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 页 / 行业分析
银行与挑战
作者:风中散发的博客 来源:新浪博客时间:2018-04-16 21:43:00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银行业的挑战在何方?这个问题,是投资者该认真思考的。   银行业核心利润来源是息差,驱动利润增长的关键在于资产扩张。现在,比较让人忧虑的一个问题在于银行资产增速不断降低,整体扩张速度跌破两位数。由于,这个行业核心竞争力建立在风险管理和风险定价,因此,平衡协调增长和风控,就变的非常重要。

举个例子,2月银行信贷数据统计结果可以看到,股份行资产增速最慢,大行其次,城商行最快。这种现象,看起来是反常识的。投资者应该都比较清楚,股份制银行基本代表银行改革创新典型,为何资产扩张速度不如大行和城商行?

我们看到,17年中国M2/GDP数据出现收敛,这是去杠杆政策严厉执行结果。为了抵抗明斯基时刻到来,打掉不断提升的宏观经济杠杆率,就会稳住泡沫。从数据统计上可以看到,17年M2增长速度低于名义GDP增速,因此,出现M2/GDP数值收敛。如果,这种情况持续数年,就会逐步压缩该项数据,实现杠杆率下降。我们都知道,一直以来国际社会都在炒作这个指标,以该指标为中国银行业系统性风险标识。当该指标出现拐点,就认为系统性风险在缓解,去杠杆进程加速,明斯基时刻不会来到。

《银行与成长》一文中,我提到银行业长期成长速度超过名义GDP增长速度,是否同当下M2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速产生冲突与分歧呢?如果,你能想到这个问题,就会理解到中国银行业未来发展真正的差异性竞争焦点在何方。

生息资产增长速度超过名义GDP增速,且净息差不收敛,银行利润增速超过名义GDP增速就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生息资产增长速度低于名义GDP增速,银行利润增速想要超越名义GDP增速,只能依靠不断提升净息差。这个逻辑,是非常清晰的。刨除掉中间业务因素,生息资产增速和净息差,相对于名义GDP增长速度,必须要出现指数型扩张,才会带来长期投资优势。这个问题,才是银行业最核心挑战。

生息资产增速、净息差,这两个数据其核心挑战来自于负债、资产两端。针对负债和资产两端,构建何种发展策略,会大幅度的提升相对竞争力,以确保在全行业整体资产增速低于名义GDP增速期,依然实现逆势扩张呢?

中间业务,构建差异化竞争策略, 形成类似兴业数金、兴业研究之类机构,搞点信息产业和咨询业,这是一种方式,但这种方式对于巨大的存贷业务利润来说影响是有限的。表外业务,搞些理财销售,赚取手续费,也被银监会总量控制策略所约束。通过影子银行拉动业绩增长的努力,也是很难持续的。这两条所谓的差异化竞争策略,没有摆脱前文所分析的总资产增速压缩下系统性挑战。摆脱该问题,只能从负债和资产两端想办法。

市场认为,负债端具备核心竞争力,是突破关键。类似招行万亿活期存款之类核心竞争力,对于拉高净息差具有重要意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问题的焦点在于M2增长速度低于名义GDP增速,行业总资产扩张速度受限,必须要实现行业内部资产扩张差异化。因此,资产端获取有效扩张的能力,才是最根本性的。

举个例子,房地产市场进入白银时代,大公司垄断整个市场份额,小公司被扫出市场,这是未来中国房地产市场最核心逻辑。同样,银行业也在面临这种局面。整个市场的生息资产增长速度低于名义GDP增速,国家没有动力启动正反馈,鼓励全行业加速膨胀资产,就必须要面对市场份额集中问题。谁家具有更强大的资产端扩张能力,谁家就有更多的机会拿到市场份额。

如果,某银行存款极强,类似邮政储蓄,能够拿到大量低成本负债,那么,是否可以依赖不断超速增长的负债来引领资产扩张呢?逻辑上存在可行性,现实中很难达成,因为,还存在负债端市场化挑战问题。资产端的激烈竞争,仅仅是一方面。负债端,不断升级的市场化争夺,也是一方面。优秀的商业银行,必须要在市场化负债大格局下,依然能够实现加速扩张,以超越名义GDP增速增长。

去扛杆,或者说,控杠杆,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M2/GDP,的确是高层针对去杠杆政策观察执行效果的核心指标。在严控杠杆增长过程中,逆势大规模增长信贷资产的部分城商行、农商行,很可能吸纳了大量从大行和股份行驱赶出来的信贷,风险滞后了。资产收缩期,不认真清洗资产负债表,将来肯定要拉稀的。

本文逻辑,阐述的是去杠杆政策周期,未来或许还会出现加杠杆。M2/GDP,会成为一个观察宏观杠杆率调整重要指标,在高位/低位,形成震荡。2.08,就是目前高位,从此开始出现负反馈效应,直到过激后,还会引发正反馈效应。

未来,银行业调整核心焦点,恰恰就在如何找到优质资产上。这是资产荒大格局下,最难具备的差异性竞争力。资产,的确比负债更难找。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王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