂/氢氧化锂价格走势图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对于锂产品市场价格下跌的原因,我们认为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最根本的因素还是供给端的过快增长。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行业中长期发展前景十分光明的背景下,国内外锂资源供应商纷纷大幅扩产,无论是澳洲的锂辉石,南美的盐湖锂还是国内的青海盐湖和锂云母,都在大幅的上产能。这种产能扩张的速度是明显高于需求扩张的速度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阶段性下行成为必然。

第二,产业链中下游去库存是导致价格下行的重要因素。受国家政策补贴大幅减少,特别是采用磷酸铁锂电池的车企的补贴被大幅削减,导致产业链中下游的资金链普遍紧张,很多磷酸铁锂电池厂停产,纷纷处理库存。同时,随着锂产品价格上涨趋势的终结,动力电池及正极材料企业在采购原料时不再采用大批量集中采购的模式,而是按需小批量采购,大幅降低整体库存以规避原料价格风险,这也成了刺激锂产品价格下行的重要因素。

第三,前期价格过快上涨本身也带来了下调的必要性。由于前期锂产品价格暴涨了3倍左右,锂上游资源厂商的利润非常丰厚,甚至超过50%。这在中长期来看当然是不可持续的。随着高利润吸引大量的资本涌入,中长期价格和利润水平必将回归均衡水平。从另一方面来说,过高的资源价格也给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行业降成本造成巨大的困难,不利于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这也促使汽车厂商积极介入到资源领域,扩大供给、削减原料成本。

二、一年来政策聚焦于新能源汽车长效发展机制建设

2018年,国家对锂资源行业有重大实质影响的政策主要在需求端,总体聚焦于新能源汽车长效发展机制建设,但政策调整也对产业链带来了一定的短期影响。

(一)补贴的持续大幅退坡造成产业链中下游资金链紧张

2018年2月13日,财政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规定从6月12日以后,取消100-150公里新能源汽车的补贴;150-200公里级别车型的补贴减少近40%;200-250公里级别减少约5%;而250-300公里级别的车型补贴则增加了10%以上;300-400公里级别增加了约45%;400公里以上级别则增加了60%。同时规定2018年2月12日至6月11日为过渡期,期间上牌的新能源乘用车、新能源客车按照对应标准的0.7倍补贴,新能源货车和专用车按0.4倍补贴,燃料电池汽车补贴标准不变。

由此可见,尽管政策补贴总体是大幅退坡的,特别是对于前期快速发展的新能源客车和磷酸铁锂电池,补贴下降幅度很大,必然造成大部分厂商及供应链的资金链紧张;但是政策同时鼓励高续航历程的乘用车发展,这对于促进终端产品品质升级、提高单车动力电池带电量、提升终端市场需求都将产生显著的效果,从行业实际运行情况来看也是这样。带电量更大的A级车型销售大幅上升。

(二)双积分制度发布实施,使终端需求得到长效机制保障

4月1日,由多部委联合发布的《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这是实现新能源汽车行业迈向市场需求驱动的核心长效机制,也为锂资源的终端消费提供了长效机制保障。根据办法规定,各车企的平均燃油消耗量正积分可以转让给关联企业,如果仍不能清零负积分,旗下高油耗车型的生产会被暂停;新能源积分如果达不到与销量对应的合格标准,则该车企就必须向积分富余的同行们购买积分。但新能源积分从2019年才开始考核,因此这项制度的影响主要在于中长期。

(三)《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促进动力电池平稳健康发展

12月1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引导产业投资布局,严控新增传统燃油汽车产能,进一步提高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项目条件,引导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其中,很引人瞩目的一条规定是针对动力电池企业提出:“企业上两个年度车用动力电池产能利用率均不低于80%”,对行业产能扩张进行合理的约束,有利于动力电池行业的平稳健康发展,也有利于促进锂资源行业需求的平稳增长。

(四)动力电池循环利用将影响远期供给,但中短期影响很有限

2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七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随后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暂行规定》。两项制度从8月1日起正式实施。随后,国家新能源汽车监测与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溯源管理平台正式开通,这标志着我国对新能源汽车运行的监测管理,特别是动力电池的监测与管理正式进入了国家监管程序。3月,工信部等七部委还联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试点实施方案》,启动回收利用试点。

国家大力促进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将为锂电池带来增量的二次资源,对供给端构成一定影响,但是由于当前退役电池的规模有限、技术上也有待进步,因此带来的增量资源还非常有限。

三、2018年行业供需两旺,但供给扩张显著快于需求增速

(一)新能源汽车行业高速增长,锂资源终端需求形势大好

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突破120万辆。2018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9.9%和61.7%,大大高于前两年53%左右的增速。其中乘用车产销量同比增长80%和82%,而商用车产销量则同比下降0.4%和增长2.6%,乘用车成为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绝对希望。同时,全球范围1-11月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亦同比增长60%左右,显示出全球新能源汽车发展的良好势头。

插混汽车的地位有所提升。2018年,我国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8.6万辆和98.4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47.9%和50.8%;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8.3万辆和27.1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22%和118%;燃料电池汽车产销均完成1527辆。在补贴大幅退坡的背景下,插混汽车里程焦虑小、电池成本相对低的优势逐步显现,因而产销增速大大超过纯电动汽车,占比也首次突破20%,达到21.6%。这导致动力电池装机量的增速低于新能源汽车的产销增速,未来几年这种趋势将进一步显现,两者的增速差可能进一步拉大,从而一定程度上对锂资源的消费构成相对的拖累。

中国锂电池出货量突破100GWh。高工锂电统计数据显示,受新能源汽车爆发式增长拉动,特别是高端乘用车的拉动,2018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达到56.98GWh,同比增长56%(其中三元电池装机电量30.7GWh,同比增长92%,磷酸铁锂电池同比增20%)。从出货量上看,2018年中国锂电池总出货量102GWh,同比增长27%,其中动力电池出货量为65GWh,占比达63.7%,比2017年上升8.3个百分点。同时,受江苏、河南、青海等地示范项目建设的带动,储能锂电池出货量增速也超过40%。消费锂电池总体增长不大,具体来说,智能手机等出货量减少,但电动自行车、电动工具、蓝牙等小型3C领域的应用量则有所增加。

锂电池能量密度的提升难度客观加大。当前动力电池企业量产的三元电池单体能量密度最高达260Wh/kg,系统能量密度最高达180Wh/kg,相比2017年有较大提升,但与国家规划目标仍有较大的差距。业内普遍认为,2020年动力电池单体能量密度350Wh/kg的目标可能无法达到。12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也取消征求意见稿中“能量型车用动力电池单体比能量应不低于300Wh/kg,系统比能量应不低于220Wh/kg”要求。

在政策的引导下,国内部分大胆的车企已经开始采用811型高镍三元圆柱电池,卓能、比克、横店东磁、德朗能、天津力神、亿纬锂能等锂电厂商纷纷加大高镍电池的产量。但高能量密度的电池频发安全事故,使得我国促进能量密度提升的激进政策饱受争议。而日韩领先企业则已出于安全性的考虑,纷纷放缓了NCM811的进程。而能量密度提升速度的相对放缓,客观上对锂资源的消费构成相对利好。

(二)产业链中游库存压减到极致

与2017年产业链加库存相比,中游去库存是2018年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业链的一大重要特征。虽然缺乏行业整体的数据,但从主要材料厂商来看,在2018年价格单边下跌的情况下,基本都是按需采购原料,并将原料、中间品和产成品库存压缩到极致。但凡不这样操作,都将遭受巨大的跌价损失。当然中游去库存也进一步加剧了产业链供需恶化的形势。

(三)我国从锂产品净进口国变成锂产品净出口国

根据安泰科数据,2018年1-11月中国碳酸锂进口总量2.3万吨,同比减少16.4%,1-11月份净进口总量1.3万吨。1-11月份中国氢氧化锂出口总量2.4万吨,同比增长33.6%,净出口量22823吨,同比增长33.9%。预计2018全年进口锂产品3.24万吨,出口锂产品4.26万吨,总计净出口1.02万吨。中国也从往常的锂盐进口大国转化为锂盐出口大国。

我国氢氧化锂出口量的增长反应了海外氢氧化锂需求的快速增长,尤其是高镍动力电池如特斯拉动力电池所采用的NCA电池只能用氢氧化锂作为原料。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我国提锂工艺不断升级,锂盐加工工厂也在积极扩张产能;美国雅宝和FMC也相继在国内建厂。未来我国对外锂盐出口预计会越来越大。

(四)全球资源供给端产能扩张如火如荼

1.国内锂产品产能和产量均大幅增加。

据锂业分会初步统计,2018年国内锂盐总产能已经达到49.2万吨,锂盐总产量约16.2万吨。主要新增产能事件有:

赣锋锂业9月确定投资不超过5亿元,在马洪生产基地建设年产2.5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项目,建设期预计为1.5年,同时大幅提升原生产线工艺技术和生产自动化水平,降低生产成本。威华股份全资子公司致远锂业新建4万吨锂盐生产线,其中1.3万吨锂盐生产线已经于3月底投产。天齐锂业年产2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10月在遂宁安居举行开工仪式,该项目计划投资15亿元,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是天齐锂业2020年实现10万吨锂化工产能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二期年产2.3万吨氯化锂项目的相关工作也在推进,计划投资8-10亿元。藏格控股所属藏格钾肥在2017年8月启动的年产2万吨的电池级碳酸锂项目2018年1-4月陆续签订了装备合同,第一套设备已开始调试运行。江特电机新建的1万吨锂云母制备碳酸锂产线及1.5万吨锂辉石制备碳酸锂及氢氧化锂产线也在试产及陆续建设中,此前公司已经有5000吨/年的产线。山东瑞福锂业1万吨/年的电池级氢氧化锂项目正在实施中,目前瑞福锂业拥有25000吨/年的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和3000吨/年的高纯碳酸锂生产线,估计2018年瑞福锂业具备3.8万吨/年锂盐生产能力。内蒙古智锂科技有限公司锂盐一期项目自2017年9月开工建设,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正式投产,涉及1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及0.5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产能。与此同时公司控股股东与海外矿山合作的锂辉石精矿已于2018年10月底正式生产出第一船精矿。南氏锂电万吨级氢氧化锂项目11月正式开工,总投资5亿元,将建设全球首条锂云母制备氢氧化锂万吨级规模化生产线,项目计划2019年3月竣工投产。公司年产1.2万吨碳酸锂、0.5万吨氢氧化锂项目已在今年投产,未来公司战略规划为年产4万吨碳酸锂、1万吨氢氧化锂。五矿盐湖一里坪1万吨碳酸锂项目第一批合格的碳酸锂产品在11月成功下线。

2.南美SQM同样积极扩产

作为全球资源龙头,SQM继续寻求保持竞争地位。2018年初,SQM与智利政府机构CORFO达成协议,结束智利Atacama盐湖的长期纠纷。SQM推出了三期产能扩张计划:一期于2018年从4.8万吨/年扩大至7万吨/年,二期于2019年底进一步扩大至12万吨/年,三期于2021年底进一步扩大至18万吨/年。

同时,SQM还将对生产线进行升级,以提升产品品质,更好地满足客户需求。SQM 7万吨碳酸锂产能和1.35万吨氢氧化锂装置于11月达到满产水平。长江有色分析,SQM 2018全年锂盐销量或约4.57万吨,比2016年与2017年的4.97万吨有所下滑。

3.澳洲锂辉石矿是2018年全球锂资源放量的主力。

泰利森积极扩产。天齐锂业的泰利森锂精矿加工厂矿石处理能力已达到年150万吨,锂精矿年产能达75万吨,2017年产量65万吨。2018年,泰利森启动120万吨扩产计划,项目总投资约3.2亿澳元(人民币16.6亿元),建设周期26个月,其中60万吨产能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竣工,另外60万吨产能将于2020年第四季度投产。

Mt Marion升级改造忙。赣锋锂业Mt Marion项目当前生产的锂精矿只有69%能达到6%品位,2018年前三季度Mt Marion项目生产6%品位锂精矿32.5万吨。目前正在进行改造升级,改造升级完成后项目生产锂精矿都将达到6%品位,锂精矿名义产能将达到45万吨/年。

此外,银河资源旗下Mt Cattlin已经达到设计产能。Tawana的Bald Hill及Altura和Pilbara各自在Pilgongoora的项目已经陆续开始生产锂精矿。Mineral Resources 旗下的Wodgina也开始减少DSO的产量,为2019年出产锂精矿让路,同时还出售50%股权引入雅宝进行合作开发。Kidman Resources 的Mt Holland项目则离投产时间尚早。

澳大利亚除了泰利森以外的2018年锂精矿销量可能超过60万吨,加上泰利森,则总产能超过135万吨;2019年总产能有望超过230万吨。这部分锂精矿可能在2019年给锂盐市场带来供给压力。

(五)国内锂业巨头加强国际并购与合作

2018年行业内最引人瞩目的收购事件是天齐锂业收购国际锂业巨头SQM23.77%股份。2018年12月3日,天齐锂业结束了跨越好几年的拉锯和风波,以40.66亿美元在智利圣地亚哥证券交易所正式拍得SQM公司23.77%的A类股股份,进一步巩固了其国际锂业巨头的行业地位。

而国内另一巨头赣锋锂业也不示弱。2018年下半年,赣锋锂业以8750万美元价格向SQM收购了Minera Exar公司(即阿根廷Caucharil-Olaroz项目)的37.5%股权。项目其余股份由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赣锋作为为第一大股东持有16.95%的股权)所拥有。赣锋锂业同时将提供1亿美元贷款来资助项目发展。该协议还规定,如果该项目销售锂的目标得以实现,赣锋锂业还将向SQM额外支付5,000万美元。本次交易完成后,赣锋锂业将累计取得Cauchari-Olaroz锂盐湖项目第一期规划产能77.5%的包销权。项目第一期2.5万吨电池级碳酸锂产能计划于2020年投产。

在此之前,赣锋锂业已经拥有RIM43.1%的股权、美洲锂业16.95%的股权和Pilbara4.84%的股权,持有江西锂业100%的股权、阿根廷Mariana卤水矿80%的股权、爱尔兰Avalonia锂辉石矿55%的股权及加拿大矿商Explorex15.8%的股权。

同时,赣锋锂业也在积极加强与国际终端客户的战略合作。9月,赣锋锂业与德国宝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约定在未来五年向德国宝马指定的电池或正极材料供货商供应锂化工产品,具体数量和产品品种按客户要求发货,价格依据市场价格变化调整。同月,赣锋锂业与特斯拉公司签署协议约定,从2018年到2020年底,为特斯拉提供氢氧化锂,供应量将占其年总产能的20%。

四、寒冬将至,2019年行业可能进入洗牌初期

经历过2018年的单边下滑,在远超过终端需求增长速度的扩产计划面前,行业内对2019年的展望同样并不乐观。

我们预计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仍将一片红火,全球新能源汽车产销增速预计仍将达到50%左右的水平。但插混汽车的占比将进一步上升,导致动力电池的整体需求增速低于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而A级车的份额会继续扩大,又在一定程度上对动力电池的需求构成利好。新能源商用车市场难有增量,从而限制了磷酸铁锂电池的成长空间;但储能市场将得到进一步培育,成为磷酸铁锂电池的主要增量希望。3C领域的电池消费不会有大的增长。总体而言,预计锂电池的产销量仍将保持25%-30%左右的增长。

从供给端看,在当前的价格水平,除了锂云母之外,大部分的青海盐湖仍将有1-2万元/吨的利润,而澳洲的盐湖和南美的锂辉石矿成本更低、利润更高。在此情形下,优势矿山扩产进程仍将稳步推进,并于2019、2020年大幅放量。全球锂资源行业过剩已经成为必然,并将进一步压低碳酸锂价格和行业利润水平。“寒冬将至”,2019年行业可能进入洗牌初期,降本增效将成为行业发展重点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