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董宝珍电台 > 正文
董宝珍电台(154):从东亚朝贡体系看对美投降主义的肤浅


       免责条款: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观点及数据,本站均不保证其准确性,读者基于本站原创文章及转载文章所作出的决定与本站无关。


2018年8月5日,我站在山东蓬莱的一座山上,这座山其貌不扬,海拔也不是很高。然而站在这座山上远眺大海,茫茫大海让人感觉到确实也是颇有一些天涯海角的感觉。这座山的名字叫田横山。2000多年前,田横和他的500追随者宁死不屈集体自杀。我站在这里,远眺大海,不由得想起一个人,这个人叫高某某,前不久在山西证券做了一个演讲,引起了不少人的讨论,今天在田横山上,我追思田横五百死士的壮烈,又不由得与高某某联系在一起了,骨气这种品质真是难能可贵,在几千年的历史中,现实的人在利益与骨气之间抉择,往往会选择利益,但是人们心中尊重和怀念的是那些保持骨气的人,比如田横。

高某某的那篇演讲核心观点是:中国过去40年的起飞和高增长,是建立在与美国保持了良好关系基础上的,未来只要不和美国维持好关系,中国立即失去前途。他有一句经典的话说:“我高某已经实现财务自自由了,如果和美国搞僵30岁以下要过苦日子了。”为什么30岁以下会过苦日子呢?因为高某某认为中美关系的紧张使得中国没有美好的未来。由于中国没有美好的未来,所以30岁以下的人都要过苦日子。这就是高某某一个贯穿全篇的逻辑。高某某的演说中,通篇论证只要中美关系不好,中国就没有前途。高某某用一切素材论证:中国只有和美国维持无条件的友好,才能够发展。无条件的在屈辱的不公平的情况下维持中美关系,对中国也是利大于弊,一旦中国无论因任何原因使中美关系紧张,中国就没有发展机会了。这就是他的全篇的思想。

无条件的在屈辱的不公平的情况下维持中美关系,真的对中国有好处吗?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客观上是否存能做到,只要我无条件的和某一个强国维持关系,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战略利益和根本利益呢?答案是否定的!让我们先回到东亚朝贡体系。

在过去的200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东亚大陆有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体系。朝贡体系的结构是中华帝国作为中枢和支配者制定规则,维护规则,中国周边的藩属国(仆从国)如:缅甸、泰国、越南、菲律宾、日本等国家都是以中国为中枢的东亚朝贡体系的仆从国,接受中国的册封,按照中国制定的规则行事。这些藩属国的命运,决定于是否能与中华帝国保持绝对的友好关系。东亚朝贡体系的小国,它的政治合法性来自于中国的册封,如果两个潘属小国出现矛盾和战争,中国负责出面干预,协调主持公道平息矛盾,他们的安全和和平来自于中国的保护。在东亚朝贡体系中的仆从国,无论是朝鲜,无论是越南,他们的内政、外交、经济、政治、军事的核心一点,就是跟中华帝国保持无条件的和谐与友好。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对仆从国马上就是灾难。仆从国内部发生了权力之争,比如越南某一个大臣推翻了越南王,搞政变的大臣能不能获得合法性,也完全决定于中国。所以不仅仅是这些潘属国需要和中国无条件地保持友好,而且,藩属国内部的政治势力要想成事,也必须绝对和中国保持一致。这是朝贡体系下小国的生存战略。这些小国就直接跟中华帝国保持战略友好就会万事大吉,中华帝国并不干涉其内政,如果仆从国有困难,中华帝国还给其很多帮助,这对于那些小国是非常合适的,非常划算的。在朝贡体系下,很多小国是主动到中华帝国来求册封。但以中华帝国为中枢的东亚朝贡体系下的小国,如果公开挑战中华帝国的话,那就吃不了兜子走死定了。

我对东亚朝贡体系进行研究发现其有如下特点:

首先他有一个中枢国,这个中枢国起到了支配地位,他制定规则,所有的相关国家都要在这个规则中行动,如果谁违反了规则,中枢国就要惩罚那些违反规则的国家。

其次,存在着大量小的仆从国,他们无条件遵守中枢国制定的规则,并且无条件的和中枢国保持绝对的和谐和绝对的友好。否则会受到中枢国的强有力的制裁,这种制裁,对仆从国来说是不堪承受的。

第三,东亚朝贡体系稳定的存在2000多年,中华帝国始终如一的作为唯一的中枢国,从来没有一个竞争者试图取代中华帝国,这与东亚地区除了中华帝国以外,没有一个同体量国家可以抗衡中国有关,东亚朝贡体系中,没有争雄现象的出现。

第四朝贡体系中小国有一个显著的生存策略,就是对于唯一的大国中华帝国绝对的和谐友善,遵守中华帝国设定的规则。这是仆从国们获得生存发展的根本性的依据,违反了这个原则,仆从国没有前途,也没有未来。

现在我们是否已经发现高某某所提出来的中国对美无条件维持友善的政策,是否就是东亚朝贡体系中,那些小的潘属国和仆从国对中华帝国的态度和政策呢?是的!是完全一样的。高的主意对不对?可行不可行呢?答案是不对,更不可行。我在下文给出具体论证。

当代世界是一个多中枢,持续争雄的复杂的朝贡体系。

现代社会本质上,是一个具有如下特点的朝贡体系:

第一,国家的数量更多,东亚朝贡体系只有十几个,几十个国家,而到了当代社会有200多个国家。

第二,当代社会出现了多个有竞争中枢国实力的竞争者,这是与东亚朝贡体系最重大的区别。在东亚朝贡体系中,中枢国2000多年只有中华帝国,从来没有发生过中枢国的争夺和改变,而过去200多年内,出现了中枢国的频繁变动和频繁竞争。有多个实力强大的国家,都具有成为中枢国的机会,于是这些机会成为中枢国的国家,进行激烈的竞争,过去200年,从法国和大英帝国的竞争,到后来,德国挑起两次世界大战,日本侵华和太平洋战争,后来的美苏冷战,都在本质上是竞争成为中枢国。过去200年,现代国际关系体系形成之后,国际关系的本质是几个有实力的国家为竞争中枢国展开的军事、政治、经济、科技的惨烈竞争,而且这种竞争还在延续,只不过形式上从流血和暴力变成了科技战、贸易战。这是我在   研究高某某所提出的观点过程中的一个理论发现。

第三 ,现代国际关系体制中大量的仆从国,仍旧只有一种生存战略,与中枢国或者将来可能的中枢国建立绝对的忠诚,绝对的友好关系。否则没有出路。仆从国没有其他战略选择。

第四,那些有机会竞争中枢国的国家,他们的国家战略只有争雄一条路,没有可能走其他路,一个有机会成为中枢国的国家,如果采取仆从国的生存战略,他是活不下去的。比如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他在一开始是讨好西方,相融入西方,但最后20年下来,苏联被逐出八国集团,苏联始终面临北约东扩的巨大压力,苏联一直被西方视为敌人和对手,不得已俄罗斯从新走上了争雄和对抗之路。俄罗斯20年的历史揭示了在理论上有机会竞争中枢国的国家,他没有可能采取仆从国的战略,因为其他大国不敢接受他!中国历史上发生过秦赵长平之战后,赵国40万大军其实已经投降了秦国,但是秦国,坚决的坑杀了40万投降的赵军,为什么出现这么惨烈的情况?背后的深层原因是秦赵都有可能统一中国,秦国不敢相信赵国的投降是真心的,只要杀掉赵国40万战俘,秦国才有安全感!在冷兵器时代男人是最重要的战争资源,没有了男人这个国家就没有战争资源,所以秦国非得把赵国几十万男人全部杀掉他才有安全感,这就是那些有能力竞争中枢国的国家的宿命,他除了争雄以外,没有第二个战略选择,他试图采取投降,试图采取仆从国的战略求苟安是做不到的,有争雄能力的大国其战略出路更狭窄,它只有持续的争雄一条路,只有把自己壮大,最后登顶成为支配性中枢国,否则他的日子更难过,因为他没有妥协的余地,其他国家不敢相信他的妥协是真实的。

山西晋城高平市长坪村,长平之战尸骨坑遗迹。公元前260年,40万赵军在此被秦军坑杀山西晋城高平市长坪村,长平之战尸骨坑遗迹。公元前260年,40万赵军在此被秦军坑杀

这就是我的理论研究。研究之后我建立这个理论模型,现代国际关系体制只不过是复杂化了的朝贡体系。在新的理论模型下,高某某的观点规律性不可行!因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属于有竞争中枢国能力的大国,大国只有争雄一条路。中国,俄罗斯,甚至印度以及其他一些潜在的大国,他们命中注定就不可能成为仆从国,潜在中枢国唯一出路是不断的壮大自己,不断的在争雄的过程中取得优势,这种国家没有可能避免争雄,只能够通过竞争走争雄之路,最终登顶,如果在争雄过程中,暂时遇到挫折,也只能卧薪尝胆寻找新的机会,没有第二条路可供选择,因为中枢国不相信你,你投降他,他非得向秦军对待赵军一样,彻底把你解决掉,彻底把你搞残他才会收手,俄罗斯今天所遭受的持续的挤压,正是这样一个深层次的原理的反应,特朗普执意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也是这个原理。

高某某的观点浮浅至极,他对本质性的东西没有什么研究,他说的那一套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毫无现实可能性,是地道的误人之说。我上面的理论分析可以强有力的证明,高某某的观点根本不符合现实国际政治体制的基本原理和基本生态特征。深刻的反映出高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他只是一个善于演讲的表演者而已,他没有什么真正的水平和能力,他的政策和观点被社会大众说欢迎,只能再一次证明大众总是愚蠢的


董宝珍

2018年8月6日深夜于山东蓬莱


否极泰基金购买
咨询联系方式

电话/微信:贾先生:15011099085

电话/微信:孙女士:18301144198

邮箱:pijitai@126.com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