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行业分析
(转)美的的库存故事(敏友)
作者:五迷 来源:雪球时间:2018-08-07 10:43: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有篇旧文,是讲美的和格力在具体如何处理市价信号,并指挥供应链的不同探索。两家伟大企业思考和处理的重点不同,当然利弊也不同。

再次强调下,量和工法选择,是连接营销和生产成本的重点所在。牢牢抓着该重点,才方便贯通。

美的电器总裁方洪波最近有一个演讲,题目是《产品领先,效率驱动,全球经营》,内容立足于对过去经营的总结反思,提出了未来发展的思路。其中效率驱动的内容和库存问题息息相关,深沉睿智。概括来说,方洪波提出了两个伟大的问题,1、省级代理商该不该有库存?2、为什么零售商自己要搞那么多低效率的小仓库?并提出了两个互相关联的解决方案:1、T+3,2、一盘货,端到端。

先说什么是库存。目前我们已知库存无非两个性质:一是信息费用会导致库存,库存是该局限下的一个均衡。只要信息费用不可避免,库存就不应该为零,强行消除库存反而会损失一个效率。二是库存问题并不总是对应信息费用问题,有时候背后的根源是产权问题。明明零售商的独立小仓库很不经济,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总是存在呢?这是因为集中仓储物流很容易出现库管员利用职务之便来腐败。暂存在集中仓库的货物,明明是零售商已付款未提货的产权,但当销情波动剧烈时候,物流发货就容易出现拥堵,于是名义上是你的产权,实际上却某程度上掌握在库管员手里。拥堵就要排队,库管员可不会白白看你们排队,内外勾结的腐败随之出现。甚至出于自私,库管员不但没有动力消除拥堵,反而有以促成以图自肥。旺季时间就是金钱,平常积蓄就为这短暂一刻,乃有经销商为了保护产权,宁愿多一程物流提货到自己的小仓库中。这样安排虽然表面上物流和仓储都不经济,但考虑进产权费用后却倒转过来。

第二类性质的库存纯属人为局限,腐败对于消费者毫无价值,正是管理上要消除的成本。第一类性质的库存分析上略有复杂:首先需要思考的是整个供应链上该不该有库存?我们已知库存总量并不是越小越好,而是在信息费用的局限下越小越好,库存的代价要和所节省的信息费用在边际上相等。其次,既定的库存数量如何在产业链的不同环节分配,既要考虑发挥“看得见弹着点”等诸般优势又要权衡由此派生的合约费用,本质是一个最优选择的问题。

再回到方洪波的演讲当中。

削减60%的小仓库,代之以全国72个分仓,一盘货,车间端到客户端,这点无疑对,以信息技术实现订单可视化保障零售商的产权,以物流技术来致力于提升响应能力,这都是适应着日新月异的技术变化。削减低效物流仓储的浪费,本质就是削减腐败的制度费用,是真正的为最终消费者节省成本。

省代公司层面应该不应该有库存?这是一个更加伟大的思考。“看得见弹着点”不如零售商,物流仓储不如厂家全国一盘货,省代层面凭什么该有库存?不可避免的既定库存数量应该怎样在供应链不同环节分配,是考虑各环节的独特优势与合约费用的比较。那么,历来存在的库存商品分配在省代环节是由什么合约局限所支撑的呢?中国家电行业最早的分销是由厂家直接对零售商出货,并没有省代公司的层级,后来由于零售商之间跨区域串货乱价十分严重,格力才想出了把一省之内的经营大户合并股份成立省代公司,由于存在共同产权,有效的约束了串货现象,后来逐渐扩散为行业的通行合约安排。省代公司加价分销是回报,有了约束串货的利益,养的起添双筷子的利益再分配。

兴一利生一弊。省代公司运行日久,日益壮大,如果碰上持续的景气周期,那么加价分销的立场必然促使其做出囤货待涨的决策。兼之可以利用下游零售商的预付款资源和银行信用,省代公司的囤货决策就有了人为放大波峰波谷的负面作用。库存是信息费用的后果,削减库存的正道是降低信息费用,看不见弹着点的省代库存是背道而驰。省代公司本意是为了节省更大的交易费用而多增的一个层级,但终于多只香炉多只鬼,随着开机密码等新的防止串货手段的兴起,该合约安排的利弊需要重新权衡。

关于省代公司该不该有库存,方洪波提出了伟大的问题,也给出了答案:“一盘货,端到端”加上T+3。

“一盘货端到端”,改革的结果是零售商只有货没有仓库,省代既没有仓库也没有货。这是明确的为了消除因为产权问题带来的分散库存,以及越俎代庖从而增加信息费用的省代库存。

T+3的改革意在针对过去厂家按照由省代汇总的大计划排产,再从厂家到省代,省代到零售商的层层压货。转为在一定周期内直接汇总零售商的小计划,然后多批次小批量的排产。内容是把供应链分成集单、备料、制造、物流四个环节,T日从零售商下单开始算起,每个环节尽可能压缩天数,以最快的速度直接响应零售需求(详细请参阅方洪波演讲资料)。

T+3在销售上的本质变化是从原理上否定了省代指挥供应链资源配置的地位,把指挥棒交到终端零售商手中。生产上的本质改变是放弃过去的主机厂指挥整个供应链大规模备产,转为主机厂和上游供应链一起接受多批次小批量的终端订单,整个产业链一起柔性生产。

我个人以为从层层分销转为“一盘货,端到端”极对,T+3从原理上否定省代的指挥地位也对,但是否定压货就不一定全对。

除非消除信息费用,否则库存总是无法全部消除的,问题只在库存放在哪个环节更经济。T+3主观上是为了消除因层层压货而导致的库销脱节,但客观上会改变库存在不同环节的分布。边际递减的客观规律,会让柔性生产受到成本上升的制约而有其极限。为了及时响应的柔性,要么就要放弃大规模生产之利,容忍直接生产成本上升,要么保留大规模生产,但体现为把库存从下游移到上游,形态从成品转为零部件原材料。如果库存只是从下游转移到上游,那么上游备货由于缺少销情信息而多出的“浪费”依然会导致整个供应链的成本上升,由消费者最终承担。

家电行业历来的压货传统,是因为耐用品款式花色不复杂,零部件通用性高,由零售商替供应链承担库存商品,生产环节专注成本和质量的备产之利很容易大过零售商的预测失误。不要被压字所困扰,零售商私字当头,压货也是你情我愿的交易,没有更大的备产之利补贴零售商的囤货行为,就算天王老子也压不下去。

分工备产之利何其巨大,就算是花色款式变化莫测的服装行业,也有压货传统,订货会的期货是压,事后补单的现货是柔性。市场畅旺就强调订货会的套餐,时运不济就多考虑柔性。我们来看看鞋王百丽在2016半年报如何描述自己的供应:一边强调“未来的趋势,生产系统也必须向更加柔性、更加智能的方向转型”,一边又指出“不断改善订货、上柜、补货周期,减少被动的补货,增加预测性补货和主动性推货,为生产系统注入更多的计划性和可见度,从业务流程上为降低成本、提升质量打好良好基础”。被动补货就是主机厂和供应链一起被订单牵着鼻子走,增加计划性和可见度的预测性补货则是代以主机厂回到指挥地位,在合约上利用零售商的信息优势,通过压货(主动性推货)来指挥供应链备产。

分工链条越长,备产之利就越不容易被预测失误所盖过。哪家汽车厂对4S店没有年度压货任务?各行各业的优胜者都在压货和柔性之间取舍,以适应行业自身的特点以及时代的变化,或者压货多一些,或者柔性多一些。T+3被方洪波视为美的宗旨,要在集团内部所有事业部推广复制,然而各事业部的特点未必一致,洗衣机赖以成功的法宝未必广泛适用。空调事业部负责人王金亮被骂执行不力,然而空调的外机千篇一律,淡旺季差异特别大,压货未必过时。

论述文字比较抽象,还是让我们利用资产负债表去深入的体会一下。

一、库存的分布影响排产和产品质量

表一:格力存货的组成比例

表二:美的的存货组成比例

家电双雄为什么在生产库存环节出现了这么大的区别呢?零部件的自供和外协雷同,主机厂内生产流程接近,资产及人数规模相当,解释只能存在于流程的差异,也就是库存分布的合约选择不同。

表三:格力比美的压货更凶


由此可见,格力向渠道压货的行为特征更加突出,格力零售商以预付打款的形式承担了库存商品,反映在生产上游就会出现主机厂积极承担原材料和在产品,实际是主机厂主动指挥上游供应链大规模备产。反观美的,要么就是大规模备产不如格力坚决,主机厂指挥的主动性较弱,计划性和生产可见度有所不如,要么库存的分布就比较靠后,上游为了配合美的的柔性依然要备货,原材料只是换个报表体现而已,总之要达到同样产品质量成本会较高。格力产品的质量口碑一直比同行好一点,与其说是格力的工程师更能干,倒不如说是同样能干的人在不同合约当中的后果不同。

再看另外一对同行。

表四:老板电器压货更凶


表五:老板电器备产更积极

注:非成品包括原材、在产品、低值易耗包装物。当同行的产品和生产都高度可比时候,非成品和营业成本的比值反应了为实现同样金额销售,不同的备产选择。

老板产品比华帝的质量口碑更胜一筹,零售价格也更贵。两者库存的分布与前面格力美的如出一辙,不应该是巧合。

二、省代的库存和干扰

表一表二还有一个显著的差异,就是美的的库存商品的绝对金额比格力多很多,两家营收规模接近,难道美的的商品造好后滞销吗?

美的滞销的解释,既不符合预收款下按单生产的经营逻辑,也不符合美的卓越的经销绩效。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格力和美的的物流程序不同,导致了确认收入的细节有所区别。格力特别强调省代分销,产成品只需要发给省代即完成出表,随即确认收入,而美的分销体系中省代环节较为淡化,更大比例依靠自己物流直接发给终端零售商,因此产成品的出表较慢。

既然格力分销体系中省代的作用更加突出,那么省代库存的弊端自然也会更加明显,当持续景气到来时候,省代利用银行杠杆人为增加信息费用,囤积库存放大波峰波谷。库存分布的逻辑含义如此,它是否真的发生呢?

表六:格力省代库存的干扰

注:推算公式为,省代库存=总资产-报表负债*30%-格力预收*30%。这包含三点假设:1、省代公司总资产只有开票保证金和库存商品两项内容,这符合贸易批发的属性,2、银票开票保证金为开票额的30%,3、省代接受下游的预付银票全部背书给格力,且收到格力发货后快速交付给下游以消除预收款负债,这样的结果将导致省代的报表内负债全部是其自身开出银票且已收货,格力的预收票据则为省代表外负债,本质是已开票但尚未收到货物。

因为河南省代的经理郭书战进入了格力董事会,构成关联交易,表六的信息得以披露。我们可以清楚的看见以下信息:

1、2011年以后空调零售价格连年上涨,在持续畅旺的市场信号刺激下,河南省代的进货量明显超过行业增长速度,主观囤货行为非常明显,2015年行业实际零售量没有出现坍塌,然而河南省代进货却出现了断崖式的下降,人为放大波峰波谷的特征表现的淋漓尽致。

2、如果省代公司仅仅立足于服务终端市场,当好零售商和主机厂之间的二传手,河南省代的总资产和推算的存货规模不可能出现持续高涨。利用银行杠杆去越俎代庖的省代库存是增加信息费用的罪魁祸首。

方洪波之问既是伟大的问题,也是睿智的思考。前面所有的文字一言以蔽之,库存分布受到经济规律的控制。没有完美的世界,双雄各有胜场,伟大对手的价值在于互相启发(当然也可以用来破口大骂,哈哈)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人在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