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行业分析
【专题】如何衡量当前银行信用卡风险?-天风银行
作者:志明首席分析师 来源:雪球时间:2019-01-11 17:02: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天风银行廖志明团队 本报告联系人:

余金鑫

努力做更好的研究!

摘要

信用卡风险3Q18出现上升迹象

3Q18信用卡逾期半年以上未偿信贷总额增加了124亿(环比+16.4%),逾期率环比上行13BP。虽然也有银行信用卡投放边际收紧的因素,但逾期率上行的主因还是逾期贷款生成加速。我们参考国际上信用卡危机的典型案例,试图建立信用卡风险分析框架,来衡量该逾期扩大趋势可能会如何演变。

信用卡业务风险暴露的国际经验

美国:次级房贷崩溃的连锁反应。04-06年高度证券化的次级房贷大行其道,06年房贷占全部贷款55%以上,危机发生前居民部门杠杆率高达98.5%,是当今中国的2倍。房价下跌与房贷违约陷入恶性循环,通过衍生工具放大,酿成金融系统的崩溃,居民户流动性紧张甚至破产,信用卡不良率升至6.5%。

韩国:资本市场融资下的过量投放。97金融危机后,韩国鼓励信用卡消费。各类机构纷纷涌入,罔顾风控条件而大量发卡。99-02年交易量扩大至近7倍、资产扩大至5.5倍。后期逾期扩大和边际投放收紧相互加强,资产价格下跌加剧流动性紧张,导致信用卡债务危机,02年信用卡拖欠率高达8.5%。

我国的信用卡危机发生可能性

依次衡量:(1) 前期是否过度授信?十年来增速平稳,3Q18应偿余额在贷款总额中占比尚不足5%;信用卡准入较为严格,仅商业银行可发行;居民部门杠杆率为49.3%,比较安全。(2) 支付能力坍缩风险多大?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仍保持平稳;国民总储蓄率较高,应对支付能力坍缩具有缓冲效果;用工需求缩减影响不大,但仍需在意失业扩大的可能性;经压力测试,若房价跌幅-10%,全市场需提前还款1.21万亿。(3) 零售信贷总供给会收缩么?金融机构个贷供给近年有扩大趋势,在新增贷款中占比提高;P2P网贷虽有所收紧,但体量较小,仅相当于信用卡贷款的3.9%,其共债风险并不大。因此,我国信用卡总风险敞口不大,但需留意房价下跌和失业扩大的风险。

上市银行信用卡业务风险分析

2007-1H18我国信用卡业务经历过两波不良上升:07-09年、13-16年。从有限的数据来看,投放质量大体上取决于投放集中度。预判未来风险时,首先要考虑信用卡占比高低,这决定了信用卡业务对一家银行的风险敞口多高;其次要看是否集中大量投放、风控尺度如何,这将决定不良率的走向

投资建议:信用卡风险有所上升,但总体风险敞口较低

大行信用卡敞口占比不高且投放平稳,客户质量或较高;股份行里招行投放较平稳,风控水平较好;浦发/光大/平安近两年大量集中投放,适逢经济下行,其风控效果有待观察。近期恐慌性回调较多,这个位置相对安全,主推零售银行龙头-招商/平安,关注低估值且基本面较好的农行/兴业/光大等。

风险提示:房价出现较大下跌或失业扩大;银行信用卡新增投放过分收紧。

1. 信用卡风险3Q18出现上升迹象

1.1. 不良率上行周期(13-16年)结束,17年下行30BP

2016-2017信用卡投放加大,结束了13-16年的不良上升周期。信用卡资产质量一直运行平稳,伴随着后四万亿时代的对公贷款风险逐渐波及到居民部门,不良率走入2013-2016年的缓慢上行周期,依次上行17BP、21BP、35BP、6BP,到达2016年的阶段性高点1.90%。在零售转型的大背景下,2017年商业银行加大了信用卡投放力度,信用卡贷款总额上涨快于不良生成,致使2017年的不良率比2016年大降30BP。

1Q16-3Q17信用卡授信投放持续加快,4Q17-3Q18又迅速收紧。2010-3Q18信用卡新增授信的同比增速维持在相对平稳的较低水平,3Q10短暂地接近50%,此后便持续放缓,一直到1Q16的19.6%,这表明,信用卡业务在我国以大行和全国性股份行为主体,经营上总体较为审慎和稳健。伴随着2018年进入经济下行期,银行整体上收紧了投放,表明其风控策略调整已较为成熟和敏捷。截至2017年,信用卡贷款占整体个贷余额的比例仅为1/5。

1.2. 2018年三季度信用卡逾期明显抬头

3Q18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环比增加124亿,逾期率环比上升13BP。逾期率的分子是逾期半年以上余额,分母是信用卡应偿余额(即信用卡实际发放出去的贷款),逾期率上行是因为分子的同比增速高于分母,拆解来看,逾期半年以上的余额同比增速上升是主因,应偿余额同比增速下降相对次要。因此,观测到的逾期率上行,并非是银行收紧额度所致,而的确是因为信用卡逾期贷款生成加速。我们参考了国际上信用卡危机的典型案例,试图从中总结出信用卡风险的分析框架,来衡量当前国内信用卡风险扩大的可能性。

2. 信用卡业务风险暴露的国际案例

2.1. 美国:次级按揭贷款崩溃的连锁反应

04-06年高度证券化的次级按揭贷款大行其道,容易发生违约的连锁反应。美国住房抵押贷款分为优惠贷款、中级贷款、次级贷款三类,次级贷款主要聚集着收入或信誉不高的客户。2006年,美国发放了6000亿美元的次级按揭贷款,占到全部按揭贷款的23.5%,其中约2/3的部分经过了证券化。1996-2000年,次级按揭贷款在整体按揭贷款中占比10%左右,01-03年降到了8%左右,而在04-06年迅速增长到20%以上。

次贷危机前美国居民杠杆率奇高,高点时是今天中国的2倍。2000-2007年,美国居民部门杠杆率从69.2%上升至98.5%,而在经历了2015-2016住房按揭大扩张的中国,截至17年底的居民部门杠杆率仅为48.4%,不到美国高点时的一半。(为确保可比,此处均采用国际清算银行的口径)2000-2007年杠杆率上升了约30个百分点,主要来自于住房按揭的推动,其在贷款总额中的占比,从2000年初的42%,逐步升高到06-07年的55%以上,彼时消费贷款受到挤压,占比仅在12%左右,也即,住房按揭的体量约是消费贷款的5倍。

次级按揭贷款违约使居民部门的流动性恶化,07-10年信用卡违约显著扩大。次级贷款客户在预期房价快速上行时,以较低的首付比例购房,而当房价下行、利率上行时,一来月供增加到其收入无法覆盖,二来房屋作为抵押物很快就不足值,需要补齐差额,否则贷款将违约,房屋进入法拍流程,价格进一步下跌。住房抵押贷款公司过多地使用CDS、CDO等工具,将持有的次级贷款打包分割出售,使风险在金融机构间被传导和放大,房价下跌使相关衍生工具价格下跌,多米诺骨牌效应酿成金融系统的崩溃,反过来使实体经济陷入萧条,失业率攀升,进一步加剧按揭贷款的偿付危机。房价下跌到房屋作为抵押物开始不足值时,借款人就需要提前偿还部分贷款,这将对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产生较强的“虹吸”效应,使以信用卡为主体的消费贷款违约加大。2006年初到2009年三季度,信用卡撇账率从3%上升到10.2%,尽管核销力度如此之高,信用卡拖欠率还是从3.5%上升到了6.5%。

2.2. 韩国:资本市场融资下的过量投放

韩国为刺激经济,鼓励信用卡消费。97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韩国1998年GDP季度同比增速全年均为负,二季度下探至-7.3%。在此背景之下,韩国从1999年开始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这其中就包括鼓励信用卡消费。相关措施有:1)政策为接受信用卡的商家减税,持卡人以信用卡消费得到收入税抵扣;2)废除信用卡取现限额(70万韩元/月,相当于610美元)和发卡机构杠杆率限制(20倍资本金)。

各类机构纷纷涌入展开竞争,罔顾风控条件而大量发卡。行业粗放扩张体现在:1)银行体系资金大量涌入,对公贷款需求低迷时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后危机时代的低利率使银行向零售端寻求高收益资产,银行不仅自己扩张信用卡,还给信用卡专营机构提供贷款;2)过度竞争,缺乏经验的新进入者加剧了份额竞争,促使贷款标准放松、信用一再下沉;3)为寻求规模效应、尽早获得盈亏平衡而大量发卡,审核条件放松;4)信用基础设施不足,韩国政府2001年5月抹除了一半以上的可用个人违法记录,部分主要发卡机构未参与客户信用信息共享;5)发达的信用卡贷款证券化市场,方便打包出让,造成发卡机构漠视风险。

预借现金占比较高,信用卡消费比例较高。预借现金即“信用卡取现”,是一种脱离了消费场景的纯现金贷款,也因此其规模很容易快速扩张,对资金的去向缺乏监控从而风险较高。韩国信用卡贷款余额中预借现金的比例曾经接近65%的水平,卡债危机之后的2006年才回到45%的水平。韩国政府大力刺激信用卡消费的结果是,2002年,韩国居民的消费中45.7%是通过信用卡实现的,而在泡沫初期的1999年,该比例仅为15.5%。

投放后期进入违约陷阱,资产价格下跌加剧流动性紧张。1999-2002年人均信用卡负债大幅上升,年化增幅71%。同期,信用卡在总体银行贷款中占比从10.40%上升到21.30%,占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从9.20%上升到25.90%。韩国信用卡泡沫破灭,始于逾期的扩大,较敏捷的机构开始及时调整投放策略,贷款标准和投放额度边际收紧,使一些现金流过度紧张的持卡人出现违约,不良率上升使发卡机构边际投放进一步收紧,陷入“违约陷阱”。韩国信用卡发行机构的商业模式加剧了违约陷阱,信用卡专营机构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债券、商业票据或信用卡ABS)来支持其业务扩张,当信用卡资产质量恶化时,这一类资产的流动性变差,进而波及到整个金融体系,这反过来加剧了信用卡违约。2002-2003年,韩国信用卡贷款拖欠率高达8.5%和7.8%。

2.3. 信用卡风险的三个来源

总结信用卡危机的国际经验,发现其不外乎以下三个原因:

(一)前期过度授信

可能的情况有:1)政策层面的宽松(例如减税以鼓励信用卡消费,放开信用卡市场的准入和贷款限额等);2)风控不严,可能是信用体系不健全,也可能是信贷资产证券化市场比较发达,方便将信用卡资产打包卖出,获客时就没有动力严格风控;3)过度营销使信用下沉,准入门槛较低致参与者众多,行业拓荒期为追求规模效应,在盈亏平衡点之前必须大量发卡;4)脱离消费场景的预借现金业务蓬勃发展(预借现金业务的手续费和利率高于一般信用贷款,例如2001年韩国信用卡资产总额中预借现金份额接近65%)。这些因素将体现为,信用卡授信和消费增长过快,体现为信用卡在贷款中的占比上升过快、信用卡负债占可支配收入比过高、居民杠杆率过高、信用卡消费占最终消费总额比过高。

(二)可用支付能力坍缩

可能的情况有:1)经济萧条,导致工资收入下降、企业经营或投资亏损,甚至失业;2)利率上升,使利息支出升高;3)房价快速下跌,使抵押物不足值,需要提前偿还部分贷款以满足抵押率。在资本市场较为发达的国家,零售贷款违约的出现,可能会通过其信贷资产证券化市场而使金融机构陷入流动性危机,不仅可能影响部分零售贷款的来源,甚至可能伤及整个实体经济的融资,反过来加剧以上经济萧条、房价下跌、利率上升等因素,使支付能力坍缩进入恶性循环。

(三)零售信贷供给流动性收紧

可以将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视为一个池子,资金有进有出,达成动态平衡。信贷产品的经营模式是先向这个池子里注入资金,之后再按既定的方式和期限将本息抽回,如此完成资金循环。要使该循环能够保持,也即贷款不发生风险,前提是整个池子不被抽干。而维持池水不被抽干的资金来源,除了居民部门定期获得的收入以外,还可以是信贷资金。信贷以来自银行体系的为主,包括住房按揭贷款、信用卡、消费类贷款、经营类贷款等,此外,还有来自于非银金融机构、各类民间借贷等,近年来比较突出的是以P2P网贷、现金贷、消费分期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信贷来源的突然收紧,产生的流动性紧张效果类似于收入减少,会抬升其他信贷来源的风险。

3. 我国信用卡危机发生的可能性

3.1. 前期是否过度授信?

信用卡十年来增速平稳,应偿余额在贷款总额中占比尚不足5%。以2008年底为起点来看,当时信用卡授信余额9805亿元,信用卡应偿余额仅1582亿元(代表客户使用了额度而形成贷款,使用率仅16%),而各项贷款总额达30万亿,信用卡应偿余额在其中占比仅0.52%。此后,除了曾在2010年短暂地达到过高于40%的水平,信用卡授信余额增速一直保持在20%-40%区间,增速平稳。截至3Q18信用卡授信余额为14.7万亿,应偿余额6.6万亿,在贷款总额中占比4.96%。

我国信用卡准入较为严格,原则上仅商业银行可以发行。据央行发布的《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1999),银行卡是指由商业银行向社会发行的信用支付工具,其中“银行卡”就包括信用卡和借记卡。我国信用卡人均持卡量远低于韩国,即使仅考虑9.7亿有央行征信档案的人群,17年底人均0.61张,而韩国是1.77张。信用卡现金借款也受到较严格的限制。该《办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贷记卡每卡每日取现不得超过2000元。且银行一般会为信用卡取现设置较昂贵的条件,例如高的手续费和利率,无免息期等。例如招行对信用卡取现规定的手续费是境内1%、境外3%,不享受免息还款,当日起按月计万分之五的复利。

尽管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近年来上升较快,相较于可比国家仍处于安全范围。按照国际清算银行的统一口径,我国2018年3月的居民部门杠杆率升高至49.3%,但仍低于2000-2018年任何时点上美国、韩国、中国香港的居民杠杆率,距离美国次贷危机时的高点98.6%、韩国03年信用卡债务危机的65.9%、中国香港01年信用卡危机的61%,都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总的来讲,我国信用卡业务过度授信的因素并不显著。

3.2. 支付能力坍缩风险多大?

3.2.1. 来自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变化

18年下半年在经济下行趋势下,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仍保持平稳。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目前仍平稳保持在8%的水准,并未出现下跌迹象;城镇居民消费性支出增速降至GDP增速以下,与可支配收入增速的开口扩大,表征我国居民在经济下行期倾向于节制消费。国民总储蓄率较高,应对支付能力坍缩具有缓冲效果。根据IMF预测口径,我国国民总储蓄率平均高于美国27个百分点,高于香港20个百分点,高于日本19个百分点,相比于可比国家,我国居民能承担更大幅度的支付能力收缩。

用工需求缩减影响不大,但仍需注意失业扩大的可能性。猎聘网全球职业发展中心(GCDC)对全国1200家企业进行调研,发现4Q18招聘计划同比和环比均呈现下降趋势,企业的招聘需求开始放缓。这反映了实体经济用工需求的缩减趋势,会使摩擦性失业人群再就业难度加大,导致其所持有的信用卡违约风险扩大;也会延迟应届毕业生进入职场的节奏,会减缓信用卡规模增速。目前尚未出现失业显著扩大的迹象,但不排除在贸易摩擦加剧、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之下,失业问题加剧的可能性,而如果发生,失业人群的可支配收入将出现坍缩,信用卡违约风险将实质性扩大。

3.2.2. 房价下跌/利率上行的压力测试

还款重要性排序:房贷>车贷>信用卡/消费贷>网络贷款。基于利弊权衡,居民部门的还款原则是,抵押物价值高的优先于价值低的,有抵押的优先于纯信用的,记录征信的优先于不记入征信的。房贷、车贷是有抵押物的,如果抵押物不足值,银行会要求提前还款来降低敞口,否则银行有权变卖抵押物,违约代价当然要比仅是计入征信的信用卡要高。当房贷需要提前还款,就会对其他各种形式的个贷形成“虹吸”效应。“虹吸”效应的顺序与上述链条刚好相反,即先抽取自由现金,再减少可选消费,进而按照网贷、信用卡/消费贷的顺序来违约。所以,信用卡是有安全垫的。

住房按揭对其他信贷形式的“虹吸”效应较大。假设购买一手房,总价100万,最低首付比例35%,评估值打八五折,抵押率按80%,可贷资金上限是68万,而在首付比例限制下上限是65万,取孰低值作为最终贷款额。房屋价值下跌,使可贷金额上限降低,但在房价刚开始下跌时,可贷资金上限(68万)是软约束,因此下跌幅度在-4.41%以内,仍能够贷满65万,无需提前还款。当房价跌幅在-10%时,贷款额度位61.2万,此时需提前还款3.8万;当房价跌幅在-15%时,需提前还款7.2万,但房价跌幅在-20%时,需提前还款10.6万。以此估算全市场的按揭贷款需提前还款的金额,若跌幅-10%,需要补充1.21万亿(相当于信用卡贷款的22%);若跌幅-15%,需要补充2.29万亿(相当于信用卡贷款的41%);若跌幅-20%,需要补充3.37万亿(相当于信用卡贷款的61%)。

月供增加对利率上行较不敏感,对居民部门流动性影响较小。对100万元的按揭贷款,在基准利率4.90%上浮15%保持不变的假设下,按等额本息25年计算月还款额。当基准利率上行10BP时,全年月供增加828元;上行20BP时,全年月供增加1668元;上行50BP时,全年月供增加4188元。折算到全市场的按揭贷款,月供年增加仅171万、344万、864万,影响较为细微。

3.3. 零售信贷总供给会收缩么?

金融机构个贷供给近年有扩大趋势,在新增贷款中占比提高。2014-2018年,零售新增贷款分别为3.29万亿、3.87万亿、6.33万亿、7.13万亿、6.91万亿(1-11月)。2016-2017年的高供给主要是住房按揭,但到了地产调控的2018年,前11个月的供给仍然高达6.91万亿,个贷供给扩大趋势不改。个贷在新增贷款中的占比也从14-15年的30%抬升到16-18年的50%。

P2P网贷有所收紧,但体量相对较小,对信用卡的“共债”影响不高。据网贷之家统计,P2P网贷余额在2018年5月达到1.07万亿的高点,相当于当时信用卡应偿余额的17%;2018年6月-11月,P2P网贷余额持续收缩,累计共收缩2580亿元。其中,一部分是强监管之下,正常存续的P2P平台收缩了投放,首当其冲的是平台判断为信用较差的人群;另一部分是因P2P平台倒闭而不再纳入统计的贷款,这部分借款者的信用可能有好有坏。P2P客群信用水平本身差于信用卡,尤其被平台主动挤出的那部分客户。因此,2580亿元在体量上虽相当于信用卡应还余额的3.9%,但其中会与信用卡产生“共债”的部分其实不多。此外,伴随着监管加强,到2017年5月时,P2P网贷的综合收益率已从21.6%的高点下降到了10%左右,表征曾以暴利为特征的网贷业务正逐步走向正轨。实际上,从8月份开始,网贷余额的跌势已在收窄,后续有望看到其重回扩张,为居民部门注入新的流动性。

4. 上市银行信用卡业务风险分析

4.1. 2007-1H18上市大行和股份行信用卡投放策略

我国信用卡业务的主力是国有大行和全国性股份行。上市银行财报中关于信用卡业务的披露较为有限。A股上市银行中,有14家披露了信用卡贷款额(因南京银行信用卡业务体量较小,未纳入统计),7家披露了信用卡业务的不良率。截至1H18,按规模大小可分为五档:6000亿档(建行、工行),5000亿档(招行、交行),4000亿档(浦发、中行、平安),3500亿档(光大、民生、农行、中信),2000亿档(兴业、华夏)。

分拆各家银行2007-1H18各年的信用卡贷款增量占比,可以观察投放策略的差异。1)大行各年相对更平均,增量分布在09-14年和16-1H18两个时期,股份行的增量集中在14-1H18时期;2)大行从09年增量开始显著放大,股份行则要等到11年,华夏、浦发更晚,从13年开始。短期内集中投放,如果不在风控上格外注意,很容易为后来的不良率上升埋下伏笔。因此,投放总量在各年的分布更为均匀的银行,我们有理由认为其投放质量较好的可能性更高。

4.2. 期间两次信用卡不良发生潮

2007-1H18整体信用卡业务经历过两波不良上升(07-09年、13-16年)。07-09三年的信用卡不良率均在2.3%以上,一来是因为次贷危机伤及出口、为治理通胀而采取过度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了GDP同比增速迅速下跌,二来刚好是信用卡的拓荒期,银行缺乏经验和成熟的风控体系。而13-16年不良率共上行62BP,则是“四万亿”的粗放信贷投放负面效应从对公传导到居民部门所致。

从有限的7家银行来看,投放质量大体上取决于投放集中度。08-09年,当时13家银行各自的信用卡体量都不及1H18时的5%,大部分低于2%,粗放投放的因素较弱,主要是经验不足和受经济下行影响。13-16年这一波就没那么多共性了,有先后和幅度上的差异,依次是13年兴业达到1.82%的高点、15年平安达到2.5%的高点,15-16年农行信用卡不良率达到2.73%、2.88%的高点,中行达到3.21%、3.29%的高点。这次就能从前期投放上得到解释了:在09-14年大行的集中投放期,农行投放量占到1H18信用卡贷款余额的62%,中行则是占到了65%,显著高于其他大行。招商、兴业、平安同期的投放比例分别为37%、26%、27%,但反映到时期末端的不良率高点则是1.37%、1.82%、2.5%,集中投放不能完全解释不良上升,反映出招行在09-14年的投放质量较好,平安则较差。因此,投放质量与投放集中度有关,但不能一概而论,还会受到个体风控水平的影响。

4.3. 未来上市行信用卡风险如何衡量

首先要考虑信用卡贷款的占比多高。当风险集中暴露时,信用卡贷款占比较高的银行面临更大的风险敞口。从13家上市银行的信用卡占贷款总额比例可大致分为四档:1)四大行普遍较低,在4%左右;2)交行、民生、中信、兴业、华夏,在10%左右;3)光大、招商、浦发,在15%左右;4)平安因为近两年的迅猛发展,信用卡贷款占比已高达21%。如果这一波信用卡违约潮持续,显然是业务占比较高的银行受损的可能性更高。

其次是预测信用卡不良率未来走向。1)四大行近几年的投放集中度不如股份行激进,09-14年那一波又早于股份行投放,在蓝海期的时候理应有更多挑选客户的优势,可以认为其客户质量相对优于近两年集中投放的银行;2)股份行里浦发、光大、平安属于近几年投放较为集中的,浦发2016-2017两年内共投放截至1H18信用卡贷款余额中的75%,2016-1H18两年半内,光大共投放51%、平安共投放53%,在经济进入下行通道前获客,后续风险可能相对较高,特别地,平安在2012-2014期间信用卡不良率曾上行1.52个百分点,没有新的理由认为其风控水平得到了根本的改善,这一次的集中投放,质量也有待观察;3)招行、中信、华夏信用卡增量分布相对平衡,且招行的不良率历史上稳定性较好,佐证其风控水平较优。此外,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只得到了7家上市行的历史不良率,对于未披露历史不良率的上市行,其历史风控水平无法跟踪,故无法判断。

5. 投资建议:信用卡风险有所上升,但总体风险敞口较低

信用卡风险从三个方面衡量:(1) 前期是否过度授信?十年来增速平稳,3Q18应偿余额在贷款总额中占比尚不足5%;准入较为严格,原则上仅商业银行可以发行;截至2018年3月,居民部门杠杆率为49.3%,相较于可比国家仍处于安全范围。(2) 支付能力坍缩风险多大?当前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仍保持平稳;国民总储蓄率较高,应对支付能力坍缩具有缓冲效果;用工需求缩减影响不大,但仍需在意失业扩大的可能性;经压力测试,若房价下跌,房贷对其他个贷的“虹吸”效应较大,若跌幅-10%,全市场需提前还款1.21万亿。(3) 零售信贷总供给会收缩么?金融机构个贷供给近年有扩大趋势,在新增贷款中占比提高;P2P网贷虽有所收紧,但体量相对较小,仅相当于信用卡体量的3.9%,其共债风险并不高。因此,我国信用卡总风险敞口不大,但需注意房价下跌和失业扩大的风险。

四大行信用卡敞口占比不高且投放平稳,客户质量或较高;股份行里招行投放较平稳,风控水平较好;浦发、光大、平安近两年大量集中投放,适逢经济下行,其风控效果有待观察;招行、中信、华夏信用卡投放相对平衡,且不良率稳定性较好,佐证其风控水平较优。

近期恐慌性回调较多,目前这个位置相对安全,再加上年末估值切换行情可期,对板块可不必过分悲观。主推零售银行龙头-招商/平安,关注低估值且基本面较好的农行/兴业/光大等。

5. 风险提示

房价出现较大下跌或失业扩大;银行信用卡新增投放过分收紧。

2018年团队主要专题报告

2019年度银行业投资策略:业绩平稳,花开有时

【专题】回首“四万亿”,为何这次信用难宽?-天风银行

【专题】托管与资管齐飞,海外特色托管银行的崛起之道-天风银行

【个股】同花顺:探索智能资管之道,市场寻底之路或临近尾声-天风银行

【专题】银行理财怎么投股票?-天风银行

【专题】四大行财政注资往事-天风银行

【专题】市场利率下行,净息差走向何方?-天风银行

【专题】LendingClub陨落启示录-天风银行

大数据讲述: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进展如何?-天风银行专题研究

专题研究:详解微众银行,见证金融科技的力量-天风银行

重磅专题:银行资产质量十年沉浮录:基于细分行业的视角

银行资产质量研究手册:以平安银行为例-天风银行

下调MPA结构性参数影响有多大?-天风银行

公募基金银行股持仓有多低?-天风银行

资管新规细则落地,对股债影响多大?-天风总量联席解读

详解大额风险暴露:严标准、广覆盖、宽期限,建立系统化的风险集中度管控框架-天风银行

【专题】银行债转股怎么搞:钱从哪来,对谁转股,如何实施与资本占用?-天风银行

去杠杆之下,关注“非标”违约风险-天风银行

【专题】信用卡大有可为,渐成零售业务主力-天风银行

详解流动性新规及其影响

大行年报综述:PPOP增速大升,ROE有望企稳回升-天风银行

专题研究:TLAC规则带来多大银行资本压力?-天风银行

【天风银行专题】贷款利率上行趋势结束了么?

【天风银行专题】限制非标对银行资本影响几何?

【天风银行】海外互联网银行专题:流量为王,以用户为中心

【天风银行专题】四大行为何有大行情?

【天风银行专题】纵观美国四大商行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天风银行专题】资管新规:统一监管新时代,规范发展新时期

【天风银行】有深度的LCR专题:详解LCR指标及其影响

【天风银行】详解央行资产负债表

个股深度报告

邮储银行深度:资产质量优异,腾飞中的零售大行-天风银行

工行深度:综合经营领先,堪称世界一流大行-天风银行

中信银行深度:整固突破,盈利提升可期-天风银行

专题研究:招行VS富国:零售王者,谁主沉浮?-天风银行

招商银行深度:精耕零售轻型转型,高ROE的零售之王

【天风银行】建设银行深度:息差与不良双拐点,业绩向好的大行

【天风银行】常熟银行深度:大零售业务特色鲜明,盈利渐高的精品农商行

【天风银行】宁波银行深度:精耕中小与消费贷,高ROE的成长性银行

行业投资策略

银行业2019年度投资策略:业绩平稳,花开有时-天风银行

银行业2018年中期投资策略:业绩依然向好,政策调整催化-天风银行

银行业2018年度投资策略:业绩上行,可攻可守

重要声明

注:文中报告节选自天风证券研究所已公开发布研究报告,具体报告内容及相关风险提示等详见完整版报告。

证券研究报告 《如何衡量当前银行信用卡风险?》

对外发布时间    2018年12月22日

报告发布机构    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已获中国证监会许可的证券投资询业务资格)

本报告分析师    廖志明 SAC 执业证书编号:S1110517070001

天风银行廖志明团队:努力做更好的研究!

廖志明,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籍贯江西。东京大学经济学硕士,且为全额奖学金获得者。曾就职于民生银行、交通银行等金融机构,具有商业银行总行的观察视角与分行的业务能力,对金融监管、流动性以及银行资产负债配置等有独到见解。卖方研究从业多年,曾在民生证券负责银行业研究。2017年金牛奖分析师,WIND 2018年金牌分析师银行业第一名,信贷预测之领军者。

林瑾璐,天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籍贯浙江。剑桥大学金融与经济学硕士。曾先后就职于国金证券、海通证券研究所,2017年9月加入天风证券研究所。

余金鑫,天风证券银行业研究员,北京大学硕士,籍贯湖北。曾就职于光大银行总行核心处室,对银行业务理解透彻。主要负责资产质量深度分析与监管政策解读。

朱于畋,天风证券银行业研究员,计算机科学硕士。曾先后担任财产保险公司高级规划师,公募基金互联网金融部总助。负责研究中小银行、海内外互联网金融,金融科技等新兴金融领域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