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行业分析
再谈康得集团的碳纤维资产注入康得新(一)
作者:ychch 来源:雪球时间:2018-12-06 10:54: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免责声明:本文只是个人探讨,不对他人投资构成任何建议,据此买卖,后果自负。

再谈康得集团的碳纤维资产注入康得新(一)

在雪球是发表了《康得新的未来究竟是什么》后,有很多人关心,有人说,我等着打脸;有人说,康得新过去没有兑现的东西很多,如石墨烯等项目,康得就是一个跟热点的公司;也有人说,目前钟搞碳纤维,如同当年贾乐亭抛开乐视搞汽车一样不靠谱;有人说裸眼3d遥遥无期,碳纤维在业内距离商业还有很远的距离,财务上,大存大贷,现金流着急;也有人说,对于康得新,如果公司真的没有造假,只需要看光一、光二业务,裸眼3D和碳纤维当风投就行了。

      以上这些内容,我希望康得新、康得集团的高管及钟玉看到,一个公司引起这么多质疑本身就存在问题,起码与投资者没有沟通,或者沟通不畅通;另外,公司应当检查自己在公司的发展战略、产品结构调整,市场营销等方面的问题。

       我们知道康得新曾经是辉煌的,其业绩持续几年高速增长,保持高增长的原因是公司对于公司的未来产品的提前布局,如预涂膜的时候,就开始搞光学膜,这种战略布局的正确,使公司保持了高速,然而,现在公司已经走到不仅增速可能放缓,甚至公司能否继续保持优秀的质疑中,特别是公司后续搞的裸眼3D以及康得集团搞的碳纤维,都没有让投资者兴奋,而且质疑声音越来越大,质疑的人越来越多,加之康得集团公司投资的冒进,遇到中国大环境,加上公司前所未有的几个利空的重叠,这种放大效应,造成钟玉差点破产,同时,造成股价大跌,超出了一个绩优股票的范围,与市场上问题公司跌幅相当,使很多人丧失信心。

       说实在的,我认为公司确实处在十字路口,这可能也与当前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不景气有联系,但内因是根本,不能不说公司可能真的遇到了问题或困难。但公司的业务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可能大的调整,因为钱已经投进去了,所以,大家对它的这几块业务了解的更多点,可能就少点幻想,多点实际,投资更接近真相。

     就公司的目前的三大块业务而言,除了光学膜能够看得确切一点,其它两块都有不确定性,就是光学膜业务可能在增速上也不能有过去高增长的期望。公司也讲嘛,明年将保持稳健经营的策略,言外之意是什么,难道你、我没有听出来,其实,这意味着公司可能业绩不美了,就是告诉你公司的业绩增长斜率发生了变化,离抛物线的顶部不远了,我们都知道还有光二,光有光二能将斜率拉得跟过去一样吗。炒股是炒预期,预期变化,投资心理就会发生变化。所以,就目前业务来讲,如果公司保持20%的年增长,只能保持一个白马股的水平。但公司还是用心的,极早的布局了二个业务,公司打算用裸眼3D和碳纤维来拯救公司,让公司业绩从抛物线顶部再次上翘,让公司再次辉煌。这是钟玉设计的康得新公司整个业绩增长和再次腾飞的逻辑。如今裸眼3D没看见曙光,但碳纤维已经先于裸眼3D扑面而来(钟玉的话),公司也承诺将于2019年启动注入,2020年注入上市公司,眼看着今年过去了,还有不到一年的光景,碳纤维就要进上市公司了,对于钟玉来说,他公布这个计划的时候,是当做利好放出来的。碳纤维的注入,对钟玉是利好,是不争的事实,因为他们要的现金流回来了,但对于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就很模糊,因为没有听到钟说将注入上市公司的碳纤维项目的当前收益情况和未来几年的收益增长预测以及资产评估的价格。而这些正是资产注入关系上市公司投资者的核心问题和命运问题,这是资产注入的要害问题。毕竟,上市重组成功的和失败的案例都有,那碳纤维是属于成功的呢还是失败的呢?

一、康得集团可能注入的碳纤维资产梳理

(一)原料端

1、荣城资产:总投资500亿元,分为5期建设。总产能:2023年建成达产后,年产高性能碳纤维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原丝16.8万吨、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3万吨。预计年销售收入达到1000亿元。预计2023年建成。项目已经筹资额为130多亿元:其中,康得集团投资9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 71.42%)(实际出资2亿元,为此,遭到深交所通报批评,见《2018年11月22日,深交所发布公告,对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新”)及其董事长、总经理、董秘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康得新和荣城政府各出资20亿元(各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 14.29%)。一期于2018年2月25日开工建设,产能:高性能碳纤维8950吨/年,配套高性能碳纤维原丝22000吨/年,预计2019年二季度开始投产。在建状态。(与荣城政府、康得新合作)

2、中安信:投资50亿元。项目资本金6.5亿;分一、二期,目前一、二期均完成。形成产能:年产5100吨碳纤维、年产1700吨高性能碳纤维。公司实际产能是多少?只是听钟玉说,明年达到5000吨。说明今年肯定比5000吨要少,也说明目前产能离设计值距离较大。效益:公司盈利,但不知道是多少?(根据球友@趋势价值投机之道提供的资料:新疆乾沅世通控制,其余为法人和自然人,具体股权关系如下图)(据球友@阿良xzl说:康得集团在中安信的股权,按补充协议该股权已经以实物投资的方式投资于荣城的碳谷了(康德90亿投资款的一部分),并在18年12月完成。)

中安信的投资人(图片来源于趋势价值投机之道,下同)

看到这二张图表,你就会感觉到中安信投资人关系的复杂性。钟目前把它注入进了碳谷,钟只是把自己的股权转移到碳谷,其他人的股权还没动,还没有利益上的冲突,只是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而已,如果上市公司收购,涉及到投资人的实际利益,可能还有得皮扯,我想这些个人及投资公司不是想挣一个银行利息就走的。

(二)生产应用端

1、康得复材:投资30亿元。产能:a、新能源汽车:年产5万辆新能源汽车碳纤维车体,年产150万件汽车轻量化碳纤维复合材料部件;b、民用航空、高端工业、轨道交通、电子消费品等领域,面向中高端碳纤维应用;效益:公司处于亏损状态。(康得集团及其他单位和自然人共同出资4 亿元,其中上市公司出资9000 万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18%,康得集团出资2 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60%;)

2、常州康得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碳纤维车体及部件项目”。投资120亿元。设计年产能600万件。分三期建成。项目首期将于2019年6月建成投产。在建状态。(由康得集团、北汽集团、常高新集团三方共同投资)

3、康得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项目。总投资300亿元。计划分四期,于2025年建设完成。一期项目投资50亿元,占地400亩,建设期2年。建成后,为CR929宽体客机提供碳纤维复合材料中机身构件,大型客机碳纤维复合材料中机身先进的设计、研发和制造核心技术。在建状态。(与意大利大型航空航天企业LEONARDO股份公司(下称“LEONARDO公司”))。

4、全国各地。目前只是设想,还没有落地项目出现。

二、注入时间表及最早注入时间

我们不考虑康得新本身的一个设计中心和一个研究中心。这两个中心本身就是康得新的,目前的盈利状态不清楚。那么,上述列出的原料端和生产端共有4家公司:

1、碳谷(含中安信):其中:中安信生产状态,有盈利,荣城碳谷在建状态,分五期。一期2019年二季度投产,预计可以盈利;其余在建状态,荣城项目整个处于烧钱状态。

2、康得复材:生产状态。亏损状态,处于建成后,生产优化和市场培育的烧钱阶段。什么时候盈利不知道。

3、常州康得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分三期。在建,处于建设烧钱状态,康得集团没说什么什么时候烧钱完毕。建成后的盈利状态无法预测。

4、康得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项目。分四期,在建,处于建设烧钱状态,2025年烧钱完毕。届时,预计能够盈利。

按照钟玉曾经说的要达到盈利状态再注入的条件,根据上述碳纤维建设及经营状态,目前只能看到原料端的注入希望,相对其它项目有盈利,有注入的条件。如果仅是中安信,现在都可以注入,如果考虑荣城碳谷,最早的注入时间要等到一期项目二季度投产并达到正常生产运行。明年三季度后可能达到注入条件。

而康得复材也是一个潜在的较好的注入标的,毕竟康得新占有股份。这个标的的注入,应该在新能源汽车能够用得起碳纤维材料的时候。

其余的在建工程,也是可以随时注入的,只有风险太大而已。但康得航空复材如果一期完成,也是可以注入的,如果能判断出赢利的话。

(待续)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