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通投资
首页 > 董宝珍电台 > 正文
董宝珍电台(114):就茅台破万亿答证券时报问
作者:董宝珍 来源:本站时间:2018-06-07 09:42:00

欢迎收听董宝珍电台,董宝珍先生就茅台破万亿回答证券时报的提问。

1.第一个问题问:“茅台今天盘中突破800块钱,刷新历史新高,请问董总对贵州茅台观点有修正吗?”

从投资逻辑从理性的角度上,100块钱应该鼓掌欢呼,应该高兴。800块钱应该谨慎,甚至于需要高度谨慎。现在的贵州茅台是以一万亿市值在交易的,假设贵州茅台有350亿的净利润,1万亿的市值,它对应的市盈率是多少?大概也都是30倍了。在这个时候很低估值也谈不上,有什么特殊的理由让我们更乐观呢?如果你还要乐观的话,那么只是说你客观性不足,理性度不足。

2.第二个问题问:“贵州茅台有一个30倍市盈率的判断,能否大致讲一下这个判断依据?“

人类已经400年的资本市场了,每一个行业在资本市场交易,它都有一个经历百年检验的合理市盈率。一般来说消费食品类企业,它的估值还是比较高的,消费食品类有20倍到30倍市盈率,像茅台这种有提价权的公司稍微高一点,但是也不能超越30倍市盈率,因为你要获得投资回报,必须着眼于安全,来自于企业质地,更来自于企业的估值水平,过分的强调质地,而忽略估值水平,这个就是要遭遇问题的。其实当绝大部分投资人亏钱的时候,企业经营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所以我们中国投资人尤其要对高估值的风险有一个高度的警惕。

3.第三个问题问:“昨天苹果公司创下历史新高,有望成为第一个1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贵州茅台也站在了万亿市值边缘!请问董总会如何对比这两家公司,更欣赏哪一家公司?”

苹果公司我是不了解的,我从来没有用过苹果电脑,也从来没用过苹果手机,而且我现在也不准备用苹果电脑、苹果手机,所以我没有办法比较这两家公司。关于说更欣赏哪一家公司,我当然个人比较喜欢贵州茅台。至于我在过去5、6年中跟贵州茅台结下了一段人生经历,贵州茅台对我还是很重要的。我自己对贵州茅台投资分析的时候,结交了很多酒类的专家,甚至上市公司的高管人员,我对贵州茅台实际上是很有感情的,一直很关注,包括我写的一些贵州茅台的分析,得到了产业界人士的重视,我也因此结交了一些产业界人士,从而有了更多的交集,所以我也比较喜欢贵州茅台。

4.第四个问题问:“市场对贵州茅台的评价越发积极,有券商分析师已看到了900。您目前为止是为数不多的发表过看空言论的人,您如何看待这次成为少数派?”

真正的成熟就是说跌了以后,我认为价值提升,涨了以后,我认为价值消失了。假如说涨了以后不是说涨出泡沫了,那他也至少因为上涨而价值相对减少了,但是我们的人性就像我早年经历的,它就是长涨了以后更乐观,跌了以后更悲观,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涨到800以后有人看900,涨到900以后有人看1200,涨到1200之后有人看2800,这都是资本市场上永恒的剧本,只不过是不同的时代不同人去表演而已了。

假设我真的成为少数派,我一点也不悲观,我还为此而感到高兴,因为资本市场统计学规律和历史的数据,就是真正在股市能赚钱的只有少数派,成为多数派一定不赚钱。我不得不说,如果我真的是少数派的话,我确实是比较舒服的。我非常希望我真的是少数派。

5.第五个问题问:“董总曾经在200元以下唱多茅台,后来在400多元发表看空言论,您现在是否仍然看空?您觉得这一判断需要勇气吗?”

我自己当然是在2013年全年到14、15甚至16是全力看多茅台的。但是我在什么时候看空茅台股价呢?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我大概不是在400多块钱看空茅台吧,因为我比较印象深刻的是,我在450块钱附近还在买入,450块钱是我最后的买入价。因此我既然在450块钱买入,我不至于在400块钱看空吧。而我的那些看空大体上是这样,就是随着价格上涨,比如说涨破480的时候涨到500块钱后,实际上我当时就发表了一些越涨越危险,越涨越需要谨慎,越涨越缺乏安全边际,越涨越有可能孕育出泡沫! 但是真正上了600块钱的时候,我印象中我就认为它是有泡沫的。特别说一下,我对茅台基本面是不看空的,就是在价格上的看空大概是这么过程。

我发表了茅台看空言论的时候,我自己是非常震惊的,知道了中国价值投资的水平有多么的低。这个股市看多看空那不是正常的吗?一个人说另一个人看空是人品很差,那只能证明他真正对这个游戏还根本就不理解。

问你现在是否仍然看空,我自己认为价格上是没有安全边际的,价格越涨越危险,这个观点我不变,而且越涨安全边际越小。

问觉得哪一次判断更需要勇气?我哪一次判断也不需要勇气。我们从来没有一次做决策的时候需要勇气,我就是一个研究的过程,判断的过程,推敲的过程!当然有时候我发表了观点以后,我真没有想到有人会说我的人品很差,我在一百多块钱看多茅台,人们说我很傻很愚蠢,很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不知死活。 但是我在高位认为茅台有泡沫的时候,太多的人说我人品差,都是扛着价值投资大旗的。所以我认为你提问我需要勇气,可能指的是这个。但是我要跟大家说就是我不需要勇气!我的观点是我基于逻辑分析研究得出的,我抛出我的观点,有人认为我人品把攻击我,诋毁我,贬低我,威胁我。这个是他们的事,跟我没有关系,我真正的问题是我本身观点经得起时间历史的检验,有没有客观和理性,我的全部精力关注的是这个问题。我发表时候我还需要鼓足勇气,那我就是心虚吗?在投资研究中的任何一个观点你还很心虚,那就是你没有研究透,你还需要研究,所以你研究透了还心虚,那你就是个变态的人吗?

6.最后一个问题问:“到了茅台的潜在的风险是什么?“

这个课题非常之大,需要专门写文章研究分析,所谓茅台最大风险,风险如果比较严重,一定是来自基本面的。基本面上有什么风险这个课题是挺大的,到底什么是风险那就得深入的研究。如果有机会,我会写文章作出系统的研究,到时候我们再交流。

董宝珍电台版权贵由凌通价值网所有,如需引用董宝珍电台全部或者部分内容,请注明来源于董宝珍电台董宝珍电台是由凌通价值网制作、运营,由董宝珍先生播讲的,以价值投资为中心,兼顾其他领域的语音节目。在凌通价值投资网(官网:www.ltjztz.com),喜马拉雅FM(专辑:董宝珍电台),凌通价值网微信公众号(搜索:ltjztz),凌通价值网微博(搜索:凌通价值投资网)以及董宝珍先生的微博(搜索:否极泰董宝珍)上同时发布。

董宝珍先生及其团队已经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求索近20年,期间形成大量关于价值投资的心得、体会、思想、理论。这些思想、理论、心得体会董宝珍先生将在董宝珍电台和中国价值投资者分享。希望这些关于价值投资的思想、心得、体会,能够对中国价值投资的求索者们有所启发和帮助,也希望这些思想、心得、体会能对中国价值投资事业的发展有所推动。

董宝珍电台版权贵由凌通价值网所有,如需引用董宝珍电台全部或者部分内容,请注明来源于董宝珍电台。



分享到:
阅读数:
责任编辑:温和的野狼